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4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这天晚上,风漫舞开车离开伊莎朵拉工作室,行经忠孝东路十字路口,遇见红灯,踩下煞车,她拿起一旁的商业管理。

  她要风父知道,只要给她时间,以后,她也会是一名出色的管理者。

  翻开厚重的书本,漫舞利用时间学习商业知识,但是还没看完一页,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。

  「风漫舞!」才按下通话键,她就听见经理气急败坏的尖叫声,「妳怎么突然就给我跑了!?」

  「经理,还有事吗?」

  「还有事吗!?我不是告诉过妳,今晚在撒皇饭店有一场『杜兰朵公主』的记者招待会吗!?妳人跑了,我找谁去让记者访问啊!?」

  「张杏萦。」她知道自她进入伊莎朵拉后,张杏萦一直把她当成竞争对手,还想取代她目前在舞团的位置。

  「妳们两个都要一起接受访问,但是,妳才是主角!」

  「你别担心,杏萦有一张甜美的娃娃脸,很多摄影记者都喜欢拍她,有她在,谁是主角都不重要。」

  「可是他们更喜欢拍妳!」经理又尖叫,「妳忘记上次T报、W报、D报……好几家摄影记者,为了抢好位置拍妳,还差点打起来吗!?」

  「这……」她放下书。

  「什么这啊那的?妳不要忘了,我们的合约上写得清清楚楚,妳有替舞团宣传的义务!」他搬出工作合约。

  「七点之前一定要赶到撒皇饭店,听见没有!?」

  「听见了。」他都拿合约出来压她了,她再不点头,只怕下一通电话就是老板亲自打来的。

  带着郁闷的心情,漫舞在下一个路口转弯,一边打电话回家交代自己的行踪,一边往撒皇饭店驰驶而去。

  七点整,她赶到记者会场,接受众多媒体记者的访问。

  在整场的访问中,风漫舞始终带着淡淡笑容,面对现场每一位记者,小心而谨慎的回答每一道提问,直到一个太过突兀的问题自后传来──

  「漫舞小姐,听说妳和爱新觉罗集团的执行长曜日先生,正在交往,是不是真的?」

  顿时,现场一片鸦雀无声。众人转身,望向声音来处。

  得到所有人的注视,掌握内幕消息的T报记者,得意的大声陈述问题:

  「根据可靠消息指出,曜日先生曾指示旗下的爱新银行,对风氏企业施予各项业务上的优惠,这是不是表示妳与曜日先生的关系很好?」

  眼见舞团的记者会,不仅偏离主题,所有记者又把焦点全部放在风漫舞一人身上,在一旁坐冷板凳的张杏萦,脸色很难看。

  然,太过意外的问题,教坐于中间位置的漫舞怔住,红唇微张。

  「风小姐,妳跟曜日先生认识很久了吗!?」W报记者惊声问。这么大的绯闻消息,他们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!?

  「传说曜日先生的红粉知己众多,漫舞小姐,妳有把握自己会成为曜日先生的最爱吗!?」

  又是他!面对不实的传闻,风漫舞情绪显得焦躁。但,不希望因他而毁了整场记者会,漫舞闭眼,做深呼吸,忍住想尖叫的冲动,静下心。

  褪去美丽的笑容,她轻蹙柳眉,偏着头,冷静思索最合宜也恰当的答案。

  「各位,真对不起,这是私人感情问题,风小姐她不便回……」经理忙出场坐镇。

  「不,我可以回答。」

  「漫舞?」经理变脸色。

  不理会经理的劝告,她坐正身子,环视在场记者一圈──

  「我和曜日先生并没有在交往,更没有任何的关系,我第一次见到他,是在上个月的二十八号,这半个多月来,我从没想过要成为他的唯一或最爱。」

  看着她带着嘲弄的冷笑,听着她简单、明了且直接的答案,现场记者们听得全都傻住。

  他们指的男主角,可是世界有名的单身贵族,而且还是很贵、很贵的那一种,怎么她的口气听起来像是要跟他划清界线?

  「漫舞小姐,妳不喜欢曜日先生,是不是!?」嗅出八卦味道,D报记者情绪激动,两眼发亮。

  「曜日先生是个有身分、有地位的男人,也已经有很多的女性朋友视他为白马王子,他并不需要我的喜欢。」

  「但是,妳就是不喜欢他,对不对!?」媒体记者追问答案。

  「这……」看着提问的记者,漫舞柳眉微扬。

  「曜日先生是商场硬汉,听闻他为人阴沉,而妳父亲是商场清流,妳是艺文界的高贵公主,漫舞小姐,请问──妳是不是认为他配不上妳?」

  顿时全场静穆,等着她的回答,只是她才启了唇,光头经理已经再次杀出来,制止她的回答。

  「等等!」这丫头胆子够大,不怕得罪人,但是,他怕啊!

  「对不起!记者会已经结束了,谢谢大家抽空参加!」

  「漫舞小姐,妳不回答我们的问题了吗?」D报记者不死心,高声喊。

  「我……」

  经理表情好惊,用力一扯,要她闭嘴。

  「各位大哥、大姊,现场后方有我们为大家准备的丰富美食点心,请各位慢慢享用,再见!」被吓得满头大汗的经理,一把拉起她就冲出会场。

  *

  原以为已经可以回家的风漫舞,在经理的合约要胁恐吓下,被要求到隔壁包厢,参加伊莎朵拉舞团每季一次的庆功宴。

  伊莎朵拉的庆功宴,一向就只有团员才能参加,可是才走进包厢,风漫舞一眼就看到高大俊挺的爱新觉罗.曜日,正被众人包围在电视墙前。

  看见电视萤幕里自己的背影,漫舞回过头,对抬着摄影机紧跟在她身后的林克汉摇头,拒绝他再拍摄,再回头,她对上爱新觉罗.曜日森冷的俊颜。

  他看到她了……不,他不只看到她,他还已经看完整场的记者会。

  虽然两人中间隔了一大段的距离,但漫舞强烈感受到他对她的愤怒。

  「刚才妳怎么可以说那样的话?」担心她的回答会惹来曜日的不快,经理气得猛数落她的不是。

  「又不是第一次开记者会,难道妳还不知道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?万一曜日先生生气了,妳要我们大家怎么……」

  远远看到男主角,经理话题一转。

  「对了,我听方秘书说,曜日先生当初是看到我们在东区的那张大型广告看板,才临时决定要来看妳表演……」话说一半,经理住口。

  因为他发现漫舞依然是一副从北极回来的摸样,她神态依然冷漠,还一点高兴的样子也看不出来。

  霎时,光头经理是不满又生气,还狠瞪她几眼。

  这女孩实在不得人疼,这么值得骄傲、高兴的事,竟然没一点反应。

  「大小姐,我说──人家曜日先生大执行长,那天晚上可是特地、专程去捧妳场的!」哼,他就不信她一点都不动心。

  爱新觉罗家族是豪门望族,有点脑子又够聪明的女人,绝对会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。

  果然,听到他话的风漫舞,有了反应。

  转头,她看进光头经理小到不能再小的瞇瞇眼,眸里有着迷惑。

  在那晚之前,她是不是曾经得罪过那个男人?否则,他何必「专程、特地」去看她表演?

  「漫舞,妳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?」经理被打败。

  「听见了,但那又怎样?他也不过是来看一场表演,难道,我应该因为他的大驾光临狂喜尖叫?」她冷冷问着。

  「呃……多少吧!」被她冷眼盯上,经理有些不自在。

  「抱歉,我做不到,我也不是她。」美丽红唇讽扬。她看到张杏萦一进到会场,就因为发现曜日而惊喜万分地朝他直奔过去。

  张杏萦崇拜、爱慕他的事,已经不是新闻,只是她没想到杏萦在昨天的排练休息时,竟当着众人的面大声说──

  「你们等着看吧!总有一天,我一定会让爱新觉罗.曜日爱上我的!」

  她很佩服杏萦的勇气与自信,不过,身为他的爱慕者之一,杏萦理该比谁都清楚,像他那样的男人,绝不同于以往她所交往过的男人。

  爱新觉罗.曜日是那种高高在上,又自恃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的男人,根本不是张杏萦或其他女人所能掌握的。

  爱上那样的男人,只会是一种痛苦,但,杏萦既然如此有信心,那她也只能为她送上一份祝福。

  「哎!别提杏萦了,那个女人生活太放荡,怎么劝都劝不听,曜日先生不可能会喜欢她,但是妳就不同啊!」

  「不同?」

  「当然,妳洁身自爱又贤慧,家事还样样行,而且还长得美丽动人,气质又好,如果妳可以时常笑笑,然后,再改改坏脾气,看人不要用飘的,说话不要像含冰块……」

  经理越说越觉得可怕,原来,看起来像是男人梦中情人的漫舞,缺点还真是多得吓死人。

  看来想追她的男人,心脏得强一点才行,免得被她的缺点吓死。

  瞧见不远处正迈步行来的曜日,经理不禁有些替他担心。不知道曜日先生的心脏够不够强?

  「总之,妳要改改脾气,这样曜日先生才会更喜欢妳。」

  下完结语,经理识趣转身想走人,但,她一声轻笑,吓住他的脚步,心底还直发毛。

  「经理,我不是杏萦,我也已经不是十七、八岁的小女生,再说,我一点也不需要他的喜欢。」

  「呃……漫舞,这个缘分是很难说的……」看着已经站在她身后的爱新觉罗.曜日,经理额头开始冒冷汗。

  「问题是,我跟他之间没有缘分。」

  「那、那也不一定嘛!缘分这种东西,不是妳说没有就没有的,机缘一到,说不定以后,妳跟他……」看着曜日冷下的脸庞,经理猛擦冷汗。

  「够了,经理。」漫舞冷颜截断他的话,「他是他,我是我,请你不要再把我跟他扯在一起。」

  「漫、漫舞……」

  「如果可以,还请你替我告诉他一声,请他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,我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,谁来说都一样!」

  她知道自己的反应过大,但是,她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对他名字的反应。

  像他那种男人,根本就不可能会真心喜欢一个女人,那他又何必这样捉弄她,还故意做出一些行为假相,误导别人的看法!

  「原来,我打扰到妳的生活了。」不带一丝情绪的冷语,自他口中吐出。

  漫舞闻声一愣,转过身子,抬头,直视进他更见深沉的黑眼。

  他在生气。虽然他面无表情,可是,她就是知道他正在生气。

  「没错,很高兴你终于听见我说的话。」看一眼飞快闪人的经理,漫舞拉回视线,对上他的眼冷冷道。

  她明白自己不该在这时候再惹他,但想到这几天来,他一再故意接近养父,还一再故意当她的面,对养父灌输她没能力扛起风氏责任的事,她就忍不下心中那口怨气。

  说什么她只适合跳跳舞,说什么她只适合结婚,还说什么她只适合待在家里相夫教子……

  更可恶的是,他还告诉养父,说她如果没有男人在一旁照顾,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凄惨!

  她风漫舞又不是一个空有美丽外表,没有脑袋的花瓶,又不是身边没男人就会死的女人,他凭什么那样诋毁她!?

  燃起一根烟,爱新觉罗.曜日抽一口,吐出一圈白雾,俯看冷丽容颜。

  「是听见了。」他眸光幽沉。

  「既然这样,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。」

  「可以。」弃掷烟蒂,自侍者端高的盘上取过一杯酒,他冷看她的眼。

  他从不接受失败,因为自小到大,他从未失败过,而今漫舞的拒绝,无疑是在对他挑衅。想起她刚刚在记者会上说的话,曜日的心口闷极了。

  不可否认,他是欣赏她的勇气,但是,他也耻笑她的无知与幼稚。

  对她客气是给她面子,她竟然不知好歹地处处跟他划清界线,还一点也不将他看进眼底!

  真是个该死的女人!狠狠喝下一口酒,曜日抬手抹去嘴角的酒渍。

  真要激怒了他,她以为她还会有好日子过吗!?

  还是,她以为到时风青文保得住她?哼,那她是在作梦。

  只要他一通电话,只要他一句话,她养父花了大半生心血、一手所建立的风氏企业,绝对就会毁于一旦,到时,他就看她还有谁可以靠!

  「我们的确是该把话一次说个清楚。」敢跟他拿乔?敢跟他作对?那,倒楣的一定是她!

  「那么……」漫舞很高兴两人间有了共识。

  她认为两人可以到角落,坐下来好好谈,但她发现曜日并不这么想。

  「跟我走!」一口饮尽杯中酒,他丢下空酒杯,一把箝握住她的手,即快步往外走去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