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一回到柯古拉庄园,费斯·柯古拉就将自己关进书房里,想藉办公来缓和被她意外激怒的情绪。

  但是,五个小时过去,桌上的企画书及公文他没看完一件,倒是一再想起被他恶意丢弃在外的她,教他心头更闷,火更旺。

  「该死的!」一把抓起话筒,他直拨俄皇大厦。

  哼,这次他一定要叫她「马上、立刻」滚出他的地盘、滚出他的视线,也滚出他的世界!除非,她跟他道歉,哼。

  打定主意,心情好了一些,他等着她接起电话。

  只是,当电话铃声响达一分钟,却仍不见她接起时,他又火了。

  「以为不接电话就没事?!好!我就让你后悔!」愤力切断话筒彼端传来的待接声响,他直拨俄皇大厦保全处。

  「马上派人到顶楼去,命她……」搬家二字未出口,电话彼端的值班保全,已经传来疑惑。

  「费斯先生,你找琉璃小姐?可是,她不是跟你一块出去了吗?」

  他愣住。

  「她还没回去?」

  「请你等等,我查一下住户进出记录……」一会,电话那端传来保全的正确回答,「对,琉璃小姐从上午跟你出门后,就一直没回来过。」

  「怎么可能?!」他一惊,但冷静道,「马上派人上去看看,结果怎样,立刻跟我联络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挂上电话。他心神不定,她怎么可能还没回去?

  一会,来自俄皇大厦保全处的电话,被转进书房。得到琉璃还没回去的答案,费斯的脸色为之一变。

  从红场到俄皇大夏,就算是用走路的,也只要两个小时而已,要不,她也可以搭计程车回去。

  再不然,罗尼也一定会去接她……罗尼应该有去接她吧?褐眸一瞠,他脸色一变,疾按下室内分机。

  「先生。」奥司特的声音传来。

  「叫罗尼马上进来见我!」

  「是。」

  叩叩叩,一阵敲门声传来。

  奥司特推门先进书房,再示意跟在他后面的罗尼上前。

  「先生,罗尼……」

  未等奥司特把话说完,坐于书桌后的他,已对罗尼丢出一句冷厉质问。

  「说,你把琉璃载去哪里了?!」

  「我哪有?!」罗尼瞠大眼,大声抗议,「我根本就没回去找琉璃,又哪里会载她去哪里?!先生,你不可以这样整我啦!」

  还好他够聪明,知道不能回头载琉璃,不然,这下他就真的惨了。

  「你是说在载我回来之后,你并没有再回去红场找她?!」费斯再惊。

  「没有、没有,我发誓!」

  「你没有?你为什么会没有?!」啪地一声,他拍桌立起,「你不是知道她当时身无分文的吗?你为什么不回去找她?!」他吼声骂。

  他原是认为以罗尼对琉璃的关心,在载他回来庄园后,肯定会再转回红场找琉璃,然后送她回俄皇大厦,可是他竟没回去接她?!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看他瞬间变脸,罗尼吓得说不出话。

  「你什么?!我问你为什么没回去找她?!」

  站在一旁的奥司特,见他一再因为琉璃失踪而发飙,还高分贝吼人,眼里有着忧心。他对琉璃的关心,令人不安。

  「先生,你身子不好,千万别生这么大的气。」奥司特出声,想缓和下他的心情,「来来来,深呼吸,慢慢的……深呼吸……」

  「你给我闭嘴!」一转头,他将怒火转嫁到奥司特身上,「我身子好或不好,关你什么事?!」他恶声吼。

  「先生你的健康,是我们大家的……」

  「闭嘴!」一记凌厉目光遏住奥司特的声音,再射向一脸快哭的罗尼。

  「你还不说?!」

  「好,我说、我说、我说!」没看过他像今天这样凶过,罗尼吓得拚命抖,「本来,我也是很想回去找琉璃的,可、可是……」

  「可是什么?!」

  「可是你当时都不让我借她车钱了,那万一被你知道……我背着你偷偷回头去载她,那我不是会死得很惨吗?」呜,他是无辜的。

  「你?!」

  「而且,先、先生,你……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当时生气的样子,很可怕、很吓人吗?」躲到墙角处,罗尼抖着问。

  「你说什么?!」费斯俊眸怒瞠!

  「没有!」罗尼急声否认,「我、我什么也没说!」

  他胆子再大,也不敢再说,只是——

  「先生,你现在的样子,比下午在红场时,更可怕也更恐怖,那……那以后如果你又把琉璃丢在外面,我到底要不要回头去载她啊?」罗尼缩着身子,一边抖、一边问。

  这件事他得小心问清楚一点,不然下次再发生,他又要无辜挨轰了。

  「不去载她,难道真要让她流落街头?!」

  「呃?还真的会再发生喔?」罗尼傻住。他只是顺口问问而已耶。

  「该死!」费斯·柯古拉气急败坏,拍桌大骂。

  看他对她做了什么好事!先是把她丢下,现在她就在外面流浪,而他竟还站在这里,跟罗尼发飙?!要是她因此出事,他绝不会原谅自己的!

  紧握双拳,紧闭双眼,他冷静下焦急、紊乱且自责的心。再张眼,他看向一旁的管家,疾声下达命令——

  「奥司特,立刻调派人手到红场附近找她!」

  「是!」

  「还有,如果二十分钟之内,都没人回报有关她的消息,就立刻联络警方协助寻人,快去!」

  「是!」不敢误事,奥司特马上转身办事去。

  待奥司特离开书房,费斯·柯古拉一转头,熊燃怒火,直接飙向还躲在墙角探头探脑,一副跑也不是、不跑也不是的罗尼。

  他始终明白这一切不关罗尼的事,要怪,就要怪他自己,但——

  「没办法对她做到全然的关心,就不要一副你对她最好的模样!」

  「是!」

  「以后不准你再接近她!」

  「是……啊,不对啦!」他抗议,「你刚刚不是说,如果琉璃又被你丢在外面,我就一定要回头去载她吗?」

  「那你还躲在那里做什么?!」他怒声吼,「还不快给我出去找?!如果找不到她,你也不必回来了!」

  「是!」罗尼一听,拔腿冲出书房。

  见罗尼飞也似地夺门而逃,费斯·柯古拉抬手抹去一脸烦躁,颓丧地跌坐进座椅里。

  她年纪太轻,还不懂事,他应该多让她的,怎么可以……想到不知下落的琉璃,费斯·柯古拉忧心如焚。

  再也压抑不下心中对她的担心,费斯·柯古拉倏地站起身,抓起一旁的黑色大衣,疾步转出书桌,走出书房。

  这时,早已处理完交办事项的奥司特,正在大厅里,与庄园入口处的保全人员通内线。

  看到主子走进大厅,奥司特简单交代几句,即切断通话,趋身迎向前。

  「先生……」他有事报告,但费斯直步前行,越过他面前。

  「如果有她的消息,立刻打手机跟我联络。」他脚步不停。

  「你也要出去找琉璃吗?」见他点头,奥司特一惊,急步跟上前,「先生,我看还是不要吧,我已经派人出去找她了,你就在家里等消息吧。」

  「不。」是他把她丢在外面,他必须亲自去找她回来。

  「但这么晚了,外面风大天气又冷,你又容易感冒,再说,如果等一下老爷子回来,知道你为了找琉璃出去吹冷风,他一定会担……」

  一见主子脸色冷下,奥司特话声顿住。他知道主子是不会听他的,但要是拦不住他,老爷子回来一定会怪他。

  唉,这可怎么办呢?奥司特头痛的紧跟在他身后。

  蓦地,他即时记起还未通报的事。

  「对了,先生,刚刚庄园入口处的保全传来消息,说曜日先生他们已经来了!」奥司特喜声道。他从没这么欢迎这四个人光临柯古拉庄园过。

  「爱新觉罗·曜日?」突然的通报,拉住费斯疾速迈出的脚步。

  「是,还有贝克先生、罗德先生和洛凯先生,他们四位是一起来的。」

  成功阻止主子的外出,奥司特松了好大一口气。

  他知道这四位贵宾,皆是扬名国际的大集团首脑,同时也是他家主子手中「莫斯科六年造镇计画」的专案合作伙伴。

  因为造镇工程过于庞大,所以,除了经常性的网路视讯会议外,每隔一段时间,这四位海外贵宾就会专程前来俄罗斯一趟,确定工程进度与品质。

  只是,他认为这五人的关系,很复杂也很难理解。

  因为他们五位虽然是同学,但却彼此对立,虽然彼此对立,但却又联手参与造镇计画,虽然联手参与造镇计画,但却又看彼此不顺眼,教他们这些人,实在搞不清楚他们五个人,到底是朋友?还是敌人?

  「来了,就来了,难道,我得找人铺红地毯,迎接他们大驾光临?」心急找人的他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  「呃?」

  「让他们几个在这里有得吃、有得住就不错了,难道你还要我留下来,陪那四个动不动就开打的野蛮分子聊天?无聊!」

  抬手一挥,他疾速走出门,留下一脸错愕的奥司特。

  *

  从路边的地上,移坐到角落的长椅上,安琉璃紧紧环抱自己,高仰被冻红的素净容颜,静望满天夜星,承受着一阵阵寒冷秋风的吹袭。

  莫斯科的秋天是很冷,可,没他无情言语来得冷冽。轻叹出一声幽幽长气,琉璃无力垂下容颜。

  知道她身上没钱,还故意丢下她,应该就表示……他不要她了。

  对,他不要她了,不要她再履行工作契约,不要再见到她,不要她再出现在他面前,也不再喜欢她了,所以,他才不肯给她回俄皇大厦的车钱。

  她知道这是她要的结果,只是,前一刻他才说喜欢她,下一刻,就生气走人,还把她丢在这里?这样,到底算什么喜欢?

  他一定是骗人的,她早该知道他的「喜欢」,只是一时兴起,只是在哄骗她……知道他对她并非真心,她的心好痛,不同以往的痛着。

  伸手入口袋,她想拿出自己的心脏用药,想止住心口陌生的痛意。

  可,她的口袋是空的。她想起为了怀孕,她早已好一阵子不用药了。

  算了,要痛就让它继续痛吧……忍着心痛,忍着泪水,安琉璃起身,想回俄皇大厦拿行李,然后回柯古拉庄园,请求老爷子再收留她,直到她生命结束的那一天。就算他不要她了,她还是得继续母亲的遗愿。

  独自一人走在异国街道上,有着一张东方脸孔的她,在满是洋面孔的国度里,格外引人注意。

  突然,琉璃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。拉高大衣的领子,她低着头,加快脚下步子,一路往前走。

  喘着气,她越走越快,但紧跟在她后面的几人,也跟着加快脚步。

  顾不得危险,她小跑步横过马路,越跑越喘,也越跑越不舒服。

  不行了,她不行了,又惊又惧,又不舒服的她,无力地瘫跪在地上。

  她努力呼吸,用力喘息,希望已经成功摆脱那几个男人。

  虽然那几个人看起来,不像是坏人,但,问题是他们四人看起来,也不像是一般正常的好人。

  因为,他们眼神怪异、笑容诡谲,而且,还对她笑得一脸不怀好意。

  一回头,看见那几个大男人正穿越马路,快步朝她接近,安琉璃既惊且怕,脸色苍白,呼吸急促,一脸防备地瞪着他们。

  一在她的跟前站定,四人即不约而同上下打量她,并发声评论:

  「就是她?」绕着她走一圈,金发贝克的表情很嫌弃。女人就是要肉肉的,抱起来才舒服嘛,可瞧瞧眼前这个……一副风吹就要跑的模样。

  没想到费斯那个男人,竟为这种没几两肉的女人,而丢下他们四个?真是太不可原谅了!

  「嗯,还不错,果然是个好货色。」个人欣赏眼光不同,身穿义大利名牌西服的洛凯,薄唇一勾,对她笑出一抹邪气,瞅着她直看。

  「是长得挺漂亮的,不过,确定是她吗?」冷着一张酷颜的罗德,眼底有着狐疑。

  「应该没错,黑头发、黑眼睛,这附近就她最符合老跟班的描述。」叼着烟,黑发黑眼的爱新觉罗·曜日,倾下身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黑瞳。

  「我看她一副快喘不过气的样子,到底养不养得活啊?」拨弄着一头金发,贝克挑剔她的纤细与娇弱。费斯养她一定很亏本。

  「又不必你养。」罗德冷眼瞥他。

  「喂,你那是什么口气?问一下不可以吗?不爽啊?单挑嘛!」莫名被呛声,贝克心情大坏,拳头一握,就想揍人。他早看那张酷脸不顺眼了!

  「各位,现在可是谈生意赚钱的时候,你们还有时间吵?」洛凯介入两人之间,制止道。

  「我们是运气好,才抢先他人一步找到她,等一会若有人也找来了,你我就都没好处捞了,快点估算她到底能卖多少钱吧!」

  「哼!」恶瞪罗德一眼,贝克喊出低价,直接看扁她,「一万美金!」

  「一万美金?!那光付我的走路工都不够,太少了。」曜日皱眉,摇头。

  「我估十万美金。」为求仔细,罗德上前再仔细看她一次。

  「十万美金?」有着一对邪眸的洛凯,挑眉,「拜托,他是什么身分地位?你拿一个只值十万美金的女人给他?这未免也太瞧不起他的财产了。」

  「就两百万美金吧。」拿下叼在嘴角的烟,爱新觉罗·曜日出声喊价。

  「两百万美金?!」三人同瞠双眼。

  顿时,洛凯眼色兴奋到了极点。他知道这个价钱颇高,不过——

  「请问一下,那等于多少欧元?」他的数学一向不太好。

  「不会自己算?」曜日飘眼看他,见洛凯脸色顿变,他黑眼一扬,霍然笑道:「抱歉,我又忘记你的数学一向很烂。」

  「你?!」洛凯脸色一阵青、一阵白。

  「好了,现在谈正事。」罗德快速心算,介入两人中间,想尽快解决眼前价码问题,「大约是一百六十万的欧元,六千五百多万的台币。」

  听着四人的估价谈话,琉璃脸色惊变。她遇上人口贩子了!

  「这样会不会太狠了?」贝克拿出难得的良心。

  「是他不义在先,怨不得我们。」

  「对,我们只是顺应时势,小赚他一笔。」

  「那就两百万吧,你们看着她,别让她逃了,我打手机联络他。」罗德拿出手机联络上费斯,打算进行冗长的谈判。

  但,说不到几句话,费斯就切断与他的通话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