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日子在岑星的等待下,已经过了五天,可,他没出现。

  站在巴塞隆纳餐厅一角,望着对面墙上日历发呆,她嘴里喃喃念着。

  「今天没来……」

  「没来?什么没来?」一旁听到的女同事小花,努力想听懂她的话。

  「昨天也没来……」

  「啊?那不是糟了吗!?」小花脑子一转,紧张了,「多久没来了?」

  「已经五天了……」

  「你该不会是说电话费没缴吧?」想到电视广告,小花睨眼瞧她。

  「电话费?」岑星愣眼回神,「我家电话费都用转帐的。」

  「那你不就真的是……完了、完了,你中奖了!」小花小声惊叫。

  「中奖?」乐透彩吗?可是她没买啊。

  「你要赶快去看医师,看是不是真的中奖,万一是的话就要赶快……」

  「啊,不是啦!」意会过来的岑星,双颊绋红,猛摇头,「我还没交过男朋友,不会……不会那样……啊,你误会了啦!」

  「误会了?呼,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你『惦惦呷三碗公半』,真的未婚怀孕了,不过,你真的没交过男朋友?」小花怀疑她。

  「嗯。」她红着脸,点头。

  「你敢说以前常来餐厅找你兼用餐的那个金发帅哥,不是你男朋友?」

  「你是说贝克哥哥?」瞬间,她粉颊轰红,「他、他……」

  突然,一声娇态叫唤,打断两人对话——

  「喂,端盘子的,你过来!」

  岑星转头,朝声音方向望去,看见一名女客人正瞪着她看。

  「就是你,过来!」女人一边叫她,一边气瞪身边男友。打从刚才走进餐厅,他就一直盯着那个女服务生看,真是快气死她了!

  「是!」撩过垂落颊际的柔发至耳后,岑星带着浅笑,趋前服务,「两位好,请问有需要我服务的地方吗?」

  「可以请你再推荐几道小菜吗?」没看见女友的吃醋表情,男人目不转睛地望着岑星,心中赞叹着她的清新可爱气质。

  「是,我们餐厅的小菜都很棒喔。」她笑眯眼。

  就在岑星翻开餐厅目录,为两人介绍有口皆碑的小菜时,离台多时的贝克·莫里纳,眼扬笑意,随同四名随扈,出现在巴塞隆纳餐厅门口。

  「老大,岑妹妹在那边。」一进门,尼可就指向右前方。

  「喔?」瞧见纤细身影,他眼底笑意更浓,且眸光炙热,教身边几名随扈看得是一阵莫名。

  他们是多少可以感受到主子对岑星的喜欢,但是,他干嘛一副好像饿猫见到笨老鼠,想把人家当场扑倒,再吞进肚里的模样?怪吓人的。

  「贝克先生好。」看到岑星常挂在嘴边的贝克出现,小花及其他数名女服务生,即刻争先恐后上前,想为他服务。

  「贝克先生,岑星她正在忙,我帮你们带位。」

  「臭小花,今天是我负责带位,你不要跟我抢!」

  「贝克先生,还是我来为你服务吧……」

  「谢谢,但不必。」扬手一挥,他谢绝他人服务,带着笑意,举步迈向岑星,然,才走至她身后,清楚听见她与女客人间的对话,贝克目光顿沉。

  「小姐,这道白葡萄酒闷蛤蜊也很不错,尝过的客人都说好……」一连介绍三道小菜,都被女客人打回票的岑星,依然保持着甜甜的笑容。

  「算了,你不必再介绍了。」意外发现有个帅劲十足的金发男人,正盯着自己看,女人虚荣心直线攀升,端坐身子,骄傲道。

  「小姐,你……」

  「我现在哪还敢再点你们的小菜啊?」高扬艳丽容颜,女人犹如女王般,高扬尖削的下巴,点着桌上的一个空盘子。

  「你看看你们这道菠菜田螺脆饼,烤得这么硬,怎么吃啊!?」

  「硬?可是刚刚你不是说很好吃吗?」她记得脆饼刚送上桌,她人都还没走开,这位女客人就抢吃第一口,还直夸好吃。

  「我哪有那样讲?你胡说!」女人不承认,继续挑剔,「还有,不是我爱说,你们这道鲔鱼花枝沙拉也太腥了吧,这叫客人怎么入口啊?」

  「对不起,我马上再帮你换一份。」即使她桌上的沙拉盘,已经被吃得精光,但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,岑星依然低头道歉。

  「还有、还有,你们煮的这是什么海鲜饭?吃起来居然酸酸的,好像是隔夜馊掉的饭一样,真是难吃死了。」存心给她难看,也想展现自己对美食的讲究,女人做出一脸的嫌恶。

  难吃?看着餐桌上已经被吃光光的海鲜饭,再看着女人嘴角上沾的金黄色饭粒,岑星紧抿柔唇,低下头,不说话。

  「你在说什么啊?」眼见女友的行为,为难到漂亮的服务生,还招来其他客人侧目,男人表情尴尬地低声道,「不是吃得很高兴吗?」

  「我哪有吃得很高兴?我是吃得很不痛快!你看看这个女服务生,从头到尾就只会对着你笑,就是不给我好脸色看,活像我倒她会似的!」

  「你安静点,不要再说了。」看出女友想惹事,男友低声斥道。

  「为什么不说?我们是客人,不管是对餐厅,还是对服务生,有不满意的地方,当然就要说出来!」女人一边说,一边故作娇媚地朝贝克眨眼。

  「对不起,是我态度不好,请你原谅我好吗?」虽然明知对方是有意找她麻烦,岑星依然谦卑道歉。

  「哼,你的态度是真的很差劲,是应该要改一改,还有……」见她低头道歉,女人得意地高扬下巴,想继续骂,但一句吼声,吓住她未出口的话。

  「你给我闭嘴!」再也看不下去的贝克,一把将岑星护往身后,怒眸恶瞪一再想勾引他的女人。

  「贝克哥哥!?」看到他,岑星惊喜尖叫,「我不会是在作梦吧?你真的回来了!?」

  转头对上她灿烂笑颜,贝克心口一悸。近两个月没见,他乱想她的。

  「有话等会再说,让我先解决那个女夜叉。」

  一回头,他狠狠瞪住似已经被他一句话吓傻的女人。

  被他气势吓到,女人猛往男友身边躲。

  「躲什么!?把话给我说清楚!」贝克口气不善,用中文吼她,「到底是这间餐厅的餐点,真的不合你的口味?还是你故意找她麻烦,嗯!?」

  「我——」

  「脆饼硬?那你干嘛全部啃光!?」他怒指空空的脆饼盘子。

  「那是……」

  「嫌鲔鱼花枝沙拉腥?我看你的嘴巴还比较腥!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还有,你说这里的海鲜饭吃起来酸酸的,像隔夜的饭菜!?」瞟见被她丢在饭盘边的柠檬片,他火气一上来,连声吼道:「你是猪脑袋啊!?柠檬片是要让你酌量加进沙拉里的,你自己手贱加到海鲜饭里,居然还有脸嫌人家饭酸?你是阿米巴原虫,还是大白痴啊!?」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骂人?你……」女人快被吓哭了。

  「贝克哥哥!」担心事情闹大,会影响餐厅生意,岑星急声劝阻,「你别生气,没事的,你不要再凶这位小……」

  「你也给我闭嘴!男人讲话,你女人插什么嘴!?」越骂越气的贝克,气到连她也一块骂。

  「我……对不起。」低着头,岑星紧咬唇角,偷瞄他。

  「还有,我说的话,你到底有没有给我听进去!?」

  「我有啊。」她表情好委屈。

  「有!?那我说过除了我,谁都不准欺负你,今天你为什么还乖乖站着被这个母夜叉骂,你怎这么笨啊!?」他气得故意用力揉乱她的发。

  「她是客人,不能得罪嘛……哎,讨厌,你又玩我的头发!」她抗议叫道,「我快变成疯婆子了啦!」

  「客人?哼!」收回手,他藉机教育她,「像她这种找碴的烂客人,不要也罢,要是不幸遇上了,就不要对他们客气,免得他们得寸进尺!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见他又想骂她,岑星忙改口,「好啦,我下次知道了。」

  「哼,早知道不就没事了!」念完岑星,他头一转,再瞪向已经吓瘫在男友身上的女人。

  「至于你,你是个什么东西啊!?居然敢当我的面骂她、欺负她!?」

  「对啊,你找死啊!?」身后静立的四名随扈闻声,立刻上前附和。

  「你活腻啦!?」

  「你是白痴啊!」

  「居然敢动我家主子的笨蛋星!?」

  贝克一转头,出手狠敲随扈C一记爆栗子,叩!

  「老大,我在帮岑妹妹出气耶!」无故挨痛,随扈C抗议叫。

  「帮就帮,喊什么笨蛋星!?笨蛋星是你喊的吗?搞不清楚状况!」气到极点,再敲他一记,叩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