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情人太狠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情人太狠 第1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俄罗斯的冬季,寒风刺骨,霜雪狂降,坐落于首都莫斯科西北郊区,占地万顷的柯古拉庄园,放眼望去,净是一片银白。

  矗立皑皑白雪中,豪华巨宅气派辉煌,风格奢华,其慑人之华丽气势,自宅顶延伸至豪宅每一角落。

  漫天风雪中,正门廊檐下,分列于左右两侧的十二根纯白大理石圆柱,与晶莹白雪相辉映,闪耀出晶亮光芒,优雅诠释豪宅的内敛古典气息。

  晚上九点四十五分,一名身穿俄式黑色制服,手戴白手套,蓄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,准时走进厨房。

  他是柯古拉庄园的管家奥司特,正准备为老、少两位主子送消夜。

  端起盛有丰富餐点的银色餐盘,他走往右侧长廊,转过弯角,向左侧前进百步,再右弯过庭,左穿回廊,来到门扉紧闭的东侧主厅前。

  叩叩叩。空出一手,他敲门、推门进入。

  一座高悬于空的七彩水晶吊灯,全套的昂贵骨董家具组,火焰旺燃的壁炉,以及一幅巨型丛林黑豹壁画,在在彰显出蓝厅的富丽堂皇与冷肃。

  当雕花木门缓缓合上,隔去外面声响,主厅静得像是一座无人死城。

  不过,不是真的没人,而是厅里的一老一少,正因意见相左而僵持着。

  哒、哒、哒。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,奥司特止住前进脚步,瞄看分据左右两侧的老、少主子一眼,再举步前行。

  哒、哒、哒……走过光亮映人的花岗石地板,带动四周诡谲气流,奥司特小心翼翼将手中消夜餐盘,搁放在真皮沙发组前的茶几上。

  「请两位慢用。」奥司特倾身颔首,恭敬退至角落。

  时间是漫长的,是凝滞的,已过十分钟,还不见两人开口谈和,奥司特转头望向稳坐在沙发上的老主子,出声缓和太过紧绷的气氛。

  「老爷子,你的牛奶就要凉了。」

  「嗯,哼!」年近八十岁,满头白发的萨戈?柯古拉,双掌交叠杖上,看也不看奥司特一眼,正怒眼气瞪着背他而立的年轻男子。

  该名年轻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宝贝孙子,也是柯古拉国际集团的现任副总裁——费斯?柯古拉。

  身倚窗边墙柱,费斯?柯古拉五官阴柔俊美,气质尊贵非凡,但似因身型高瘦关系,身穿丝质白衣黑裤的他,予人一种清冷俊逸的飘忽感,就好像他随时都可能……消失。

  窜上心间的不好感受,令萨戈?柯古拉心惊。

  不,费斯是他们柯古拉家族的唯一血脉,他绝不能就此消失,否则,就再也没人可以传承他们柯古拉家族的香火了!

  「不管怎样,这次,你一定要听我的!」对,费斯这次一定要听他的话结婚,绝不能独身一辈子!

  然,听闻命令式的语句,费斯抬手拨弄过垂落额际的一绺褐发,扬起削瘦的脸庞,一对泛染冷意的褐眸,就似深夜寒星般,直视萨戈气恼的眼。

  久等不到孙子的回应,萨戈气得手杖一提一落,硬声敲地,叩!

  「我在跟你说话,你到底听见了没有※」

  「老爷子,你别生气,有话好好说就是了。」不希望爷孙两人杠上,奥司特一边安抚老主子,一边忙对少主子进行劝说。

  「先生,你这一次就听老爷子的吧。」

  「听见没有?连奥司特都要你这次听我的!」多了个支持的人,萨戈说话更是大声了。

  「先生,老爷子会这样要求,也是为你好,你就……」奥司特想继续帮忙游说,但一记冷眼飘来,他立刻噤声。

  「哼!听见奥司特说的话了没有啊?」见一向畏惧费斯生气变脸的奥司特,难得挺身支持自己的立场,萨戈的气焰顿时高涨。

  「奥司特刚说,我对你的一切要求,全都是为你,也是为我们柯古拉家族好,你听清楚了没※」萨戈煞是得意地坐挺身子,等着他的点头答应。

  然,一分钟过去,看着依然冷淡无语的孙子,萨戈的心情又坏了。

  「你不答应,是不是※」他没想到,平时对他相当孝顺又顺他心意的费斯,竟会在这件事上跟他对峙,还故意摆脸色给他看。

  「我也只是要你结婚生子,又不是要你去杀人放火!很难吗?你干什么不说话,还给我脸色看※」真是气死人了!

  抬眸,凝看长者一眼,费斯?柯古拉俊颜冷肃,薄唇紧抿,转眼凝视壁炉内旺燃的金色火焰。

  忽地,他转身走至茶几前,倾身自烟盒里,抽出一根烟点燃。

  「你抽什么烟※」他的抽烟动作,教萨戈大惊失色,急忙伸手抢过他指间的烟,愤力捺熄在烟灰缸里。

  「是谁把这种害人命毒品摆这儿的※奥司特,是你对不对※我以前是怎么交代你的,绝对不可以让他……呃※」

  话还未骂完,萨戈就因为看见费斯不知打哪变出一瓶酒,而瞪大双眼。

  再见他瓶口一开,就要仰喉灌下,萨戈吓得拄着拐杖,就往他冲过去。

  抢过酒瓶,铿锵一声,他把它砸进垃圾桶,顿时,厅内酒香四溢。

  「你是不想活了,是不是※居然抽烟又喝酒※」萨戈厉声斥责。

  不似萨戈的紧张,费斯?柯古拉情绪平稳,转至单人沙发上落坐。

  抬眼、扬眸,沉默许久的他,终于开了口——

  「为什么不能?」他嗓音低柔,气音微弱,说话速度缓慢,就好像开口说话对他而言,是一件困难的事。

  「自己的身体,是什么状况,你会不清楚吗?还问什么※」

  「怕你老人家忘了。」他惜字如金。

  「我怎可能忘记※你是我一手带大的,当年还是我在医院里,陪你度过那段漫长……」

  萨戈一怔,陡然明白费斯之所以在他面前抽烟又喝酒,是要他明白他目前的身体状况,并不适合结婚生子,但——

  「我不管!只要有一线希望,只要能为柯古拉家族留下一滴血脉,就算要牺牲所有人,我也豁出去了!」

  「不管是不是会牺牲一个无辜女人的一生?」喘着气,他说完整句话。

  「这……」

  「不管那个女人,是不是要守一辈子的活寡?」敛下褐眸,他遮去眼底一丝异样光彩。

  「你……」萨戈脸色剧变,脸颊抽动。

  他是不应该勉强费斯,是不该为能留下一丝血脉,而耽误一个女人的一生,可是费斯若不结婚,那他们柯古拉家族就真的要绝后了。

  但,绝后?那怎么可以※萨戈怒瞠双眼。

  他们柯古拉家族是豪门世家,权倾一方,怎能就此终结※

  「那、那就算是我对不起她好了!到时候,我定会给她大大的补偿!」

  「爷爷,你……」费斯拧眉,无言。

  他原以为只要说的严重一点,爷爷最后终究会因为不忍心,放弃逼他结婚的想法,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困难。

  「若有罪,我来扛,要下地狱,也由我来下!」下定决心,豁出一切,萨戈决定为柯古拉家慷慨就义。

  「你说,你到底答不答应?」他都这样牺牲了,费斯总该听他这次吧?

  「抱歉。」他摇头拒绝。要他跟一个女人结婚,共同生活在一起,甚至同床共枕?抱歉,不可能。

  对他而言,女人就只能玩玩,绝不能认真,否则时间一久,再美、再温柔、善良的女人,也会变成一种祸害。

  因此他目前跟其他女人的关系,一直都维持在单纯的床伴关系,只要上了床、发了泄,就银货两讫,谁也别想藉此缠住他。

  至于为自己留下子女,传承家族香火的事,只要找到合适的代理孕母,他并不反对经由人工受精方式,让对方为他留下后代。

  「什么?你说不※你、你再说一次试试※」

  「要我结婚,不可能。」

  「你、你就不能顺我这次※」

  「抱歉。」

  「你、你……」萨戈一听,双颊不住颤动,神情愤慨,怒扬手杖。

  他想好好教训眼前这个不孝孙子,想以长者的权威,胁迫他遵从,但他明白自己若真那样做,就只会让事情更无转圜余地。

  霍地,他脑筋一转,决定使出最后绝招。

  低下头,调整情绪,萨戈?柯古拉褪去眼中利芒,弯下直挺的背脊,打算以哀兵之态,博取费斯的同情。

  驼着背,他扮苍老、扮弱者,但对上费斯深沉而精锐的褐眼,萨戈颜面涨红,顿时感到心虚。

  「费斯,你……你……」不想功亏一篑,萨戈低头猛揉双眼,让自己眼眶泛红,再戏剧性地抖动嘴角。

  「我、我真是白养你了!」老颜一颤,他痛声控诉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