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西班牙,马德里,莫里纳国际集团大楼,总裁办公室。

  身穿皇家名牌西服,贝克·莫里纳霸坐办公桌前,手执刻有他名字的名牌钢笔,埋首工作中。

  为尽速处理因他休假而积压多时的工作,他拒绝任何应酬,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近二十个小时。

  这样的辛苦是有代价的,因为才二十天,他就已经追上预定进度,现在也才有较多的时间,可以关心、注意、评估一些特定的专案。

  叩叩叩,一名庞然大物踩着肥短猪腿,扭腰摆臀踏进总裁室……

  喔,错,不是庞然大物,是利用贝克·莫里纳不在期间,努力「丰身增重」有成的莎莉金,她手持卷宗夹,踩着三八脚步,敲门蹦进总裁室。

  关上门,转身,她双眼晶亮,像秃鹰一样地紧盯着目标看。

  打从见到贝克第一眼,她就深深着迷于他帅劲迷人的外表,与阳刚的男子气概,一心想成为他的王子妃。

  可是,他总是嫌弃她太瘦,一再拒绝她的邀约,不肯跟她正式交往,不过没关系,那种情况很快就会完全消失。

  因为打从贝克回到西班牙,看见她为他所做的大改变后,他对她的态度就改变很多。她相信再过不久,贝克一定会爱上她的。

  扭动丰腰走至办公桌前,莎莉金娇媚地撩了下卷发,摆了个最性感、诱人的姿势,嗲声嗲气地喊着——

  「总裁……」

  「等等。」意外受到打扰,贝克·莫里纳拢拧浓眉,继续翻看手中将与法国集团合作的企画书,头也不抬地朝秘书挥挥手要她安静。

  莎莉金马上闭嘴,站到一旁等,一对艳眸直往他身上溜,开始幻想不久的将来,自己将成为全球瞩目的贝克王子妃。

  翻过一页又一页的企画文件,贝克快速浏览企画内容。

  然,才看至第五页的合作厂商名单,映入眼帘的「台北」二字,便教他分了神,再一次想起远在台北的她。

  抬手伸向桌上电话,他想打电话给她,想听听她娇嫩可爱的嗓音。

  但,伸出去的手,如同以往的数十次,停住,而后缩回。因为他实在没必要这么关心、在意一个小女生吧?

  好吧,他承认,现在不管是看到东方人,还是餐厅,或是听到中文,他总会轻易想起她粉粉嫩嫩的俏模样……

  可惜当时他必须回来,否则,他相信只要他再多留在台北一些时候,他肯定可以把岑星养得白白胖胖的,到时候抱起来肯定舒服极了。

  等等,抱?他想抱她!?瞬间,贝克表情像被雷打到,浑身一震。

  不会吧!自小到大,他还没想抱过哪个女人,就连奶奶跟母亲大人,他也没想过。

  而且,他不是还一直骂她笨,嫌她身材烂,也气她常用卷报海K他吗?

  那现在他怎会突然想抱她?他应该比较想痛扁她一顿吧?

  难道他对岑星的喜欢,不是兄妹之情,而是男女之情!?想起罗德及曜日之前曾经说过的话,贝克直想一拳打昏自己。

  天,那他岂不是去抢别人的菜了!?怎么办,他真的好想扁她。

  只是如果以前,他都扁不了可爱、听话又乖巧的她,那么现在面对同样可爱、听话、乖巧,又被他养得日渐丰润迷人的她,他又如何扁得下手?

  唔!捣住脸,他呻吟出声。他根本就是把她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了。

  不过,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想抱她的?表情一整,贝克认真回想。

  想着、想着,他想到两人初见面那天,想到自己对她那副干瘪身材的恶意嫌弃,想到尼可他们说他对她太苛刻……呃,不会吧?

  他第一眼就煞到清新、自然的她,就……有心想摧残她!?天啊,那他岂不比罗德更变态?居然打从一开始就盯上发育不良的她!?

  像是受到巨大刺激,贝克·莫里纳脸色青红直变。

  难怪,难怪之前,他每次看到罗德故意对岑星示好,就超想把他踹成梅花鹿,也超想拿把铁锤、锉刀,把他那张冰块脸雕成大猪头……

  「总裁,你不舒服吗?」注意到他表情不对劲,莎莉金嗲声问。

  听到杂音,他怒目瞪过去。

  「对,我很不舒服!」而且,还很想死!「再吵我就把你丢出去!」

  「总裁,请你不要生气,我马上帮你叩国任医师过来!」皮厚脑钝的莎莉金,一听立刻放下手中卷宗,迈开两条金华火腿,蹦蹦蹦地跑出总裁室。

  没人可以骂、可以吼,再想到自己喜欢上岑星的事,贝克·莫里纳趴倒桌面,继续他无力的呻吟。

  不过,喜欢上岑星,似乎也不是一件难事,而且感觉还蛮不错的……眼睛一亮,他精神一振,坐挺身子。

  没错,当时天天有她在身边,他的心情相当愉快,而且还经常被她一些可爱举动,逗得开心大笑,那是以前他从不曾有过的心情感受。

  那喜欢就喜欢吧,没什么好否认的,不过,不知道岑星对他印象如何?

  转看窗外蓝天,回想起那天的晨光之吻,笑意扬上他的眼。

  肯定是不错,因为,那天清晨她……给了他一记晨光之吻。

  虽然只是短暂碰触的一吻,可直到今天,他仍记得那天她的唇,尝起来软软、柔柔又甜甜的,教他回味至今。

  只是,她说那是道别之吻?嗯……道别之吻!?

  似想到了什么,贝克·莫里纳表情骤然一变,浓眉恶拧。

  一看腕表时间,确定此时台北的巴塞隆纳餐厅,正准备开门营业,贝克一把抓起电话直拨台北,电话才接通,他吼声找人——

  「叫那个笨蛋星来听电话!」

  「笨蛋星?谁啊?」电话彼端,传来柜台小花傻傻的重复。

  「笨岑星!」哼,那个笨蛋要是真敢做那种事,看他饶不饶得了她!

  「喔,原来你找岑星啊,那你等一下。」

  喀,贝克听到彼端话筒被放下的声音,同时也听到对方放声高喊——

  「笨蛋星,电话!」

  *

  小花跑进厨房,找到低着头,坐在角落桌边,帮忙挑拣菜叶的岑星。

  「笨蛋星,你发呆啊?我喊那么大声你都没听到?」

  入耳的三字,教岑星一愣。会这样喊她的人,只有他,那小花怎么……

  「岑星,有你的电话啦!」厚,喊笨蛋星都没反应。

  「电话?」缓缓抬起苍白的脸孔,她眨着眼望着小花。原来是她听错了,没人喊她笨蛋星。

  「岑星,你最近脸色好差喔。」看着她,小花皱着眉问。

  「真的吗?」抬手碰触日渐消瘦的脸颊,她苦笑。她根本做不到当天答应他的事——照顾好自己。

  瞧,才一个多月的时间,她就把自己变回以前的模样,贝克哥哥要是看见了,肯定又会骂她了。

  不、不会的,他不会骂她的,因为他已经走了,他也不会知道。敛去眼底的思念,她眸光黯然。

  「对啊,前阵子看你气色好好,也很有精神,可是现在差好多。」

  闻言,岑星沉默无语。她知道那都是因为贝克哥哥的关系。

  那阵子,他每天早上总是要张嫂替她准备美味的营养早餐,又哄又骗地要她尽量吃,甚至,他还请张嫂替她做丰盛便当,让她带到工厂当午餐。

  还有,只要跟贝克哥哥在一起,只要听到他说话,就算天天被他骂、被他糗,她也觉得好快乐,心灵好满足。

  因为贝克哥哥虽然凶了点、野蛮了点,又不讲道理了点,可是他个性豪爽、不拘小节,心胸又豁达,跟他在一起,她觉得人生好美满。

  为此,她心灵满足、心情愉快,气色当然就好了。

  可是现在,他走了,她再也看不到英挺帅气的他,再也听不到他豪爽的笑声,也听不见……他骂她一声笨。

  没有他在的日子,日子好寂寞,也好难过,尤其回家后,还要面对妈妈的刁难,哥哥的嘲讽……她不知道这样的自己,究竟还能撑多久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