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婚假过后,曜日不再像以往那样,把生活重心全摆在工作上,他也不再加班到半夜才回家,现在的他,开始正常上下班,也开始喜欢回家的感觉。

  他喜欢她的陪伴,喜欢她柔柔的嗓音,喜欢她越来越多的笑容,而为能让漫舞感受到他对她日渐浓重的感情,他也总是想办法抽出时间陪她。

  现在,每遇到她的连休假期,他就会派人把在外逍遥度假的怀贤,绑回集团上班,然后,换他放下公事,带着轻松心情与漫舞出国悠闲度假。

  只是,他从不带漫舞出席任何应酬场合。

  因为他想将她永远藏在他的世界里,不让其他男人有机会觊觎他一心在意的她,也不让其他对她有兴趣的男人,有任何接近她的机会。

  他遗憾自己不能限制她的人身自由,也不能把她锁在家里,更不能要求她为他放弃舞者的工作。

  所以,他只能更加的宠她、疼她,让她知道即使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,他也会是最疼她的男人,是她可以依靠终身的丈夫。

  这天晚上,爱新觉罗.曜日带她到撒皇饭店吃饭,还陪她逛百货公司、名牌服饰店。

  他以为她会开心,但一整个晚上下来,他看得出来她毫无快乐之情。

  「去选几样妳喜欢的首饰。」他希望可以得到她的笑、走出CD专柜名店,他带她来到几步远外的金品名店。

  这阵子,他送她不少钻饰、黄金及珍珠,但是她到今天依然颈子空空、手腕空空,十指上除了婚戒外也空空。

  他想,她可能是不喜欢他替她选的那些钻饰,既然这样,那他就带她来店里,让她自己挑、自己选。

  「曜日先生、夫人,欢迎两位光临!」看到贵客上门,金品店经理笑容满面迎上前。

  「两位这边请。」经理笑咪咪,一边说,一边将两人迎进设有丰富茶点及酒吧的贵宾室。

  「看最近有什么新品,都拿出来看看。」搂着她一块坐下,曜日拿下叼于唇角的烟,抬手撩过她滑落颊边的黑发。

  「是,今天总公司刚好送来几款不错的首饰,我马上请人送进来。」

  一会儿,几名专业服务员,陆续捧进十款设计华丽的钻饰与珍珠首饰。

  「这些都是目前最流行的款式,请两位参考看看。」经理兴奋说着。

  想到等一下就会有近百万的进帐,经理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「仔细看看,看有没有喜欢的。」扫过一遍平置于长桌上,衬着黑丝绒的高价饰品,曜日轻揽着她的肩。

  「嗯。」她点点头,但眼睛却飘向一旁的点心吧台。

  她一向不喜欢吃甜食,可是,吧台上的蛋糕,看起来似乎很可口……咬着唇,她犹豫着。

  瞥见她的目光,曜日黑眸一扬。不爱钻石首饰,喜欢蛋糕?

  站起身,他挑了几块精致糕点。

  看着递到眼前的精致点心,漫舞感觉自己的心口,似有一阵暖流滑过。

  凝看他噙笑的眸,她心泛甜。

  「谢谢。」接过小盘子,她细细品尝他的温柔,忘了美钻与珍珠。

  看她吃得认真,曜日侧身而坐,轻撩她的发,一边随意指向桌上其中一只灿烂夺目的蓝宝钻戒。

  「喜欢吗?钻戒。」他强调,免得她以为他在问蛋糕。

  才想点头的她,她笑着摇摇头。

  「那这条呢?」他拿起一条缀满碎钻的项链。

  再摇头,她放下蛋糕,而眼看着曜日每问一句,她就摇头一次,经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苦。

  「夫人,妳的手指纤细修长,很适合这款戒指!」为做成这笔生意,经理急切上前,拿起镶有珍珠的钻戒,瞇着笑眼,想为她试戴。

  「妳看它璀灿耀眼,如果由妳戴起来,一定是更加的……」

  「你在做什么?」曜日冷眼盯视他正要碰触漫舞的手。

  「呃?」经理傻住。替夫人戴戒指,做生意,赚钱啊!但见曜日眼中有着明显的敌意与冷意,经理连忙缩回手。

  「对不起,我只是想请夫人试戴一下戒指,没其他的意思!」被他冷眼一盯,经理觉得全身发寒。

  「走。」冷瞥经理几眼,爱新觉罗.曜日倏站起身。

  「嗯。」察觉他心情不佳,漫舞起身跟着他走出贵宾室。

  「妳不知道要保护自己吗?」他表情不悦,小声斥责,经理及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到了。

  莫名被凶,漫舞怔住,眨着不解的清瞳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不多话,她道歉。

  自结婚后,经过长时间的相处,她明白她若想保有愉快的婚姻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跟他作对,也不跟他顶嘴,还有,也不要违抗他的命令。

  她知道这样的她很没用,一点也不像是以前的自己。

  但是曜日对她真的很好、很好,他疼她又宠她,还帮她扛起风氏企业,也常跟她一块回风家看爸爸,那她又何必为这一点小事而惹他生气?

  再说,如果顺着他一点,就能让他天天有好心情,然后,每每看到她就面带温柔笑意,这样不是很好吗?

  曜日虽然很大男人,也很喜欢管她,甚至还为她立下门禁时间,可是这样的他,其实也很能容忍她偶尔兴起的任性与挑衅作为。

  看着身边的大男人,风漫舞轻扬笑颜,伸出手紧紧挽住他的手臂。

  「别生气了,好不好?」她不喜欢他生气的模样,只喜欢看他深情凝望她时的那种专注与温柔。

  「妳……算了。」望着她嫣然灿笑,爱新觉罗.曜日叹口气,抬手耙过微乱的发,为自己的失常感到无奈。

  他明白一切不是她的错,但,他就是无法忍受外人对她的注意与亲近。

  伸手揽过她的腰,回过头,他一记冰冷射向身后一脸茫然的祸首。

  「下次再想碰她一次,你的生意就别做了!」

  「啊!?是、是、是!」警告的语调,吓得经理猛点头。

  然,听见曜日对店经理的警告,风漫舞愣仰容颜,望他。

  他是因为经理想为她试戴戒指而生气?因为他不喜欢其他男人碰触她?

  仰望身边高大的男人,看着他眼底的不快,想着他对她太过强烈的占有欲,漫舞唇角不住高扬绽笑──

  她不知道他竟这样的在乎着她。

  *

  愉快又契合的婚姻生活,让曜日与漫舞的感情逐渐加温。

  只是漫舞发现,自从上个月,养父将风氏企业移转到她名下后,曜日与她相处的时间就变少了。

  因为风氏的所有权虽然属于她,但真正在管理、领导风氏的人是他。

  他为她一肩扛起风氏的责任,让她能继续自己喜欢的舞蹈工作,让她不必涉入复杂的商场,依然过着她原有单纯的日子。

  她原以为这样是最好的安排,但现在,她不这么认为了。

  担任爱新觉罗集团执行长的他,肩上责任本就沉重,现在要他再担负起风氏企业……她与风氏同时剥夺了他原行的喘息时间。

  不想成为只知跳舞而不懂体贴丈夫的没用妻子,漫舞下定决心要学着自己管理公司。

  为尽快熟悉风氏的业务,也学会商业管理,她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。

  早上,她一样到伊莎朵拉开会跟练舞,下午就回家自修,将自己埋进他书房中成堆的商业书籍里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