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4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自从知道岑星晚上都在巴塞隆纳餐厅打工后,贝克·莫里纳就天天带着四名随扈前去用餐。

  以西班牙料理闻名台北的巴塞隆纳餐厅,装潢与摆设以蓝色及粉橘色调为主,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异国风情。

  坐在餐厅的一角,贝克·莫里纳若有所思,看着不断忙进忙出的她。

  她年纪很轻,但工作态度积极,一会帮客人点餐,一会主动到门口欢迎客人,一会又帮客人上餐,一会又闪进厨房帮忙。

  凡是有眼睛的人,都看得出来她很忙,忙到连停下脚步,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可是她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笑,那种就似要甜入人心的浅笑……

  「老大,岑妹妹有问题吗?」否则,他怎么一直盯着她看?坐在隔壁桌的尼可,一边看他一边看岑星。

  「你才有问题。」赏他一记白眼,贝克换了个角度,继续盯着岑星看。

  没想到平常看起来还挺没用,一副要人喂养模样的笨蛋星,竟然这么会吃苦,不仅清晨送报,晚上还到餐厅兼差打工。

  而且刚才,她居然还说等下星期三,学校的结业式一结束,她就要到工厂去做暑期生。

  他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拚命赚钱?过了暑假,她也不过是个高三生,而这年纪的小女生,不是都应该要专心念书吗?

  猜不到答案,他直接问她,但,她的回答是沉默、是转开话题,而他再不懂也知道她不想谈,也知道自己并无任何权利知道属于她的私事,

  至于,那天罗德与曜日,猜测他喜欢她的事……哼,听他们在鬼扯!

  就算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点点……喜欢笨蛋星,那也是一种兄长「恨妹不成钢」的那种喜欢,绝无关男女情事,更别说他会嫉妒那个死冰块了。

  再说,笨蛋星长得太过清瘦,根本就不是他的「菜」。

  他喜欢吃的,向来是那种入口即化,又卤得香喷喷的焢肉,对她那种清粥小菜,外加一身红烧排骨的她,他才懒得碰,又不是要磨牙。

  只是……望着前方,嘴角总是上扬,亲切服务顾客的岑星,贝克·莫里纳唇角不自觉地往上勾扬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还要点些什么吗?」趁着工作空档,岑星快步来到他餐桌边,唇角浅扬,甜甜地问着。

  「我跟你说喔,杨妈妈跟杨爸爸做的西班牙小菜,都很好吃喔,吃过的人都说很赞。」她红菱似的唇角,一抿一扬,甜美可人。

  呵,她笑容好甜,眼睛好亮,未上唇膏的唇,看起来也好柔润……

  「贝克哥哥?」发现他直盯着自己,岑星脸蛋绯红,垂下头。

  呵,她脸红的模样,真是可爱……呃……

  「咳、咳!」意识到自己看她看到入迷,贝克低头猛咳数声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没事吧?」岑星连忙放下纸笔,轻轻帮他拍背。

  「没事,你刚说了什么吗?」

  「我是问你要不要再点些什么?杨妈妈做的小菜都很好吃,我觉得你可以多尝尝,像这道……」摊开餐厅小菜的目录,她一样样地为他介绍。

  「你替我点吧,你点什么,我吃什么。」看着桌上菜单,他笑眼望着认真介绍菜单的她。

  不可否认的,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对岑星的印象是越来越好,也喜欢她的纯真与自然,还有那股清新气息,有这样的一个妹妹,似乎也还不错。

  只是,这样天真、可爱的她,应该很容易被别人欺负吧?

  「你是不是常被人欺负?」俊眉一拧,他表情严肃。

  「啊?」天外飞来的一句,让岑星傻住,继而傻笑,「没有啦,大家都对我很好。」她笑眯眸,摇头。

  「没有就好。」他点头,说道,「你记住,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罩的,一切都归我管,要是有谁敢欺负你,告诉我一声,我一定替你讨公道。」

  见贝克说的认真,在场几人全听得一愣一愣的,眼色好茫然。

  「老大,你是说只要有人欺负岑妹妹,你就要代她讨公道?」

  「废话!」

  「可是老大,你自己就常欺负岑妹妹啊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就是嘛!老大,现在最会欺负岑妹妹的人,不是别人,是你啦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对呀,老大,那现在你要怎么替岑妹妹讨公道?难道,你要……」

  「咳!」低咳一声,贝克表情窘困,狠瞪拆他台的几人,「我话都还没说完,你们几个插什么嘴?我的意思是,除了我,谁也不准欺负她!」

  「咦?」岑星与众人又茫然了。

  「也就是说欺负她,是我独有的权利,其他人一概不准越界侵犯!这样听懂了没有?」哼,他是老大,他想欺负谁,都可以。

  「啊?这……可不可以不要?」岑星苦着俏脸。

  「不要什么?」贝克转头瞪她。

  「不要被你欺负?」晶亮的瞳,闪烁着希望。

  「不可以。」简单三字,丢给她。

  「为什么!?」她不满。

  「为什么?不欺负你,我欺负谁啊?」他白眼瞟她,「笨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欺负你是看得起你,你的笨脑袋,最好给我放聪明一点!」

  「可是,罗德哥哥都不会欺负我。」

  「罗德哥哥?哼!」他口气微酸,「他人都已经死回德国去了,还能怎么欺负你?笨。」

  「洛凯哥哥在时,也不会欺负我……」

  「洛凯是不会欺负你,但是他这两天,就在义大利欺负其他人,不信你可以多看一点国际新闻。」

  「那曜日哥哥呢?他就住台湾,我相信他不会欺负我的!」

  「他?」贝克想笑,「他一听到老婆跟女儿要提早回台湾,就滚回爵园,准备当个好丈夫、好爸爸了,哪里还有时间欺负你这个外人?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她还有意见,但见贝克脸色越来越难看,岑星猛地吞下所有未出口的话,赶紧点头。

  「好啦、好啦,我知道了,以后就只准贝克哥哥一人欺负我就是了。」

  「哼,这还差不多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看着贝克笑得煞是嚣张的俊朗笑容,岑星俏脸垮下。

  好过分。

  *

  当贝克摆明态度,就是要欺负岑星,当罗德、曜日及洛凯因为自身工作,相继离开名人别墅,飞离台湾后,岑星每遇见贝克就紧张得半死。

  她除了经常要提醒自己,别再把报纸往贝克脑袋砸外,她也尽量避开常到巴塞隆纳用餐的他,避免一不注意,又被他逮到欺负她的机会。

  可,一段时间下来,岑星发现贝克并不会恶意欺负她,当然,他还是经常会骂她笨,可是现在的他,明显对她好很多,也不再摆脸色给她看。

  慢慢的,岑星发现近来的自己,不仅敢出声抗议他对她不时的逗弄,也越来越爱向他撒娇了。

  尤其,她还发现到他经常是以凶恶、野蛮的一面,来掩饰他对他人的关心与照顾。

  这天假日清晨,岑星同样准时骑单车进入名人别墅区送报。

  砰砰砰……她不断丢出卷报,突然,她看见百公尺外,刚自公园运动回来的贝克,在四名随扈的护卫下,一边讲手机,一边穿过车道步向住处。

  远远看见骑车迎风而来的岑星,贝克收回已跨进门的脚,表情不耐,想尽速结束双方通话。

  「你到底想怎样!?」他口气不佳。

  「我不想怎样。」是远在西班牙的菲利普,因为他逾期未归,特地打电话过来关心,并催促他尽快回西班牙。「就只求你快回来……」手机彼端,传来菲利普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  「我留在台湾,也不全是在休假,你当我很闲吗!?」

  「我知道,你正在整顿台北的远东事业部,但是这里更需要你啊。」

  「哼。」

  「你也知道近几年来,集团的业务量是年年激增,你要是再不回来,就等着参加我的葬礼吧。」

  「那你就快点去死一死,不要老是打电话来烦我!」他口气不耐。

  「表哥!?」菲利普哀声叫。

  「叫什么叫!?你怎不想想我已经几年没休长假了,现在也只不过多休个几天,你就打电话来乱,你活腻啦!?」

  「表哥,请容我提醒你,到今天为止,你已经足足休了一个月,是一个月,不是七天,也不是二十天!」

  一个月了?他已经来台湾一个月了?贝克微愣。

  「虽然这一个月来,你也是利用网路、电话遥控集团事务,但是有许多事情,还是非得你回来处理不可。」

  「拿点良心出来吧,表哥,我还年轻,一点也不想因公殉职。」

  「你——」

  「贝克哥哥,早!」顺手丢出一份卷报,岑星笑扬右手,向他打招呼。

  听到熟悉的娇嫩问候,贝克抬眼看她,唇角一勾,满脸的笑容。

  「知道了、知道了,我会尽快回去,再见!」迅速切断通话并关机,他一点也不打算再给菲利普任何烦他的机会。

  忍住上扬的唇角,他眯起蓝眸,双手环胸,瞪看着正骑车接近的岑星。

  「还早?现在都几点了?」板起脸,他开始念,「既然不要尼可他们帮忙,你的动作就快一点,不要想偷懒!」

  「是!」吐了吐舌头,岑星笑眯眼,加快车速与手边的派报速度。

  望着晨风中笑扬甜颜的她,正努力地工作着,贝克眼中笑意渐深。

  前阵子,他因不忍心看她一个女孩子,一天工作近二十个小时,打算派尼可他们帮她送报。

  但是,他才开口她就拒绝,还一再坚持要自己送报,不管他怎么说,她就是不接受,气得他差点跟她翻脸。

  但,虽然气她的不识好歹,可,他也欣赏她这样独立自主,不依赖他人的个性。

  终于送完所有订户的订报,岑星笑着骑车绕至他面前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的报纸。」跳下单车,她笑眼递出属于他的订报。

  「嗯。」以眼示意尼可接过报纸与她的单车,贝克拿出身上白帕,拭去她光洁额头的丝丝薄汗,与鼻尖上的汗水,再顺手抹过她的颊。

  微抿柔唇,岑星双颊徘红,一对圆亮的瞳,紧张地溜看他处,就是不敢正视他彷似大海般湛蓝的眸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