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7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怎么了?」爱新觉罗·曜日蹙眉看着莫名瞪着手机的他。

  「我的谈判技巧,似乎越来越好了。」话虽如此,罗德眼底有着不解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我说出地点后,他就切断通话了。」

  「你有告诉他价码?」

  「有。」

  「他答应了?」

  「他只问地点。」

  「妈的,你猪头啊!他没答应,你还告诉他地点?!」贝克一听抓狂。

  他在这么冷的天气里,跑出来找一个没几两肉的女人,总不会连一万美金的走路工,都拿不到吧!

  靠!他是王子耶,这全世界有哪个王子像他这么廉价的?还做白工?!

  越想越气,贝克怒眼死瞪罗德。

  这个男人真是够他妈的烂,难怪一直让他看不顺眼,超想海扁他一顿!

  「不然,你要带她回去养吗?」罗德冷冷回道。他可不想养个麻烦。

  「你们别吵了,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。」找了个麻烦,曜日很心烦。

  「还能怎么办?现在天气这么冷,难道要把她丢在这里不成?」洛凯邪眸一扬,当真考虑了起来。把她丢在这里好像省事多了。

  「想那么多做什么?把她拖回去就对了!」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一个没几两肉的女人身上,贝克一出手,就扣住她的手腕,「走吧,大小姐!」

  「不要!走开,不要碰我……」不知四人的身分,一心以为自己遇上歹徒的安琉璃一惊,拒绝合作,还拚命挣扎。

  她想拖延时间,希望有好心的过路人,可以帮她解围。

  「喂!有没有搞错?这么凶?!」

  「嗯,还挺有个性的嘛。」

  「小姐,多少配合一下吧,别给我们找麻烦。」

  「我们才刚下飞机,很累也很忙,实在没时间可以跟你耗下去。」

  「这意思就是你最好是乖乖合作,跟我回去,否则惹恼了我,我就一掌劈昏你,再拖你回去也是可以!」贝克狠瞪着眼,当真作势要劈昏她。

  「咳。」一声轻咳,自四人后方传来,及时止住贝克就要劈下的掌,既之而起的是一道有着浓重鼻音的冷冽言语:

  「不怕死,就动她一下试试看。」

  眼见身后有人出言呛声,四人表情一变,陆续转身狠瞪不长眼的英雄。

  「你活腻啦?!竟然敢跟我挑衅……」第一个转身的贝克,话哽住。

  「动就动,难道我还怕你不成……」有着一对邪眸的洛凯,尾音断掉。

  「回去搞清状况再来,省得……」罗德的声音转而沉默。

  「滚一边去,别浪费我的时……」爱新觉罗·曜日表情相当不耐。

  乍见眼前身穿黑色大衣,外型削瘦、清俊尔雅的费斯·柯古拉,四人浓眉一拧,相继对他抛出白眼。

  「别闹了你!」四人默契十足,同声道。

  但,对上费斯·柯古拉眼中那股阴森抑郁的危险目光,下秒钟,爱新觉罗·曜日等四人互看一眼,心存顾忌,拧眉,后退。

  「看什么看?没看过帅哥啊?!」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,贝克火大,瞪眼看他,表情不善。

  「看你帅不成?那看你丑,成不成?」费斯冷言相讥。

  「你说什么?!单挑!!」崇尚暴力的贝克,拳头一握,又想揍人。

  「等等!」现在没兴趣吵架的洛凯,出声制止。因为此刻,他只想着该如何从费斯身上,拿到应有的寻人报酬。

  「我不管你们是要吵架,还是单挑、恶斗都可以,就是别忘记刚刚笞应我们的报酬。」看着费斯,他故意试探道。

  「你们?!」他俊眸微冷,转眼盯看似因他突然出现,而傻住的琉璃。

  他知道这笔钱自己可以不付,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,只要她人在俄罗斯,要找到她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  但是,只要想到琉璃碰到的坏人,万一不是这四人,而是其他恶贯满盈的罪犯,或是最后找回的是她尸首时……他知道这笔钱他必须付。

  「咳、咳……」受了风寒,他咳了几声,调移目光回四人身上,「放心,明天我就请人把钱汇进你们的国际帐户。」

  没想到他会答应的如此干脆,四人一怔,互看几眼,同时讶异外表看来羸弱娇柔的她,在费斯心中竟有如此的身价。

  不过不管怎样,他们都不会跟钱过不去的。曜日上前代表说话——

  「那就先这样了,有事情等明天开会再说,我们很累,先回柯古拉庄园休息,不打扰你们了。」四人同时点头,转身往回走。

  走了几步,爱新觉罗·曜日突然回过头,若有所思地盯住安琉璃。

  他们几个也不过是抢在他人之前,先找到她而已,一人竟然就有一千六百万的台币可拿?

  那要是哪天,她不幸被恶人绑架,或生命受到威胁,那费斯不就……假设性的问题,假设性的可能结果,教曜日不禁笑了笑,转身迈步前行。

  他想,这费斯若不是嫌家里钱太多、花不完,或已经找她找到发疯,还找到失去理智,那肯定就是……爱上她了。

  *

  看见不应该出现的费斯·柯古拉,就在眼前,琉璃整个人都傻住了。

  慢慢回过神的她,也慢慢从五人交谈中,得知费斯与他们是公事上的专案合作伙伴。

  只是,他为了尽快找到她,竟答应付他们六千五百万的台币?!

  蓦地,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,冲击着她的心。她以为他丢下她了,可是现在,他就在眼前,还答应他们对他的勒索。

  噙着泪水,她紧抿着唇,缓缓站起身子,一步步走向他。

  走到他面前,扬起泪颜,她伸出手,紧紧抓住他的衣角,想确定眼前的一切,都不是梦。

  「咳、咳。」在吹了近两小时的冷风后,他还是感冒了,「怎么了?」

  揉了揉早已泛红的鼻梁,他紧拧着浓眉,紧紧握住她冰冷小手,想为她摩擦取暖,「你的手好冷。」

  感受到他的手温暖,她眼一眨,悬眶泪水直落。

  「你……你来找我?」见他点头,她的泪落得更急、更凶。

  猛地,她扑进他怀里,哽咽哭泣。

  「对不起,我不该把你丢下,我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了。」拥搂着她纤细的身子,听着她盈满委屈的哽泣,费斯苦笑发誓,也再次出声道歉。

  「我、我以为你真的生气了……」紧抓着他的大衣,她泣声颤动。

  「早不气了,要气也是气我自己。」他轻顺着她的背。

  「我也以为你真的不理我了……」

  「怎会不理呢?看我这不是回来理你了吗?」看着泪眼汪汪的她,哭得如此难过、如此伤心,他的心,好疼。

  「我真的、真的没想到你会出来找我,真……真的没想到,我以为你说的喜欢我,就只是在哄我、骗我而已。」

  「我说的都是真话,你要相信我。」轻拍她哭得颤动的背,他苦笑。

  「我相信,现在我相信了,真的……」

  为她遮去寒冷的夜风,费斯淡抿薄唇,轻顺她柔细的发。

  「既然相信,那就不要再哭。」勾起她的下颔,对上她噙泪的瞳,他唇噙笑意,安抚她哭泣的心。

  「嗯。」强忍哭泣,她噙泪点头,扬起泪眸凝他,「你的声音变了。」

  「变得比较有磁性,是吧?」苦笑着拿出口袋里的蓝帕,他捂着早已经被自己揉红的高挺鼻梁。

  「下午的时候,你还好好的,可是现在……你感冒了。」转眼间,她泪水又盈眶。他竟在这样冷的天里,亲自出来找她,还因为她感冒了。

  「不碍事,回去吃颗药就好了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」一手捂着鼻,一手搂着她的腰,他领她走回就停在前面的跑车。

  为她拉开车门,为她系上安全带,喀地一声,他关上前座车门。

  绕过银白色的车身,他坐进驾驶座,带上车门。

  按下车上的卫星电话,他联络上也外出帮忙寻人的奥司特。

  「先生,对不起,我还是没……」电话才接通,奥司特紧张的声音,就自电话被端清楚传来。

  「我已经找到她了,马上联络其他人回家休息。」看着她遭泪水浸湿的雪颜,他一边说着电话,一边微微一笑,抽来面纸,为她拭去颊上泪痕。

  「找到了?!那真是太好了!」

  「记得联络其他人回家休息,还有,别忘了也通知警方一声,谢谢他们出借人力,过几天,我会亲自过去向他们道谢。」

  「先生,不必啦,人是你找到的,又不是他们……」奥司特碎碎念。

  「这是礼貌。」

  「是。」奥司特想到,「对了,先生,刚刚老爷子已经知道你外出找琉璃的事,他很生气。」

  琉璃闻声,一颤。

  「生气?他有什么好生气的?」她的反应,令他拧眉。

  「怎会不生气?你为了找琉璃,已经在外面吹了两小时的冷风,万一感冒不舒服,那老爷子他又要担心受怕了。」

  「那他应该要庆幸我只花两小时就找到她,而不是两天或两个月。」转望窗外夜色,他剑眉微拧。

  不知怎回事,他总感觉爷爷对琉璃的态度很不对劲。

  「先生,你……啊!」奥司特惊叫一声,「你感冒了,对不对?!你声音一听就不对劲!完了、这下子完了,老爷子他又要担心了!」

  「好了,不要再说了,你就先替我告诉他老人家一声,就说等送琉璃回俄皇大厦后,我马上就会回去,请他别再担心了。」

  知道费斯为了找她,不仅派出庄园的人,还惊动警方帮忙,甚至,还为了她在外面吹了两个小时的冷风,安琉璃才止住的泪水,又悄悄的往下落。

  结束与奥司特的通话,费斯一回头,就发现她又哭了。

  「怎又哭了呢?」

  「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我给你,也给大家惹麻烦了……」张着凝泪水瞳,她柔唇轻颤,低声啜泣。

  「没关系,你没事就好。」

  「可是你有事啊,你、你不能感冒,但是为了找我,你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出门,还受了风寒……我……对不起。」

  「我又没事,听话,别再哭了。」撩过她垂落颊侧的柔发,望着她凝泪柔颜,费斯拿出他所有的耐心,温柔安抚她的情绪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你要是再哭,我就要生气了。」

  「不要、你不要生气,我听话就是了。」忍住哭泣,她哽咽点头。

  「嗯,这样才乖,要记住,以后也不可以惹我生气。」

  「好。」她抽噎着。

  「以后不管我说什么,你都要乖乖听话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他扬眉。

  「那也不准再限制我抽烟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不准限制我喝酒。」他继续说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还有,也不准再管我生不生气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干嘛不说话了?」他瞪眼看她。

  「抽烟、喝酒,跟生气……都对你的身体不好。」她咬着浸泪的唇。

  「你——」盯眼看进她已止住泪水的清瞳,知道她是不可能在明知他身体不好的状况下,放任他抽烟和喝酒,费斯叹了口气,抬手耙过一头乱发。

  「好吧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」说了之后,她就再也没理由限制他了。

  「秘密?」他愿意与她分享心中秘密?琉璃黑瞳亮起。

  「其实——」

  「其实?」

  「其实,我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么体弱多病,只是……」抽过面纸,他止住鼻水,不甘心地承认,「只是,比较容易感冒而已。」

  看进她依然不解的黑瞳,费斯·柯古拉撇了撇唇角。

  「还不懂?」

  「当然不懂,如果你只是比较容易感冒,为什么老爷子和奥司特,还有其他人都说你身子不好?」

  「你一天到晚都跟在我身边,我的情况怎样,我想,你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,是吧?」

  琉璃想了想,点点头。她所知道的他,几乎完全没有病人的样子,而且他也不像她,跑个几步就喘吁吁的,他还什么激烈运动都能做,体力极好。

  「可是大家都说你身体不好。」她心中仍有怀疑。

  「那是因为我小时候,有人在我的三餐里……算了,不谈那些不愉快的事。」他不想提往事。

  琉璃无语·她知道他不谈的事,就是她母亲当年毒害他的事。

  「总之,小时候我的健康情况是真的很差,不过,在经过这么多年的调养后,早已经恢复健康,唯一的差别,应该是我比较容易感冒吧,咳。」话才说完,他就咳了一声。

  「对不起,要不是为了找我,你现在也不会感冒。」他一咳,她的心就抽痛,好自责。

  「真的不碍事,你别担心。」顺着她的发,他鼻音浓重的继续道,「我想,可能就是因为我容易感冒,才造成外人对我体弱多病的印象。」

  「可是连你爷爷也这样认为,你怎不告诉他呢?我看他和奥司特,都好担心你的身子。」

  「以前没告诉他,是因为没想到,也认为他们早知道,后来不说,是因为我发现爷爷有意逼我结婚。」

  「所以,你就故意不说,让他以为你真的体弱多病,不适合结婚?」

  「你很聪明。」他得意的说着,「而且我发现,当我和他意见不合时,只要咳个几声,他就什么都听我的。」

  「你居然这样欺负你爷爷。」她泪眸圆瞪。

  「他太顽固了,只有这个办法才制得了他。」他呵声笑,「记住,不准告诉他,这是你跟我之间的秘密。」

  「可是,老爷子他……」她心为难。

  「想告诉他也成,不过,必须拿你一个秘密来交换。」

  「秘密?我……我没……」想起隐瞒自己姓安的事,她内心忐忑不安。

  「嗯?」取出身上烟盒,他低头点燃一根烟。

  才抬眼,他就看见安琉璃又习惯性地朝他伸手过来,想抢他的烟。

  「把你的手给我收回去。」忘记交换秘密的事,费斯冷眯褐眼,瞪视她的习惯动作。

  「对、对不起!」收回手,她脸色涨红,低下头,紧绞膝上十指。

  「记住,以后不准再干涉我抽烟!」

  「是。」话题意外被转开,安琉璃悄悄吐出一口气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