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6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看着车窗外急速倒退而去的街灯夜景,看着映照于暗色车窗上毫无笑意的紧绷俊颜,风漫舞不自觉紧绞膝上十指。

  想到待会的新婚之夜,想到他莫名的怒气,风漫舞紧张不已。

  突然,她膝上十指被紧紧握住。漫舞心微惊,转头看他。她想抽回被他握住的手,但她发现自己没理由拒绝他的亲近。

  他是她的丈夫,他有权利碰触她,而她无权拒绝。收回视线,她静看着他紧握住她的左手。

  他的手掌好大,冰凉厚实、十指修长,可以整个包裹住她交握的双手。

  然,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,曜日只知道她的沉默,教他难以忍受且显焦虑。

  想到她此刻心里可能正想着那三人,他就像一头栽进醋坛里一样,表情难看、心情低落,执意地要她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自己身上。

  除了他,她谁也不准想!他施劲一握,故意握痛她的手。

  「会痛。」越来越紧的箝握,教漫舞柳眉微拧,想抽回受制的手。

  「刚在想什么?」他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想那三个人,想知道他们三人里,是不是真有她喜欢的类型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妳根本就不需要去想他们三个!」他不要她担心那三个讨厌的人,也不要她想他们,他要她的心,只想他一人。

  「以他们的能耐,我就算是把他们丢到深山里,一时半刻,他们也还死不了!」但死了倒好,这样以后,他就不必再儿到他们了!他的妒火依然熊燃。

  虽然他的口气不佳,但她听出他的解释。

  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一抹淡笑扬上她的眼。

  曜日面有窘色,别过头。

  「虽然我跟他们是在英国念书时认识的,但我和他们没什么交情,有的就只是合伙关系,最近跟他们合作的案子,就是俄罗斯的开发案,所以,他们从来就不是我的朋友,妳根本不必去理会他们三个。」他再次重申。

  「就是莫斯科的造镇计画吗?」她看到他点头,「可是我听爸说,这个案子有五大集团合作,那今天是不是有一个人没来?」

  「对,因为他就快死了!」他口气恶劣。他厌恶她对其他男人的好奇!

  「……」他又生气了。悄看他一眼,她选择沉默。

  在黑暗中行进的房车,疾速驶出台北市区,经过十五分钟的奔驰,转进豪宅林立的阳明郊区。

  左转右弯后,房车通过巍峨的高架铁门,进入占地千万坪的爵园。

  两分钟后,房车煞住,喀,车门被人自外拉开。

  「先生,到家了。」司机恭敬道。

  才下车,还来不及看清三楼豪宅的外观,风漫舞就被他一路拉着走。

  走上台阶,踏进大门,才通过玄关,首次进入这栋豪华住宅的风漫舞,就被眼前的气派大厅震慑住。

  百余坪的宽敞大厅,以能彰显出浓浓富贵气息的金色为主色调,其中入口处的正面墙上,悬挂着一幅巨型山水国画。

  此外,厅内一整套的金色家具组、豪华视听音响组,以及大型沙发组等超豪华摆设,更是将大厅衬托得金碧辉煌。

  再抬头一看,璀璨耀眼的七彩水品灯,就悬吊于挑高三楼的天花板上。

  脚踩红色长毛地毯,头顶灿烂水晶吊灯,漫舞每走一步,都感觉自己像是走在古代文武百官早朝面圣的皇殿之上。

  尤其此刻,大厅两旁还站着十数名深夜未眠的家仆员工──

  「恭贺先生、夫人新婚愉快,祝两位琴瑟和鸣、百年好合。」在领队的陈管家示意下,众人笑容满面,齐声祝贺。

  「谢谢大家。」漫舞低头想笑,但见曜日突然回头,她忙收敛笑颜。

  「很晚了,都去休息吧。」松开她的手,他如君王般地抬手挥退众人。

  看她一眼,曜日不再推她、拉她、拖她,他自行上楼。

  望着他直挺的背影,漫舞犹豫着是否要跟上去。

  「还愣在那边做什么?上来!」一声命令已自二楼传来。

  「是。」带着忐忑不安的心,她一步步拾阶而上。

  跟在曜日之后,步进位在二楼东侧的大卧室,漫舞好奇环看室内一圈。

  他们的新房就像是缩小版的大厅,只是少了一些骨董摆设,但多了一张属于她的梳妆台,还有一张罩着白幔的铜柱大床。

  然,看着房中大床,她身子微僵,神色紧张。

  「妳先休息吧。」临进浴室前,曜日看向像是被罚站的她。

  「是。」待浴室门被带上,风漫舞这才松了口气,走到床边坐下。

  看着陌生的房间,闻着隐约有他味道的空气,她精神有些恍惚。

  这一切,就像是作梦一样。

  想想之前她还大声的告诉他,她绝对不会嫁他,可是到了最后,却是她开口向他求婚……轻吁一声,她淡然一笑。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世事难料吧。

  想起风父之前的婚礼赠言,漫舞神情顿显凝重。

  他说爱是一种包容,一种宽恕,一种温柔,同时也是一种恒久的付出,所以,倘若她能试着遗忘以往与曜日之间所发生的不愉快,那么她与曜日的婚姻,就将会甜美而幸福。

  因为他相信曜日是真心喜欢她,他要她好好把握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

  只是,以前她或许会相信曜日是真心喜欢她,但在她一再给他难堪,又在撒皇饭店里与他摊牌后,她已经不能确定他现在对她是否还有感情存在……

  忽地,一阵凉风透窗袭来,拂扬起她颊侧柔发,唤回她远去的思绪。

  发现自己还坐在床边发呆,风漫舞急忙站起,想先换下身上这件一看就知价值不菲的旗服。

  环看室内一圈,找不到之前她请人先送过来的衣物箱,又看不到衣柜,风漫舞快步走向角落的一扇门扉。

  她猜想里边可能是更衣室,而她的衣物箱就摆在里面。

  伸手一推,朝里边看去,风漫舞睁大双眼。

  是更衣室没错,而且还是一间将近二十坪的大型更衣室。

  走进一看,她看见她与他的服饰,就分别垂挂在左右两侧,还看见除了她带来的服饰、与他之前找人为她量身订作的改良式旗服外,架子上又多了几十套看来典雅大方的洋装,抽屉里也有许多价值高昂的钻饰珠宝。

  他为她买了好多的衣服、配件与首饰……但,这样就表示他喜欢她吗?

  不敢多想,漫舞低头解开身上旗服胸襟上的结扣。

  褪去旗服,她自架上拿下一套丝质睡衣想穿上──

  喀,一声轻响自前方传来。

  淋完浴,曜日推开与浴室相邻的门,一身湿淋走进更衣室。

  他随手拿条毛巾,想拭去身上水珠时,惊讶看见她也在里边。

  望着她洁白无瑕的美丽背脊,他眸光沉下,缓步走近她。

  张开双手,他拥住她。

  「啊!」突来的拥抱,教漫舞惊声尖叫。

  「是我。」传进耳的磁性嗓音,即时阻止她的挣扎。

  「那里还有一扇门?」一转头,见到他冷俊侧颜,她轻呼出一口气,想稳下被吓到的心。

  「嗯,可以通浴室。」搂着她,他闻着来自她身上的淡淡体香。

  「你的头发还湿着,我帮你。」发现他发梢还滴着水,漫舞强忍羞涩,拿过他手上毛巾。

  讶异她的提议,曜日凝眼望她,点头答应,却不肯松开搂住她腰的手,教风漫舞只能侧着身子替他擦发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