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感受到费斯对她的真心与喜欢,感受到他对她的在意与在乎,琉璃告诉自己,不管以后,也不管未来,只要在他身边一分一秒,她就要喜欢他一分一秒,也要……爱他一分一秒。

  即使未来,注定她与他将分离,也注定她要伤心一辈子,她也不悔。

  她不祈求他更多的温柔与关心,她只要他像现在这般的喜欢她就好。

  她不奢望他的爱与承诺,也从不妄想能参与他的未来,她只是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,努力存取有关他的记忆。

  而且,现在的她,已不再保留对他的爱,因为,她早已将自己的爱、自己的心,亲手捧到他面前。

  而他回赠给她的是无尽的怜惜与温柔,还有……一个亲亲宝贝。

  是的,她怀孕了,五个月后,她将升格为人母。清晨醒来,琉璃张开清眸,唇角噙笑,轻轻摸抚着微微隆起的腹部。

  清眸一飘,看见窗外又是细雪纷飞的银白世界,琉璃缓坐起身,慢慢下床,走进浴室梳洗。

  一会,走出浴室,她踩着长毛地毯,横过卧室,推开落地窗,赤脚冲上阳台,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。

  她喜欢观看白色雪景,喜欢看朵朵雪花,不断地、不停地在空中旋舞。

  高举双手,她笑眯双眸,接下一朵朵飘落的白雪。

  看着小小雪花,在掌心里慢慢融化,她玩心顿起,慢慢蹲下身子,抓过落在四周的白雪,在阳台上堆起小雪人。

  玩得太起劲,堆得太认真,她完全没发现费斯就坐在卧室的一角,远远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。

  静眼凝看琉璃因为看见白雪,所绽放出的柔美笑颜,费斯神情微怔。

  纵横商场的他,曾见过不少美丽且夺人心魂的女子,可,就从没见过有哪个女人,能笑出像琉璃这般纯真、恬静的笑容。

  甚至,除了今天,他也从未见她像今晨这样开心的笑过。

  记忆中的她,笑起来总是内敛、含蓄,羞怯,可今晨的她,笑得像是夏天艳阳,灿烂夺目。

  他喜欢她这样的笑,因为,她的笑容有很强的感染力。

  望着她清新笑颜,费斯不自觉地也跟着笑。直到门外阵阵寒冷晨风,朝他扑袭而来,唤回他的理智。

  回神,他起身拿起被置于一旁的淡蓝晨袍,步上阳台,温柔为她披上。

  「别玩了,会冷。」他轻声低语,小心扶起她。

  琉璃闻声,倏仰白净雪颜,见到他,惊喜光芒划亮她的眼。

  亲昵挽住他的臂膀,她笑扬素颜,毫不隐藏因他到来的心中喜悦。

  「今天怎这么早就来了?!」她心中有着惊喜与疑问。她没想到,从不在这里过夜的他,竟会在这清晨时分出现在她眼前。

  「不可以吗?」笑揉她的发,他搂着她步下阳台,转身关上落地窗,隔去外面冻人的寒意。

  「当然可以。只是,你从没这么早来过。」她眼色微暗。

  她搬进这里好久、好久了,可是,他从不在这里过夜,每一天,他总是在午夜之前离去,而后,留下一屋子的冷清与寂寞给她。

  她知道那是老爷子跟他的约定——只能与她发生关系,不能与她过夜。

  老爷子藉此要费斯记住她孕母的身分,要避免他与她在相互喜欢之后,再因为日夜相处而发生不该存在的感情。

  她懂老爷子的忧心,也懂他老人家的顾虑,只是,她控制不了自己喜欢他,也爱他的心……

  「想到了,就来了。」看见自她眼里一闪而逝的幽怨,他为之心疼。

  「那来多久了?」甩开不愉快的情绪,她重绽笑颜。

  「半个小时吧。」

  「半个小时?!么久?」她柔唇嘟起,「那怎不喊醒我呢?」

  「看你睡得很香、很沉。」望着她渐多的柔媚表情,他淡笑着。

  这几个月来,她变了许多。不仅言语、表情丰富许多,也变得会撒娇。

  他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她原有的个性,但,不管是以前,还是现在,他喜欢的都是眼前这个她。

  俯下头,他温柔吻上昨晚又被他蹂躏的唇,伸手抚上她隆起的腹部。

  「昨晚睡得好吗?有没有不舒服?」她身子太纤细,教他有些担心。

  凝眼望进他深如汪海的褐眸,看着他眼中的忧心与温柔,这一刻间,琉璃、心中有着深深的感动。

  他的眸光、他的微笑,他的言语,都教她有种她就是他妻子的错觉。

  只是,妻子?不,谁都可能会是他挚爱的妻子,就是她不可能。

  因为,那是一种奢望,而她不该再胡思乱想,现在她能陪在他身边,已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惠,她不该再痴心妄想。

  「睡得很好,没有什么不舒服,而且,孩子真的很乖。」伸手覆上他的大掌,她笑着。

  怀孕真的很辛苦、很累,但是为了他,再苦她也会继续撑下去。

  「确定?跟你一样乖吗?」他怀疑。

  「当然……」顿了下,她轻呼一声,「啊!」

  自她肚里传来的一记踹踢,教费斯一惊,忙收回手。

  「怎么回事?你的肚子为什么会动、会踢人?!」

  「别紧张,这是胎动。」她笑开颜,「孩子正在做运动,很正常的。」

  「真的?你没骗我吧?」他发现自己对胎儿的相关知识都没有,「我看,下次我陪你去产检好了。」

  「不,不必麻烦了,我知道你工作忙。」她摇头笑,「刚刚真的是正常胎动,前次我去产检,医师还说再过一两个月,孩子的活动量会更大,说不定还会拳打脚踢的,要我先有点心理准备。」

  「这——」费斯一听,煞是紧张,眼里有着忧虑。

  「没事的,你别紧张,是男生当然就会皮一些。」她笑眼瞪他。

  「可我小时候,就没他的调皮。」不放心,他伸手贴上她的腹部,表情严肃地开始他的训儿经。

  「小子,我是爹地,你要乖一点,听话一点,千万不要背着爹地欺负妈咪,知不知道?妈咪怀你很辛苦,你要体贴她,千万不要让妈咪……」

  听着一再自费斯口中说出的「妈咪」二字,琉璃微抿柔唇,心口泛甜。

  「别担心了,我真的没事的。」不希望他尢她紧张,她转开话题,「这么早来,吃过早餐了吗?」

  她转身出卧室,往厨房方向走去。

  「还没,我可以到公司再吃。」他道,「不过,你应该饿了吧?想吃点什么?我去帮你买。」

  「不必那么麻烦。」她笑摇头,「今天,你可以尝尝我做的早点。」以往她的三餐,总是他在负责,今天,就由她来负责他的早餐。

  走进厨房,她打开冰箱,取出一些食材。虽然她很少开伙,但是怀孕后的她,食量大为增加,为不饿着宝宝跟自己,冰箱里总存有不少的食材。

  「你真的会下厨?」他有些讶异与质疑,他想起数月之前的手指事件。

  「是会一点,不过,就怕不合你的口味。」回眸,她对他一笑。

  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,安琉璃手脚俐落的做了嫩煎牛排乳酪堡,和姜汁鸡肉三明治,另外还为他冲泡了一杯香浓牛奶。

  咬下一口鲜嫩多汁且香味四溢,又配有青菜沙拉,及营养乳酪的嫩煎牛排堡,费斯·柯古拉眼底有着绝对惊喜。

  「味道如何?还可以吗?」这是费斯第一次吃她亲手做的食物,她好担心会不合他的口味。

  「你问还可以吗?天啊,你对自己实在是太没自信了!」食欲完全被挑起,费斯一口接一口,愉快的吃着,「你的厨艺真的是棒极了!」

  「真的吗?!」知道他喜欢自己做的早点,她绽笑颜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,我没想到你会下厨,而且还做得这么好吃!」对她的厨艺,他是赞不绝口,「我从没吃过这么香嫩又多汁的牛排堡。」

  几大口就解决掉一个牛排堡,他再伸手拿过盘里的姜汁鸡排三明治。

  才咬下一口夹着鸡肉、火腿、起司,和烤得香酥的三明治,费斯·柯古拉即叹出一声满足,教琉璃心中有着无限的满足感。

  「嗯……这鸡排里是多加了什么吗?肉排好嫩,肉汁又很甜。」咬下一口鸡排三明治,他心满意足的呵出一口气。

  「是多加了一样姜汁,还有这杯牛奶也是。」她笑着将温热的牛奶,推送到他面前,「现在天冷,你又容易感冒,加点姜汁可以缓和身子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她的贴心,令他动容。

  端起姜汁牛奶,喝下一口,费斯真的感到全身都暖和了起来,但不是因为姜汁发挥效用,而是因为她加在早点里的温柔与用心。

  「谢谢你。」轻握住她的手,他眸光泛柔。

  「嗯。」她脸庞微红,「如果你真的喜欢,我可以每天为你做早点,看你喜欢吃什么,我就做什么,好不好?」可以为他做早餐,她觉得好幸福。

  「当然好,那以后我就……」他顿了下,「这样你会不会太累了?」他虽喜欢她亲手做的早点,可他不希望她太累了。

  「不会、不会,这些早点都很容易做的,真的!」她噙笑摇头,眼里有着幸福的笑意。只要他喜欢吃,就算再累、再忙,她也愿意。

  *

  自从享用过琉璃准备的早点后,费斯几乎天天到俄皇大厦与她一块用早点,直到现在,他连晚餐也是到俄皇大厦,享用她亲手做的美味料理。

  愉快而温馨的用餐气氛,让两人的关系是更为亲密,心,也更为接近。

  然而,眼见近一个月来,两人感情似乎更为亲密,一直在暗中注意两人的老爷子,心情一再往下沉。

  看着餐桌上丰盛的早点,再看着难得在家陪他用早餐的费斯,萨戈·柯古拉食欲全无,汤匙一放,频频叹气。

  「唉……」

  听闻叹气声,坐于对面用餐的费斯,微扬浓眉。

  「爷爷?」

  「没事。」不是没事,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棘手的事。

  自从费斯选定琉璃当契约孕母后,他就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着,担心费斯在喜欢琉璃之后,又会在不知不觉中对琉璃投入更深的感情。

  而从费斯近来的行径来看,他显然是一点也没把自己的话听进耳里。

  虽然直到现在,费斯还遵守着与他的协定,从未在俄皇过夜,可是,明眼人一看都知道,有安琉璃在的俄皇大厦,早已经成了他的家。

  但是不管怎样,他还是得想办法阻止费斯,再对琉璃投注更多的感情。

  只是,唉……用想的比较快。

  「是不是今天的早餐,不合你的口味?」见萨戈连一口汤都没喝,就连声叹气,费斯优雅拿起餐巾拭嘴,温声问。

  「你说呢?」萨戈回得有气无力。

  「应该是吧。」看着餐桌上丰盛美味的早点,他想吃的却是琉璃特地为他做的那些营养美味的早餐。

  「是吗?」

  「这我目前还不能确定,也有可能是我已经吃惯琉璃做的料理关系。」

  萨戈一听,心惊,联想到二十年前的往事。

  「你吃她做的料理?!你们不是一直都叫饭店外送餐点的吗?!」

  「以前是,不过,最近都是她亲自掌厨。」想起她身系围裙站在厨房里的温柔贤淑模样,他微微一笑。

  「爷爷,琉璃的厨艺很不错,有机会的话,你可以跟我一块……」他想拉近琉璃与爷爷间的距离。只是,他话声未落,一声急怒已传来。

  「我不准你再吃她做的东西,」

  「爷爷?」他太过激烈的反应,教费斯紧拧眉。

  「我是想她年纪轻轻的,哪里会做什么营养、好吃的料理呢?」意识到自己口气不对,萨戈连忙解释,避免引起他的怀疑。

  「再说,你身子又不好,怎么可以在外面随便乱吃呢?听爷爷的话,以后别再吃她做的东西了,万一吃坏肚子,就不好了。」

  「爷爷,关于这点,你可以放心。」他笑道,「琉璃她……」

  「好了、好了,我们不要谈她了!」萨戈拒谈有关琉璃的事,「她也只是一名契约孕母而已,值得我们爷孙俩这样花时间讨论她吗?」

  「爷爷你……」感受到萨戈对琉璃的明显排拒,他剑眉蹙拧,「琉璃她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?否则,你为什么……」

  「怎又说她了呢?」

  「对不起。」知道老人家不想听琉璃的事,费斯也不勉强,选择继续用餐。他相信爷爷总有一天,会发现琉璃的好。

  「如果要谈她,那我们还不如来聊聊安娜的事。」他转开话题,不希望费斯再把注意力放在安琉璃身上。

  「安娜?谁?我认识吗?」他皱眉。

  「你忘记她了?」萨戈努力想为他唤醒记忆,「两个月前,她爷爷的生日宴,还是你陪我一块去的。」

  「两个月前?」他想了下,「你是说普金纳集团老总裁的生日宴会?」

  「对,安娜就是普金纳的孙女,人长得很甜美,又温柔乖巧,就是个性内向了点……」

  已然明白萨戈想谈的是他的婚事,费斯意兴阑珊地拿起汤匙,继续用餐。

  「前些天我碰巧遇见普金纳,我们聊得很愉快,聊着聊着,他就问起你有没有女朋友的事,我说没有,他就建议……」萨戈边说边注意他的表情。

  「建议我和他孙女,试着交往看看,对不对?」

  「对对对!」得到回应,认为有机会,萨戈兴奋地继续说着,「如果你不喜欢安娜也没有关系,还有华达集团的总裁千金让你选。」

  「华达集团总裁千金?」

  「对,英格尔集团的总裁妹妹也是,还有罗克蒙集团、库尔集团,和维特集团的千金……」扳着手指,萨戈念出一长串极欲藉由联姻,与他们柯古拉集团取得合作的名单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