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安琉璃被紧急送往最近的莫斯科医院急救。

  情绪不稳、发病又陷入昏迷的她,一进医院就被戴上氧气罩。

  因患有心脏疾病,情况太过危险,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迹象,主治医师在与萨戈·柯古拉商议后,即在最短的时间里,安排安琉璃进产房,准备抢救她一心想生下的腹中男婴。

  剖腹生产过程极为危险,稍有差池,母子两人均会丧命。

  幸得上天垂怜,在数位名医的联手支援下,二十分钟后,产房内传出一名男婴嚎啕大哭的声音。

  焦虑等待于产房外的萨戈·柯古拉,经护士告知曾孙已平安产下,顿时悲喜交加,老泪纵横。

  这时,负责执刀的医师,走出产房,拿下口罩。

  「医师——」看到医师出来,萨戈抹去泪水,急步上前,「琉璃情况怎么样?!她没事吧!」

  「这……坦白讲,琉璃小姐的情况并不乐观。」医师摇头。

  一句话,将萨戈刚刚喜获曾孙的喜悦打落谷底。

  但,不放弃任何希望,三个钟头后,萨戈与接到他的急电通知,专程自圣彼得堡赶来的库尔医师,一同进加护病房,察看她的情况。

  为她测脉博,听心跳,翻阅她一切身体状况数据的报表,看着陷入昏迷的她,库尔摇了摇头。

  「她的情形更糟了。」

  「更糟?!医师,你的意思是?」

  「如果十天内,能找到适合她的心脏,我可以马上为她开刀。」

  「那如果超过十天呢?!」萨戈惊言问。

  「时间拖越长,手术的成功机率就越低。」

  「医师,请你坦白说,你现在到底有几成的把握?」

  「五成。」

  「什么,才五成?这么低?!」

  「抱歉,我也想说自己有十成的把握。」库尔医师歉然道,「但是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,多拖一天,对她就越不利。」

  萨戈身子一晃,拄杖的手微微颤抖。

  「老爷子?!」医师赶紧扶住他。

  「我、我没事。」

  「老爷子,还是请你放宽心吧,也许这几天就可以找到适合琉璃小姐的心脏,你别想太多。」医师温和劝慰。

  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她这么善良,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。」看着病床上的苍白脸孔,想着她的委屈与无奈,萨戈忍不住红了眼。

  *

  琉璃知道自己需要的不是奇迹,也不是一颗适合她的心脏,而是在离开人间之前,能再见他一面。

  她以为只要转出加护病房,只要不限制访客探病时间,费斯一定会顾念旧情来医院看她。

  但是,她醒来已八天,转进特等病房也已经四天,她每天见到的仍只有萨戈与罗尼他们。

  她知道大家都很关心她,每天都轮流到医院陪她,说笑话给她听,希望她能保持好心情。

  但,现在的她太虚弱,连扯动嘴角大笑一下,都倍感困难。

  无力躺靠在高高斜起的病床头,安琉璃静眼凝望窗外淡柔的阳光,与窗台上慢慢融化的雪,还有矗立于不远处的柯古拉集团大楼。

  虽然,柯古拉集团大楼,就在医院的不远处,但,她知道他不会来的。

  听到一声轻响,她缓缓转过头,望向病房门口。

  是开门进来的看护。眨去眼底仅存的希望,她唇角淡扬。

  要来,他早该来了,不是吗?但,就算明知道他不可能来看她,她还是想等他,等,就有希望的,不是吗?

  只是,她能再等他多久?敛下无神的睫眸,她幽声叹息。

  「琉璃?」听到她的叹息,坐于一旁沙发上的萨戈,满眼的关心。

  「我……我没事,请你别担心。」回过神,眨了眼,她望着一早就来陪她的慈祥长者,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  「琉璃,你是不是很想费斯?」虽然她什么也没说,但眼见她精神越来越差,身体也越来越虚弱,又一再飘往病房门口的幽凄眸光,萨戈知道她的心,有多想再见费斯一面。

  敛下眸里的一丝幽光,她淡笑,转开话题。

  「爷爷,你今天看过孩子了吗?」

  「有有有!」提到宝贝曾孙子,萨戈眉开眼笑,「护士说那小子这几天情况很不错,过一阵子,就可以送来让你抱抱了。」

  「真的吗?」想到还未曾见面的儿子,她想振奋起精神,「你说他跟费斯小时候的模样像不像?」

  「像,像极了,呵,他跟费斯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呵呵……」

  「爷爷,我想、想看看宝宝……」她眼里有着对儿子的渴望,想看看肖似费斯的小宝贝,但是她想睡,缓缓地,她闭上了眼。

  「还是过几天吧,护士说他是早产儿,现在就离开保温箱不太好,你再忍忍,等过几天……」发现她睡着了,萨戈住了口。

  看着她苍白的沉静睡颜,他拢拧白眉,交代看护一声即拄杖走出病房。

  *

  柯古拉集团会议室。

  今天是柯古拉集团每三个月一次的季会议,费斯·柯古拉看似专注地听取着各部门主管的工作会报。

  但,所有与会主管,都感受到一股围绕在他四周的诡谲气息。

  这样的情形,已经持续好几天,可是没人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,就只能祈求最后倒楣的,不是自己。

  翻开手上的工程报表资料,费斯努力想将注意力放在工作上,但是,报表上的数据资料,完全进不了他的眼、进不了他的心。

  因为此刻,他心情烦躁,心绪紊乱,心里想的全是萨戈那天说的「你就不要后悔」,与突然昏倒被送往医院的她。

  他知道于情于理,自己都该到医院看她,再怎么不愿意,他也该看在她为他生下儿子的份上,以「老板雇主」的身分去看她一次。

  但,每想起她就是安梦玲的女儿,想起因为她多时的隐瞒,害得他在不知情的状况下,与她同床共枕,甚至还因此让她怀了自己的孩子,费斯·柯古拉的心,就更怒,也更恨!

  他不懂爷爷为什么要袒护安琉璃,也不懂爷爷那天为什么要以那样重的口气警告他,他只知道——他没有错。

  因为,一直以来,错的、该死的,都是她们安氏母女!      「波塔经理,你来接手!」太过混乱的心情,教他静不下心主持会议。

  步出会议室,走过长廊,他回到办公室。

  推门进人,他意外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老人家,他走上前。

  「爷爷,怎么来了?」

  「你还有脸问?!」走到费斯面前,他怒颜看他,「我就是来看你到底有多大牌?又有多忙?为什么到今天,都还没去医院看看已经为你生下一个儿子的琉璃!」

  「我为什么要去看她?!」听到她的名字,他眼神骤变。

  「因为,她用自己的性命,换你儿子的平安!」

  「爷爷,你把她说得太伟大了点吧?如果,你是指那天她装病、突然倒下的事,那我只能告诉你,你被她精彩的演技骗了。」他冷笑。

  「精彩的演技?!」萨戈不敢相信,他竟会说出如此没人性的话。

  虽然琉璃曾要求常到医院看她的大伙,不要在费斯面前谈论与她病情有关的事,但是,那天他曾亲眼目睹琉璃的痛苦啊!

  「当然是精彩的演技,爷爷,你想想好了,如果她真的有病,为什么那天她会把已经吞下去的药又吐出来?」

  「你真的就是这样想她的?!你真的就打算让过去的仇恨,蒙蔽你的眼睛,也蒙蔽你的心吗?!」他痛心疾首。

  「我——」

  「她会把药吐出来,是因为她吞的是心脏病用药,也因为她宁愿自己发病痛死,也不愿意为了止痛,而吞药来伤害你们的宝宝啊,费斯!」

  冲击入耳的几句话,深深震骇住费斯·柯古拉的心。

  他表情僵冷,思绪断线。

  心脏病用药?她,有心脏病?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