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哇!」尼可愣了下,但立刻赞叹点头,迫不及待转达好消息,「这位小妹妹,我家主子对你印象很好,给你满分十分喔!」

  「真的吗?」岑星颊色羞红,怯怯地笑着。

  「假的。」贝克没好气地道。

  「老大?」

  「还差九十分。」

  「咦?」

  「满分是一百分啦,笨!」冷眼瞪过去。

  「但你刚刚明明夸她漂亮又可爱!」众人不服气。

  「她是漂亮,所以脸蛋十分,这样有问题吗?蠢。」

  「啊?她脸蛋就占了十分?」四人呆住,「那……她的身材?」

  一转头,对上她清亮黑瞳,贝克不自觉地对她微笑,但,看见她太过纤瘦的身子,微笑消失,变脸。

  「零分!」

  零分?自尊心受到严重创伤的岑星,不敢说话也不敢抗议,她低下头。

  「老大,这分数太苛了吧?」四人瞠眼,不敢相信。

  「是你们要我打分数的,我打零分,你们又有意见?你们当我傻子,耍着玩啊?」他表情万分不爽。

  「不是、不是!老大,你别生气,听我说!」尼可急忙解释,「我们只是认为那个莎莉金看起来就比她瘦,可是,你给的分数也没这么低。」

  「对呀、对呀!」一旁的三个大男人猛点头。

  莎莉金是一心想嫁给他家主子,当上皇室三王妃的贵族之女,之前还藉由皇后的关系与命令,占住总裁秘书的职缺,气得他家主子当场翻桌。

  不过,那不是重点,重点是她为保有窈窕身段,拚命瘦身减重,减到现在身高一六五公分的她,体重只有三十三公斤,看起来就是一脸的病态。

  但眼前这女生,看起来虽然娇娇弱弱的,可是,就一副健康模样,瞧起来相当顺眼、舒服。

  「她跟莎莉金不一样。」

  「不一样?哪里不一样?」没人懂。

  「就……」说不出个所以然,贝克变脸,骂道:「罗嗦!我说她零分就零分,不爽的、有意见的,全部给我站出来,单挑!」

  四人顿时噤声,后退,满是同情地看着表情受伤又尴尬的岑星。

  「小姐,你别太难过。」几人好心想安慰她。

  「是,我知道,我不会太难过的。」岑星微扯唇角,点头。

  她的反应数四人与贝克同扬眉,不生气?也不难过?

  「那也别太在意。」四人故意道。

  「是,我知道。」她听话再点头。

  「也千万别想太多。」

  「是,我知道,我不会想太多的。」藏起难过,她笑眯眼。

  眼见四人一再对岑星释出善意,摆明了就是想拐她,贝克脸色难看,但四人却看她看得好乐。

  呵,漂亮女生不只可爱,还很听话、很乖,乖到让他们更想安慰她。

  「小妹妹,你真的不必太难过,会零分不是你的错,是我家主子比较喜欢看起来肉肉的女生,所以对太瘦的女生,他一直都很有意见。」尼可话声才落下,一记狠拳已经朝他呼过来,砰!

  「啊!?」岑星瞠大黑瞳,惊捣柔唇,愕看突然变贱狗的尼可。

  「老大!?」捣住痛眼,尼可痛得直跳脚。

  「不是她的错,难道还是我的错不成?」贝克蓝眸一眯,拳头一握,就又想呼过去。「你搞不清楚状况啊!」心情超不爽的贝克,转头死瞪祸水红颜。

  哼,也不过是一个漂亮、可爱的送报小女生而已,值得他们几个这么关心吗?还为她跟他作对、扯他后腿!?

  再狠瞪岑星几眼,贝克发现自己看不出她的年纪。

  「说,几岁!?」他口气很差。

  「十……十……」被他一瞪,岑星不自觉地颤抖。

  「十岁?」白眼一翻,他没好气地瞪向尼可等四人。还真是一群瞎了眼的死变态,居然连十岁的小妹妹也想染指。

  「不是,我、我十七岁了。」她紧张地小声更正。

  「十七岁?你有十七岁!?」贝克质疑,再次仔细打量她。

  久久之后——

  「见鬼了,还真是看不出来。」

  「我真的十七岁了!」她鼓起勇气道。

  「说你这样子是十七岁!?拜托,谁信你啊?」看她身材,贝克嗤笑一声,「说你是十岁,还没发育的小女生,还比较多人愿意相信。」

  「可是我……」她想抗议,但见到他凶恶的眼神,她吞下所有的话。

  「不是我不信,你看看你自己,根本就是一副还没发育的鬼样子!」抓过她,转动她的身子,贝克·莫里纳看得直摇头。

  「该凸的没凸,该翘的没翘,全身上下还都是骨头,没几两肉,我看等风再大一点,就可以在你身上绑绳子,把你当风筝放了。」

  他这可不是在打击她的自信心,他只是习惯实话实说而已。

  「说真的,我跑遍全球数十个国家,还真没看过一个比你更骨感的女生了,你啊真是……有够难看的。」他语调嫌恶,目光鄙视。

  一旁四名随扈听得好惊讶。跟他身边十数年,他们从没听过他对哪个女人说过这么狠的话。

  「女生嘛,就是要有肉,看起来才会圆润、可爱,有福气,而不是像你这样瘦巴巴的,活像是一副可怕的骷髅。」不明所以的,贝克对她完全不符自己喜好的体态,有十足的偏见。

  「不过,像骷髅也就算了,你居然还满街跑?干嘛,想吓人啊?」

  说太多话,口很渴,贝克接过随扈递来的矿泉水,一口接一口地喝着。

  喝完水,他继续说、继说骂,等说够了、骂完了,贝克这才发现一直挨骂的她,始终低着头,一句话也没回过他。

  「喂,我在跟你说话,你有没有在听?」他等着她的回应。

  但,等了又等,他还是没等到她一句应声。

  真是欠骂,居然敢不回答他的话,又低头不看他,他长得很难看吗!?

  动了气,贝克霍然出手勾起她的下颔,强迫她抬起头。

  可,下秒钟,他后悔了。

  意外对上她泛泪、盈满委屈的泪瞳,贝克傻瞠双眼,呆立原地。

  突然,一句戏谑自他身后左邻住户处传来。

  「贝克,你把人家小妹妹弄哭了。」

  意外听到熟悉声音,贝克·莫里纳陡然转身,像活见鬼似地看着应该在义大利当黑手党老大的洛凯。

  「你怎么会在这里!?」还在他家隔壁?有没搞错啊!

  「老大,不只他在,其他两个也在。」尼可凑近他,小声道。

  「什么?其他两个也在?」贝克瞪眼朝尼可手指方向看去。

  果然,除了俄罗斯那个惹人厌的病美男费斯·柯古拉没出现外,另外三个讨厌鬼都到齐了。

  多年前,他们几人同样因为看中这里的清幽环境,而先后决定在这里购屋置产,可是除了固定会议外,这三人不应该会同时出现啊。

  「你们在这里做什么?」他盯住爱新觉罗·曜日。

  「这还要说吗?」叼着烟,爱新觉罗·曜日倚着铁门,好笑地看着他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当然是因为听菲利普说,这次是你亲自赶来台湾,替你旗下那个死猪头收拾烂摊子,所以费斯建议我们几个约一约,一起过来看看热闹……」最绅士有礼且乐于解释的洛凯,话声未尽,就被一句酷言截断。

  「是过来关心建材出口的问题。」来自德国的罗德,冷言纠正他。

  「但是没想到,昨夜才听说你忙完公事,今天一大早,就已经闲着没事在欺负人家小妹妹了。」拿下叼在嘴角的烟,曜日笑着说。

  「贝克,你这样是不对的。」罗德皱眉,一脸的酷样。

  「没错,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可以欺负人家小女生呢?贝克,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丢我们男人的脸了。」望向泪眼汪汪的岑星,洛凯温柔一笑,展现自己完美的绅士风度。

  「小妹妹,你别怕,洛凯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。」看她是要几名黑衣人贴身保护,都不成问题。

  「拜托,我什么时候欺负她!?她本来就瘦得很难看,好不好?」贝克·莫里纳心有不平,瞪她,再骂道:「难看就难看,还怕人家说啊?」

  「老大别这样,会引起公愤的。」尼可等四人急着想将他拉离现场。

  「引起公愤又怎样?谁敢动我?哼!」甩开随扈四人,再恶瞪路边三人组,他一身霸气地别过头。

  可一转过头,看进岑星噙泪的瞳,他的表情乍显无措,还有些狼狈。

  「喂,你别哭了!」不知该如何安慰她,他显得相当不自在。

  不是没看女人哭过,相反的,他还经常吼得那些想勾引他又怕他的女人哭花一张脸,但她们的泪水,从没能引发他内疚,也从没能让他心软。

  但现在,看着她盈满清清泪水的黑瞳,想着自己刚刚的口不择言,还有她强忍委屈的概括承受,贝克发现自己对她不仅会愧疚,还会心软。

  「有什么好哭的?只是跟骷髅一样难看而已,又不是天要塌了。」拿出绣有西班牙皇家徽饰的白帕,贝克想也不想地就往她脸上抹去。

  「你、你……」突然罩上脸的白帕,与突然渗入鼻的男性气息,教岑星顿时忘记哭泣。双颊泛红,她紧张得不敢乱动。

  「算我不对,以后我都不骂你了,这样好不好?」他一边说,一边用力抹着她的脸,想抹去她脸上数他感受怪异的泪滴。

  「你、你是说真的吗?」自白帕间扬起被他用力抹红的小脸蛋,岑星眨动噙泪的瞳,轻声怯问。

  终于得到回应,贝克松了一口气。不再看她惹他嫌弃的烂身材,他只看她楚楚可怜的泪颜。

  「对,我发誓,这样好吗?」勾起一抹迷人微笑,他看进她纯净的瞳。

  「好,我相信大哥哥的话!」全然相信他的承诺,岑星眨去瞳中清泪,用力地点头,回以一记灿烂笑颜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