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爷爷?」他脸色不佳。

  「你放心,爷爷都已经事先替你筛选过,这些女孩子的条件都不错,你只要花一点时间跟她们交往,再从里面挑个喜欢的结婚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结婚?」微敛精锐褐眸,他缓声道,「爷爷,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早已经讨论过了吗?以我的情况来看,我并不适合结婚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萨戈拧眉,「不结结看,怎么会知道你适不适合结婚?」

  「你刚刚不是才说我身子不好?」他故意道,「你想想看,如果对方知道我的情况,她们还会愿意嫁给我吗?」

  「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说!」他豁出去了。

  「爷爷,这是欺骗,万一事情爆发,对柯古拉集团可是一大伤害。」

  「这——」萨戈顿而沉默。

  *

  隔天上午,萨戈趁费斯上班之际,专程到俄皇大厦找琉璃。他必须去警告安琉璃一声,免得她跟她母亲一样,又想对他们柯古拉家的人不利!

  走进大厦一楼大厅,萨戈·柯古拉右转进电梯间,就看见挺着五个多月身孕的安琉璃,似刚外出买菜回来,正要走进顶楼专用电梯。

  容颜白净的她,黑发及肩,身穿一件质地柔软的米白色羊毛孕妇装,外罩同色系羊毛及膝短大衣,脚踩平底高商马靴,看来相当耀眼而且妩媚。

  静静打量她全身上下,萨戈不经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虽然她的出身不佳,可是她言语轻柔,举止优雅,还有大家闺秀般的名门气质,如果不是她母亲的关系,这意志坚定的丫头,他也还挺喜欢的。

  然,看见安琉璃拉在身边装满食材的菜蓝,萨戈脸色顿变。

  他一定要明白警告她,不管她存什么心,他绝对不准她再做任,料理或点心给费斯吃!

  拄着手杖,萨戈绷着一张威冷容颜,再走近她几步,突然,他发现她表情有异,样似痛苦。

  背倚石墙,安琉璃脸色苍白,紧闭双眸,一手紧抓住菜篮把手,一手捂住心口,想再一次忍过近来越渐频繁的心痛。

  她不懂为什么以前久久才发生一次的心痛,在最近这两个月,会密集发生五次,教她好担心肚里的宝宝。

  「宝……宝宝,你一定要乖乖长大,也要替妈咪加油。」松开菜篮,她忍着心痛之苦,轻抚着自己的肚子,喃喃地说着。

  只是,越来越剧烈的痛意,教她几乎无法承受而蹲下身子。

  「怎么回事?!」萨戈快步来到她身边。

  「老、老爷子……」仰起容颜,看到长者,琉璃勉强一笑。

  「不舒服吗?走,我送你到医院去!」萨戈忙招来跟在身后的司机,搀着她走出俄皇大厦,坐进房车里。

  「马上到医院,快!」他下达命令。

  「是!」关上车门,司机快跑绕过车身坐进驾驶座,将车驶上车道。

  「你是不是乱吃东西,吃坏肚子了?」萨戈气道,「你正在怀孕中,怎么可以乱吃东西呢?你看看现在……」

  顿地,他话声暂停。因为他发现琉璃的手,是捂住心口而不是肚子。

  「你、你该不会有心脏病吧?!」萨戈傻住,惊声问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她想隐瞒,不想承认。

  「到底有没有?不准瞒我!」

  被老人家一吼,她颤了下,忍着心痛,咬唇承认。

  「你这孩子怎不早说呢?!」见她点头,萨戈骇瞠双眼,大声惊叫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就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了,怎么还可以怀孕呢?!哎,你真是……」萨戈气恼不已,「那费斯呢?他知道你有心脏病的事吗?!」

  「不,他不知道,请你不要告诉他……」她气声虚弱,呼吸缓而长。

  「不要告诉他?」他一想、一惊,「你要我隐瞒你有心脏病的事?!」

  「是,求你……求你别告诉他。」她苍白的脸色,已接近死白,「我不要他替我担心……」

  「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!」

  「我、我知道……所以求你不要告诉他。」她困难地扬起唇角。

  「但是——」

  「老爷子,我早知道……早知道怀孕对我有危险,可是这是当时唯一能让我留在何古拉家,留在他身边的办法。」

  「哎,你、你这又是何苦呢?!」看着窗外急速倒退的景致,萨戈心急的猛叹气、猛摇头。

  「你也……也别为我担心,我早有心理准备,也……心甘情愿……」张着渐渐失焦的眸子,她柔唇凄扬,笑出一抹幸福。

  一开始,她答应签下孕母契约,真的就只是抱着为母亲赎罪的心情,想提早结束母亲与柯古拉家的恩怨情仇。

  可现在……能为他怀孕,能为他生下孩子,是她这一生最美的幸福。

  因为这是她对他的……爱与情。

  *

  那天,萨戈·柯古拉将她送往莫斯科市立医院急救,及时稳定下她的病情,也让她暂时能回家,但医师要求她必须尽快找时间住院检查。

  安琉璃原不想再上医院,但在萨戈的坚持下,当费斯到外地出差三天,她立即被送进莫斯科医院,做更进一步的详细精密检查。

  身穿医院病服,安琉璃心情平静,端坐诊疗间里。

  她看着窗外的淡蓝天空,听着医师说的话,想着到外地出差的情人。

  在这三天里,她配合医院各项精密检查,也让萨戈特地为她请来的俄国心脏科权威库尔,跟产科三位名医共同会诊,详细为她诊断病情。

  萨戈一直希望情况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糟糕,但四位医师在经过长达五小时的会议之后,代表说话的心脏科权威库尔医师,只给他两条路选择。

  要大人或孩子,请他尽速二选一。

  听着医师会诊后的最终诊断,早为自己做好心理建设的安琉璃,心情显得相当平静,但才转头,她看见萨戈眼中的挣扎。

  「确定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吗?」萨戈面色凝重。琉璃肚里的孩子,是他盼了多年的曾孙子,但要他为此牺牲琉璃,他也狠不下心。

  「老爷子,抱歉,真的没有。」库尔摇头,「我是建议你们,如果想留住大人,最好这几天,就赶紧安排安小姐进手术房剖腹取出胎儿。」

  「这……」萨戈考虑。

  「现在就剖腹生产,孩子还活得了吗?」琉璃突然问。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活,但她要她的孩子可以平安长大。

  「这……」库尔想分析给她听,但被她截断。

  「不能,是吧?」她再道,「而且,我一样也会有生命危险,对吗?」

  库尔医师转而沉默。

  「既然,大人跟小孩同样都有生命危险,那我怎能在这时候,答应剖腹生产,让你们取出我的宝宝?」

  「每一种手术,总会有一定的危险程度。」

  「但问题是以我目前的情况来看,我的危险机率比谁都高,不是吗?」

  望着库尔医师,她容颜恬净,柔唇微扬。

  「只要有适合你的心脏,由我执刀,不会有问题的。」他信心十足。

  「喔?那心脏呢?」

  「心脏?这……琉璃小姐,你的意思是?」库尔愣住。

  「我母亲跟我等了十八年,都等不到一颗适合我的心,那现在,你们有适合我的心吗?」琉璃感到好笑。

  「目前是没有,但是趁现在胎儿还没危及你的性命,先把它取出来,总比到时候,母子俩同样陷入险境,要来得好。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至于心脏的事,总会有希望的,说不定明天就有适合……」

  「我从不冀望明天或未来,因为那种时间对我来说,太过遥远。」她早已清楚自己的情况,「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,对吧?医师?」

  「你怎么知道?」库尔讶异问。

  敛下清亮的瞳眸,她唇角微扬。

  「早在五年前,为我检查的林医师就说过,如果在这五年内,还是找不到适合我的心脏,我最多只能活八年,算算时间,我只剩三年了。」

  「琉璃?!」萨戈一听,震惊不已。

  「老爷子,我没骗你,不然,你问他。」琉璃将问题丢给医师。

  「医师,她说的是真的吗?!没换心,她就只剩三年可以活?!」萨戈惊骇不已。怎会这样呢?!她还很年轻啊!

  「这……」库尔摇头,「那位医师说的三年,是指你在持续服用药物的情况下,但是你为了怀孕,早已经停用他的药,现在……」

  「你的意思是?」看着库尔沉重的表情,琉璃容颜微僵。

  「怀孕对你而言,实在太危险了,如果不马上拿掉胎儿,老实说,我们四个都不认为你能撑到预产期。」

  琉璃蓦睁黑瞳,脸上血色疾速褪去,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  她可能会撑不到预产期?!紧咬红唇,她紧握双拳。

  「那就赶快安排手术,不要再拖了!」萨戈一听骇然,立下决定。

  「好,我马上联络!」库尔拿起桌上话筒。

  「不!」安琉璃倏身站起,压住电话,骤声截断库尔医师的话,「我一定可以撑到预产期,可以平安生下这孩子!」

  「琉璃,你?!」萨戈惊瞠眼。

  「老爷子,我、我想回家了。」深深呼吸一口空气,她调适自己激动的心,眨了下微微泛红的眼。

  「琉璃,现在我们谈的可是你的生命,你就不要……」萨戈想劝她,但看着她坚定不移的眼神,他沉默。

  她的执着与坚持,他不是没见识过,只是,他还是希望她能改变心意。

  「琉璃,你就听我的,先保住自己的命,至于孩子的事就以后……」

  「不!」她坚决道,「这是我和费斯的孩子,除非我死,否则,谁也别想从我这里夺走他的命!」

  「琉璃,你……」

  「老爷子,求你不要再劝我,不管怎样,我都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!」

  「好吧,我们回去吧。」看着她从未变过的眼神,看着她在说到孩子时,闪闪发亮的黑瞳,他知道她已决定的事,是任谁也无法改变。

  「医师,谢谢你。」叹了口气,萨戈心情沉重地与她一起走出诊疗间。

  回到特等病房,两人沉默不语,心事重重。

  「老爷子,谢谢你。」静立白色窗台前,安琉璃双手轻贴窗面,凝看窗外随风飘坠的白雪。

  「你,唉……」

  听到他的幽声长叹,琉璃回首,淡淡一笑。

  「老爷子,请你不要想太多,也请你放宽心,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为自己作下的选择,我从不怪也不怨任何人,真的。」

  「哎,你这丫头真是……」见琉璃到这时候,还有心安慰他,萨戈感动的红了眼眶。

  「我看,你就继续留在这里休养,这样我也比较放心一点。」

  「不,我想回去。」回望窗外雪景,想着雪花短暂的生命,也想着自己,她摇头,柔唇轻扬。

  「他就要回来了,我想见他,真的很想、很想。」

  在她有限的时间里,在她即将失去生命之时,她希望……希望可以天天陪在他身边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