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王子太野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王子太野 第1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喀,来自门口的一声异响,打断许建宏快速的会报,众高层主管互瞧一眼,纷纷看向声音来处。

  沉重的桧木门,被人自外推入。

  顶着一头俐落五分短发,身型高大英挺的金发男子,在四名身穿黑色西服的贴身随扈护卫下,昂首阔步迈进会议室。

  男子身穿剪裁合身的皇家名牌西服,身高一八六公分,五官立体,额宽饱满,蓝眸精亮,鼻梁高挺,气态豪放,全身上下皆散发出一股阳刚气息。

  他不是别人,他正是二十八年前,当今国王母亲为拉拢表亲财团成为自身的靠山,并巩固家族权势、地位,而送交予当年坐拥庞大集团事业体,却膝下无子的表兄哈克?莫里纳抚养教育的宝贝金孙贝克王子。

  同时,他也是「莫里纳国际集团」的现任总裁——贝克·莫里纳。

  「总裁。」主席菲利普率领众人起身恭迎。

  环看与会的众高层一眼,贝克·莫里纳将视线定在始终笑容满面的表弟菲利普身上,点头,即朝众人扬手一挥——

  「坐,不必理会我。」低沉浑厚的嗓音,有绝对的气势。

  「是。」菲利普点头,示意大家坐下,命许建宏继续未完的会议。

  「对这次远东区供应莫斯科造镇工程……」

  见会议已继续进行,贝克·莫里纳转身在随扈为他拉开的座椅上落坐。

  「老大,这是你要的资料。」身为皇家护卫长并兼任特助的尼可,笑咪咪地奉上刚自许建宏桌上取来的报告,以及多份数据统计图表。

  「嗯。」贝克抬颜,相当满意亲信部属的办事效率,「谢谢。」

  「老大,能为你服务,是我的荣幸。」

  「知道了,退下吧。」挥退嬉皮笑脸的尼可,贝克·莫里纳翻开桌上的远东区报告书。

  其实,像这样的季报检讨会议,身为集团大总裁,又公事繁忙的他,大可不必到场聆听,只要看看会后记录即可。

  但是,近来远东区业务工程错误频传,教他不得不抽空到场了解状况。

  看着意外亲临会议的顶头上司,众执行长心中压力顿显沉重,是故,当许建宏报告完毕,所有人不禁轻呼出一口气,并同将视线集中到主席菲利普身上,等着他开口说散会。

  可三分钟过去,等不到「散会」二字的众高层们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看着手中由远东地区负责的工程业务进度表,菲利普脸上笑容消失,连叹三声,表情无奈,还猛摇头。

  预计上星期六就该自台湾出口,经由海运送往俄罗斯的「莫斯科六年造镇计画」建材,将延至下个月初交货?

  惨了,这下大家都没好日子过了。转看脸色越来越差,在皇家贵族及商场间,有著「野蛮王子」之恶名的表哥贝克,菲利普忍不住地一再摇头。

  这个许建宏根本就是活腻了,他哪个工程建材不好迟交,却偏偏让贝克表哥最重视的莫斯科工程,发生这种不该出现的意外?唉,愿主保佑。

  听取许建宏因为紧张而略显不顺畅的西语报告,冷看手中标有莫斯科字样的工程建材出口进度表,贝克·莫里纳强忍胸口怒火,眼色一变再变。

  翻完最后一张资料,他深呼吸一口气,再放下手上资料。

  一抬眼,他盯住正缩着身子,巴不得躲到会议桌下做报告的许建宏。

  「许执行长。」一句带有浓浓异国腔调的中文,自他口中吐出。

  顿时,现场众人闻声色变,因为会多国语言的贝克·莫里纳,只有在盛怒之下,才会放弃惯用的西语,而以该位执行长惯用的国家语言与之沟通。

  因为,使用较为「不熟悉」的外语与之沟通讨论,就算他火大骂人,也不至于骂得太流利,更不会因为骂的太难听,而损及他的皇家贵族气质。

  而且,也可以替该位执行长保留一点面子。

  只是,他错了。身为莫里纳国际集团各地区执行长的他们,个个皆精通西、中、英等三国语言,所以不论他使用哪种语言,所有人都听得懂。

  「是!」被点到名字,许建宏吓得立正站好。

  「可否请你先谈一谈,这几年来,一向由你负责的莫斯科造镇工程的建材,为什么这一季无法如期交货?」

  「这、这……」

  「这?这什么?」他温润感性的唇,勾起一笑。

  他言语礼貌,态度亲切,但是所有与会主管,全都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息正逐渐逼近,其中感受最深的就是许建宏。

  「是、是提供主要原料的华特公司,因故延迟交货,才……」

  「你的意思是——你让合作的厂商,延误到我们预定的交期!?」见他点头,贝克脸色骤变,扬手就将掌中远东文件狠砸出去。

  「你找死啊!」

  眼见主子大发雷霆,众人惊声抽气,急忙侧身闪避,以免被沾有许建宏一身秽气的文件纸张砸到。

  「我一再叮嘱你要注意、要避免发生的事,为什么最后你还是让它发生了!?」幽深蓝眸,怒焰闪动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回不出一句,许建宏哆嗦着身子。

  「当初我是怎么交代你、提醒你的!?你竟然还给我出这种纰漏!?」

  怒到最高点,贝克·莫里纳拍桌站起。

  「你是不是没脑子!?你是不是白痴?你是不是蠢蛋?还是,你根本就是一个脑子里只装垃圾的废物!?」他尾音飙扬,表情狰狞。

  看着被顶头上司吼得无地自容,也无处可逃的许建宏,旁观的众人,个个都好庆幸自己与莫斯科的工程专案,一点关联也没有。

  「我不是才提醒过你,要把那些厂商盯紧一点的吗!?我讲的话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!?我交代的事,你到底有没有在注意!?你混啊!」

  「我……对不起!」

  「对不起?对不起有什么屁用!?你是不知道那四个惹人厌、招人嫌的股东,一直等着找我的碴,也等著『见识』你的愚蠢吗!?」

 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口中的四位股东,就是指参与「莫斯科六年造镇计画」的四大海外集团首脑,也是他在海外求学时期的同窗同学。

  只是,据传这五人的关系颇为复杂,常常前一刻还是并肩合作的工作伙伴,但在下一刻,就成了互扯后腿的敌手。

  「你是不知道建材迟交,就是违约吗!?你不知道这会严重影响到莫斯科的工程进度吗!?不知道违约一天,就得受罚千万俄币吗!?」

  抓起报告书,贝克愤怒朝他砸出。

  啪!被结实砸中胸口,许建宏痛得哀声叫。

  「叫什么叫!?妈的!我看你活着也是占空间,干脆去死一死算了!」怒不可遏,他飙声骂人,「死猪头!」

  端坐在主位上喝咖啡的菲利普,噗地一声,喷出一口咖啡,同众人蓦瞪双眼,愕看此刻表情骇人,就像一只失控狂狮的贝克。

  拜托,他是王子、是总裁呢!怎可以骂人骂得这么没气质,这样没品?

  「是,我是死猪头,请总裁原谅。」许建宏含泪对号入座。

  「妈的!你这个没脑袋的死猪头,你还有什么脸敢求我原谅你!?」

  「咳。」为保住贝克已经所剩不多的贵族气质,菲利普轻咳一声,好意提醒他注意言行。

  但,已经气到抓狂的贝克,根本不甩他的暗示,指着许建宏的鼻子,就又是一顿精采叫骂——

  「死白痴!你以为我每年付你千万薪水,是请你来扯我后腿,当散财童子的吗!?」

  「咳!」菲利普用力一咳。

  「连小学生都知道上学就要按时交作业,怎么你就不知道该你负责的案子,就要按时完成!?你这个混帐东西!」

  「咳、咳……」菲利普努力地咳。

  「死娘娘腔,你再咳一声,我就把你丢出去!」贝克转头怒瞪菲利普。

  「我、我娘娘腔!?」菲利普愕指自己,骇瞠双眼,「我哪娘了!?」

  「还不够娘吗!?」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气红了脸,菲利普双拳一握,咬牙切齿。

  「给我闭嘴,我现在没空跟你说话!」贝克一转头,再度狠眼怒视事件祸首,「至于你——死猪头!」

  「是,死猪头在。」不敢抗议,许建宏苦着脸,再次对号入座。

  「下星期一,我就要看到所有工程建材如期送达俄罗斯,否则,我就一脚把你踹进太平洋,让你看不见隔天的太阳!」

  「这、这……可不可以不要?」事关性命,许建宏真的要哭了。

  「可以。」压住心中怒,他重新落坐,冷笑。

  「总裁,你是说真的?」许建宏一听,感动得想哭。

  「当然,以后这案子你也不必理了,违约赔偿金我会替你出。」

  「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呢?」没想到恶名昭彰的野蛮总裁,竟然也有这么仁慈的一面,呜,真是太教人感动了。

  「没关系,赔一块钱,我就砍你一下当抵债,赔一千万俄币,我就砍你一千万下。」拿出身上的烟,点燃,他抽着。

  砍、砍一千万下!?许建宏骇眨双眼。那他不就变成一团肉泥了?

  毫不在意许建宏已经惨变的脸色,贝克·莫里纳抽着烟,继续说——

  「不过呢,念你在这几年来,也替公司立下不少的汗马功劳,做过不少事的份上,我就大方打个对折给你,砍你个五百万下就好。」

  五百万下?那他还是一团肉泥啊,呜。

  「万一砍没几下,你就一命呜呼死了,那也没关系,我记得你还有老婆跟儿子,我可以拿他们来……」吐出一圈白雾,他一副无谓状。

  「不、不、不!千万不要!」许建宏吓得急声道,「总裁,请你放心,不管要用什么办法,我一定会在下星期一之前,把建材送到俄罗斯!」

  「你确定?」

  「确定!」就算要他一货柜、一货柜地抬到俄罗斯,他也会拚命抬的!

  「嗯,很好。」得到想要的答覆,贝克表情好转,满意点头。

  起身,走到许建宏身边,他勾起感性的唇角,笑容可掬,用力拍着部属的肩膀,朗声赞美——

  「不错,你这个死猪头,总算还有点脑子。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