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10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被强拉出办公室,被迫来到莫斯科市立医院,费斯说什么也不肯到特等病房去看她。

  在知道她的病情后,他不是不想见她,只是,他需要更多时间冷静,也需要更多时间吸收、消耗刚刚来医院的路上,爷爷对他说的话——

  「以前她没告诉你,她有心脏疾病,是因为她不要你为她担心,现在不说,是因为她认为你需要一个可以泄怒的对象。」

  「你知道吗?她宁愿被你骂,宁愿让你对着她发泄心中所有的恨意,也不愿意告诉你,她的身子有多不舒服,她这样善良,你怎舍得再伤害她?」

  「现在该是你放下过去仇恨的时候了,千万不要再让过去的仇恨,蒙蔽你爱琉璃的心。」

  「如果最后,你还是坚持要恨,那我也随你了,因为琉璃剩馀的时间已经不多,再恨,你也恨不了她多久。」

  「骗你?不,库尔医师说过,如果现在马上替琉璃动手术,他也只有四成的把握,更何况到现在,我们都还等不到适合琉璃的心脏。」

  「你没有听错,医师说要是这几天里,再找不到适合她的心,那,她的命就交由上天决定,我们可以开始准备她的后事……」

  突地,一个不小心碰撞,撞回费斯远去的思绪。

  抬手抹去脸上的幽暗,他发现自己来到育婴室,也发现里边的护士,因为认出他,而将他的孩子推到窗边。

  隔着玻璃,望着静静躺在保温箱里的孩子,想着她隐忍病痛,以命搏命,就为替他平安生一个儿子,想着她对他的深浓情爱,他敛去眼中薄雾。

  都到现在了,他还要计较什么?当下,心中有了决定,费斯·柯古拉昂扬俊首,迈步走向电梯间。

  *

  费斯·柯古拉再怎么想,也没想到,当他来到安琉璃所在的病房,看到的会是行色匆忙的医师与护士,不断进出她的病房。

  怔望房里的混乱,看着医师一边急救,一边听取护士的危险数据提醒,一边冷静下达注射药剂的指示,费斯全身僵直,无法动弹。

  他的世界停止运转,时间被静止。

  他不知道医师到底对琉璃施救了几分钟,但当他回过神,自他身边走过的医师及护土,给予他的是「抱歉」的眼神。

  抱歉?为什么?他们不是已经救回她的命了吗?那为什么要抱歉?

  遥望平躺病床上的苍白容颜,费斯俊颜僵凝,脚步似有千斤重,难以提起步向她。

  才几日不见,她就憔悴、削瘦的不成人形了,多了一抹虚无的气质。

  「琉璃、琉璃?」萨戈忍着泪水,坐到病床边,紧握着她的手。

  刚刚医师竟然说他们已经尽力了,再来就要听天命,要他们好好把握住她这最后的一段时间,还要他们有心理准备,要做最坏的打算。

  「爷爷……」一声微弱自她嘴里逸出,「你……你又来了……」

  「对,我又来了,你不想看见爷爷吗?」他故作轻松的笑着。

  「当然想啊,不知道费斯……费斯今天是不是也……也会来?」她好想再看他一眼。

  「来了、来了,他人就在门外,等一下就进来了。」萨戈眼眶泛红。

  「他来了?真的吗?」吐出一口气,一簇希望火花在她眼里闪动,「他在哪里?我想见他,好想、好想……」

  「费斯?!」一转头,看见他,萨戈急喊着,「你快进来啊!」

  「爷爷,你请他……走快一点,好不好?」她气如游丝地催着,「再慢,我怕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我有好多、好多的话,想告诉他……」

  「好好好!我让他走快一点!」转头望着依然不动如山的费斯,他心痛喊道:「快点过来,琉璃要见你,她有话跟你说!」

  犹如机械人,他敛下褐眼,紧闭薄唇,僵直着身子,迈出沉重脚步。

  才几步路,他走得像是他的一辈子,怎么走也走不到她身边。

  「爷爷,费斯他……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是不是还不愿意见我?」看不见他的人,听不见他的声音,她颓然一笑。

  「不是、不是,是他腿太短,所以走不快,你再等一下,马上就可以看见他了。」萨戈拭泪道。

  「爷爷……费斯的腿很长……」她笑得好虚弱。

  「呵,是吗?」他含泪笑,「那一定就是他腿太长,不小心走过头,等一下他就会绕回来,你要乖乖等他。」

  「可是我怕……怕是等不到了……爷爷,对不起……」她感觉全身一阵轻飘,似要脱离自己的身子。

  「胡说,你可以的!」萨戈抬手抹去眼中泪水。

  「爷爷,请你替我告诉费斯……」

  终于,走到病床边,费斯面无表情,僵着身子,俯看病床上的她。

  「你想告诉我什么?」他字句冰冷。

  他就站在病床边,就对她说着话,可意识渐渐模糊的琉璃,看不见他的人,也听不见他的声音。

  张着一对早已失焦的眸,她发出喃喃呢语:

  「请替我告……告诉费斯,我还他一条命,再赔他……赔他一条命。」

  她空洞的眸光,令费斯神色微变。

  「告诉他,请他原谅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瞒他……」

  「你听不到我的声音?」他嗓音微颤。

  「再告诉他,我对不起他……」对他,她真的有满心的歉意。她一直希望他能开心,可是最后,她却为他惹来更多的痛苦。

  「你听不见我的声音?看不见我的人吗?!」他表情骇变,尾音高扬。

  看不到他惊震的神情,也听不见他飙扬的嗓音,安琉璃因忽然飘进脑海的冷俊容颜,而微微扯动嘴角,绽出一抹虚弱的美丽。

  「也……也请你告诉他,我爱他……」

  她爱他,真的,只是遗憾今生无法亲口告诉他,也遗憾今生从未听他说过一句……我爱你。

  「爷爷,我好想……好想有一对翅膀,可以飞过万重山,可以飞过大海洋,可以飞过白天与黑夜……可以……飞到他身边,也飞进他的心……」

  只是她倦了、累了,她的身子变得好沉重,承受他太多恨意的心,也好沉、好重,她怕就算上天应允给她千万对翅膀,她也飞不起来。

  算了、罢了,今生,她只能放手……敛下眸子,她叹出一声幽幽长气。

  「琉璃?!」萨戈急声大喊,想唤回她似乎已离身的魂魄。

  但,旁边有人比他更急更大声,更想唤回她的魂——

  「你凭什么跟我说爱?!」狠狠抓住她纤细的肩,费斯愤声大喊!

  「费斯……」像是终于听见等待许久的低柔嗓音,她张开一对无焦距的幽眸,望着上方。

  「你,终于来看我了。」缓缓,一抹淡笑,悄扬上她的唇角。

  「你凭什么爱我?!」

  「我——」

  「要死你就赶快死,不要再在这里拖着,碍我的眼!你听见没有?!」

  一句句无情话语,慢慢飘进她的心。她眸光微动。

  「费斯,你说什么?!琉璃现在已经这样了,你还这样对她?!萨戈愤怒执杖就往他身上打。

  但不顾落在肩上、背上的杖打,费斯·柯古拉仍然紧紧抓着她不放,仍放声吼她、骂她——

  「我告诉你,就算你活下来了,也是要一辈子被我踩在脚底下!要被我奴役一辈子、虐待一辈子!」

  她眸光渐清明,凝泪,望着上方不断吼她的他。

  「到时候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,我会让你后悔来俄罗斯,我还会让你永远后悔遇见我!你听见没有?!要死你就赶快死、你死啊!」

  他要她死,她清楚听见了。他的心,真的好狠,但她无法怪他。

  「让我看一眼孩子……」她想看第一眼,还有最后一眼。

  「看什么?!我不准你看,一眼都不准你看!」知道她听见了他的话,费斯·柯古拉俊颜抽动,愤声拒绝。

  「你就快要死了,看了也没用!从今以后,他就只有我这个会打他、骂他的爸爸,没你这个疼他的妈咪!有胆子,你就给我死死看啊!」

  听出他话里的悲愤,原气愤他态度的萨戈,转而沉默,退至一旁。

  「不,你不会的。」在他郁愤的眼里,她看见悲恨背后隐藏的深情。

  「你——」他紧抿着薄唇,微颤。

  「我、我相信,你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宝宝,你会善待他,教育他,你还会疼他、爱他……」是的,她相信他。

  「费斯,你还要连我对宝宝的爱……也一起给,你要替我告诉宝宝,说我有多爱……多爱你,也爱他……」望着他悲情的眸,她唇扬淡笑。

  说完了心中想说的话,她可以放心了,可以走了,可以为他带走他满心的痛苦与恨音心,还他一个崭新的人生。

  只是,离开他,好难、好难……可,天意已定,她无奈……

  下秒钟,她眸光迷离,睫眸缓缓敛下,笑容隐去。

  苍白容颜一偏,她无力小手,瞬间垂落床沿。

  愕望再也无笑的凄丽雪颜,费斯·柯古拉心绪顿空。

  她的呼吸停了,她的心跳……也停了。

  下秒间,原跟随她心跳跃动的光波仪,由高低起伏化成一条平直线。

  哔—一声尖锐刺耳的哔声,催落他的泪,震痛他的心。

  蓦地,一道水光划过他的眼。

  「不!」他狂声怒吼,使劲摇晃她的肩,「不准走,我不准你走!」

  「费斯,算了,琉璃她已经……她已经……」忍着泪,萨戈·柯古拉上前想制止他的动作。

  但,一把挥开爷爷伸来的手,他心悲恸,恨声失喊——

  「不能算了、绝对不能!二十多年前,她母亲已经欠我爸那么深、那么重、又那么浓的情,今天她怎能也这样欠我?!不准,我绝不准她欠!」

  「费斯,你听爷爷说……」

  「不,我不听、我什么也不听!」强睁泪光闪动的眼,费斯·柯古拉不顾一切地猛力摇动怀中的她。

  「你给我醒来!你欠我的情,我要你今生就还,欠我的爱,我也要你今生还!醒来、快醒来,你给我醒来啊!」红了眼眶,他愤声怒吼。

  「费斯?!」

  「我不要你死,我不是真的要你死啊!回来、你回来!」紧拥住没了气息的她,他情绪失控,仰身狂吼。

  「不要死,求你、求你不要死,不要丢下我跟孩子……你回来、你快回来啊,琉璃!」紧紧拥住胸前爱人,他情绪悲愤,恸声嘶吼。

  「我不恨你母亲了,只要你回来,我就不恨!只要你回来,我们就重新开始!只要你回来,我发誓我再也不会欺负你,不会骂你,我会好好、好好的爱你、疼你,只要、只要你肯回来……回来……」

  唤不回挚爱,他难忍心中悲恸,全身不停的颤抖。

  突地,身前一个异样,教费斯身子一震。他感觉袖子被人轻扯动。

  低首,他看见偎躺于怀中的她,正无力地扯弄着他衣袖,看见她睫眸微动,看见她缓张泪眸,看见她微扬的嘴角……正为他漾出一抹孱弱的淡笑。

  看着她苍白的容颜,望进她渐渐澄净、有了焦距的黑瞳,他唇角颤抖,俊颜抽动,任由一道道水光划过他深邃的眸。

  「你……你回来了。」激动埋首她柔细黑发里,感受她真实的存在,他紧紧拥住失而复得的她,哽咽低语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