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7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贝克哥哥……」她喊住他。

  「干嘛?没看到我忙着骂人啊!」

  「那就不要忙,不要骂人了,好不好?拜托。」她双手合十,娇声求。

  「你——」

  「餐厅还要做生意,你这样为我生气骂人,会吓到客人的……要不,你等我下班,我乖乖站着让你骂,好不好?拜托、拜托。」

  「我没事骂你干什么?无聊!」不想为难认真工作的她,贝克·莫里纳怒火暂熄,冷哼一声,打算找位置坐下。

  但一转身,看见坐在女人旁边的男人,他脸色又难看了。

  「还有你!」这个死色胚,打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岑星看,难怪他身边的女人,会嫉妒发飙,故意找岑星的麻烦!

  「我!?」看着远比自己还要高大英挺的贝克,男人有些畏惧。

  「身边都已经坐着一个母夜叉了,你还瞄她?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,挖出来剁碎喂猪!」

  「你……」突然被人当场警告,男人表情难看,训斥女友,「都是你,莫名其妙!」越想越没面子,男人气得丢下她,起身离座结帐去。

  「你怎么可以全怪我!?要不是你乱瞄她,我也不会……」面子挂不住的女人,急身站起,紧跟在他身后,撒泼叫骂。

  待两人结完帐,岑星满心内疚地上前拉开大门,送两人离开。

  「对不起,欢迎两位下次再光临。」

  一送走情侣,岑星松了口气。发现有几桌客人,还一直盯看着自己与贝克看,岑星扬起羞怯甜颜,再次弯腰道歉。

  「对不起,是我不好,影响到各位用餐的心情,请大家原谅。」

  看岑星一再弯腰道歉,再见因听到风声而自厨房赶出来的杨氏夫妻,贝克拧皱浓眉,上前拉过她,挡在她面前。

  「不关她的事,你们别怪她。」高扬俊朗容颜,他正视杨氏夫妻,继而环看满座的客人,「要怪,可以怪我。」

  「小事一件,没什么好怪的。」老顾客出声道,新客人也点头附和。

  「对啦,是他们过分了点。」

  「谢谢各位体谅,虽然,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错,不过影响到各位用餐的心情,是我的不对。」他朗声道,「为了跟各位赔罪,今晚各位的这一顿就算我请客,想吃什么请尽量点,别客气。」

  顿时,餐厅里欢声雷动,服务人员都忙成一团。

  「贝克哥哥!?」岑星急得将他拉到角落。

  「有问题吗?」

  「那要好多钱的!」

  「钱?」低头看进她清亮的瞳,他笑眼道,「你放心吧,就是再让这些人吃个一百辈子,也吃不垮我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,可是——」

  「都说知道了,还担心什么?笨蛋。」食指一勾,他笑敲她的额。

  「哎,你又敲人家了。」看进他沉亮的蓝眸,她双颊绯红。

  「对,就爱敲你的头,看能不能把你敲得聪明一点。」一把勾过她的颈子,贝克笑看她嗔怨的眸。

  *

  碍于工作关系,这次,他只能在台北停留三天时问,时间一到,他就得回西班牙。

  贝克打算只要她一点头,就立即带她回西班牙,但想到她至今仍未满十八岁,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也为确定她的心,贝克决定再多给她一些考虑时间,一切等她满十八岁后再说。

  远距离的恋爱,很难谈,为此,贝克办一支手机给她,好让彼此随时都能找到对方,另外,就是他固定每个月抽空飞台北一趟与她见面。

  感受到贝克对她的在乎与喜欢,也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,跟贝克腻在一起,岑星在他来台北的那几天,都会和餐厅同事调班,空出晚上时间陪他。

  若遇到连休假期,清晨三点半左右,贝克就会带着尼可等四人,到派报站拦她,命三名倒霉的随扈,接手她的派报工作,而后半威逼地强拉她坐上跑车度假去。

  时间一晃眼就是三个月,虽然聚少离多,但他们也一同到过山林农场骑马,也曾坐在青青草原上看放牧的牛羊。

  除此之外,他们还曾到奥万大看满山谷的红枫,到溪头看神木,顺便吸取芬多精,到阿里山看日出,也曾并肩漫步在夕阳下。

  晚上九点,两部宾士房车在台北山区一处小径前煞住。

  「车子开不进去的,我在这里下车就好。」岑星推开车门,下车。

  转身,看见也跟着下车的贝克,岑星眼里有着藏不住的快乐。

  「谢谢你送我回来。」

  首次送她回家的贝克·莫里纳,皱拧俊眉,一边示意尼可将置于后座的单车卸下,一边看向黑暗无灯的小径。

  「离你家还多远?」他不知道她竟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。

  「不远,穿过这片树林就到了。」

  「是吗?」他怀疑,当下牵过尼可手中的单车,决定同她一起走过这片黑暗,亲自送她回家,「我送她回去,你们就在这儿等,别跟了。」

  「……」看着言行举止越来越反常的主子,四人互换眼神,保持沉默。

  别跟了?那怎成?顶多他们不要跟太近就是了,否则万一出事,他们谁也担不起责任。

  只是,他们家主子何时变得这么有绅士风度了?居然想送女生回家?实在不是他们想破坏他王子的形象,而是以前的他,就算约会对象是贵族千金或他国公主,也从不浪费时间接送。

  记得去年在皇家舞会上,皇后要求他送希腊公主回饭店休息,他家主子冷哼一声,当场呛道——

  「她又不是没脚,要回饭店自己不会走啊?还要我送?神经病!」当场把希腊公主气回饭店,也气回希腊。

  可是现在,他却为岑星改变自己以往的行事作风。这是不是表示他家主子对岑星的喜欢,很特别、很不一样?

  「老大,很喜欢岑星喔。」尼可笑得一脸暧昧,小声道。

  「那是当然的,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喜欢,嘿嘿嘿……」身后三人围上。

  「呵,老大,都这么久了,你到底吃了没啊?」

  「她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骨头,老大怎么吃得下去?以老大的标准,我看至少也还要再养胖一点,才……啊!」一记狠敲落在随扈C的头上。

  「老大!」

  「闭嘴,多事!」转头恶瞪几人几眼,贝克一回头,即对满面羞红的岑星,笑出一抹温柔。

  「这里太暗了,我送你回去,走吧。」牵着单车,他放慢脚步,配合她小小的步子,慢慢往前走。

  「我……」望着贝克犹如天神般,高大、英挺的潇洒背影,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,在瞬间充满岑星的心。

  她何其有幸,能得到贝克哥哥的注意与疼爱?她发誓,不管她与他将来会如何,她都一定要爱贝克哥哥一辈子!

  一转头,不见岑星跟上,贝克·莫里纳皱眉,回身。

  看她还傻站原地,他蓝眸一瞪——

  「笨蛋,还站在那儿做什么?走啊。」

  「是!」绽着青春笑颜,她快步奔向他,同他走进山林小径。

  踩着夜色,紧跟在他身边,岑星不时仰颜望着月光下的他,绽露甜笑。

  她好希望、好希望可以这样一辈子跟在他身边……

  「看什么?」瞧见她眼里藏也藏不住的笑意,他唇角勾起。她的笑,很真,很自然,也很舒服。

  「没、没有。」唇抿羞怯笑意,她垂下白净容颜,伴着微凉的夜风,安静地走在他身边。

  空出牵车的一手,他撩过她遭夜风吹乱的发。

  「你真的有认真在考虑吧?」

  「考虑?考虑什么?」岑星微愣,仰颜望他。

  「你忘了?」停下脚步,他拧眉,正颜望她,「三个月前,我不是要你利用这段时间,好好考虑一下跟我回西班牙的事吗?」

  「这?」没料到他会这么一问,岑星怔住。

  「你会跟我回去吧?」她的表情,教他浓眉拢聚,「我说过等你满十八岁,只要你点头,护照跟居留问题,我都会替你打理好。」

  「你是说真的,不是开玩笑的?」岑星圆瞳晶亮,惊捣住嘴。

  当初他说那些话时,她以为他并不想带她回西班牙,可是现在他提了。

  「你真的、真的愿意带我去西班牙……好好好!」见他点头,岑星唇角骤扬,迫不及待地猛点头。

  「我跟你走,一满十八岁,我就跟你走!」下个月,她就满十八岁,就可以跟他一块离开台湾了,好棒!

  「真的?」得到正面回应,他舒展浓眉,笑开来。

  「嗯!」高仰雪颜,岑星激动地紧抓住他的臂膀,「只要你愿意让我跟着,不管你要去哪里,我就跟你去哪里!」

  看着贝克因她的回答而笑开的俊朗颜容,岑星兴奋而雀跃地笑眯清眸。

  她看见了,看见幸福就在前方向她招手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