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骑过笔直的柏油道路,进入名人别墅区,岑星将一份份卷报,一路用力抛进订户门里,最后来到贝克住处的大门前。

  将单车靠往墙边,她手握最后一份卷报,做了个深呼吸,表情紧张。

  长久以来,尼可他们一直都不信她的手气会这么好,每次都会打中贝克,就连她自己也不信,为此,他们经常找她玩「打地鼠」的游戏——

  「尼可哥哥,可以了吗?」敲着门,她问着门内的人。

  「等等,还没、还没!」

  窸窸窣窣一阵后,传来贝克的叫骂抗议声。

  「干嘛还要蒙眼睛!?」

  「这样你才不会闪、不会跑。」尼可在偷笑。

  「就是嘛,以前你都偷闪!」

  「妈的!」明知道会被K中还不闪?当他白痴啊!

  「老大,甘愿一点啦,是你自己答应要玩……呃,要试最后一次的。」

  「哼!」

  「可以了,岑妹妹K吧,你尽量地K吧!」尼可兴奋地大声说。

  「你说什么!?」抓狂的狮吼响起。

  「呃,老大别生气,我是想岑妹妹久没练习,这次肯定K不到,所以,才会要岑妹妹尽量地……」尼可吓出一身冷汗。

  「哼,要是再K到,你的头就摘下来,给我当球踢!」贝克恶声道。

  「嗯……老大,换个位置吧。」摸摸自己颈子,尼可紧张咽下口水,赶紧替他换位置。

  「老大,安啦,这次妥当的啦。」自以为没事的三人,在旁边窃笑。

  「妥当?那最好,否则,你们三个人的头,也一样给我摘下来!」

  「呃?老大,再换个位置吧。」三人急急忙忙又拉着他四处转,就怕岑星一报K过来,就K掉他们几个人的脑袋。

  听到里边传来的声音,岑星吐了吐舌尖,还不断地朝着天空试挥几下。

  「贝克哥哥,我要丢了喔。」忍住笑意,她倾听着他声音方向。

  「好,丢吧!」不信自己真的会再被K中,门内的贝克,双手擦腰,下巴高扬,站得雄纠纠、气昂昂。

  「那你小心啰。」岑星后退几步,握了握手中卷报,屏住呼吸,朝声音来处,用力掷出手中卷报,咻咻咻……卷报飞过高高的铁门。

  「哼,敢再K中我一次,你就死定了!」

  「啊,糟!」岑星急跳脚。人家来不及收手啦!

  「啊,糟!」看着飞天砸来的卷报,尼可几人惊退好几步。完了。

  「啊,糟!」在一旁纳凉看戏的张嫂,嘴巴张开开。他们都死定了。

  众人的喊声,教被蒙住眼的贝克,心底是—阵毛,不由自主地就往旁边挪一步。

  突然,啪!

  旋空飞来的卷报,被迫准确K中他宽高的额头。

  「啊,Shit!」

  捣住额,贝克痛声咒骂,一把扯下蒙眼黑巾,对着众人就是一阵狂飙。

  「就说她手气超神准的,你们就不信!」可恶,又被K中!

  「老大……」虽然大家都死定了,但看着再一次被报纸K的主子,四名随扈急低头猛笑。

  「大?大什么大!?我的脑袋有比你们的猪头大吗?她干嘛都不砸你们几个,就偏爱K我!」他心有不平,骂人。

  「老大,今天可是你自己移过去被K的……」尼可忍住笑,提醒。

  「要不是你们在那里啊啊啊、糟糟糟的,我会自己移过去被K吗!?」

  「被K几下又不会死……」随扈A啐声念。

  「就是说嘛……」

  「今天我们可没找你,是你自己要凑一脚的……」

  「你们还说!?」拉不下脸,他飙人,「要不是你们一直找她试,还说她不可能这么神准,我也不会站在这里,像个傻子一样被她K着玩!」

  「老大,别生气,也许这是你跟岑妹妹的缘分。」尼可出声缓和气氛。

  「我跟她的缘分?」贝克愣住。

  「对啊,因为你上辈子把岑妹妹K惨了,所以,这辈子才会被岑妹妹海K回来……」他话还没说完,旁边三名手下,全想一掌劈了他。

  「这在宗教上,就是所谓的因果轮回……」尼可仍不自知地继续说。

  「因果轮回!?好,就因果轮回!」一肚子的闷气无处可泄,贝克抓起卷报,就往四人脑袋狠K下去,「我今天就K你们几个因果轮回!」

  「老大,干嘛一直K我们啦!?」四人同样狼狈,拚命闪躲。

  「因为,上辈子你们也把我K惨了,所以,这辈子换我海K回来!」

  行家出手绝不落空,贝克手执卷报,动作神速,就一路狠K过去,K得四人抱头鼠窜,爬树、下池,哀声惨叫。

  听见门里传出的哀号声,就站在门外等挨骂的岑星,既想哭又想笑。

  喀地一声,铁门被拉开,贝克铁青着一张脸,喘着气走出来,瞪住来不及藏起笑意的她——

  「没关系,你可以再笑的嚣张一点,没、关、系!」他咬牙。

  虽然明知会被她一再K中,是纯属巧合,但贝克还是狠狠瞪了她好几眼,也开始怀疑尼可刚说的因果轮回,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  「真的生气啦?」藏住笑意,她走近他。

  「你看呢?」蓝眼一眯,他背过身,不理她。

  「不要生气嘛,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再用报纸K你。」忍不住笑开脸,她自他身后探出一张俏颜。

  「哼。」他再转过身。

  「贝克哥哥,别这样嘛。」转走到他面前,她扯着他的衣角,撒娇道。

  「被K到的人又不是你!」

  「那、那我让你K回来嘛。」抱着视死如归、从容就义的精神,岑星决定豁出去。伸长脖子,她把脑袋凑过去。

  「你K嘛、你K嘛,我让你K嘛!」

  看着不断「卢」过来的小脑袋,贝克·莫里纳颜面神经严重失调。

  「你尽管K没关系,我一定会忍耐,也绝对不会还手的,你K吧!」

  「你……」他唇角抽搐。

  「不过先说好喔,K过了就不可以再生气!」摆好要被K的姿态,岑星不忘提醒他,K她的代价。

  见她紧闭双眸,还咬紧牙关,一副准备受他重重一K的忍痛模样,贝克再也控制不住地爆笑出声——

  「哇哈哈哈……你、你……我真是败给你了!哇哈哈哈……」

  见贝克放声狂笑,躲在门边偷瞧的几人,微笑,同时退场。

  「我就知道贝克哥哥不会真的生我的气。」听着贝克豪爽、宏亮的大笑声,岑星清眸一扬,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  「你真是越来越鬼灵精了!」他笑拧她俏挺的鼻尖。

  「这样好啊,免得一直被你骂笨。」她笑眯双眸,「那不生气啰?」

  「生气?放心吧,我不会对你生气的。」他唇角一勾,笑揉她的发。

  「真的喔!」她黑瞳清亮。

  「当然。」他只想疼她、宠她,将她一辈子护在心怀里。

  「嗯,就知道贝克哥哥对我最好了!」眨去眼中一丝水意,岑星紧挽他的手,笑颜灿烂。

  「你……」愣看自然纯真的粲笑欢颜,再凝进她清澄的瞳,他情难禁。

  一把拥进她纤弱的身子,贝克疾俯下头,在她讶然微启的唇上,烙下一记狂野封印。

  「贝、贝克哥哥……」望进他深邃的蓝眸,她黑瞳晶亮,颊色绯红。

  「你是我的。」努力抑下因她而起的激情反应,紧拥着娇柔的她,他低呼出一口气。

  「是,我是你的。」她嘴角笑意扬。

  「不管是这辈子、下辈子,还是下下辈子……」埋首她发间,贝克霸道预约她不可知的来生。

  「是。」

  「我该找个时间,正式去拜访你的家人。」抬起头,他突然想起来台北前,爷爷特别交代他要拜访岑星家人的事。

  虽然他一直认为交往只是他与岑星之间的事,岑星也极少提起她家人的事,但不管怎样,他是应该要尊重她的家人。

  毕竟,想带走人家的女儿,总要有一点礼貌,免得引发争端。

  「怎么了?」他发现她似乎心神不宁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强作镇定道,「没什么,只是我看他们最近好像很忙,可能一时之间,抽不出时间。」

  「这样吗?」

  「我会找时间跟他们说的,反正也还有明天,不急的嘛……对了,贝克哥哥,你说……」掩住眼底的惊慌,她再一次转开与家人有关的话题。

  可,一次当是无意,两次当是巧合,三次……可能就有问题了。

  盯住岑星惊惶闪避的瞳,贝克拧眉看她。

  「为什么不敢正视我的眼睛?」

  「我……」她心慌地别过头。

  「你有事情瞒我,是不是?」他眼色一变,扳过她的脸,要她看着他。

  「我、我没有……」不看他,她摇头。

  「真的没有?」

  「我……」阻挡不了他的追问,心慌意乱的岑星,蓦地踮起脚尖,学他方才吻她方式,封吻住他唇,不让他再追问任何事。

  再一次碰触到的柔软与甜美,教贝克怔住。

  她的吻,太青涩、太含蓄,但,她的甜美渗入他的心,她的青涩带动他的情,她的含蓄引发他对她的怜爱。

  难以控制心中极想占有她的强烈欲望,贝克·莫里纳全身紧绷,双拳紧握,出声警告——

  「再吻下去,我就没办法再当君子了!」只能当野兽。

  扬起绯红的颊,她黑瞳晶亮,凝进他幽亮的蓝眸。

  「爱我,好吗?」

  简单几字,教君子听了也疯狂!

  「如你所愿!」他双眸沉亮,倾身,横抱起她,转身迈开大步,进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