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当那天闹剧结束后,贝克认为自己不可能会再被卷报K到。

  但,自从那天他当着众人面前,对岑星许下绝不再骂她的承诺后,不知道岑星是故意的,还是他的运气真的太差,每天清晨时分,与他比邻而居的住户,总会在固定的时段里,听到一连串的固定声响。

  今天也是。

  砰、砰、砰……啪!

  「Shit!」

  铿地一声,有人开门冲出去,大叫——

  「干嘛又砸我!?」一声暴怒响起。

  「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。」怯怯女声出口,听来煞是委屈。

  「还说不是故意的!?」贝克气炸了,「你明明就是!」否则,为什么他每天晨跑回来,才进门,就会被她用卷报狠K一次!?

  「老大算了啦,岑妹妹一定不是故意的。」随后跟出来的几人,急急忙忙挤进他与岑星中间,避免岑星被他的凶暴模样当场吓哭。

  「对啦,老大,你就让她一点,当岑妹妹年轻不懂事。」

  「妈的!你们就会要我原谅她、让她,那你们怎不要她也让让我!?再教教她——不要再用卷报砸我了!」最后一句他贴着她的脸吼。

  「我……我没……」捣着耳朵,缩着肩,岑星苦着小脸蛋,想解释。

  「明明你们就在我身边,她谁人不好砸,就天天对着我拚命砸!」

  有人忍不住转头,偷笑。

  「我警告你,你不要太过分了!」用力深呼吸,他的眼睛在喷火。

  「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」梳绑着马尾的她,可怜兮兮地瞅着他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她是无辜的。呜,她好想哭。

  「最好不是故意,也最好没有下一次,不然的话,我就一脚把你踹进太平洋去喂鲨鱼!」

  「知道了……」被他的恐吓吓到,岑星缩了下肩膀,眼眶还微微泛红。

  她不爱哭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只要见到他,只要被他骂,她的胆子就会突然闹失踪,再怎么找也找不到,害她每一次看到他都很想哭。

  「你!?」见她好像快哭的模样,贝克低声咒骂,「Shit!」

  「贝、贝克哥哥,你说过不会再骂我的……」她一颤,马尾也跟着颤。

  「我是骂我自己!」他火大,再骂,「Shit!」

  几乎像闹钟一样准时响起的愤怒与无辜对话,教邻近住户因好奇而陆续走出门外,探看情况。

  看着身着运动服,双手紧握拳头,一脸愤慨的贝克,再看看已经被他吓成一副苦情小媳妇模样的岑星,住在斜对面的曜日,强忍笑意。

  「怎么,又被砸到了啊?」

  「真是奇怪,你的运气,怎会这么背呢?」洛凯满眼的不解。

  「要你们管啊!?回去睡你们的大头觉啦!」他心情万分不爽。

  「岑星,你要小心一点。」罗德酷颜微拧。

  然,听到罗德对岑星的关心言语,一把莫名火又自贝克心中升起。

  「死变态,你干嘛不叫我小心一点!?」他口气很冲。

  死变态!?罗德一听,表情骤变,众人则瞠大双眼,倒抽一口气。

  「现在被报纸砸到的人,是我又不是她,你没事关心她做什么!?」居然在他生气的时候,故意表现出一副新好男人样,这个卑鄙的烂男人!

  「老大,别生气!」深怕主子在冲动之下,会冲过去找人单挑,尼可等人急忙往他前面一站。

  「我变态!?」忍住心中气,罗德咬牙问,「贝克·莫里纳先生,麻烦你说说看,我究竟是哪里变态了?」该死的男人,竟敢诬蔑他的人格!

  「哼,光看你两颗眼珠子,就知道你够变态!」他不客气道,「居然想诱拐十七岁的小女生,你真是有够不要脸的。」

  罗德蓦地一愣。这是什么烂理由?

  「你认为我想拐她,所以就诬蔑我的人格?」罗德意外他的理由。

  别说他无心拐岑星了,就算他真有心想拐她,那又如何?

 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有权有势又未婚,看见顺眼的女人,当然不排除有进一步的交往,那贝克为何因为这样,就扣他一顶不名誉的帽子?

  难道……蓦地,一道精光,疾速划过罗德幽沉而精明的眼。

  贝克对岑星有意思,想将她占为已有?

  「贝克哥哥,你误会罗德哥哥了,罗德哥哥他没有……」不相信总是冰着一张酷颜给她看的罗德会想拐她,岑星想帮他澄清解释。

  可,左一声罗德哥哥,右一声罗德哥哥,教贝克听得好刺耳。

  「没礼貌!什么罗德哥哥?」一指神功往她额头用力戳过去,「他好命一点都可以当你爸爸了!以后,你就喊他大叔,听见没有?」

  噗!几人急背过身,闷声直笑,就罗德微眯双眼,唇角冷勾。

  「为什么?」捣着被戳痛的额头,岑星皱着一张小脸蛋,不解,「罗德哥哥也才大我几岁而已,喊他大叔……不太好吧?」

  「我管他大你几岁!总之,你给我离那个冰块脸远一点就对了!」

  「是!」怕他生气、怕他凶,岑星赶紧点头。

  眼见贝克一下骂他死变态,一下又说他是大叔,一下又骂他是冰块脸,罗德风度再好也变脸。

  「岑星,我平时对你应该还不错吧?」压抑愤怒,罗德微笑开口,故意说道,「至少不像某人一样,就只会凶你,对不对?」

  「对啊,对啊。」她笑眯眼。没想到,平常看起来都酷酷的、冷冷的、不说话的罗德哥哥,今天居然对她这么好,跟她说这么多话。

  「对什么对!?」看岑星与向来酷着脸不理人的罗德,有说有笑的,贝克表情难看,火气不小。「你最好给我放聪明一点,不要有人对你好,你就笨得什么都说对,免得被卖了,还蠢得帮别人数钞票,尤其,是像他那种心术不正的死变态!」

  「是是是……」对罗德歉然一笑,岑星没个性地对贝克点头、应是。

  「岑星,你过来。」背倚围墙,罗德抬手招她过去。

  「是。」惯听他人命令的岑星,傻傻地就往罗德方向跑,一点也没发现在她身后的贝克,已经气到想揍人。

  「岑星,罗德哥哥问你,贝克他不是对你很凶吗?那你为什么还听他的话呢?」瞥见贝克正挟带怒火而来,罗德冷扬唇角,故意对岑星微笑。

  「贝克哥哥他是很凶啊,可是,不听他的话,他会更凶的。」不知道贝克正逐步逼近,岑星嘟着唇抱怨着。

  「那你就不要理他,让他跟鬼凶去,骂鬼去。」

  「不可以啦,这样他会更生气。」然后,就会再凶她。

  「他又不是你的什么人,你管他生不生气?」罗德有计画地对她洗脑。

  「咦?」岑星骤然想通,猛点头,「罗德哥哥,你说的好像很对耶!」

  虽然,贝克哥哥是西班牙的三王子,可是,他又不是她的谁,她为什么要听他的?她可以不理他啊。

  「我说的当然对。」得到认同,罗德朝已站到她背后的贝克挑衅一笑。

  「好!那我以后就不理他……」

  「笨蛋星,你刚说不理谁!?」贝克瞪眼,揪住她的马尾巴,威胁问。

  「啊!是不理……不理罗德哥哥啦!」岑星哀声叫,「贝克哥哥,你不要再抓我的头发,快放手啦!」

  「哼,这还差不多。」冷哼几声,他松开手,拖着她往回走,一边继续交代,「以后不准你再跟那个死冰块说话,听到没有?」

  「连说话也不准?为什么?」岑星一边揉着头皮,一边不解地问着。

  「对呀,老大,为什么?」一直跟在旁边当哑吧的随扈,也好奇追问。

  「不知道。」简单三字,打发好奇的四男一女。

  至于另外三个同样好奇的路边三人组,他当他们是透明人,连理都懒得理,就扯着岑星背上的背包,远远离开心存不轨的罗德住家前。

  「不知道?老大你这回答超烂的。」

  「不想活啦!敢这样跟我说话!?」他拳头一握,作势揍人。

  「贝、贝克哥哥……」看一眼腕表时间,眼见自己的上课时间就快要来不及,而贝克还是没放她离开的打算,岑星心里有些着急。

  「干什么?你也欠……」以为她也想说他理由烂,贝克回头就要骂她。

  但眼角一扫,意外扫到罗德那张碍他眼的酷脸,他表情一变,性感唇角一勾,对她露出阳光般的笑容。

  「嗯?什么事?」贝克一边笑着问她,一边飘眼瞪向罗德。谁说他就只会凶她、骂她的?哼,只要他想、他愿意,他也可以对她展现亲和力。

  「我可以去上学了吗?我第一堂课就快迟到了,万一,被老师抓到我没参加早自习,我会被罚站的。」观察着他的表情,她小心地说着。

  「这样吗?那你快上学去吧。」不为难她,贝克大方应允。

  「谢谢你,贝克哥哥,你人真好。」岑星笑开欢颜。

  旁边随扈四人一听,惊讶转头看向他们「人真好」的主子。

  跟他身边这么久,他们从没听过有人这样赞美过他的,倒是说他凶恶、暴躁、野蛮或霸道什么的人数都数不尽。

  「呵,是吗?」贝克一听,心情大好,「那我开车送你去上课吧。」

  「不不不,我自己骑车去就可以了,谢谢你。」岑星受宠若惊,但她双手猛摇,不敢点头,她怕他会半路把她踹下车。

  「那好吧,我不勉强你。」想了下,贝克伸手抓过她斜背的书包。

  「贝克哥哥?」岑星微惊。

  「这么穷?才一枝笔……」

  岑星闻声眼色难堪,低头。

  没看见她的异样,贝克一翻找出她书包里,唯一的一枝原子笔,即把自己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的卫星手机号码,写在她的记事本上,再递回给她。

  「如果赶不及上课,被老师抓到,就打电话给我,我替你解决。」

  「贝克哥哥,你……」岑星好意外。他刚刚还在骂她的,可现在却对她这么好?痴望着他阳光般的俊朗容颜,岑星心口怦怦跳。

  「还傻在这儿做什么?快去上课吧,笨蛋。」笑眼看她,戳点她的额,贝克有意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亲和力。

  「是!」眨眼回神,岑星粉颊徘红,跑回单车处,扬笑旋身,「贝克哥哥,我上学去了,再见。」

  「再见。」一改往常对女人的不耐与厌烦态度,贝克对她笑得像是性情温和的邻家大哥哥。

  「骑车小心点。」看着她轻巧骑上单车,再目送她纤细身影远去,他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