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尾声
上一页 目录  
  两年后。

  初夏,假日上午,天空湛蓝,凉风轻拂,一曲情感澎湃的公主彻夜未眠,激情回荡在爵园山林间。

  随清风传入室内的熟悉旋律,轻轻唤醒沉睡于大床上的男人。

  不想太快离开有她淡香气息的床,爱新觉罗.曜日伸出手臂往身边探去,想揽过被他累了一夜的爱妻。

  但触不到该有的娇柔身子,曜日蓦张黑眸,疾身坐起,眼底有着惊惶。

  看着空无人影的左侧,他掀被翻身下床,随手捞起一旁的睡袍穿上。

  「漫舞?」找过更衣室与相连的浴室,仍见不到她的人影,他心惊慌。

  「漫舞!?」身一旋,他想冲出房间,但,一个小小人儿抓住他的衣角。

  曜日惊讶,低头一看。

  身穿白色小洋装,绑着公上发辫的小女娃,高仰红咚咚的小脸蛋,张着一对漂亮圆瞳,鼓着颊,嘟着唇,朝爱新觉罗.曜日伸出一双小手。

  「爹地抱抱!」

  看到她,曜日眸光瞬间泛柔,伸出手,抱起她。

  「好,爹地抱。」望着她可爱的脸蛋,想起当年的他,差点就扼杀了她小小的生命,一丝愧疚进驻他的眼。

  对她们母女俩,他有着难以言喻的愧疚与满心的爱意。

  「爹地,我们去找妈咪。」

  「好,我们去找妈咪,但是妳知道妈咪在哪里吗?」他微笑着。

  「当然知道。」小女娃很骄傲的点头,小指头还往前一比,「妈咪就在那里跳舞!」

  「贝贝真聪明。」隐约中,他听见一首风中旋律。

  「妈咪说的。」

  「嗯?妈咪说什么?」

  「妈咪说,你睡醒一定会找她,所以她要我在这里等你醒来,才可以跟你一块去找她。」小女娃煞是不满的嘟着唇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他知道贝贝很喜欢黏在漫舞身边,喜欢看她跳舞,可漫舞总是将她留在他身边。

  不是她不爱贝贝,而是她知道他若醒来见不到她的身影,他的心会慌、会乱,会急着四处搜寻她的身影,就怕她会突然一声不响地离开他。

  因为至今,她……仍少了两年多前那一段残忍、不堪的记忆,所以他害怕当她一想起过去那段,她就会选择离开。

  只是,他无法控制她的记忆,他只能倾尽一切地让她知道、感受到他对她深浓的爱,要她即使日后想起一切,也会因为他的爱而选择留下。

  抱着女儿,循着旋律下楼,曜日绕进厨房拿取一根棒棒糖,继续往外走。

  「爹地,你看,妈咪就在玻璃屋里面,你看、你看!」看着里边正在跳舞的漫舞,贝贝兴奋地又笑又叫。

  看向贝贝口中的玻璃屋,曜日微微一笑。

  玻离屋是他最近找专人,重新为漫舞设计的舞蹈练习室,它有一百二十度的观景落地窗,还有一大片可自由开关的天窗。

  而此刻,天窗已开,阵阵轻柔微风,正伴着漫舞态意飞扬。

  她长发随意挽起,身穿一袭白色削肩、裸背的舞衣,此刻,她正随着一段激扬旋律,尽情舞动她柔软的身子。

  她双手张扬,唇角噙笑,旋身跳跃,任由长及脚踝的三片式裙襬,因她飞身跃起而翻扬于空。

  「我看到了。」他笑答着。

  「哇,外公也在耶!外公、外公!」她指向他的背后,大声笑叫着。

  转过头,他看到坐在一旁长椅上的风父,正望着自己。他微笑上前。

  「爸。」

  「坐。」

  「是。」抱着贝贝在风父身边坐下,曜日重新将视线定在练习室里的她。

  顿时,一抹温柔扬上他幽亮的眼。

  今日的她,一如从前,举手投足间尽是迷人风情,总能深深吸引住他的目光与注意力……

  「你真的爱她吗?」

  突来的问句,教曜日为之一笑。他笑望风父。

  「曜日?」

  「是的,我爱她。」

  听到大人的谈话,贝贝张大圆滚滚的大眼,看着父亲。

  「那爹地也爱贝贝吗?」

  「当然。」他低头笑着亲吻女儿的发。

  贝贝甚感满意地点点头,继续回头看她亲爱的妈咪跳舞。

  「如果以后,她想起那段时间的事,你怎么办?」

  「我……」他眼色黯淡。

  「瞒得了她一时,瞒不了她一世,你究竟打算瞒她多久?」

  「我没有瞒她。」

  「但是你没告诉她。」

  「她没有问。」

  「但你可以说啊,你为什么不说!?」风父气道。他就是不满意曜日这点,事情都过去两年了,他竟还什么都不说!

  「外公、爹地,你们在吵架吗?小心我喊妈咪来喔。」瞪着圆亮的大眼,小贝贝威胁着两名大人。

  「小丫头、报马仔!」风父笑眼瞪她。

  小贝贝呵声直笑。

  「贝贝,爹地没有和外公吵架,我们只是在讨论事情,所以,妳不可以拿这件事去烦妈咪,知不知道?」曜日小心提点。

  「嗯,知道!」她点头。

  「真乖,来,这给妳吃,妳可以一边吃,一边看妈咪跳舞。」拆开棒棒糖,他笑着递进她手里。

  「嗯,谢谢爹地!」接过酸酸甜甜的棒棒糖,贝贝高兴的舔了起来。

  顺利转移女儿的注意力,爱新觉罗.曜日继续翁婿之前的话题。

  「爸,那你为什么不说?我相信你更有权利替她揭开那段记忆,那,你为什么不做?」

  「我……」风父无言,只能叹气。

  「因为你也不希望漫舞想起那段记忆,也希望她可以永远像现在这样的快乐,对吗?」

  看着跳舞的漫舞,听着曜日的话,风父点了点头。

  「如果可以的话。」那毕竟不是一件愉快的记忆,记起,只会伤心。

  「我也是,但我更希望她永远、永远都不要记起那天发生的事。」

  「但是曜日,我是可以什么都不说,但万一有一天,她自己想起来了,那后果……」

  听到风父的后果之说,爱新觉罗.曜日敛眸微笑。这问题他早已想过。

  「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那现在,我就更不能对她说了。」

  站起身,他将女儿送进风父怀里。

  「为什么?」

  看着风父,他敛眸一笑。

  「因为,我要在漫舞记起那一切之前,想尽所有办法,让她比现在更爱我、更在意我,也更在乎我,我要她到时无法因为恨我、怨我而离开我。」

  转过身,正视练舞中的妻子,爱新觉罗.曜日挺起胸膛,带着温柔笑容,朝她迈步行去。

  是的,他要把握住现在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让她一天比一天更爱他。

  站在玻璃屋前,望着里面的她,曜日微笑着,等着她发现他、也看见他。

  随着音乐旋律的转折,她一个轻巧回身,看见了站于室外高大俊挺的他。

  望着他,她蓦绽笑颜。他是她心爱的丈夫。

  凝进他深情的眼眸,听着流泄而下的旋律,风漫舞随着音律节奏,扬动修长四肢,在他面前纵情欢舞。

  他爱她,不必他开口,她就已经从他的眼眸里,深刻感受到。

  但是,每当深夜时分,每当她入眠之际,他总不断地在她耳畔低喃爱语,就像怕她不知道他的心思似的。

  可她知道啊!而且,她还知道自己失去某一段记忆,也知道曜日与爸爸同样担心她会问起当年住院的往事。

  但他们都错了,已经过去的事,她从不想再去追究;她,就只想象现在这般能与家人在一起就好。

  因为女儿与养父,是她这一生中,所在意的家人,而他则是她的快乐、幸福与爱情。

  那,在拥有家人与快乐、幸福及爱情之后,她又何必执着于那段遗失的过去?所以,忘了,就忘了吧,再想也是多余。

  忽地,一阵夏日微风袭来,轻扬起她稀疏垂落的几缕黑柔。

  甩开拂颊的丝丝黑发,风漫舞高仰美丽红颜,噙笑仰望顶上一片湛蓝穹苍,在他深情注视下,尽情地旋舞飞扬。

  回眸对上他的眼,她轻启红唇,无声说出三字爱语──

  我爱你。

  接受到突来的爱意讯息,曜日为之一震,继而骤然扬笑。

  「我更爱妳!」隔着大片玻璃,眨去眼中湿润,他大声笑喊着。

  闻声,她敛眸轻笑。

  突然,一道激昂旋律顿然狂泄而下,风漫舞蓦扬黑瞳,紧盯他温柔、深情的眼,要他也看着她。

  四目交会于空中,她眸光柔媚,紧随着激狂音律,旋身飞舞,张扬双臂纵身向上一跃──

  一侧颜、一凝眸,她勾扬红唇,在风中,为他激情狂舞。



  【全书完】



  编注:请继续锁定《硬汉出柙系列》。
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