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自鬼门关走一圈回来的风父,听到两人结婚的决定,当场激动落泪。

  他明白这是漫舞为他做的,是漫舞为了让他安心,所作下的决定。

  他知道自己不该让漫舞为他,而牺牲她自己的婚姻。

  但是,他对曜日有信心,他相信曜日婚后会是个好丈夫,也相信日后,曜日可以代他继续呵护、疼惜漫舞。

  一切就此决定,十天后,一场豪华婚礼,就在撒皇饭店宴会厅举行。

  当天,政商权贵、富绅名流齐聚一堂,就连一向看他不对眼的贝克、罗德及洛凯等三人,也专程搭机赶来白吃一顿。

  根据三人的不负责转述,费斯.柯古拉本也想赶来白吃一顿的,但可惜他体弱多病,就快断气了,实在经不起长途飞行的劳累,故而作罢。

  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可这三人从不是曜日的朋友,是劲敌,所以当他看到不请自来的三人,一双浓密剑眉当场拧得死紧,恨不得马上轰走他们。

  但,在堂兄怀贤的努力斡旋下,喜宴过后,爱新觉罗.曜日心不甘、情不愿地把三名不速之客,安排住进皇级套房,享受国家元首级的高级招待。

  可,怀贤错了,他实在不应该要曜日安排他们三人住进同一个地方。

  因为,在享用过精致美味的豪华婚宴料理后,没正事可忙、可做,又无聊到了极点的三人,一旦凑在一起,真的肯定会出事。

  果然,进套房不到五分钟,三人一言不合,大厅顿时成了战场,再十分钟后,原在一旁喝闷酒的曜日,酒杯一甩,也加入战局,还打得更凶、更猛。

  因为他是如愿娶风漫舞进门了,可他没忘记上次她在这套房里说过的话。

  当时她在这里,把他批评得一无是处,还说他从来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。

  哼,她的眼光绝对有问题!只是,如果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,那,她喜欢的到底是哪一种类型?

  像金发的贝克!?狠瞇黑眼,拳头一握,爱新觉罗.曜日就朝贝克.莫里纳挥出一记重拳,砰!

  「啊!」混乱之中中招,贝克痛摀鼻梁,「可恶,是谁打我鼻子的!」

  还是随时都摆出一副酷样的罗德!?冷眼再瞇,他一记左勾拳,凶猛挥出。

  「该死的!是谁!?」遭到重力痛击,却没看清楚敌人,罗德气得咬牙。

  一转头,曜日狠狠盯住洛凯!这个男人最该死!明明就是黑社会老大,还没事就爱扮绅士?该揍!顿时,一记凌厉飞踢,狠狠踹中洛凯的胸口。

  「妈的!踢这么重!?你死定了你!」抓到曜日,洛凯怒火往上窜!

  再也顾不得所谓的君子风度,四人眸光恶狠,迅速脱衣卷袖,不顾一切地扑打成一团,还打得难分难舍,喘息连连也不停手,直到一声惊愕抽气,自里边房间传来。

  「曜日,你们──」刚走出房间想倒水喝的风漫舞,双手惊摀红唇,惊看四人毫不手软的恶斗。

  四人身子一僵,猛地住手,其中三人同时瞪向主角爱新觉罗.曜日!

  「妈的,你有病啊!」贝克率先叫骂。

  「你老婆还在这里,你凑什么热闹!?」

  「你是太闲了是不是!?」

  「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曜日!?」看着三人对曜日的态度,风漫舞惊讶不已。她以为他们是曜日的朋友,但是现在她怀疑。

  「是妳丈夫先动手的!」同样一身狼狈的三人,极有默契的将一切罪过推到主人身上。

  「对!一切都是妳先生的错!」

  「没错,不信妳自己问他!」

  该死!狠瞪难得联手的三人,曜日愤手耙过一头乱发。

  「曜日,他们?」

  「理他们做什么?浪费时间!」俊颜涨红,他倾身捡起刚才随便往地上丢的亚曼尼西服外套。

  整理略微凌乱的仪容,回复应有的尊贵仪态,曜日这才转身看向站于房间门口处的新婚妻子。

  蓦地,他为眼前的素净白颜而愣住。他记得在婚宴上,身穿设计独特、简裁大方,裸肩曳地新娘礼服的她,看起来高贵典雅,有着豪门新娘的耀眼。

  而现在褪去一身华丽妆扮,淋过浴,换穿一袭粉色改良式旗服的她,双颊泛染淡淡红晕,瞳亮唇红,丝丝柔发自然垂落,有着清新高雅的气质。

  望着她,曜日赞叹在心底。似乎无论是何时、何地,她总能这样地吸引住他的视线。

  可,惊愕发现身边三个男人,亦全将日光集中在漫舞身上,曜日眼色为之一沉,口气极差──

  「还站在那里做什么?过来!」

  「是。」敛下眸里的难堪,漫舞轻抿红唇,举步走向他。

  自曜日答应娶她,好安抚她养父因风氏未来而郁抑的心之后,她就学会对他低头,也学会了对他低声下气。

  因为他愿意成全她对养父的一片孝心,又给她这么一场豪华婚礼,他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,她实在没那个权利再要求他要对她好。

  她只能要求自己尽量避开他的火气,不要惹恼他,也不要得罪他,别让养父才安下的心,又因为她的婚姻问题而忧心。

  「走!」一把揽过她纤细的腰,曜日催她快步走。

  「……」漫舞回眸看向三人又看他,欲言又止。

  虽然刚刚曜日与他们打成一团,但能住进这里,应该就算是他的朋友吧?

  那,他为什么不介绍他们让她认识?

  「看什么!?」他口气差。

  「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?」

  「朋友!?」他尾音高扬。

  闷头冷瞪摆明因为对风漫舞感兴趣,而摆出一副亲切笑容,等着他正式介绍的三人,爱新觉罗.曜日轻哼一声,回头。

  「不是!」他断然否认,「倒楣才跟他们是朋友!」

  「但是……」

  「啰嗦,走!」妒火心中窜,曜日动手拖她走出套房。

  回头看着随后跟上,似乎有意跟他一块回家的三人,他黑眼一瞇。

  「跟?跟什么跟!?」

  「我们想……」贝克开口。

  「想?想什么!?住这里还不满意吗!?」

  「妈的,你这是什么态度啊!?」莫名挨轰被炸,三人眼中有怒火,贝克开口就骂,甚至开始卷袖子,打算与他来一场生死斗。

  「吃住你几顿又怎样?不甘心啊?好啊,那来单挑嘛,谁怕谁!?」

  「你的尾巴被踩啦?」

  「才吃完大餐,就吞炸药啦?莫名其妙!」

  「谁让你们一直跟着的?干嘛?想跟我回家啊?」

  「咦?」被猜中想法,三人呆住,互看一眼。他们刚有说什么吗?

  「我就知道!」三人表情一目了然,「哼,作梦!」

  「喂,你这人怎这么……」

  「这么怎样!?我警告你们,敢再跟我一步,我就让你们去睡天桥,住地下道!」砰地一声,曜日当着三人的面,愤力甩上门。

  突然,房门被人用力拉开──

  「妈的,你以为我们喜欢住这儿啊!?」贝克.莫里纳怒气冲冲冲出套房,指着他大骂。

  曜日与漫舞同时闻声回头,惊讶看他。

  「告诉你,我、不、稀、罕!」贝克怒声大吼。

  他是身分高贵的西班牙王储,等着巴结他的人多到数不尽,那现在他哪有被人这样无礼对待的道理!?

  「士可杀、不可辱这句话,你没听过吗!?」又一个冲出套房。洛凯愤瞠邪气冷眸,狠握双拳,死命瞪向曜日。

  「很抱歉,你这里我、不、住、了!」将西装外套甩上肩膀,罗德.科勒蒙冷着酷颜,昂首阔步,自曜日及漫舞面前行过。

  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看着同样骄傲的三人,头也不回的走过眼前,风漫舞不禁有些担心。

  他们是远道前来的客人,现在又三更半夜的,万一出了事,怎么办?

  「曜日,你去跟他们好好谈谈吧,别让他们……」看着当真离去的三人背影,漫舞回头劝道。

  「他们三人要走,关妳什么事!?」她的劝言,教曜日听了脸色泛青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我都不紧张了,妳在紧张个什么劲!?」他心中妒火飞窜,「还是,才看了几眼,妳就已经喜欢上他们三个了!?」

  「你──」听出他的意有所指,漫舞惊得张大清瞳。

  她不懂,为什么只是一句好意的劝说,竟也能惹来他的怒火。

  只是,她能因为这事就与他吵吗?不,她不能。现在,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道歉,以求平息他心中因她而起的愤怒之火。

  「对不起,我说错话了。」

  她态度温驯、顺从,言语谦卑,可,他依然恼怒,依然不满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