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4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突然,一声异响在两人之间响起——

  咕噜咕噜。

  停下为她拭去脸上汗水的动作,贝克瞪看一副无地自容,想钻地的她。

  「我、我该走了。」涨红脸颊,岑星想牵单车走人,但被贝克拦下。

  「走,进去!」他拉她进门。

  「啊!」突来的拉扯,教她差点摔倒,幸得身边的他及时拦腰揽住。

  「连走路都会跌倒!?你啊!」没注意到她羞红的双颊,贝克一把就将她拎进敞开的铁门,而后放下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要带我去哪里?」站稳步子,岑星好奇地东张西望。

  「你早上出门没带眼睛吗?」贝克摇头,一副受不了她的表情。

  这个笨蛋真的是笨到家了,居然问这么笨的问题!

  嗯,不知道笨会不会传染?顿地,他浓眉一拧,万分嫌弃地松开抓她的手,丢下她,自行一人快步往前走。

  「我知道这是你家啊,可是……」

  「你属龟啊,走快点啦!」走没几步路,贝克突然往回走,一把扯住她的马尾发辫,要她快步走。

  「啊,你不要抓我头发啦,很痛耶!」

  「谁叫你这么笨,连走路都这么慢,走快一点啦!」不抓她头发,他改抓她的手,拖着她一路往前冲。

  「你这样我跟不上,会跌倒的啦!」

  「怎这么笨啊?你不会用跑的啊!?」

  「好嘛、好嘛,我用跑的就是了……」不想一直被骂笨,岑星苦着脸,一路小跑步紧跟在他身边。

  跑过花园小道,跑上台阶,跑过门槛与玄关,岑星一路跟在他身后跑进金碧辉煌的大厅。

  张大眼睛,岑星瞧着从未见过的豪华大厅。

  「哇,贝克哥哥,你家大厅好大喔。」

  「西班牙的宅第大厅更大。」赏她一句话,贝克转身招来尼可低声交谈几句,只见尼可一脸惊讶,继而点头应是,转身往里边走去。

  「那一定很大、很大。」看着大大的屋子,华丽的摆设,难以想像的岑星自言自语着,「有钱人就是有钱人,住的房子都一间比一间大。」

  「你在这儿坐一下,我等会下来。」

  「是。」虽然不明白贝克带她来这儿的用意,岑星还是笑声应是。

  见他有如王者般挥退随身随扈,转身上楼,走进二楼主卧室,岑星这才调回视线,走到沙发处坐下,乖乖等着他下楼。

  *

  洗去一身汗意,贝克·莫里纳身穿一袭帅气休闲服步下楼。

  没看见应该在大厅的她,他脸色微变。

  「她人呢?」他问着站在大厅一角的随扈A。

  「在那里。」随扈A指向沙发,压低声音道,「睡着了。」

  「睡着了?」绕过沙发椅背,看着沙发上的侧睡美人,他浓眉一拧,倾下身,盯看着她恬静的睡颜。

  「她睡多久了?」他放轻声音问。

  「尼可说你一上楼,她坐没一分钟,就倒下睡了。」

  「这么厉害?」忍住笑意,他轻推她一把,「猪小妹,该起床了。」

  他想扰醒她,可一天只睡三小时,太过疲累的岑星,依然沉睡着。

  皱了皱浓眉,贝克伸出手想摇醒她。但看着她香甜的睡颜,想着她天未亮,就出门派送报纸,一直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家休息,他心有不忍。

  就让她睡吧。收回手,他任她沉入梦乡。

  转身,他想离开,但却因为发现睡颜香甜的她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尊摆放在百货橱窗里的展示娃娃,而止住脚步。

  带着探究与好奇的心,他在她面前蹲下,凑近瞧她白净素颜。

  「老大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。」尼可走进大厅。

  「知道了……」盯着她敛合的卷翘眼睫,看着她白皙似雪的肌肤,贝克微拧眉,悄以一指神功,戳动她的身子。

  「尼可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听说近几年来,日本科技公司所研发的机器人,已经可以做到几可乱真的程度了,是不是?」贝克一边问,一边再偷戳她肩膀几下。

  就像是一具失去动力的机器人,沉睡中的岑星,即使被他戳到由侧睡转成仰睡,也仍沉浸在睡梦中而全无反应。

  「的确是这样没错。」问题虽然奇怪,尼可仍即时回答。

  「那么,她该不会是台湾报业,自行研发制造的派报机器人吧?」只有机器人,才能像她这样长时间吃苦,也不说一句抱怨吧。

  而且,她的五官太精致完美,不像真人所有,但身材却烂到爆,还有,她的应对虽然自然,但又天真到有些笨。

  最教他怀疑的一点,是她没什么脾气,只要对她下命令,她就会遵守,简直就跟个机器人没两样。

  那么,猜她可能是机器人,也该算是一种合理怀疑吧?

  盯着沉睡的娇颜,贝克认真思考,他是不是应该要拿把菜刀,把她的脑袋剖开来瞧一瞧。

  「机器人?哈!老大,你别开玩笑了,岑妹妹……呃?」话说一半,尼可愕眼看主子朝睡美人伸出去的魔爪。

  伸出食指,贝克探着她的鼻息。

  有呼吸。唇角一勾,他蓝眼一扬,再狠戳她粉嫩脸颊几下。

  弹性极佳的肌肤,教他眼底笑意更浓,匆地,他蓝眸一亮,一转手就往她酡红颊上——狠狠拧下去!

  「老大,你在做什么!?」在场几人同时惊叫。

  「啊,好痛!」颊上的痛意,教岑星睡意尽失,捣颊,惊身弹起。

  陌生的环境吓到她,但一对上眼前俊帅酷颜,想起一切,她立刻安了心。

  可,来自颊上的疼意,与贝克僵于她眼前的食指与拇指,让岑星蓦然明了他刚做了什么好事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拧人啦!?很痛耶!」抬手猛揉遭他恶意痛拧的颊,岑星咬唇瞪他。

  「呃,抱歉,我只是想确定你到底是真人,还是机器人,所以……」意识到自己幼稚的行为,贝克尴尬地红了脸。

  「我会是机器人!?」听到怪异的理由,岑星当下更加用力瞪他。

  「你、你干嘛这样瞪我?」贝克霍站起身,神色戒备,拉开距离,等着她的下个反应。

  真是糟糕,他不该偷拧她的,万一她哭了,那……

  突然,一道银钤似的清亮笑声传进他的耳,打断他的思绪。

  「哈哈哈……贝克哥哥,你的想像力还真是超特别的!」指着他,岑星笑倒在沙发上,「我会是机器人?哈哈哈……这怎么可能嘛!?」

  「对,是不可能。」虽然有些糗,但他喜欢她清脆的娇笑声,「如果笑够了,就起来,陪我吃早点去。」

  「吃早点?」她笑声止,眨眼望他。

  「对,你刚肚子不是在叫吗?一起用餐吧。」他拉起她,往内室走去。

  来到大大的饭厅,看着布满整张餐桌的丰盛早点,岑星张大黑瞳,惊眼仰看身边高大的他。

  「我可以吃这些?」

  「对,最好全部都吃光。」拉开餐椅,他将她压坐下。

  「全部都吃光?」看着配料丰富的炒什锦面,看着嫩煎咖哩鸡肉堡、番茄洋葱蛋卷、法式吐司、总汇三明治等等早点,岑星傻了。

  她从没想过,以往只能在餐厅跟食谱上看见的美味早点,今天竟然就摆在她的眼前,而且,她还可以全部吃光光?一抹水雾悄悄蒙上她的眼。

  「干嘛光看不吃?快吃。」在她旁边坐下,贝克将嫩煎咖哩鸡肉堡放到她餐盘里,再替她倒了杯温牛奶。

  「这牛奶很纯,你喝喝看。」

  「嗯。」眨去眼中水意,她笑眯双眸,喝下一口牛奶,惊喜道:「哇,这牛奶真的很纯,喝起来好有幸福的感觉喔。」

  「喝起来有幸福的感觉?」贝克笑眼瞪她,「只是喝一口牛奶,就有幸福的感觉?那好,你就快把桌上这些幸福,全部吃光、喝光吧。」

  「嗯!」重点头,她拿起嫩煎咖哩鸡肉堡,咬下一大口,想把贝克给她的这一刻幸福,全部都吞进肚里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就让张嫂中、西、法式都做个几样,这样总会有你喜欢吃的。」随手挑了海鲜总汇三明治,他一边吃,一边说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……」他们没一点关系,可是,他却因为她肚子饿,就请人帮她准备这么丰富的早点。

  「干嘛?」他咬下一口三明治。

  「我不挑食的,就算只是一碗稀饭,我也会吃的很开心、很高兴。」低着头,她吸了吸鼻。

  「是吗?但只吃稀饭不够营养。」瞥她瘦弱的身形几眼,他摇头,「你太瘦了,要吃营养一点才行,免得出去吓到人……喂,别停啊,快吃!」

  「是!」她用力点头,吞下一口,再咬下一口,认真地吃着幸福。

  「我看以后,你就都来我这儿吃早点。」喝着咖啡,他说着。他打算把她养胖一点,免得每次一看到她发育不良的干瘪身材就生气。

  听着他的话,嚼着煎得香嫩多汁的鸡肉堡,岑星情绪激动,一阵鼻酸。

  「看你喜欢吃什么,等一下就告诉厨房的张嫂,她会准备的。」

  「贝克哥哥,真的谢谢你,但不必这样的,我……」强忍激动的心,岑星扬起水光闪烁的瞳,感激道。

  「罗嗦!」她的拒绝,让他一脸的不爽,「要你过来吃早点,你过来就是了,意见那么多做什么?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你再多说一句,我就要骂人了!」他板起脸孔。

  「好嘛、好嘛,我不说就是了,你别骂人、别生气。」岑星赶紧应好。

  「哼。」端起咖啡,他白她一眼。

  「贝克哥哥?」怕他生气,她试探地喊着。

  「说。」放下咖啡,他看她。

  「你们西班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国家?那里好玩吗?」眼睛一亮,她问着老早想问,但却一直没机会问的问题。

  「嗯,这该怎么说呢?」顿了下,他认真想着。

  但一分钟过去,仍不见他开口,岑星忍不住地催着。

  「贝克哥哥?贝克哥哥,你快说嘛!」

  「好,我说。」看进她因好奇而晶亮的瞳,贝克笑瞪蓝眸,决定放弃官方那些制式的介绍词,改以他个人的角度与看法,介绍她认识他的国家。

  「西班牙是一个属于阳光的国家,她热情、大方、狂野又浪漫,她就像是湛蓝的天空,永远给人一种希望……」

  听着他口中的西班牙,吃着丰盛的早点,望着他因谈起自己的国家,而闪闪发亮的蓝眸,岑星发现——

  他口中属于阳光、就像蓝天的西班牙,就好像……她心目中的他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