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5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不要骂我。」

  「我……我没有。」她红着脸,否认。

  「你有,因为你的眼睛会泄密。」他越来越能从她的眼神中,读出她的心中想法,这点发现,令他觉得有趣。

  「而它现在正告诉我,你在心里骂我专制、霸道。」

  被猜中想法,她粉颊再红,别过头,想躲开他的注视。

  「你躲不开的。」出手转过她的头,他吻着她的唇,品尝她的甜美,伸手解开她胸前扣子,撩起她的裙摆,再扯去她腿间的碍事衣物。

  然,她紧紧并住的双腿,教他无法深入她女性的温柔深处。

  「张开。」舔吮着她的唇,他低声沉道。

  听到命令式的要求,她想抗拒,但想到这是她自己接下的工作,她紧闭双眸,紧抿双唇,强忍羞涩地顺从他的命令,缓缓张开双腿。

  「这样才乖,才听话。」他勾扬唇角,在她唇上烙下奖励的一吻,以手轻揉抚弄她因他碰触,而微微颤抖的娇柔身子。

  她的肌肤白皙似雪、光滑细致,予人一种如绸缎般的绝美触感,教费斯爱不释手。

  「你的身子,很美。」舔吻她细嫩的耳垂,他低声沙哑说道。

  他的赞美令她脸红、羞怯,而他的亲昵,教她有些无法承受。

  紧拧柳眉,安琉璃启唇深呼吸,十指紧揪身下床巾,她想冷静下自己一再受到他情欲诱惑、挑动的心。

  可,初尝情爱滋味,她根本承受不住费斯越见激情的爱抚,就连身上衣物何时被他褪去,她也全然不知。弓起身子,她无法抑制地呼出声声娇吟。

  「深呼吸。」伏下身子,费斯在她耳边低语。

  好,深呼吸,她是真的需要深深的呼吸,否则,她的心跳就要失速了。

  可,当她张口深呼吸,一道突来的撕裂疼痛,与一记劲道十足的威猛撞击,教她蓦瞠双眸,而无法呼吸。

  俯看两人紧密交合处,见到滴滴红血,他眸光泛柔。

  「你,还好吗?」忍住胯间激躁的窜动,他抬手拂去她颊上的发,舔吻她的唇,凝看她泛染红晕的苍白容颜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调适心跳节奏,难受得无法说话。

  「还可以吗?」她的羸弱,引发他无限的怜惜。

  不想逞强,她想摇头,也想告诉他,她怕自己会受不住他的欲望,怕自己会就此死在这张大床上。

  可,他那一再传递着热情的唇与舌,令她无法拒绝他的求欢,也无法控制她早已深受他诱惑的身与心。轻点头,她笨拙地吻上他的唇。

  虽然她的吻技,青涩且毫无技巧可言,但,他喜欢的紧,尤其是她那紧紧包裹住他男人欲望的温柔,教他更为之冲动。

  数十分钟下来,她脆弱的生命,不断在极乐世界与激情天堂间徘徊……

  *

  数小时后,一阵手机弦乐,吵醒沉睡中的费斯。

  一张开双眼,看见身旁的她,睡颜恬静,他快速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起身下床,一身赤裸地横过房间,走进浴室后,才按下通话键。

  「不是提早下班吗?怎还没回来?」是担心他半路出事的萨戈。

  「我在俄皇这里。」

  「又跟她在一起了。」

  「爷爷?」他听出萨戈话里的不悦。

  「她也不过就是个孕母嘛,你有必要在她身上,花这么多时间吗?」这阵子他越想越不对,怕事情会越来越复杂。

  「爷爷,为什么我觉得你很排斥琉璃?」他皱眉道。

  「我哪有?你不要乱说!」萨戈急声否认,「我只是看她一副很柔弱的样子,担心她怀不起我们柯古拉家的孩子,费斯,我看你还是另外再……」

  「爷爷,我说过现在我只中意她。」他沉下声。

  「哎,你!好好好,你高兴就好,我什么都不管,可以了吧。」萨戈在手机被端猛摇头。「不谈那个了,你打算几点回来?」

  「不会比昨天晚。」

  「你昨天十二点才进门……」

  「都说不会比昨天晚了。」对爷爷近日来的紧迫盯人,他很不习惯。

  结束与他的通话,费斯走出浴室,看见原覆在她身上的被单,因她一个翻身趴睡,而暴露出她在被单下白皙修长的双腿。

  瞬间,他褐色眼眸顿沉,心中情欲隐隐波动,但他清楚初尝情欲滋味的她,需要多一点休息时间,而且刚刚,他似乎真的把她累坏了。

  一张开眼,就看见费斯全身赤裸,毫不避讳的站在床边,再想起之前与他的激情缠绵,安琉璃双颊绯红,紧抓被单,逃下床,匆匆闪进浴室。

  她只用十五分钟的时间淋浴梳洗,其馀时间,她全部用来调适自己的心情,直到一声敲门声响起。

  「可以出来了。」

  「是。」围着浴巾,她旋开通往更衣室的门,换上轻薄保暖的家居服。

  赤着脚,湿着发,她红着脸走出更衣室,看着已随意披上外衣的他。

  见她黑发湿淋,费斯走到梳妆台前,拉开其中一层抽屉,取出吹风机。

  「快把头发吹干,不要感冒了。」

  听着他隐含关心的催促,看着落在手中的吹风机,这样倍受珍惜的感动,教琉璃为之动心。他温柔体贴又细心,可,这样的他,并不属于她。

  一切只因……她与他早已注定没有结局……眸光暗下,她笑容苦涩。

  「还愣着做什么?快把头发吹干啊。」见她没动作,他再催着。

  「是。」勉强一笑,她走至梳妆台前,按下吹风机键钮,吹弄湿发。

  「等一会,警卫会送餐厅外送上来,饿了就先吃,不必等我。」他出声交代,走进浴室。

  十分钟后,一身湿淋的他,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,就走出浴室。

  「晚餐还没送来吗?」他看见琉璃乖巧地端坐在卧室沙发里。

  「送来了,我摆在饭厅里。」

  「那走吧。」他走出卧房,朝饭厅走去,看到餐桌上,完全没被动过的餐点,他拧眉,「怎都还没动?你不饿吗?」

  「还好。」

  「还好?」瞟她一眼,他道,「坐下……吃吧。」

  自行拉开椅子坐下,他掀开内容丰盛的西式餐盒,拿起刀叉,就要享用自己的晚餐。突然,一条干净的毛巾,往他身上抹来。

  他讶然抬眼看向双颊绯红,倾身快速为他拭去胸前、后背水珠的她。

  「你……你不能感冒。」她神色微窘解释着。

  「换个说法。」皱着眉,他握住她的手腕,制止她的温柔动作。

  琉璃不解地眨动黑瞳。

  「还不懂?」他冷下脸,「不要告诉我什么可以做、什么不能做。」

  他接受她的关心,但是他拒绝任何有心或无意,想限制他言行的用词。

  琉璃顿时恍然大悟,总算明白为何她前几次的「不能抽烟」好意,最后总会惹来他的怒火。他应该早告诉她的。

  「那……」一丝笑意悄逸出她的唇,「感冒了,不好?」

  「嗯,可以。」他满意点头,松开她的手。

  待她手拿毛巾离开,他想享用晚餐,但一条干毛巾又自他头顶罩下。

  拨开毛巾,他后颈抵靠椅背,后仰俊颜,瞪视就站在椅背后的她。

  「这次又怎么了?」

  「头发没干,感冒了,就不好。」用毛巾擦去他发上的水滴,她一手轻柔翻弄他柔软的褐发,一手拿起吹风机,吹干他的发。

  她的手劲大小适中,轻且柔,费斯享受发上透过她指尖传来的温柔。

  看着她因专注吹发,而认真的黑瞳,他唇角微勾扬起。她似乎不管做什么事,都很认真、很专注,也很执着。

  「可以了。」她关上吹风机。

  「坐下,快吃吧。」拿过她手上的吹风机,他随手一丢,就要她坐下。

  知道他专制的大男人心态,不想惹他生气的琉璃,顺从点头。

  但她才在他身旁坐下,掀开餐盒,一口已切好的牛排,已送到她面前。

  「吃。」

  「是。」一字命令,教琉璃神情羞赧,启唇含进他的喂食。

  溜转清亮黑瞳,她想避开他似能窥探她心的深邃褐眼,可,却意外跌进他眼里更为深沉的温柔。蓦地,她紧闭清眸,拒绝再见他的温柔。

  因为她害怕她会就此沉沦在他男人的温柔里,害怕有一天,她会因为爱上他,而无法离开他,更害怕爱上他……是一种痛苦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