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岑星,你在想什么?有你的电话啦!」

  「电话?」回过神,她怔望着同事。

  怎会有她的电话?想起前几天妈妈跟她提起的事,岑星脸色蓦地惨白。

  难道,妈妈和哥哥还不死心?还想强迫她嫁给年近六十岁的陈桑?

  「对啦,你快去听啦,对方口气很凶耶,一开口就说要找笨蛋星……」

  入耳的三字,教岑星全身一震,眼色惊喜。只有一个人会那样喊她!

  「谢谢你,我去接电话!」

  话声一落,岑星匆匆起身冲出厨房,奔进柜台,执起电话。

  「贝、贝克哥哥?是贝克哥哥吗?」太过紧张,她声音微微颤抖。

  「对,是我!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让我等这么久?别以为我人在西班牙,就管不到你、骂不到你!」

  「贝克哥哥……」听到熟悉的口气,她眼眶泛红,微声哽咽。

  「你、你干嘛?声音怎么怪怪的?」

  「没事,我只是很意外你会打电话给我,真的好意外。」她含泪笑着。

  「很想我,是不是?」电话彼端的他,口气听起来似有些得意。

  「嗯,真的好想、好想。」眨去眼中泪意,她咬唇承认。

  「很好,诚实是一种美德,继续保持。」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拐出她的想念,远在海洋那端的贝克,龙心大悦,跩极了。就说她喜欢他嘛。

  「是。」她嘴角浅扬,甜甜一笑,「对了,贝克哥哥,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找我?」

  「这——」想起之前想到的事,贝克口气一转,恶声道:「你说呢?」

  「我说?我不知道。」好像他就站在面前,岑星摇着头。

  「不知道?你仔细给我想一想,那天早上,你对我说过什么话了?」

  「那天早上?你要离开的那天早上吗?」

  「没错,想到了没有!?」

  「我……我正在想。」听出他兴师问罪的口气,岑星紧张回想当天自己曾说过的话,她想到了,小声问着:「自首可不可以缓刑或无罪?」

  「我考虑考虑。」

  「好。」有考虑总比直接判刑好,「是因为我没听你的话,每天到名人别墅找张嫂报到吃早点,所以,你特地打电话来骂我?」

  「不、是!」可恶,还真当他不在,就管不了她了!

  「那是我利用午休时间,在工厂挑螺丝,做加工赚钱?」

  「不、是!」好想用钱砸她!

  「不是?」皱着小脸蛋,她继续想、继续说,「那是因为我又把自己弄瘦了,所以你打电话来骂我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还不是?」她的五官已经拧成一团,「那、那就是因为这阵子,我又常忘记吃饭,所以你打电话来骂我?」她小声道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也不是吗?」她苦着一张俏脸。这样,她真的想不起来了。

  「没错!所以,你可以继续自首没关系!」电话彼端的他,恨不得自话筒里,钻出来海扁她一顿,看能不能把她扁得更听话一点。

  「快说啊,再让我听听,你这阵子到底做了多少让我吐血的事!」

  「我……贝克哥哥,你别生气嘛。」糟糕,他好像快被她气炸了,「我会努力把肉补回来的!」不想他再生气,岑星转开话题。

  「贝克哥哥你还没说为什么打电话给我?」可以再听见他的声音,她真的好开心。

  「这——」根据她之前的自首,贝克担心问到的答案,会让他脑充血。

  但,不问心里事,让它卡在心中,他心情也不爽,不管了,问了!

  「我问你,你到底给过几个男人所谓的道别之吻!?」

  「啊!?」岑星呆住。

  「我劝你在回答之前,最好是先想清楚一点!」他警告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打电话找我,就为了问这件事?」

  「废话,快说!」

  「好,我说……」她很愿意说,但总被他一再打断。

  「你给我想清楚一点再说啊!」

  「好,我……」

  「说多说少,都不准,听见没有!?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「你该不会对每个跟你说再见的人,都自动献吻吧!?」等不及她自己说,贝克忍着心痛,冲声问。

  「啊!?」

  「啊什么?我问你会不会!?」会,你就死定了!

  「我才没有呢!」

  「嗄,你没有!?」完美的答案,教他松了好大一口气,「真的吗?」

  「对啦!」她颊色绯红。

  「那上次曜日、罗德、洛凯他们跟你告别时,你也没有啰?」

  「没有啦!」

  「也没有?哇哈哈哈……」电话那端,传来他得意的狂笑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在笑什么啊?」她不懂贝克哥哥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,还笑得那么开心。

  「咳!没、没什么,只是心情好。」强忍笑意,他交代道,「你要记住,以后也不可以吻其他人,或让其他人碰你,知道吗?」他言语霸道。

  「亲吻脸颊也不可以吗?老板的女儿好可爱,她常会亲我……」

  「这……」他好为难,但要他跟一个两岁的小女娃吃醋,太没风度了。

  「好吧,看以后你可能会想亲谁,就先把对方的年龄跟身分,列出来给我,等我调查过对方底细后,再告诉你能不能亲,能不能接近。」

  像罗德那种人,就绝对不能亲、不能碰,一定得闪远一点才行。

  「咦?」

  「总之,不管你以后想吻谁,都得事先经过我的同意,不过,如果对象是我,则不受这项规定限制。」贝克霸道之余,不忘为自己谋福利。

  「咦?」

  「不管你想亲多久、吻多久,我都随便你。」看,他对她多慷慨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双颊泛染红晕,「你人又不在台北。」

  「我一定会过去,等我。」

  他要她等他!?听似蕴含深意的话语,教岑星心口微悸,呼吸急促,一抹异彩急速划亮她的眼。

  「贝……贝克哥哥,你的意思是?」她紧张得连手心都在冒汗。

  「不准你背着我跟其他男人交往。」怎么样?他的意思够简单明了吧。

  「贝克哥哥!?」她轻捣柔唇,眼中有惊喜。

  「记住,你是我的,你只能喜欢我一人,绝对不可以爱上其他男人!」

  「不会、我不会的!」他虽然没明说喜欢她或爱她,但是,她知道贝克哥哥肯定是喜欢她的,否则,他不会对她做出如此蛮横的要求!

  清楚听见她的急声保证,远在西班牙的他,远望窗外蓝天,微笑。

  「我相信你。」一句温柔,传入她的耳。

  「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」她知道自己不会是他所交往过的女性中,最漂亮或最温柔的,但,她会是最爱他的那一个!

  「很好。」他笑了下,「不过,我才刚回来没多久,公司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处理,一时之间,我还没有办法过去看你。」

  「我、我知道你工作忙,我不会催你的。」

  「等过阵子有空了,我就过去找你,讨论一下未来。」

  「未、未来!?」像是听见人世间最为美丽的字眼,岑星情绪激动,黑瞳晶亮闪烁。

  「对。第一件要讨论的事,就是居住问题,看你要不要让我打包装箱带回西班牙来养?」到时就把她养得肥嘟嘟的,跟小白猪一样可爱。

  「贝克哥哥……」岑星喜极而泣,紧抓话筒的双手,不住地颤抖着。

  「所以,你可以先利用这段时间,好好想一想。」

  「是,我一定会好好想的。」

  「记得要乖、要听话,还有,你打工就打工,千万别跟那些毛头小子太接近,听见没有?」以免他控制不住脾气,把那些小鬼全部揍到哀哀叫。

  「是,听见了。」倾耳聆听贝克一句句霸道的交代与警告,岑星垂敛凝泪清眸,没有异议地点头应是。

  「如果我这一切顺利的话,或许下个月二十号,我就可以过去。」

  「下个月二十号……」看着平铺在柜台上的桌式月历,岑星知道她的等待已经开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