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3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费斯与琉璃之间约定的事,被躲在一旁的管理员老华克听见。

  一个钟头后,当费斯坐上房车出门上班,两人间的约定,随即迅速传播到庄园每个角落。

  为了可以在五天内,骑上高大、剽悍的雷霆,琉璃在做完分内工作后,就牵着雷霆进马场练习。

  她一次又一次,小心再小心的接近雷霆,但最后总被雷霆狠狠一脚踹倒在地,看得老华克以及一些闻讯而来的围观家仆,连声惊呼。

  几个小时下来,安琉璃被踹得、撞得浑身是伤。但是,她不认输的个性,与心中的坚持,再一次支撑着她靠近雷霆,也再一次对它伸出手。

  但没意外的,雷霆又再次扬蹄踹向她,教她痛得脸色发白。

  而另一方面,难得庄园里有新鲜事可期待,费斯·柯古拉一整天的工作,情绪高昂,工作效率大为提升。

  一下班回家,就听见仆人间的私语闲聊,费斯立刻坐上庄园代步车,前往跑马场探看情况。

  才下园区代步车,才看见马场里的她,费斯·柯古拉就因为她一身的狼狈模样而定住脚步。

  她发丝凌乱,一身泥沙,且伤痕累累,但仍不认输的与雷霆奋战。

  看她一次次被雷霆踹开,却又一次次不怕死的靠近它,他幽眸沉亮。

  要是换成其他人,早就认输跑了,哪里还会像她这样,为了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,而忍受这些不必要的皮肉之苦?

  她真的不聪明,但,她坚强的心,却教他十分欣赏。

  「先、先生,对不起。」因听到琉璃被费斯发现,吓得赶来问情况的奥司特,一看到他出现,软着腿上前自首。

  「就是你们让她留下的?」

  「是,老爷子说她无父无母,看起来怪可怜的,所以才让我替她安排一份工作。」奥司特吞着口水,拖出老主子当盾牌。

  早知道事情会这么快爆发出来,他死也要缠着老爷子带他一块出国玩!

  看,现在可好了,老爷子跟他那几个老友正在东南亚逍遥游,而他却得留在这里被孙少爷用冷眼冰……好冷。奥司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「哼,我从不知道我们柯古拉庄园,现在已经变成慈善机构了。」

  「老爷子是拿她没办法,所以才……你别生气,我这就去赶她……」

  「多事。」他褐眸一冷,沉声喝住奥司特,「退下!」

  「是!」招架不住主子脾气,奥司特立刻后退闪人。

  遥看前方蹲地而久久不起的她,费斯·柯古拉拧眉越过众人,昂首步进马场,在她面前站定。

  阳光被遮住,琉璃扬起脏污的脸庞。

  「五天时间还没……」才开口,她话声就被截断。

  「不要让我失望了。」俯看她晶亮黑瞳,他唇角微勾。

  优雅旋身,费斯·柯古拉举步迈向奥司特紧急命人为他设置的座位,缓身坐下,抬眼专注观看前方纤细少女与高大骏马的对抗赛。

  不要让他失望?琉璃眼色茫然。

  她以为他刚是想赶她走,可是现在她不确定了。甩去心中疑问,琉璃拉回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,仰颜望着身前局大的骏马。

  不管他说那句话的用意为何,她绝对要坚持到底。

  不死心,也不放弃,安琉璃再次站起,再次靠近雷霆。伸出手,她想攀上马鞍,但总是失败,也总是一次次为避开马蹄而让自己跌得四脚朝天。

  似被她扰烦了,骏马突然一个转身,就将她硬生生撞倒在地。

  砰!太过硬实的撞碰声,教安坐一旁的费斯,倏地坐挺身子。

  好痛。她痛拧柳眉。

  「有没有怎样?!」一直在旁边观看的老华克,快步上前扶起她。

  相处了好一阵子,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工作认真又安静的东方娃娃,可是,她实在是太逞强了。

  「没有,我很好。」看着待她如孙女般的慈祥长者,安琉璃抬手拭去汗水,勉强微笑。

  「一直被先生的马欺负,叫很好?你别想骗我们了!」

  「就是嘛,琉璃,算了啦!」看她明明就累得要命,又喘得要死,一副就快不行的样子,却还是坚持着,众人看了好心疼又好不舍。

  「对啦,琉璃,你别再傻了,除了先生,雷霆是不会让别人骑它的!」

  好坏心!众人不约而同偷瞪年轻的主子。

  琉璃一听苦笑。她早猜到他提出这样的约定,目的就是要她知难而退。

  「琉璃,不要骑了啦,这里不留你,你可以到其他地方工作嘛!」

  「我也可以请我爸到工厂帮你问问!」

  忘记主子就在身边,大家你一言、我一语,齐心想为琉璃找后路、找工作,纷纷出声想劝退她。

  「谢谢你们,真的。」感受到众人的关怀,琉璃好感动。她跟他们才认识不久,有些人甚至是刚刚才见面的,可是,大家都愿意帮她。

  「咳。」一声轻咳,转移众人的注意力。

  见到主子脸色十分难看,刚刚大声说话的几人,吓得马上往后面躲。

  「先生,这里太冷了,我们还是回去吧,要是老爷子回来,知道你在这儿吹风,真的不太……」奥司特担心他的身子。

  「罗嗦!!」费斯表情不悦,冷言斥喝,拒绝他的唠叨。

  冷眼转看脸色略白,情况糟糕的她,费斯俊颜紧绷,端起奥司特刚找人替他送来的莲子汤。

  「你还真是厉害,才几天而已,就让大家全都站到你那边去,拿你当主子看待了。」喝下一口甜汤,他扬声冷讽,「要是再让你继续待下去,搞不好就要发生革命了。」

  她沉默,稳住心情,不想让他的话,影响到自己的情绪。

  「我看,你就听他们几人的话,尽快走好了,再怎么说,只要你肯做,哪里都可以找得到工作。」放下汤杯,他冷眼飘向说要帮她找工作的罗尼。

  被他冷眼盯上,罗尼与方才说话的几人,吓得急忙再往后面人群里钻。

  「清晨约定的事,随时可以取消,免得一些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是我硬逼着你让雷霆欺负的。」

  「不。」不到最后一天,她绝不放弃。

  「不?如果撑不下去,可不要勉强自己。」一丝笑意扬上他的唇角。

  「我可以。」

  「喔?」一抹异光在他眼底闪烁,「那你的意思是,你一定会坚持到最后一天的最后一秒钟?」

  「是。」清亮黑瞳透着一丝坚毅。

  老华克伦瞄费斯一眼,轻扯琉璃的袖子,凑近她耳边,压低声音——

  「我看你就干脆跟孙少爷说,如果他不答应你留下,你就要把他骑马的事,跟老爷子报告,这样孙少爷也许就会答应你留下来了。」

  「他经常来骑马?」琉璃愣看老华克。

  「对,只要老爷子不在,他就会来骑,可是他都警告我不准说出去,不然就要开除我,连我在集团里工作的儿子跟媳妇也一样……」他抱怨。

  「这……」她想了下,「那他骑马不会不舒服吗?」

  「不舒服?我看是一点也不会。」华克想了下,「虽然老爷子总说孙少爷不能做太过剧烈的运动,可是孙少爷还是照做不误。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骗你有钱拿?」老华克瞟眼瞪她,「告诉你,我还曾经看过先生打篮球、打网球,对了,他还经常游泳喔,不过他都是在老爷子不在家,或是不注意的时候,才会……」

  打篮球?打网球?游泳?他的身体承受得了?疑问飘上琉璃的眼。

 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?他是不要命,不想活?还是他的病弱,根本只是一个假象……思及此,安琉璃不禁转眼看向俊颜冷肃的他。

  「看什么?你以为你现在时间还很多吗?」对上琉璃似想探究他内心的清亮黑瞳,费斯·柯古拉眉眼挑扬,嗤声冷笑。

  「醒醒吧你!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