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5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他喜欢掌控与自己有关的一切,除了公事与柯古拉庄园,她的人也是。

  就像现在,他虽然不与她同住,但是他让她以翻译秘书的身分,每天同他一块到公司上班,下班后他再送她回来,直到午夜前他再离去。

  因为他喜欢她在他的视线范围里,慢慢的,他习惯她在他面前走动,也习惯看着安静坐在窗边,对着窗外天空发呆的她。

  只是直到现在,他与她的相处关系,仍和在柯古拉庄园时没两样,顶多他们可以像朋友一样聊天,但是他要的并不只是朋友关系。

  他明白自己随时都可以要求她履行「工作」义务,但每看着她彷若琉璃少女般幽静、晶莹的神态,他就担心万一碰了她,她就会在他眼前碎去。

  不想吓到她,也不想强迫她,他决定给她一段适应他的时间,同样也给自己多一点了解她的时间。

  这天午后,难得公司没事的他,提早下班,与她一同回俄皇大厦。

  步下房车,安琉璃拉紧身上的御寒外套,呼出一口口白雾,迎着寒冷的午后微风,加快脚下步子走往大厦。

  「是不是很冷?」一直伴走在她身边的他拧眉问。

  「嗯。」仰看淡灰的天空,她转眼望他,微微一笑,柔声道,「莫斯科的春天,远比我所想象的还要冷。」

  看着她如清雪般白皙的侧颜,看着她因寒冷而微红的鼻尖,他再拧眉。

  考虑了会,他解开身上保暖大衣,揽进她纤细的身子,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,不让寒风冻着她。

  「你……」突然被缩短的距离,突然贴近他心口,令琉璃呼吸一窒,而缓缓仰颜凝眼望他。他的温柔与体贴,总是来得这样突然,这样教人心动。

  「这样比较不冷,走吧。」俯看她白净素颜,他回以微笑。

  「嗯。」双颊绯红,她羞怯地偎向他。

  配合她轻而缓的步子,他放慢前进速度,与她一起缓步前进。

  走进有暖气空调的俄皇大厦,隔去外面的寒冷,他转而握住她的手。

  看着自己冰冷的手,被他紧紧包覆在温暖的掌心里,安琉璃颊上晕红加深,心跳微微加速。

  「你的手好冷。」

  「你的手……好温暖。」扬起雪颜,她羞涩浅笑。

  看着她闪闪发亮的黑瞳,他轻声笑,与她走进电梯,直上顶楼住处。

  开门进屋,他松开琉璃的手,让她得以脱下身上红外套。

  拿着外套,她走回房间,转进更衣室,才将外套挂回原处,一转身,她就撞上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他。

  「你的衣服就这些?!」看着依然空荡荡的衣架、配件区与首饰格,他挑扬剑眉。她的衣物很少,难怪,她会天天穿同一件外套出门。

  「够穿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是吗?」伸手碰触她的红外套,他蹙眉。衣料并不保暖。

  「这里的冬天很冷,你需要一些更能保暖的衣物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抬手制止她的话,他拿出身上手机,拨出一通电话。

  三十分钟后,一位又一位分属不同名牌的专业经理人,带着助理,拿着最新目录,陆续登门拜访。

  一小时后,被他挑中的近百套名牌少淑女服饰、近千件名牌配件,以及价值数千万的钻石、珍珠首饰,先后被送进更衣室。

  愣站更衣室中,安琉璃怔看着四周价值不菲的服饰。她没想到他竟在她身上花这么多的钱。

  「如何?」他笑看她的反应。

  「你很会赚钱吗?」她突然问。

  「你说呢?」

  「应该是吧,因为你看起来……」她顿了下,「很会花钱。」

  「赚钱,不就是为了花钱吗?」

  「这……好像是,但是,这些不应该属于我。」他的慷慨与大方,都教她心虚且不安。她是来代替母亲赎罪的,可是他却像情人一样的宠着她。

  「你不喜欢?」

  「不是,我当然喜欢,但是……」

  「喜欢就好。」按住她的手,凝进她的眼,他截断她的话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没有可是。」不让她破坏此刻的好心情、好气氛,他随意拿起一条镶满碎钻,看来典雅、精致的钻链为她戴上。

  「你……」见他有如情人般地为她戴上钻链,她心悸,颊色微红。

  转过她的身,他要她看着镜里的自己。

  垂至她锁骨处的星形钻链,灿烂、耀眼,与她清亮如星的黑瞳相辉映。

  「喜欢吗?」他满意自己的眼光。

  「你……你对我太好了。」触着锁骨上的钻链,她像是踩在云端上。

  「对你好,不好吗?」她的反应教他一笑,既而点着钻链问,「还没告诉我,你喜欢这条钻链吗?」

  望着镜里的他,看着他唇角的笑,对上他似隐含疼宠的沉亮眸光,安琉璃含羞带怯,垂下素净雪颜。

  「喜欢。」

  「真的喜欢?」注意到她绯红的脸庞,他勾抬起她的精巧下颔,凝进她晶亮的瞳。「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,你说的喜欢,指的并不是钻链?」

  轻触着他未曾吻过的柔润红唇,他眸光幽亮,心底有着想碰她的欲望。

  「我……」承受不住他太过炽烈的凝视,也不愿坦白回答他的问题,琉璃红着脸,抿着唇,羞旋过身,想逃。

  但才逃出更衣室,费斯已一手将她扯回,并疾俯下头,激情吻上她丰润的柔唇,强势挑开她的贝齿,探舌入侵她的口中。

  他挑逗她柔软的唇舌,将情欲注入她清甜口中,向她索取应有的热情。

  「不、不要!」突来的吮吻,教琉璃脸色羞红,眼色惊惶,紧张的急步后退,一个不小心,眼见就要重力摔下。

  挑眉,他疾伸出手,环住她的腰,旋身,与她跌至柔软大床上。

  一翻身,他将她压制在身下,凝眼看她。

  「你、你想做什么?!」被迫仰躺床上,她惊问上方的他。

  凝进她的瞳,他褐眸幽沉,紧盯着她被他吻得更为鲜嫩欲滴的柔唇。

  「都这么久了,你还没准备好吗?」他低头舔咬她丰润的唇。

  「你、你是说……」想到他给她的工作,琉璃眼色微惊。

  「对。」

  「但、但那不是应该到医院,以人工方式……」

  「不,我比较喜欢这样的传统方式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没有可是。」低下头,他就着她的唇,低声轻语。

  「但是——」

  「难道你还不明白,早在你签字的那天,契约就已经生效?」他褐眸一凛,「还是,你想毁约?!」想到这个可能性,他眸光倏寒。

  「毁约?不、不是。」她没有权利可以毁约,也怕他眼中的寒意。

  「那很好。」她的答复让他因为满意,而褪去眼中寒意。

  「很好?」有了温度的褐眸,令她安心不少。

  「总之,你要记住,除非我放手,否则,不管是你的人、你的身子,还是你的心,全部都要属于我。」他专制道。

  「连心也是你的?」她愣住。他要她的心?

  「对,你的心在契约结束前也是我的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我绝对不准孕育我孩子的女人,在这段时间里,心里想着的是另一个男人。」他不在乎她的可是。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他好霸道。眨动清瞳,琉璃无言与他抗辩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