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两天后,风父在曜日的安排下,搬进爵园与他们夫妻同住,享受他最后人生的退休生活。

  再一个星期后,整顿风氏企业内部的工作已告一段落。

  这天,在派遣亲信部下进驻风氏企业之前,爱新觉罗.曜日特地打电话回爵园告知风父。

  「我知道了,你就放手去做吧。」风父温和的声音自话筒里传来。

  「是,我不会让你跟漫舞失望的。」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,爱新觉罗.曜日翻看手边的风氏资料,笑出满脸的自信。

  突然,话筒彼端传来一阵寂静。

  「爸?」

  「曜日,你跟漫舞还好吗?」

  「很好啊,爸,怎么了?」他停下翻页的动作,蹙眉问。

  「也没什么,只是,我希望以后你可以多花点时间在漫舞身上,钱赚再多你也花不完,但是漫舞只有一个。」

  「爸,你说的话我都知道,但是,你今天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事?是漫舞跟你说了什么吗?」

  「也不是,只是,你要多注意她,她……我有些担心她的身子。」虽然漫舞这几天因为太忙的关系,没到医院做检查,但他确定自己就快当外公了。

  「她人不舒服吗?是她告诉你的吗?」一听,他心急。

  「也不是,只是……哎。」他想告诉曜日,漫舞可能已经怀孕的事,可又怕坏了那丫头想给他的惊喜。

  「总之,你就劝她少去伊莎朵拉就对了,就算她现在只是在教舞,还是少去那里的好。」免得动了胎气。

  「爸,那是漫舞唯一想做的事,我如果限制她,恐怕……」他为难。

  「我知道你的难处,但她现在就只听你的话,还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,以为我是穷紧……」差点漏了口风,风父忙住口。

  「穷紧张?爸,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告诉我?」听出异样,他眉间深锁。

  「算了、算了,就当我没说吧!」风父叹口气,摇头。

  儿孙自有儿孙福,他再紧张也没用。

  「对了,以后风氏的事,你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吧,不必再特别知会我,我信得过你。」

  「爸,谢谢你,你跟漫舞的信任,对我很重要。」他笑着。

  结束与风父的通话,爱新觉罗.曜日立即按下内线,要方克云通知专案小组,即刻进驻风氏、接管一切。

  他有自信在短时间内,可以将风氏的营业额及利润提高三倍以上,而他相信漫舞若知道后,肯定会很高兴。

  想象着她知道时的欢喜笑颜,想着她近来的温柔与甜美,爱新觉罗.曜日霍然起身,转出办公桌。

  他想马上看到她,想听听她轻柔如风的嗓音,想抱抱她柔软的身子,更想好好的爱她,看她在他身下呻吟时的激情美丽。

  压抑不住悸动的心,曜日抓起桌角车钥匙,迈开大步快步离开办公室。

  开着银色宾士跑车,他一路往伊莎朵拉工作室疾驰而去。

  *

  十分钟后,宾士跑车在伊莎朵拉工作室大门前,煞住。

  快步推门进入,他看看腕表时间,知道这个时间漫舞正在教室里教舞。

  「曜、曜日先生,你好。」看到平时只在新闻媒体上出现的大人物,此刻就站在自己的眼前,两名柜台总机既紧张又兴奋。

  「欢迎光临,呵呵呵……」总机甲笑得花枝乱颤。

  「教室在哪里?」除了漫舞外,他没兴趣多看其他女人一眼。然,看到墙上挂有多幅漫舞的舞蹈剧照,他冷俊脸庞扬起迷人笑意。

  「曜日先生,你是来找漫舞的吗?」

  听到询问,他笑容敛下。

  「不是来找她,难不成是来找妳的?」他厌恶女人的愚蠢与多话。

  两名总机被他口气吓到,但还没来得及回话,一声娇嗲已自里边传来。

  「曜日先生!?」正觉得练舞无趣的张杏萦,四处打混摸鱼,一下楼看到他,就满眼惊喜。带着甜美笑容,她兴奋跑向他。

  看身穿韵律舞衣的张杏萦一眼,曜日回头再盯看两名总机。

  「对不起,漫舞小姐她刚……」

  总机甲才鼓起勇气开口想回答,一旁的张杏萦,已抢过她的话。

  「曜日先生,我带你上去看看吧!」绽着甜笑,她想把握机会。

  为能尽快见到漫舞,曜日冷看两名总机一眼,即跟张杏萦一块走。

  「曜日先生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张杏萦,几个月前,我们曾经在一场记者会后的庆功宴上见过一面呢,我记得你还说……」

  在前带路的张杏萦,一边说话,一边还刻意款摆柳腰,想对他展现自己婀娜多姿的好身段。

  步上楼梯,她回眸一笑,不断朝他笑出数万伏特的电力,希望可以把他直接电晕在面前。

  可,曜日对她的话不感兴趣,对她的扭腰摆臀也没感觉,对她故作甜美的笑容更毫无感应。

  他承认这个张杏萦是长得甜美可人,但是她眼神不正,笑容做作,举止轻浮,一看就是个行为放荡轻佻的拜金女郎。

  若在以前,他是不介意与这种女人玩玩,可现在他已经结婚,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再遇见她这种百般想诱惑他的女人,他只会感到烦腻跟厌恶。

  只是就算他再讨厌她,看在她主动带他上楼找漫舞的份上,他勉强可容忍她的无礼勾引。

  走上二楼跟三楼,曜日看过一间间的练习教室,就是不见爱妻的身影。

  停下脚步,他蹙拧剑眉,望着把他带到女更衣室前的张杏萦。

  「漫舞在里面?」他怀疑。

  又是那个女人!听到情敌的名字,张杏萦眸光嫉妒,心中怨恨。

  抢走她在舞团的首席舞者位置也就算了,还每次都抢她的主角宝座,就连开记者会时,她也被当成是配角,被晾在一旁坐冷板凳。

  但,最教她生气的是,风漫舞明知道她曾经在众多同事面前,夸口说自己一定会嫁给爱新觉罗.曜日,可她还故意抢走他,害她被同事取笑到现在!

  哼!现在她的机会来了,她就不信凭她的能耐,会抢不回自己想要的男人!

  「曜日先生,你要进来吗?」她勾着眼,笑着。

  「我问妳,漫舞人在哪里?」

  「曜日先生,现在不要谈她嘛,她玩她的,我们玩我们的嘛。」挨进他高大的身子,她艳红的唇微微嘟起,故意说着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暧昧言语。

  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哎呦!曜日先生,这种事情,你教人家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嘛?你好讨厌喔!」媚眼一抛,她咯咯地笑着。

  「但妳不说,我怎么知道妳想说什么?」他眸光微冷。

  「呵,这种事情你们男人不是最了解的吗?怎么问起我来了?」

  「对不起,如果漫舞不在这里,我该走了。」他一点也不想留下来听这个女人的胡言乱语。

  「哎,你别走嘛!」见曜日想转身走,张杏萦一急叫道。为留住他也留住机会,她大胆贴身向他,一双手还挑逗地在他身上游移着。

  「漫舞不在,还有我啊,只要你肯给我表现的机会,你就会知道我比漫舞更适合你。」张杏萦一边说,一边爱抚着他的胸膛。

  「是吗?」抓住她不安分的手,他冷瞇黑眸,「她是我的妻子,但,妳是个什么东西?」他鄙弃她的下贱行为。

  「你──」闻声,她恼羞成怒。

  不甘受辱,也不愿意风漫舞婚姻幸福,更不愿意风漫舞得到曜日的心,张杏萦快速转动脑子,想着最具杀伤力的破坏计策。蓦地,她眼睛一亮。

  「曜日先生,你……不会真的爱上漫舞吧?」她故作欲言又止模样。

  「妳到底想说什么?」

  「就是……唉,其实在团里发生的事情,我是不应该告诉你的,可是,我看你好像一直被她瞒在鼓里,我真的替你很不平……」

  「替我很不平?」他好笑地看着她。

  他会需要一个不知羞耻,又妄想勾引同事老公的女人,来为他抱不平?

  嗯,这好笑。

  「对啊,我想你一定还不知道,她跟我们总监之间的私事吧?」

  「私事?总监?谁?」他浓眉一蹙。

  「就林克汉啊,你不知道吗?唉,我还以为漫舞至少会跟你坦白,她跟我们总监交往过的事。」

  太过耳熟的人名,教爱新觉罗.曜日眼色为之一变。

  「不过,想想也对啦,她会有顾忌,想瞒你也是正常的反应,要不然,万一被你发现他们之间的事,那事情可就大了。」

  见他的脸色一变再变,张杏萦心中暗喜,继续添油加醋,胡乱说一通。

  「虽然我们总监的条件是不能跟你比,可是他的颓废落拓气质,真的也很迷人啊!难怪漫舞会那么欣赏他,听说他们感情很不错呢。」

  悄看一眼脸色越来越差的曜日,她越说越起劲。

  「本来我以为她在结婚后,应该就会安分待在家里做一个贤妻良母,可没想到,你还是让她继续来这里……曜日先生,你实在是太信任漫……」

  「给我住口!」

  「曜、曜日先生?」被他的口气吓到,她眼色微惊。

  「敢跟我玩挑拨离间的诡计!?」猜到她的话意,他恶眼瞪她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。」不敢看他冷凛的厉眼,张杏萦吓得低下头,猛吞着口水。她怕自己惹错人了。

  「下次若再让我听到任何不利于漫舞的谣言,还是不实的传言,我就当是妳在作怪,到时候,妳就给我当心一点!」

  撂下几句冷言警语,爱新觉罗.曜日脸色难看,转身疾步走人。

  他如果再不马上离开这个教他生气的地方,他肯定会动手打烂张杏萦那张恶嘴,也肯定伊莎朵拉工作室,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他一手捣毁!

  怒步走出伊莎朵拉大门,曜日坐进跑车里,努力抑下胸中闷气。

  突然,一阵手机弦乐声,自他身上传出。

  「什么事?」拿出手机,看到萤幕上的保全来电,他拧眉按下通话键。

  「曜日先生,夫人刚从医院出来,我们正开车跟在她车后面……」

  「我岳父发病了!?」他心一惊。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?

  「不是,是夫人她……」

  「她?漫舞!?漫舞她怎么了?她不舒服,脸色很差吗!?」想起方才风父说的话,曜日心口又一惊。

  「不是的,我刚请医院里认识的朋友帮忙问了下,他说夫人怀孕了。」

  「她怀孕了!?」他心惊喜。他们就快要有孩子了!?

  「是的!刚才夫人跟林先生走出来的时候,还笑得好开心、好高兴。」

  曜日闻言,笑容顿僵。

  「你说什么?」笑意褪去,俊颜骤冷,「把话给我说清楚。」

  「就……就夫人跟林先生走出医院时,看起来很开心,也很高兴。」突然变调的语气,教老鸟保全很紧张。

  「曜日先生,你放心好了,夫人她真的没事!虽然我们不方便出面,但是一旁的林先生对夫人真的很照顾,不仅牵她下楼梯,还要她小心走路。」就可惜她总是不领情,还一再推开人家对她伸出的手,教人看了直摇头。

  「你说的林先生是林克汉?伊莎朵拉的舞台总监?」

  「对,就是他。」

  得到手机彼端肯定的回复,爱新觉罗.曜日直视前方道路,脸色难看。

  在他无条件扛下她对风氏企业的责任,在他花心思整顿她的风氏企业,在他想为她的风氏企业赚钱,还倾尽一切细心呵护她、疼惜她、宠她、爱她的时候……她竟然背着他,跟那个林克汉暗中往来!?

  该死、那个该死的女人!

  遭受背叛且难堪的心情,教爱新觉罗.曜日恨得愤搥方向盘!

  他对她还不够好、不够体贴吗!?否则,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!?原以为与她相处这么久的时间,她就算不爱他,也该因为习惯他而喜欢上他。

  但现在她怀孕了,她不找身为丈夫的他,陪她上医院检查,却和另外一个男人开开心心的笑着走出医院!

  她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,她肚里的孩子,不是他的!?顿然想起婚前漫舞曾亲口承认喜欢林克汉的事,爱新觉罗.曜日脸色瞬间苍白。

  难道,她到现在还喜欢着林克汉?难道,她对他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?

  难道,这些日子以来,她对他的体贴与温柔,全都只是在做戏!?

  剎那间,自行拼凑出的不堪讯息,不断地啃蚀、重创爱新觉罗.曜日自初见漫舞之日,即为她深深着迷的心。

  付出真心却换来这样无情的对待,他痛苦紧闭盈满绝望的双眼。

  为什么?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!?

  她明知道他对她的心意,明知他喜欢她,在乎她,也爱她,她为什么还要这样让他难堪!?为什么不肯安分当他的妻子!?

  难怪之前爸在电话里,会突然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,还要他劝她不要再去伊莎朵拉,原来爸早已看出事情不对劲,也原来张杏萦说的话,全都是真的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