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虽然不想引发任何人的不愉快,但为了可以留在柯古拉庄园,替母亲赎罪,也完成她生前遗愿,安琉璃借口要对费斯说出自己的身分,逼得萨戈不得不点头答应她留下。

  谨遵老主子的交代,也为避免费斯看见安琉璃,奥司特将她安排到位在庄园最北边的马厩,协助华克照顾马匹,以及整理马场的工作。

  因为家里所有人都知道,在老爷子的叮嘱下,少主子早已不骑马,也鲜少到跑马场,让安琉璃到那儿工作,肯定是最好的安排。

  但是,他们错了。因为长久以来,只要老主子出远门,费斯·柯古拉只要一有时间,就经常在清晨时候,在大家都还在睡梦中时,到马场骑马。

  就像今天,昨天夜里他才达萨戈及其同伴,搭飞机到香港探访老友,今天清晨,天际泛白,他就身穿白色劲装,走进无人的马厩。

  走过两匹白马,他在一匹高大威猛的黑色骏马前停住脚步。

  为爱马「雷霆」取来鞍辔戴上,他帅劲翻身上马,驾驭「雷霆」慢跑出马厩,直奔前方宽敞的马场。

  绕着周长约两千公尺的马场围栏,慢跑两圈当热身运动后,费斯随即策马奔驰一圈又一圈,速度由慢而快,感受驾驭晨风的超速快感。

  他神情专注,紧盯前方高栏,褐眼微眯,低伏身子,挥动缰绳,控马飞身跃过!人马合一的完美落地,教费斯满意的轻拍胯下爱马。

  迎着微冷晨风,他缓下驰骋速度,放松心情,享受四周清新的空气,与无人干扰的空间与自由。

  然,哒哒哒的马蹄声,引回因早起而到邻近溪边散步的安琉璃。

  站在绿林下,安琉璃愣看前方跑马场里,驾驭骏马、英姿飒爽的他。

  她记得奥司特以前说过,之所以会把她安排在马场工作,是因为老太爷禁止他骑马,可是现在……琉璃眼色一惊。

  太危险了!忘了要避开费斯,安琉璃急步奔回马场。

  钻过围栏,她挡在跑道上,张开双手,想拦下他与马。

  「快停下、你快停下!」她喘着气,惊声高喊,「你不能骑马!」

  突然出现的纤细身影,与入耳的轻柔嗓音,令费斯表情讶然。

  然,来不及制止胯下爱马的冲动,费斯冷眼一眯,低身伏靠马背。

  「Jia!」催动雷霆,他加速朝她驰骋而去。

  在撞上她之前,他扯住缰绳,勒住雷霆,教它前蹄高扬,咆哮嘶呜。

  低俯下身子,费斯·柯古拉极具耐心地安抚它躁动情绪,然而,他一双冰冷褐眸,却紧盯住不该再在他眼前出现的安琉璃。

  方才跑太快,又受到骏马的惊吓,安琉璃难过的跌坐地上。垂下苍白的脸颊,她右手紧捂住心口,努力调适太过急促的呼吸。

  翻身下马,他褐眸冰冷,甩出马鞭画过地面,扬起一阵尘埃,啪。

  颤了下,她紧闭双眼,做深呼吸。

  「说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!」

  「我……」琉璃心中一惊。她忘记自己应该要避开他,而不是笨得把自己送到他面前让他赶。

  「我不是要你走的吗?到底是谁准你留下的?!我爷爷?」

  入耳的低稳磁性嗓音,教琉璃微怔。

  没有应有的虚弱气音,他有的是比常人还要冷、还要中气十足的斥问。

  琉璃注意到了,但她没时间提出心中质疑,她得想办法让自己能留下。

  「对、对不起。」低着头,她道着歉。

  「不要跟我说对不起,我要知道原因!」

  「我需要工作。」

  「那关我什么事?!」

  不再言语,她选择沉默。

  「限你在一小时之内,离开我柯古拉庄园,否则,我就以你擅闯他人土地之罪名,报警处理!」

  「我不走。」张扬黑瞳,她再次宣告。

  「你不走?!」她的莫名坚持,教他怒火高涨,「你以为这里是谁的地盘?!你的吗?!」

  「我只是求一份可以温饱的工作。」他说的生气,但她回得心平气和,就好像他们只是在讨论天气的好坏。

  「那又如何?!我有必要养你吗?!」他怒火旺燃,一点也不像在其他人面前时那样的虚弱。

  「你在生气。」平稳下急速心跳,她拄地站起,神情平静望着他。

  「真高兴你看得出来!」

  「可是你不可以生气。」她语气带着指责。

  「你说什么?!」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管他生气与否!

  「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。」

  「没错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,那你为什么还笨得跑来碍我的眼?!」

  「但老爷子说过,你的情绪起伏不能太大。」

  「你说什么?」费斯愣住。他以为自己正在骂她……不,他是正在骂她没错,但是,她的反应异于常人。

  因为他发现,她并不是在回答他的话,而是在说她自己想说的话。

  「否则,对你身子很不好。」

  「要你多事!」他恶声道。

  「而且,奥司特说过你不能骑马。」不在意他旺盛的怒火,琉璃以轻柔而缓慢的速度,持续说着自己想说的话。

  「你管太多了!」

  「如果只是骑马慢步,也许可以。」

  「难不成,我做事还得你点头答应不成?哼!」搞不清楚状况!

  「可是你刚才那种骑法……太危险了。」

  终于,说完自己想说的话,琉璃静眼凝他,等着他的下一句问话。

  她的静凝教地心动,她的回答,教他意外。

  「太危险?」就像是要看进她灵魂深处,费斯紧紧盯看着她的眼,「所以,你就笨得忘记要躲好,也笨得跑出来拦我?」

  别过头,她不看他似要将她吞噬的幽冷褐眸,也不想对他承认自己一时的愚蠢与莫名的心急。

  「以后我会小心。」庄园这么大,避开一个人不会太难。

  「小心?」

  「小心不让你看见我。」

  「总之,你还是想留下就对了?」转走至她面前,他上下打量她。

  「是。」

  看进她清幽的瞳,费斯·柯古拉以马鞭轻击手掌,思考。

  啪啪啪啪……久久之后:

  「成,我就给你个机会。」虽然她的神情依旧冷淡、漠然,但,他看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异彩。「只要你在五天之内骑上雷霆,并且绕场一圈,我就答应让你留下,但是如果做不到,你就得离开。」

  一丝迟疑,进驻过她的眼中,但,她终究点了头。至少,这是个机会。

  「好。」

  「很好,我就期待你五天后的表演。」拍拍身边高大的骏马,费斯·柯古拉对她笑得不怀好意。

  除了他,雷霆是不会让任何人骑的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