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9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星期五下午,近两点左右,岑星接到贝克的电话,告知他人已抵达桃园国际机场,不过,三点要到台北公司开会,晚上才能与她碰面。

  「那我到巴塞隆纳等你,好吗?」

  「餐厅的工作,你还没辞职?」他惊讶。都要跟他回西班牙了,怎还留着工作不辞?

  「辞了、辞了,就做到昨晚。」她笑声道,「只是餐厅星期五晚上的客人,比较多一点,多我一个去帮忙的话,杨妈妈他们比较不累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

  「杨妈妈他们一直都很照顾我,就让我去帮他们最后一次,好吗?」

  「好吧,反正也是最后一次,去吧,我晚上会过去接你。」

  当夜晚来临,当餐厅客人渐多,甚至满座,岑星一如从前,脸上总是挂着甜美的微笑,礼貌周到地为每一位上门用餐的顾客服务。

  当用餐颠峰时段过去,小花与几名服务员,即将岑星围往角落。

  「岑星,你真的不做了喔?」

  「你为什么要走呢?你不是一直都很缺钱,还四处打工吗?」

  「我……」无法说出口的原由,教她沉默。

  「我刚看到杨妈妈躲在厨房里哭耶,岑星,你不要走,好不好?」

  「杨妈妈对你这么好,你就留下嘛。」

  「我很想留下,但是……」浓浓的离别情绪,压迫着她的心口。

  如果,连巴塞隆纳餐厅的同事,她都放不下,都会舍不得,那他……紧抿红唇,她敛下凄然的眸,摇头。

  突地,高悬于餐厅大门处的风铃,因门被推入而响起串串悦耳铃当声。

  「欢迎光——」眨去眼中不适,她扬起笑脸,旋身,迎进客人。

  蓦地,映入眼帘的浪漫花束,止住她未尽的话语,她怔住。

  愣看被推送至眼前,点缀着满天星的玫瑰花束,岑星眨动双眸,傻住。

  不同于她的反应,一句句的赞叹与羡慕,此起彼落——

  「哇,好大的花束!」

  「好漂亮的玫瑰,肯定要不少钱。」

  「真浪漫,好羡慕……」

  「送你。」熟悉的温厚磁嗓,传进她的耳。

  缓扬起白净雪颜,对上他噙笑的蓝眸,望进他眼里的温柔,岑星眼眶一红,泪水在眼里直打转。

  「贝克哥哥……」

  「快收下!」眼见自己的送花举动,引来餐厅内所有人的注目,首次买花送人的贝克,潇洒俊颜微窘,一古脑儿地就将手中的进口玫瑰花束,往她怀里一送。

  「我一个大男人,捧着花束像什么样!?快拿着!」他脸庞涨红。

  「嗯,谢谢你!」她凝泪一笑,忙张手捧进浪漫的美丽花束。

  埋首花束中,她紧闭泪眸,闻着玫瑰的清香。

  见一把玫瑰花束,就把她弄哭了,贝克有些手忙脚乱,一边心疼地拥进她,轻拍她的肩安抚,一边不忘出声威胁——

  「喂,不准太感动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好了,不要再说了,不然我要骂人了!」板起脸,他故意道。

  虽然那是喜悦的泪水,但见她落泪,他就是不习惯,就是会心疼……

  「我从下午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,快饿死了,你不要惹我生气。」

  「你们都还没用餐吗?」见他与四名随扈都点头,岑星泪眼一眨,急忙为五人张罗座位,「来来来,你们这边坐,我帮你们点餐!」

  为尼可等四人点好餐,岑星即转身要离去,教独坐双人餐桌的贝克,瞪大双眼,一出手就扯住她的围裙,瞪她。

  「哎!?」岑星急扶住餐桌。

  「你忘记我了!」可恶,居然忽略他的存在!

  「没有啦。」止住差点摔跤的身子,岑星回眸羞涩一笑,「我是想请你尝尝我做的料理。」

  「你会下厨?」他意外。

  「嗯,是杨妈妈教我的,杨爸爸吃过,他说我的厨艺还不错。」

  「还不错?是吗?」该不会是客套吧?他笑容微僵,「那、那我一定得尝尝了。」

  「我动作很快的,马上就好。」

  「别急、慢慢来、小心点,厨房危机重重,菜刀无情……」

  「是!」在贝克百般叮咛下,岑星步子轻快,转身跑进厨房。

  待她消失在转角处,贝克急转过身,看向隔壁桌的四人。

  「她煮的东西能吃?」他眼底有着紧张与犹豫。紧张她不知会做出什么伟大的料理,犹豫是否应该趁机离开。

  「这……」尼可等四人互看几眼,脸色凝重。

  突然,尼可倏站起身,离座。

  「你要去哪里?」贝克喊住他。

  「我记得这附近有间药局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*

  吃过小菜与沙拉,也喝过浓汤,二十分钟后,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德国香烤猪脚被端上桌。

  抱持着怀疑态度,贝克只切下一小口尝着,他打算再难吃也得吞下,给岑星一点面子,然后,再伪称吃不下闪人。

  但,才入口,贝克就为其清爽又浓郁的口感而瞠大双眼。

  「这是你做的!?」他惊讶。先炖煮再烘烤的猪脚,外皮酥脆,腿肉滑嫩且入口即化,是他从未吃过的美味。

  「嗯,杨妈妈最近正打算推出这道主餐,怎样?好吃吗?」她期待自己的厨艺,可以合他的口味。

  「好吃吗?简直就是人间美味!」他错估岑星的厨艺了,「我还以为会被你毒死,没想到……」

  「毒死?」岑星娇嗔,不满道,「我看起来有那么不会做菜吗?」

  「别气,我道歉。」贝克笑着拉她坐到身边,喂她一口,「来,你自己也吃一口,味道真的很棒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接受他的喂食,岑星红着粉颊,细嚼着香嫩多汁的肉块。

  「老大,分一口来吃吃吧。」一旁猛咽口水的四人,叉子已经越过界。

  铿、铿、铿、铿!贝克一叉疾速扫开四支越界的叉子。

  「想都别想!」恶瞪四人一眼,「没事插什么话?滚一边去。」

  吼完四人,一回头,他表情瞬变,对岑星露出一道性感的迷人笑容。

  「等一会,写一份这道德国猪脚的食材,跟料理过程给我。」

  「你要下厨?」

  「当然不是,我要传真回西班牙去,让厨师做给爷爷吃,我相信他一定也会喜欢这道料理,也会跟我一样意外你的好厨艺。」

  「你爷爷?他知道我?」岑星愣住。

  「对,他看我找人重新装潢房间,就问起你的事,我就告诉他了。」见岑星脸色微变,他以为她在担心不得长辈喜欢的事。

  「别紧张,爷爷他人很好。」紧握着她的手,他笑说着,「而且,他也很想早点见到你。」

  「真的吗?我也好想早点见到他喔。」她眯起眼,笑着。

  「跟我回去就可以……」

  突然,岑星拿过他手中刀叉,故作无意地截断他的话,且转开话题。

  「来,我帮你切。」

  「岑星?」

  「趁热再吃一口吧。」她笑着将切下的香嫩腿肉,送至他嘴边,「我告诉你喔,这香烤猪脚冷了就不好吃,所以,一定要……」

  张口咬进她送至嘴边的美食,贝克一边嚼着,一边瞧着话突然变多的她。

  *

  因为隔天贝克还要进台北公司举行会议,无法带她四处游玩,岑星隔天清晨依然准时前往派报站,做她最后一天的派报工作。

  虽然,贝克也跟来想帮她,但,被她拒绝。

  「请不要帮我,这是我最后的一份工作,我要有始有终,一人送完所有的报纸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贝克拧眉看她。

  不知为什么,他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,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  「你没事吧?」

  「我……」一怔,她眯眼一笑,「当然没事。」

  「岑妹妹,既然是最后一次,那,我们就来玩最后一次吧。」转看一旁的主子,尼可等人兴奋提议。

  「玩?」微愣的她,随着四人视线望向贝克。

  蓦地,她绽颜笑,懂了。

  「好啊!那你们先回去吧,我等一下就到。」

  挥别五人,岑星快速整理好三百多份的报纸,分叠固定在单车上,骑上单车,迎着刺骨冷风,转进熟悉的巷弄,穿过熟悉的街道,她派送出一份又一份的报纸。

  扬眸,她凝看眼前再熟悉不过的一屋一瓦、一草一木,与熟悉的人们——

  「王妈妈,早安!」她笑扬眼,用力挥手。

  「阿星早!」

  「大姊姊,要出远门啊?」

  「是啊,等一下要去机场。」拖着行李箱的女人,回眸对她一笑。

  「陈叔叔,晨跑啊?」

  「对啊,过马路要小心车子喔。」

  「嗯,我知道!」

  笑着脸,她向一张张熟悉的脸孔问候、说早安。

  「大家都再见了。」褪去眼中笑意,她低语道别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