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3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看着举止异常的主子,随扈四人交换眼神,靠近他,露出暧昧的笑。

  「老大,嘿嘿嘿……」

  一转头,看见四张笑得谄媚的脸,他表情一变,蓝眼一瞪。

  「干嘛?脸抽筋啊!?」

  「呃!?没、没。」凶恶的口气,教四人心生警戒,后退几步。

  怪了,刚刚不是还「人真好」的吗?怎么才转个身而已,就全变了样?

  「没事就闪边点,不要挡路。」一把推开尼可,他迈步走回住处,却意外对上罗德似笑非笑的眼。

  顿了下,他眼色一沉,转身,傲扬下巴,举步迈至罗德面前。

  「死变态,你最好给我离她远一点!」他恶声警告。

  「若我不呢?」高仰酷颜,双手环胸,罗德冷笑微勾。

  「不!?你到底想怎样!?」他恶眼一瞪,拳头一握,就想往罗德那张酷死人的冰块脸,用力K过去。

  「不想怎样,只是有些好奇,你为什么会这样排斥我接近岑星?」

  「没错,你就说个理由来听听吧。」曜日叼着烟走近两人。

  「我也想知道。」洛凯也凑一脚。

  「这——」看三人一眼,他皱眉,「哪有为什么?讨厌就讨厌,排斥就排斥,哪有什么原因!?」

  「一定有原因!」罗德说得斩钉截铁。

  「不知道啦!」他火气不小。

  「不知道?」三人互看一眼,有了结论,「你的回答还真是够烂。」

  四名随扈同时转身,当没听见。

  「喂,你们也客气一点好不好!?」

  之前被随扈嫌弃,现在换他们?贝克听得是一肚子火。

  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、干嘛都说我的回答烂啊!?」

  「这就表示你的回答,真的有够烂。」洛凯不客气再回他一句。

  「贝克。」在场几人中,唯一结过婚的曜日,仔细地看他几眼,「你有没有想过,你会这样排斥罗德接近岑星,是因为……你喜欢她。」

  「你、你说我喜欢那个身材像骷髅,还笨得像只猪的蠢女生!?」太过意外的猜测,令贝克瞠眼,想大笑,还想轰回去。

  「曜日说的没错,而且,我认为你在嫉妒我。」罗德酷言一出,现场立刻掀起一阵骚动。

  「我嫉妒你!?」贝克像看疯子一样地瞪着罗德。

  突然,站于一旁的洛凯,捧腹狂笑出声——

  「哇哈哈哈……那怎么可能啦!?」洛凯笑得前俯后仰,「他每天都把小星星骂得狗血淋头,一下嫌她没身材,一下开口凶她,他那个样子,哪里像是喜欢她?你们两个别说笑话了,哇哈哈哈……」

  「喂,你笑什么!?」他的话激怒贝克,「我嫌她、骂她、凶她,关你什么事啊?不管怎样,至少我为人表里如一,不像你明明就是混黑道的,还偏爱把自己伪装成一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样,恶心!」

  「你说什么!?」洛凯一听,笑声倏止,邪眸一瞪。

  「我说你欺骗社会,蒙骗世人,到处勾引女人,是个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国际级败类!」哼,他早看这个烂男人很不爽了!

  「可恶!」在愤怒之中,洛凯恶眼一眯,朝他挥出凶猛的一拳,不意地却被他闪过,意外击中上前想劝架的爱新觉罗·曜日。

  「该死!」无辜受击,曜日气到快吐血,狠着眼,左右开弓,就朝两人各挥出一拳,「你们两个真是够了!」

  「怎又来了?」看着已经混打成一团的三人,罗德蹙眉摇头,后退一步想置身事外,但,一记狠拳已朝他笔直挥来。

  砰!腹部受拳,罗德愤咬牙,一把扯住元凶——

  「贝克·莫里纳,你没事揍我做什么!?」

  「是你自己过来让我揍的,关我什么事!?死变态!」再揍他一拳!

  「老大,你们别再打了!」眼见四个平常在人前,都摆出一副人模人样的大男人,突然干起架来,尼可等四人又惊又急上前,想拉开四人。

  「曜日先生,你别跟着乱啊!」尼可抓住他。

  「放手!再吵我连你一块揍!」

  「洛凯先生……」

  「闪边啦!」

  「罗德先生……」

  「滚!」

  「各位老大,这里是名人别墅区,万一被传……」尼可急声劝,但早看彼此不顺眼的四人,哪里听得见尼可等人的好心劝告?

  「罗嗦!」四人一提脚,就同将碍事的四名随扈,一脚踹飞出去,砰!

  一转身,因干架而衣衫凌乱,汗水淋漓的四人,再度怒眼相向,完全不顾身分地位地拳脚齐飞,当街扭打成一团。

  *

  完全不知道名人别墅区已因她而变色的岑星,赶在第一堂课钟响前,匆匆跑进市立T中二年八班教室。

  在位置坐下,她拿出课本,打算利用短短几分钟时间复习功课。

  她知道接下来的八堂课,是她一天之中,最轻松的时刻,因为她很喜欢念书,许多老师也都很照顾她,对她很好。

  但,才坐下没几秒钟,一声声的喊唤已相继传来——

  「岑星,你今天怎这么慢啦?快去帮我倒垃圾!」有人叫。

  「是。」没有二话,岑星一放下课本,起身就往教室后方跑。

  「先帮我擦黑板!」轮到做值日生的小芬,坐在位置上喊住她。

  「是。」转身,她三两步跑上讲台擦黑板。

  「岑星,帮我替老师泡一杯乌龙茶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「岑星,等一下记得要帮我抬便当喔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「岑星……」

  看她听话又没脾气,也不会找老师告状,班上几个同学总喜欢拿她当免费台佣使唤,而她也习惯了。

  虽然曾经有同学因为看不过去,要岑星挺身反抗,但怕招惹事端会引起继母的不快,她还是不敢吭声地继续任人使唤。

  就只有午休时间,当同学在教室里,享用美味便当时,她才会带着课本和只装有酱油白饭的便当,远远离开她们,一人走出教室,来到校园安静角落坐下,一边吃饭,一边看书,再补个小眠。

  上完下午的四堂课,大家都在收拾书包,准备放学,岑星也是。

  但她不是要回家,也不是要去补习,她是赶着到东区的巴塞隆纳餐厅打工,可是——

  「喂,帮我扫地!」小花喊住刚打扫完责任区域,正要离开的岑星。

  「是。」

  「怎么可以这样!?她今天应该要替我擦窗子的!」

  「乱讲,今天轮到她帮我拖地好不好!?」

  「你、你们不要吵了,我都做就是了。」看着已经快吵起来的同学,岑星叹口气,放下书包,拿起扫把就接手同学的打扫工作。

  她知道不管三人最后谁吵赢,最后的打扫工作,一定都是她在做,再听她们吵下去,只会拖延她放学的时间。

  三十分钟后,岑星终于将打扫工作做完,放下拖把,整理好清扫用具,她便急忙冲向车棚牵出单车,却意外发现单车的轮胎,被人恶意划破。

  「怎么会这样?」看着破掉的车轮,她眼眶微红。

  但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自怨自哀,岑星立刻牵着单车就往校门跑去。

  因为跑得太快、太急,才跑出校门口的她,差一点就被擦身而过的轿车撞到,吓得岑星连忙贴往路边围墙。

  突然,一部黑色宾士房车,在她面前紧急煞车,吱!

  尖锐的煞车声,教岑星睁大双眼,贴墙而立,动也不敢动一下,直到后座车门自内推开,露出一张俊朗容颜。

  「贝克哥哥!?」看见车里的他,岑星笑得灿烂,跑上前,「好巧喔,你刚下班吗?」听尼可说,他最近在整顿台北分公司的内部。

  「嗯,转个几圈我看看。」下了车,贝克应她一声,就抓过她,像转陀螺似地转着她,转得岑星头都晕了。

  「贝克哥哥,你做什么啦?我头都晕了。」差点重心不稳,她攀住他。

  「刚那部轿车有没有撞到你?」看不出异状,他直接问。

  「没有啦,我没事。」笑意扬上她的眼。贝克哥哥今天好关心她喔。

  「没事就好,下次走路要小心一点。」脸色好转,他瞥见她身边那部早该报废的破单车。

  「怎么用走的?单车坏了?」

  「对啊。」她不好意思地笑笑,「前面有家自行车行,我要牵去修。」

  贝克蓝眸一瞥,一旁的随扈C立刻上前。

  「岑妹妹,我帮你牵去修。」

  「啊,不必、不必,就在前面而已,我自己来就好,谢谢。」

  像是怕代步的工具被抢走,岑星牵着车就往自行车行跑,而后面则跟了四个大男人,与一部黑色宾士,相当引人注目。

  一弯过转角,牵车走进自行车行,岑星看见平常修车时,就爱拖拖拉拉的老板,正低着头吃水果。

  「老板,我的轮胎破了,请你帮我换一下好吗?我赶时间。」

  「等我吃完水果。」

  「你没听见她说赶时间吗?」贝克冷着脸道。

  「嗯!?」一抬头,就看见她后面有几个穿西装,打领带的外国人,正瞪着自己看,老板吓得马上放下水果,马上改口,「我马上修、马上修!」

  「谢谢老板。」没有往日的拖拉,她感激地看向贝克,「也谢谢你。」

  「嗯。」在等待的空档,贝克开口道:「赶着回家吗?我送你吧。」

  「不、不是回家,我是赶着要去打工。」

  「打工?」贝克意外地看着她,「你晚上还打工?」

  「对呀,就在东区的巴塞隆纳餐厅……对了,它是一间专做西班牙料理的餐厅,如果有机会,欢迎你到餐厅来用餐喔。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