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一如往常,岑星在整理好三百三十五份的报纸后,就先将其中一百份报纸快速卷起来,装进塑胶袋里捆好。

  她将报纸分成四大叠,一叠放在车篮里,两叠放进单车后座两侧的防水帆布袋,一叠就夹在后座。

  才要骑上单车,后方有人喊住她。

  「小岑。」

  「是,组长叔叔。」

  「这四个新订户给你送。」组长把手中纸张连同四份报纸递给她。

  「谢谢组长叔叔!」笑扬眼,她接下纸张,看见地址正是别墅区订户,就把报纸卷好塞进塑胶袋里,连同之前的百份卷报放一起。

  「会不会太重了?」组长皱眉看着她已经被压得没气的单车轮胎。

  「不会、不会。」嘴角一扬,她摇摇头。

  「那你小心一点。」

  「是,组长叔叔,再见。」

  三百三十九份的报纸是真的很重,单车都快载不动了,可是,她不能要求减量,因为这是按件计酬的工作,多送才能多赚,钱是不多,但总是钱。

  所以,她不仅不能说苦、不能喊累,她还要感谢组长叔叔赏她饭吃。

  紧抿柔唇,振奋起精神,岑星跳上单车,依循固定送报路线,载着沉重的报纸,熟门熟路地在骑楼巷道间派送发报,而后再骑往邻近几栋大楼。

  七点三十分左右,她送完两百三十五份报纸,喘着气载着最后的百余份报纸,骑往两公里外的名人豪宅别墅区。

  通过别墅大门保全人员的高科技仪器检查,岑星沿着宽敞笔直的别墅专用车道,进入自成一区的豪宅世界。

  看着沿途经过细心维护的花草林木,看着一栋栋的超豪华别墅,岑星骑在凉凉晨风中,将车篮里一份份卷报,用力抛过订户高高的铁门内。

  送了快八年的报纸,现在的她可经由卷报落地声,轻易辨识报落何处。

  像「咚」就是准确落在草坪上,「砰」是落在柏油车道上,「碰」是砸中花园里的石头,「铿」则是打中草坪上的洒水器。

  三十分钟过去,终于,只剩最后十份订报。

  咚、咚、咚……岑星猛踩踏板,加快车速,努力地抛、用力地抛。

  可抛着、抛着,一声怪异声响,在她用力甩抛出最后一份卷报时,突兀地传进她耳里——

  啪!

  咦?闻声,岑星停下单车,讶然回首,柳眉微扬,眼色好奇。

  那是什么声音?她怎从没听过?

  *

  「Shit!」

  刚自公园慢跑回来的贝克·莫里纳,再怎么想也没想到,有一天自己会被天外飞来的一份卷报,砸个正着。

  「还傻在那儿做什么?快出去逮人啊!」跟在他身后的尼可,眼见飞天报纸砸中主子,吓得魂不附体,急命三名手下速速出去逮祸首。

  「是!」没想到主子会被偷袭的三人,一回过神,开门就快步往外冲。

  「老大,你没事吧?」冒着冷汗,尼可小心走近他。

  「你说呢!?」捣着被狠狠砸中的后脑,看着地上的凶器,他咬牙道。

  妈的,他这几天是被衰神附身了吗?

  先是为了俄罗斯建材迟交的事,在莫斯科专案的视讯会议上,被那四个该死的家伙,狠狠奚落了一顿。

  再来,不知道是太过巧合,还是那个办事不力的死猪头,为了脱身而故意使出苦肉计,竟然一回到台湾就出车祸被抬进医院,害他只得取消一切既定的工作行程,亲自赶来台湾为他收拾烂摊子。

  什么?如果他不想来,可以派副执行长接手处理?废话!这他也知道。

  但问题是在这紧急时刻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莫斯科专案的工程内容,若派由他人接手,这个烂摊子肯定要再烂它个十天半个月。

  与其让它继续摆烂下去,影响集团商誉,那他还不如亲自跑一趟,在最短的时间内,想办法摆平眼前一切问题。

  直到昨天晚上,他总算搞定一切,心情愉快得不得了,便想趁机休个几天假。

  可是现在……捣着被狠狠砸中的后脑,贝克一把抄起草坪上的卷报,火大冲出门。真是他妈的王八蛋!

  「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,敢用报纸砸我!?」就算他近日楣星高照,也不该这样惹他,真是太过分了!

  「给我滚出来,单挑!」怒身站到铁门前,贝克怒挥手中卷报,怒吼着带有浓浓异国口音的中文,向对方下战书。

  听到主子喊出单挑,四名随扈面面相觑,回头看向身后一脸无辜、饱受惊吓的漂亮女生。

  好……好凶!被三名高壮大汉挡住视线,看不见前方情况的岑星,被狂如狮吼的叫骂声,吓得倒退好几步。

  岑星直觉转身就想逃跑,想当一切不曾发生过,可还没转身,她就已经打消逃跑的念头。

  因为她怕这个口气很凶的有钱订户,很可能会因为逮不到砸他的人,就小鼻子、小眼睛地跑去跟派报社老板告状,这样她会害到组长叔叔的。

  想跑又不敢跑的岑星,隔着三名随扈偷偷瞧着坏脾气的订户。

  蓦地,她霍瞠清瞳,愕看前方有着一头灿烂金发、蓝眼睛,体格高大挺拔的贝克·莫里纳。

  身着无袖运动短衫、短裤,理着一头帅气短发的他,有着一副结实健壮的好体格,与一张远比阳光还要耀眼的俊朗帅颜。

  潇洒、帅气的他,就像是从爱情小说里走出来的欧洲王子,教岑星看得目不转睛,直到另一道男声响起——

  「老大,请冷静。」尼克转看四周,以西语低声提醒。

  「冷静!?」贝克瞠大眼,用中文大声吼他,「对方都已经欺到我头上了,你还要我冷静?有没有搞错啊!」

  「但是你有着西班牙皇室的身分,地位不同于常人。」

  「妈的,难道出身皇家贵族就得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!?」气到最高点,他飙出一串精采的西班牙国骂。

  「老大,我不是这意思,只是——」被台风尾扫到,尼可欲哭无泪。

  「只是什么!?你别忘了,这里是台湾,不是西班牙,所以,你别想再拿皇室那套他妈的烂规矩来压我,给我闪边去!」

  狠狠瞪退还想继续跟他说教的尼可,贝克·莫里纳一转头,就怒言质问前面三个站得像三座山的随扈。

  「说,那个瞎了狗眼,该死、欠揍又欠砍的小混蛋,人在哪里!?」没看到三人身后的岑星,贝克眯起雷达眼,一心想找到祸首。

  「老大,那个小混蛋就在……就在……」三人内心挣扎,不知道是否该把身后的漂亮女生,送给他们向来崇尚暴力美学的主子摧残。

  虽然几人话中夹杂着西语,但岑星却听懂六七成;因为晚上她就在杨妈妈开的西班牙料理餐厅打工,跟西裔的杨爸爸及客人学了不少西语会话。

  只是这一刻,她真的、真的很希望,自己一点也听不懂他们的对话。

  因为刚她丢出去的报纸,不仅砸到了人,而且,砸到的还是一个西班牙皇室贵族。

  怎么办!?她会不会被控袭击国外贵宾?会不会被控破坏国家外交?会不会被他们抓去关?

  岑星越想越害怕,咬了咬唇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,鼓起所有勇气,硬着头皮,自三人身后走出来自首。

  「对、对不起!」神色紧张的岑星,低着头,弯腰九十度。

  「一切都是我不好,是我不小心K到你,是我笨,我是小混蛋!」骂着自己,讨好着他,岑星希望自首就可以无罪开释。

  「好啊!原来你就是那个……小混蛋?」一转身,扬眼,对上正抬起素颜的岑星,贝克飙扬的吼声瞬间中断,心中怒火也莫名消退无踪。

  刚用报纸狠K他的小混蛋,就是这个五官精致的小女生!?映入眼底的白净素颜,教贝克有些意外。

  他看过不少漂亮的东方美女,可就是没见过有人长得像她这般清新、自然,就好像天使般的完美、纯净。

  看看她,肌肤白皙似雪,及肩直发乌黑柔亮,清瞳晶亮有神,秀挺鼻尖下的红菱唇角,就似上了一层唇蜜般的诱人。

  见贝克·莫里纳怔立原地没反应,岑星以为他听不懂她的中文。

  「是,我是小混蛋。」她改以西语道歉,「大哥哥骂的对,骂的好,可是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K你的,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,请你原谅我!」

  她尚称流利的西语能力,教贝克与尼可几人为之意外,但,不在意她的西语说的好不好,贝克·莫里纳一对墨蓝的眼,只盯着她的脸看。

  「尼可,过来!」他唤来身后的随扈。

  「是。」

  「她很漂亮可爱,是吧?」

  「是啊,老大,我看她明眸皓齿,清新可人,简直就漂亮可爱极了。」

  「老大,你看她有几分?」随扈A凑上前。难得有个小女生,让他家主子这么感兴趣,可见她在他心中分数一定挺高的。

  「几分?」磨蹭着下巴,贝克眯眼上下打量她,表情变得有些复杂。

  对上她的清亮黑瞳,看她精致漂亮的五官,他点头。

  但,视线才往下移,他浓眉一皱。

  「老大?」

  安静。

  「老大?」看他表情怪异,几名随扈围向他,不解地顺着他的视线,一起盯着因被他们几人瞧得脸红,而手足无措的岑星。

  「十分。」终于,一个数字从他尊贵的口中,慢慢吐出来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