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突地,一声低柔磁嗓自玄关处传来,介入三人的争执中——

  「怎么回事?这么吵?」

  是因巡视「莫斯科六年造镇计画」工程,而提早下班回家的费斯。

  才进门,就乍见惹人怜惜的东方娃娃,费斯目光顿地凝住。

  她黑瞳清亮,肌肤白皙净透,及肩黑发柔细如丝,柔润的红唇,就似沾了蜜般的闪耀着动人光泽,任谁也无法忽视她的存在。

  「奥司特,这位是?」举步来到三人面前,他问着管家,可,一对幽亮的褐眸,却未曾离开她的身。

  「她、她是……是……」答不出话,奥司特向老主子发出求救信号。

  但才藏好手中信件的萨戈,根本说不出一句话,他只担心万一费斯知道安琉璃的身分,会激动得再次倒下。

  「爷爷?」收回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,费斯扬眉看着表情怪异的两人。

  他视线才移开,安琉璃突地重呼出一口气。

  虽然他说话气声明显,听似无力,但他的注视太慑人,教她几乎窒息。

  可,望着他俊美侧颜,安琉璃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。

  身形俊挺高瘦的他?发色褐中泛金,肤色略白,鼻挺、唇薄,两道宛如利剑的浓眉下,是一对寒星般的阴郁褐眼。

  他就像是众女性心中的忧郁王子,俊逸优雅,只是,他身上还多了几分冷淡的飘忽气息。

  她知道,他就是费斯·柯古拉,因为在他身上有着一股不该存在于健康男人身上的飘忽气息,而那全是她母亲当年一手所造成。

  不觉地上丝愧意飘进琉璃的眼。

  「你,不舒服?」太过清晰的吐气声,令他重新将视线转回她身上。

  紧抿柔唇,她摇头。

  「为什么不说话?刚才我明明听见你的声音。」她的嗓音轻柔,有如一首优扬旋律,教人百听不厌。

  不想与他有太多接触,琉璃垂下眼,避开他的注视,再次摇头。

  然,她的摇头回应,教他眼色沉下。

  「抬起头,看着我,说话。」他语音低柔,气音明显,但任谁都听得出那是三句命令。因为他的话里,有着不容他人抗拒的威凛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她轻声说抱歉。她为自己的喘息声抱歉,也为母亲对他的伤害而抱歉,但他不知道。

  「请你原谅我……」母亲二字未出口,一旁已传来两声抽气。

  费斯与她同时转头看向奥司特与萨戈。

  「爷爷,奥司特,你们?」费斯表情不解,但,琉璃了解。

  「我是奥司特管家一位旧识的女儿。」看着紧张得好像快昏倒的萨戈与奥司特,她启了唇,说着不算是谎言的谎言。

  「对对对!二十多年前,我到北京玩时,就是她父亲招待的。」奥司特一边说,一边猛擦冷汗。

  「只可惜,我出生时,我爸就不在了。」明白管家的顾忌,琉璃顺着他的话音,说出事实,「你的联络地址,是我母亲生前给我的。」

  「那你是来莫斯科玩的?!」费斯看她、问她。

  「对,她……」奥司特又想抢话,但,被琉璃截断。

  「不是,我是来投靠奥司特先生的。」她摇头,「我已经没亲人可以投靠,所以才一个人跑来莫斯科,希望奥司特先生,可以给我一份工作。」

  「你想留在这儿工作?」费斯有些诧异。

  「是的,费斯先生,请你答应让我留下好吗?薪水少没关系,只要让我有地方睡、有饭吃就可以了。」

  安琉璃明白,若她想留下,就必须得到费斯·柯古拉的同意。

  「这——」他犹豫,「你除了会说俄语,还会什么?」

  「还会一点英语跟日语,另外,我也会做一点家事,像是打扫屋子,洗衣跟拖地,还有厨房工作也难不倒我的。」

  看着三人大感意外的表情,安琉璃继续努力为自己争取工作机会。

  「请你们放心,我会很努力工作,绝不会带给你们麻烦的。」她字字句句清晰且有礼,就像只是单纯的在应征一份工作。

  「好吧,你就留下来。」她的万能,让他很意外。虽然仁慈向来不是他的优点,但,他愿意给她工作。

  「我不准!」沉默的萨戈,骤地出声反对。

  「爷爷?」

  「我说不准就不准,再说,现在家里也不缺人手!」

  「但是她……」看进她清亮的瞳,费斯微笑点头,「那好吧,就让她暂时跟在我身边好了,翻译的工作应该也很适合她。」

  「让她跟在你身边?!」萨戈极力反对,但他的反对之语还未出口,一声声轻咳,已传进他的耳里。

  「咳、咳!让她跟在我身边,会有问题吗?」圈握拳头,费斯轻咳着。

  「没、没问题。」萨戈垮下肩膀,叹气。就算他有再多的问题,也全被他那几声咳嗽给咳掉了。

  「谢谢爷爷,那就这么决定了。」得到满意的结果,他微笑,不咳了。

  「谢谢你,萨戈先生。」得以留在柯古拉家,琉璃松了口气。

  「哼!」萨戈怒别过头。

  「对了,你住北京哪里?离圆明园和颐和园所在的西郊海淀区远不远?」费斯出声化解她的难堪。他极少出国旅游,对她的居住地很感兴趣。

  「这……」她不想说谎,「对不起,费斯先生,这些年来,我跟母亲一直都是住在台湾,对北京的一切,我并不熟悉。」

  台湾二字令他表情瞬变。褪去笑意,他眼神冰冷。「你住台湾?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出去。」

  「费斯先生?」

  「我叫你出去!」

  意识到是「台湾」二字引起他的反感,琉璃心急,抓住他的袖子。

  「不,刚才你已经答应让我留下。」她惊瞠的瞳,显示出她的心慌,但她优柔的嗓音,依然不疾不徐。

  「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,而现在,我要你马上离开这里!」他变脸比翻书快,一扬手,一推、一挥,甩开她。

  毫无防备的琉璃,被他推得脚步踉跄,撞上身后沙发椅,砰!

  「嗯!」捂住被撞痛的腰,她咬唇忍痛。

  惊觉自己劲道太大,他皱拧双眉。他明白自己不该因为台湾二字,而牵怒到她身上,但……忍住对安琉璃痛处的关心,他冷下俊颜,看向管家。

  「奥司特,送她出去。」

  「是!」奥司特赶紧应声,抓住她的手臂,就往门口疾步走,「走吧、走吧,你就别再为难我了。」

  「费斯先生,请给我一次机会,好吗?」不想放弃机会,琉璃用力挣开奥司特的手,再一次上前扯住他。

  「你就当是做好事,收留我,好吗?」不能留下,她如何为母亲赎罪?

  她的请求,叫他眸光一动,但,表情依然冷漠。

  「抱歉,你找错地方投靠了。」

  「费斯先生……」

  「这儿并不是孤女收容所,我也不是慈善家,你走吧。」不看她如湖水般清澄的黑瞳,不看她哀求的表情,他冷漠抽回手,转身上楼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