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自两人间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后,费斯发现自已更想掌控她的一切行踪。

  甚至,他还会要求她,无论他走到哪里,她就要跟到哪里,除非他答应,否则,她绝不能擅自离开他的视线。而且,他从不隐藏,也不抗拒自己对她的美好感觉,也不否认自己喜欢她的陪伴。

  只是当他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的男人,表现出对她的浓厚兴趣,甚至集团内部,也有多位高层主管,假藉借调翻译秘书之名向他借人,其目的是为了接近她、追求她时,一股无名火已在他胸口闷燃。

  「你也要借人?」费斯眸光抑郁,冷视站立办公桌前,有着不错体格,与俊帅外表的业务经理。这个男人长得很该死。

  「是!」一点也不知道自己长得很该死的业务经理,心急地想着正躺在他办公桌上,等待琉璃帮忙翻译的千万合约,还频频看表。

  「请问,你部门的翻译专员呢?」

  「他今天刚好请假不在,所以,我才大胆来跟副总裁借人。」有时间限制的合约,与上司的冷眼,教他手心直冒汗,「还请副总裁帮帮忙!」

  「不在?这么巧?上次财务部经理来找我借人,也是这样说的。」

  「总裁,我是真的有急件需要琉璃小姐帮忙!」知道财务部经理上次借人纯聊天,还被上司抓包的事,业务经理想痛哭。

  「自己部门的事,自己想办法解决。」两句话断绝他的后路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她不会!」他冷眼再丢三个字。

  「副总裁,琉璃小姐会的,记得上次会议上,公关经理才说……」

  「我说她不会,她就是不会,你有意见?」隐藏怒火,且略为高扬的尾音,引来坐于会客区沙发里,翻看俄文书籍的琉璃注意。

  「生气不好。」她不喜欢他生气,她希望他能心平气和点。

  听到她轻柔嗓音,他怒眼瞪她。「他希望你去帮他部门做义语翻译。」

  「是。」她起身。

  「我说你、不、会!」他咬牙切齿。

  愣了下,她抬眼望他。他阴晴不定的性情,令她有些难以捉摸。

  思考三秒后,她拂裙坐下。

  「是,我不会。」

  意外她的配合,费斯·柯古拉相当得意地回视自己的部属。

  「我说过了,她不会。」

  「是。」确定借不到人,经理一脸哀怨,垮着肩膀,拖着脚步滚出去。

  然,望着经理颓丧离去的背影,再看向已将注意力重新摆回桌上工作的他,琉璃细想一会,起身,悄悄离开办公室。

  *

  再抬头,看不到应该在的身影,费斯·柯古拉拧眉。

  起身转出办公桌,他推开休息室的门,以为她会在里边。

  「琉璃?」空无人影的休息室,令他脸色顿沉。

  转身,他俊颜紧绷,大步迈出办公室,走过长廊,四处找人。

  忽地,一道熟悉的温软柔语,自半敞开的业务经理办公室里传出。

  「谢谢!真的谢谢你的帮忙!」经理痛哭流涕,直想跪地膜拜她。

  她的义语翻译又快又好,才几分钟时间,就把他的急件合约译出来了。

  「对不起,我不能停留太久。」琉璃起身想离开。

  「没关系、没关系,这样就够了!剩下的部分,可以等专员明天上班再翻,真的谢谢你!」经理感激地抓住她的手,猛握猛摇。

  砰!两人闻声,转头惊望被外力愤怒推开的门扉。

  「副、副总裁?!」看到他,经理吓呆。完了!主子生气了。

  「是谁准你来这儿的?!」

  看着她还被业务经理紧紧握住的手,他紧握双拳,心中妒火旺燃。

  狠眼怒瞪部属,他疾步上前,强行分开两人。

  「又是谁准你碰她的?!再有下一次,你就不必来上班了!」

  「跟我回去!」一脸怒容,他紧握住她的手,强拉着她步出经理室。

  「副总裁……」清楚看见他眼中妒火,业务经理惊讶地瞠大眼睛。

  原来,上司喜欢琉璃?!业务经理恍然大悟。

  哎,真是的,他早说、早公开嘛,这样不管是财务经理他们,还是其他人,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抢他的女人,不敢打她的主意了嘛!

  *

  回到办公室,费斯怒颜拖她进休息室,再进浴室。他脸色难看,拉她到洗手台前,打开水龙头,压下洗手乳,冲洗她刚刚被其他男人碰触的手。

  他的用力搓揉,痛得她想抽回手。

  「不准动!」忍住、心中莫名妒火,他扯回她的手。

  该死的,她竟敢让其他的男人碰她的手!

  「我的手没脏。」她忍住疼。

  「你让他碰你的手!」

  「所以,你就强迫我洗手?」她愣眼看他。

  「哼!」怒着眼,他一边揉洗她的手,一边抬眼瞪她。

  他的不否认,教琉璃心口微悸。他竟如此在意他人碰她。

  「不要忘了,你是我的人!」他记起小时候玩具被抢的愤恨心情,「我说过,没有我的同意,不准你离开我的视线!」

  「他需要有人帮他翻译一份急件。」她试着告诉他缘由,但他不听。

  「再急也不关你的事!」

  「那是一份千万合约。」

  「他可以等翻译专员明天上班!」他们柯古拉家产早已难以估数,哪里还会在乎他那一张千万小合约!

  「他说那份急件有时效性。」

  「有时效性又如何?」他冷眼鄙夷,「难道,我柯古拉集团没了他那一张千万合约,就会垮了不成?哼!」

  「你?!」猛地抽回自己的手,她生气,瞪他,「你不讲理。」

  「你说什么?!」他瞠眼。

  「你不讲理。」她瞪眼、抿唇,但语气仍轻柔。

  「再说一次!」

  「你就是不讲理。」她提高音量。

  「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!」虽然她句句抗议像在撒娇,但是他听了也火大,尤其刚刚她还让其他男人碰她的手!

  「那我不跟你说话了。」毕竟是小女生,还是想使性子。

  一转身,琉璃就要走出浴室,但,他一个动作就将她转回他面前,将她欺压向背后的冷墙。

  「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」琉璃被他的举动吓到,睁眼望他。

  「不准不跟我说话。」望着就近在眼前的丰润红唇,紧贴着她娇柔的身子,他怒火未熄,欲火已起。

  抬手罩住她胸前浑圆,他微动身子,咬吻着她的唇,蹭着她腿间温柔。

  「你……别、别这样……」没想到前一刻才凶她的他,欲望会来得如此突然,琉璃心悸加速。

  「若不这样,你想如何,嗯?」吮咬她的耳,他语意暧昧。

  她颊色晕红,紧咬柔唇,羞别过头。

  「看着我。」轻吻她白净透红的颊,他嗓音低柔。

  「嗯?」她眸光晶亮而迷乱。

  「下次,下次绝对不准再让其他男人碰你的手,知道吗?」望进她迷蒙黑瞳,他扯去她腿间丝薄,抬起她的腿,低声诱哄着。

  「嗯!」无法拒绝他专制的要求,也难以承受他爱抚的折磨,她紧咬红唇,全身不住地颤抖着。

  这一次,她会不会死?每一次的激情欢爱,都教她几乎死去,而后,也因他一阵阵的狂野冲撞而回魂。只是,她真的不确定自已能一直如此好运。

  然,丝毫不知琉璃的身子状况,得到满意回复的费斯,勾扬邪笑,吻上她红润的唇……

  强忍住窜心的激情,他定眼凝视她的每一个表情。

  对,他喜欢看她,喜欢看她在他挺身顶进她稚嫩身子时,那种颤抖、无助、痛苦,但却又极度欢愉的娇弱模样。

  那种感觉就好像……她的生命,就掌控在他的手中。

  *

 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间,已到了白桦与红枫迎风漫舞的秋季。

  算算时间,琉璃已经在莫斯科居住八个月,而费斯也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将视线自她身上移开了。

  只是,投注更多的注意力在她身上之后,他发现最近的她,满怀心事且精神不佳,而且经常毫无理由、且莫名地故意拉开两人间的距离。

  他怀疑她可能是因为想念故乡,才变得如此闷闷不乐,但是,他不想放她离开俄罗斯,不想让她再回去那个教他厌恶的异地。

  因此,为能改变她的心情,为能寻回她本就稀少的笑颜,这天假日,费斯·柯古拉特地抽空,带她参观莫斯科几个著名旅游景点。

  虽然她到莫斯科已八个月,但却从未仔细逛过莫斯科。

  因为他总是把她带在身边,而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除了几次到外地出差也将她带在身边外,他发现她在莫斯科到过最远的地方是柯古拉庄园。

  为补偿她,他决定日后只要时间允许,就要带她四处游览观光,首先就由首都莫斯科开始。

  从上午到下午,他们走过克里姆林宫,参观过普希金美术馆,也看过亚力山卓夫斯基花园。

  今日最后一站,他带她来到位在克里姆林宫东侧,由数不尽的石砖,承续它悠远历史岁月的——红场。

  身穿高领保暖大衣,费斯·柯古拉双手插放裤袋,带着轻松而愉快的心情,领她自博物馆旁的复活门进入红场。

  「你知道『红场』的真正含意吗?」走在前面的他,一边走,一边看,一边细心为她介绍有关红场的历史。

  「虽然红场曾经是宣读沙皇法令,跟施行极刑的地方,处处沾染了人们鲜红的血迹,不过,它的盛名与这无关。」他笑着。

  「因为红场之所以名扬世界,是因为它的美丽,而在俄文中,红场本身字义就有『美丽』的意思。」看着地上有着历史的石砖,他仔细说着。

  迟迟没得到回应,费斯拧眉往左侧看去,见不到人,他看向右方,但是除了过往游客对他的爱慕眼光外,他见不到应该近在身旁的她。

  转身,回头,他看见她落后他五公尺之遥,当下,他表情微变。

  又来了。止住前进的脚步,费斯冷着脸,等着她走近、靠近。

  可,一见他停下,琉璃也跟着停下步子,与他目光交会中,她眼里有着挣扎。

  相处数月之久,她明白眼前的男人,虽然很大男人,个性又专制,总爱管她,偶尔还很不讲理,可是,她知道他很疼她,也很宠她。

  甚至,他还把他醉人的温柔与体贴,全给了她一人……

  可,她不只是害怕他对她的好,不只是害怕沉溺在他大男人的贴心温柔里,而是……恐惧。

  令她恐惧的是,她已在不知不觉当中,悄悄恋上他的注视,恋上他的笑容,恋上了他说话的声音,也恋上了属于他的味道。

  这样的爱恋,今她惴惴不安,也令她惶恐、畏惧。因为,她深深恐惧着自己已经爱上……不能爱,也不该爱的他。

  不!不对,她不爱他、她一点也不爱他!对,她就是不爱他,就因为不爱,所以,她没必要恐惧,也没必要这样吓自己。

  勉强安抚下自己躁郁而不安的心,甩开会今她焦虑的思绪,安琉璃深呼吸一口略寒的冷空气,重整心情,将注意力放在围绕红场四周的建筑上。

  望着深具俄罗斯风格的国家百货公司,她再看向庄严肃穆的列宁墓、历史博物馆,与圣巴索大教堂,想藉此忽略对他一举一动的在乎与在意。

  然,意外对上他深沉的褐眸,她低下容颜,不看他生气的表情。

  「还站在那里做什么?」好心情被破坏,他冷眼瞪她。

  看着离他越来越远,又转而沉默的琉璃,一把无名火已在他胸口乱窜。

  「我问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?!」见她依然毫无所动,费斯表情骤变,回身朝她快步行去。

  在她反应之前,他疾伸出手,不顾她的个人意愿、不理会她的挣扎,紧握住她冰冷的手,坚持要她与他并肩同行。

  「不准离我那么远!」明明就近在身边,可,她的眼神,却教他以为自己与她之间,好似隔了一片汪洋大海,那般遥远、宽长的距离。

  「你不要这样。」她柔声抗议,想抽回自已被握住的手,想退后一步。

  她不能再任由他这样的亲近自己,不能再接受他对她的在乎与在意。

  「闭嘴,走。」怒火扬,他强牵她迈步前行。

  「有人在看了。」她看见四周不断有人朝他们投来视线。

  「要看就让他们看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