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曜日先生,林先生他人真好,对夫人真体贴……啊,到了、到了,到林先生的家了。」手机彼端的老鸟保全,一边看着前面停下的红色轿车,一边热心为主子做现场实况报导。

  「嗯,他们坐在车里聊天的样子,啊等等,林先生下车了,咦,夫人也跟着下车?喔,林先生是想请夫人到他家里坐坐啦,他又牵夫人的手……」

  看到林克汉的手又被漫舞推开,老鸟保全摇摇头。

  这执行长夫人也真是的,人家林先生也是一片好心好意想扶她,她竟然这么不给面子。

  「给我地址!」一道狂燃妒火,瞬间染红曜日森寒的眼。

  「呃?啊,是!」

  记下保全念出的地址,爱新觉罗.曜日紧抿薄唇,疾速将跑车驶上马路。

  「在我到之前,绝不准他们再靠近彼此一步!」

  「曜日先生?」接到怪异的命令,手机那端的老鸟保全傻住。不知道他们怎么「进去」人家的家里,然后「不准他们再靠近彼此一步」啊?

  「曜、曜日先生,这件事好像有点困难度喔。」老鸟小心道。

  「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,那你们保全公司就等着关门吧!」

  话声一落,爱新觉罗.曜日愤力掷出手机!

  她是他的!就算她不喜欢他、不爱他,她也还是他爱新觉罗.曜日的!

  *

  才走进林家大门,风漫舞与林克汉,就被身后跟进屋的两名大汉吓到。

  他们以为两人是歹徒想抢劫,但他们不是,因为他们自称是爱新觉罗集团外聘的保全单位组员,据为首者表示,他们两人是奉命来保护她的。

  然,惊吓、震愕过去,一道不被曜日所尊重的新生怒焰,在漫舞脑海里四处狂燃。他竟然派人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!?

  「我叫你们放开他,没听见吗!?」看着因为倒茶给她,就被菜鸟保全一手压制住,而紧贴着墙壁站的林克汉,风漫舞气声怒道。

  「夫人,真的对不起,在曜日先生还没到之前,我们真的不能放人。」一旁的老鸟,苦着一张爱国脸。

  「我已经说过,他是伊莎朵拉的总监,又不是什么黑道分子,你们这样对他,到底是什么意思!?」

  「夫人,真的对不起,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,如果妳有任何问题,等一会,妳可以直接向曜日先生申诉。」菜鸟一脸的聪明相。

  「漫舞,算了,曜日先生应该很快就来了。」被大汉制住而动弹不得的林克汉,早已放弃挣扎。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门铃声响起。

  「曜日先生。」老鸟探头一看,急忙走出客厅,为他开门。

  挟带一身的怒焰与愤怨,爱新觉罗.曜日越过他,容颜森寒,踏进屋子。

  看到大步跨进客厅的丈夫,漫舞心口莫名一颤。

  他表情阴狠,眸光怨恨,就好像一头因长久被禁锢在栏柙里的野兽,突然闯出柙栏,而欲对加害于他的敌人,进行残忍的反扑报复一样。

  藏不住对她的怨与怒,曜日别过头,愤视被保全制住的林克汉。

  畏惧他太过威冷狠冽的目光,林克汉狼狈躲开他的逼视。

  「你不知道她是我爱新觉罗.曜日的妻子!?」大步跨前,他一把揪住林克汉的衣领,眼底有着嗜血的光芒。

  「我……」被他狂佞气势震住,林克汉吓得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「还是,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!?」他尾音飙扬。

  「曜日,你在做什么!?快放开他!」她明白他正生气,但,她也气。

  她快步上前,隔开两人。

  「还有,你说!你为什么要派人跟踪我、监视我!?」

  「这不是跟踪,也不是监视。」他怒颜看她。

  「那是什么!?」

  「是保护!」才因保护二字而感动的漫舞,为他继而出口的话而怔住。

  「但是,就算我派人跟踪妳、监视妳,那又怎样!?只要妳谨守为妻之道,行得正、坐得端,妳怕什么?又在意什么?」他语调微冷。

  「你!?」不想钻牛角尖,也不想误会他的好意,漫舞冷静道,「我只是不高兴你这样做……你快放开他,还有,你叫他们马上跟他道歉。」

  「放?妳要我放开他,还要我叫他们向他道歉?」他冷笑。

  「当然,他又没有得罪你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?」

  「没有得罪我!?他敢打妳的主意、敢动我的女人,就是得罪我,就是在找死!」爱新觉罗.曜日头一转,恨眼愤瞪林克汉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」不好的预感,教她心绪微乱,「总之,你快放了他就是了,万一弄伤他,真的很不好。」

  「怎么,妳心疼啊!?」他妒火愤燃。

  「你在说什么啊!?」她愕眼看他,「曜日,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」

  「误会?我有误会什么吗?刚刚妳不是一直跟他在一起?」

  「什么意思?我不能跟他在一起吗?」她傻住。

  「妳是我的妻子,妳已经结婚了,怎么还可以跟其他男人在一起!?」

  漫舞不敢置信,瞠大双眼,瞪着他看。

  「你、你该不是想告诉我,结婚后,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朋友、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圈吧?」

  「妳要交朋友,我不反对,但,就他不成!」他愤指情敌。

  「为什么!?我为什么要听你的!?」原想与他好好谈的漫舞,被他的话气得失去冷静。

  「我高兴跟谁在一起,那是我的自由,你管不着!」现在的他,就像婚前的他一样,狂妄、霸道、莫名其妙又不讲道理!

  「我管不着?是吗?好,那今天我就管给妳看!」

  怒转头,他一把推开林克汉,即对两名保全下达命令──

  「给我打!」

  「谁敢动手!?」不想他做出日后会后悔的事,风漫舞急身冲向林克汉,张开双手,挡在他的前面。

  「我敢!」他绝不容许他人违抗他的命令!

  「你、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法律啊!?」漫舞惊眼望他。

  「在我的世界里,我──就是法律!」他态度狂傲。

  「曜日,你冷静点,好不好!?」她气声怒喊。

  「冷静,我就让妳看看,我今天到底有多冷静!」他怒视两名保全,「你们两个还在看什么!?给我打!」

  「不准、不准打,听见没有!」见他又下令打人,漫舞激动怒叫。

  一个喊打、一个又喊不准打,被为难的两名保全,苦着一张脸,双手一下高举,一下又放下、被迫做着「打人」的健身操。

  「如、如果你真这么喜欢打人,那你就叫他们打我好了、你打我好了!」风漫舞紧咬红唇,挺身向他。她不信他真这么不可理喻!

  「妳竟敢违抗我的命令,还当着我的面,保护其他男人!?」眼见漫舞一再不顾自己的危险,一心想保护林克汉,爱新觉罗.曜日的心,就像被人狠狠搥打了数拳,既痛又难堪。

  他希望现在处于弱势的人是他自己,希望能教她挺身而出护卫的对象也是他自己,而不是此刻她身后那个什么都不是的男人!

  被重伤了一向尊傲、且高高在上的男人心,他贲张的怒火往上狂飙。

  疾出手,他拖过她,左手强将她紧紧箝制在胸前,不让她再挺身护卫林克汉,右手则紧摀住她的嘴,不让她再为林克汉求情。

  「给我打!狠狠的打、用力的打……」

  挣不开他的箝制,拦不住保全的拳头,漫舞痛咬曜日的掌心,尖声叫──

  「放开我、你放开我!」

  「还想保护他?妳以为我现在还会放过他吗?」抬起被她咬伤的手,他冰眼凝她,舔舐被她咬伤的掌心。

  「我不准你动他!」漫舞气极愤声吼。

  「不准?我就偏要!」转看林克汉布满惧意的脸容,他勾扬冷唇。

  「你!?」噙着泪,她抿咬红唇。

  她不懂他为什么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,为什么变得这么阴狠、蛮横,今天早上以前的他,明明就不是这样的!

  「走开、你不要碰我!」使尽全身力道,漫舞眼泛泪光,用力推开他。

  「妳!?马上跟我回去!」

  他冷颜一绷,动手将她拖出屋子,离开三人视线。

  看风漫舞被塞进跑车里,看宾士叫嚣驶离,两名保全同时吐出一口气,而林克汉则直接瘫在地上。

  「喂,林先生,拜托你下次离曜日夫人远一点啦,千万不要再没事给我们找麻烦,不然真的很危险耶!」老鸟抱怨地踢他一脚。

  「就是说嘛!」菜鸟很生气,也出脚狠踢他几下,「刚才要不是夫人一直替你挡着,你就是有十条命,也不够我们两个打着玩!」

  「哎,两位大哥,你们别再踢了……」一直被踢着玩的林克汉哎声叫。

  「靠!我不当大哥已经很久了!」老鸟瞠眼,再踹。

  「对嘛!我跟老大已经洗心革面、重新做人,也很久没去绿岛住了,你别想害我们喔。」再加一脚。

  「臭小子,你在乱说个什么劲!」老鸟一听,挥拳揍菜鸟。

  「老大,会痛耶!」挨了揍,菜鸟痛得吱吱叫。

  「谁让你胡说八道的!?我们哪有住过什么绿岛!」

  「啊,对厚,呵呵呵……」菜鸟摸头傻笑,「我记错了,我们只是住过土城而已,呵。」

  听着两人的对话,林克汉哭笑不得。他知道这两个道上兄弟,正努力想走上正途,不会太为难他。

  但,他为漫舞的处境感到忧心。

  看着早已空无人影的门外,想着爱新觉罗.曜日方才眼中的妒愤,林克汉犹豫着是不是该自动上门去讨打。

  *

  看到漫舞与曜日一前一后进家门,风父露出温慈笑容。

  「曜日,漫舞,你们今天怎么一起回来?曜日,是你去接漫舞的吗?」

  「爸,对不起,我有些不舒服,先上楼休息一会,晚点就下来陪你。」忍住气愤想哭的冲动,漫舞勉强一笑,快速转身奔上楼。

  「不舒服?漫舞,妳……」看她快步奔上楼,风父紧张看向曜日,「怎么了?,她的脸色怎么……」

  话才说一半,风父就住了口,因为他发现曜日的脸色也很差。

  「怎么了?你跟漫舞吵架了?」

  「吵架?」跌坐沙发上,曜日颓然一笑。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。

  在他旁边坐下,风父轻拍他的肩膀。

  「吵就吵了,别紧张,那丫头的性子,我可是最清楚的,有我在你旁边帮着,没事的,呵呵呵……」风父乐观笑着。

  「爸,谢谢你。」见风父与自己站同一边,爱新觉罗.曜日感激一笑。

  「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我知道你把漫舞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我要是不帮你一点,万一,你心情不好,故意把风氏搞砸了,那我可亏大了,呵。」

  「这──」曜日尴尬一笑。他不是没想过要毁掉风氏,好藉以报复漫舞对他的背叛,相反的,在回来途中,他想了不下百种拆毁风氏根基的办法,但他永远也无法实践。

  因为若毁了风氏,就等同于毁了风父一生的心血与希望,也毁了风父对他的信任与期待。

  但最教他无法下达执行命令的主要原因是……他不要漫舞因为他伤了风父的心,或毁了风氏的事而恨他一辈子。

  只是,要他就这样认了,他也不愿意,要他就这么原谅她,他也办不到。

  「爸,我知道你早看出她跟林克汉之间有问题,但是你知道她……」

  「她跟林克汉之间有问题?林克汉?伊莎朵拉的总监?」看曜日点头,风父表情甚为不解,「漫舞跟他什么问题?」

  「就是……」认为风父还不知道漫舞已经怀了其他男人孩子的事,曜日猛地吞回未出口的话语。

  「没,没什么大问题,下次再谈吧!」不想让自己与漫舞的事,影响到风父的健康,曜日猛地站起身,「爸,对不起,我出去一下!」

  抬手招来一旁的看护照顾风父,曜日疾速冲出家门。

  他需要时间冷静下自己因她而狂乱的心,也需要时间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做,才能平抚他满腹的怨气与愤怒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