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3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漫舞,算了。」风父愿接受曜日的解释与道歉,但见女儿依然气愤,忙出声打圆场,「看过都看过了,再说什么也没用,我想他没什么恶意的。」

  「风叔叔,我只是不忍看漫舞为那几张报表头痛,才好意想帮她一点忙,没想到却让她更生气了。」不似漫舞的激动,曜日温和说着。

  「头痛?」曜日的话,教风父微蹙眉,看她,「漫舞?」

  「爸,我……」漫舞羞愧地低下头,「对不起,我需要多一点时间,才能理解那些数据代表的意义,对不起。」

  「风叔叔,漫舞本身是学舞的,跟商场扯不上关系,她的确是需要多一点的时间,来学习这些商业知识。」他刻意道。

  无法反驳他的话,风漫舞愤别过头。

  「以她目前的程度来看,光是看一页报表就要十五、六分钟了,那要她看完一整份的财务报表,实在是太为难她了。」

  「你!?」听他言语中一再贬抑自己,风漫舞怒红了眼。

  然,望进她愤亮的瞳,曜日唇角一勾,微笑,继续未完的话。

  「更别提身为一间公司领导者的工作,不是只有看看报表、签签名这一两项,我想她的起步真的是晚了一点,让我不得不为风氏的未来担心。」

  「唉,这……我早该开始训练她才对。」风父听了叹气。这问题他不是没想过,只是知道漫舞志不在此,他总不忍心勉强她。

  「不过,风叔叔,你也别想太多了,只要漫舞结婚的对象,是个成功的企业家,这样一来,风氏的传承问题就解决了,所以,我想也许你可以……」

  「爱新觉罗.曜日,你──」见曜日一再给养父洗脑,甚至还暗示养父可以操控她的婚姻,漫舞是又惊又气又急。

  「漫舞,不可以这么没礼貌。」风父难得地对她板起脸。他不希望漫舞得罪曜日,甚至还希望两人有一天能结婚。

  因为如此一来,漫舞就可以继续跳她喜欢的舞蹈,而风氏企业也会因为有曜日的支持而永续经营。

  他看得出来,曜日是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,而且,他对事业也有着强大的企图心与野心,未来的事业成就,绝对不仅止于此。

  他确信风氏若能有曜日坐镇指挥,那绝对是有百利而无弊害。

  「爸,可是他,他没安好心的,你不要被他骗……」

  「漫舞!?」风父倏声截断她的话,「妳今天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变得这么不理性?」

  他多少明白漫舞的心中忧虑,只是目前,曜日是他唯一能托付的人。

  近年来,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了,他若不早点替漫舞及风氏找到稳当的支柱及靠山,他担心要是哪天自己突然倒下,漫舞会因为风氏而失去笑容,而风氏……他一生的心血,也会就此消失在这个世间。

  对漫舞来说,曜日或许不是一个完美的新好男人,但是,从他在商场上的种种表现来看,他会是个有责任感且有担当的丈夫。

  「爸,你不知道他的为人,他很会耍手段……」

  「住口!曜日的建议,妳也许不喜欢听,但是不管怎样,他都是好意的在帮我们风氏想办法,妳怎么可以这样误会他?快跟他道歉!」

  「爸!?」她瞠大眼。瞪看前方的得意俊颜,风漫舞不敢相信养父竟这样简单就被曜日的几段话收服了。

  「风叔叔,算了,我不会为这种小事跟漫舞生气的。」藏住眼底的精明锐光,他展现出男人的风度。

  他只是要她明白,他有影响她养父决定与看法的能耐,并无心要他们父女俩为他起争执。

  「你──」没有他的好口才与阴沉,也做不来他的表面虚伪,漫舞霍地起身,「对不起,我还有事,你们聊吧!」

  话一说完,风漫舞僵着容颜,疾步离开沙发,推门走出办公室。

  她不想再多看他一眼!

  *

  下班回家,风漫舞安静地陪着风父在庭园里散步,晚餐时刻,她也安静的吃着饭,看得风父白眉微拧。

  他猜测她的异常安静与爱新觉罗.曜日有关系,只是他不确定这两人间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  夹起一口高丽菜,吃着饭,风父一边嚼着饭菜,一边观察着她。

  「漫舞,妳知道妳林伯伯的儿子,就快结婚的事吗?」他找到话题。

  「嗯,听说对方是个女老师。」听到问话,漫舞停下筷子,带笑抬头。

  「妳林伯伯说那个女孩儿,很年轻才二十岁。」

  「真的吗?这我不知道。」她夹了口青蒜鸡丝到风父碗里。

  「那妳呢?」吃着爽口的鸡丝,风父哀怨看她。

  「我?」

  「妳比人家大两岁,都二十二岁了,妳还不打算结婚吗?」

  「结婚?」她好笑的看着他,「爸,结婚也要有对象,但你看我现在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吗?」

  「只要妳想结婚,多的是男人想娶妳。」

  「有吗?」她含蓄笑着。

  「没有吗?我看那个爱新觉罗.曜日就对妳很有意思。」风父试探问。

  正为风父夹青菜的漫舞,手一顿。

  「爸,我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,而且,你下午也看到了,我跟他……处不来的。」她含蓄道。

  「处不来?那妳那天怎么会坐他的车回来?」

  知道风父说的是她与爱新觉罗.曜日初遇那晚的事,风漫舞抿了抿唇。

  「那是他强迫我的,他……」她犹豫着是否要说出实情。

  「什么,妳说他强迫妳!?」风父闻言脸色顿变,重放下手中碗筷。

  「妳说,他做了什么?他是不是欺负妳了!?妳老老实实告诉爸爸,爸爸一定会替妳做主!」原还以为曜日是个不错的青年,他真是看走眼了!

  「爸──」看到一向温和的养父变了脸,风漫舞愣住。

  「妳是我风家的女儿,他如果欺负妳,就等于是欺负我这个老头子,说什么我也不会放过他的!」风父怒道。

  「我风青文虽不是什么大集团老板,但是在商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,他如果真的欺到我们父女头上,我就算是倾家荡产,也会跟他拚了!」

  「爸,你别生气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那天晚上,他只是……」她想安抚下风父的怒气,不希望风父血压升高。

  「只是怎样?妳把那晚的情形,全部都说出来,不许有任何隐瞒,我会去找他当面求证,听见没有!?」

  「这……是。」不想把事情闹大,也为避免风父替她操心,漫舞刻意淡化当晚与曜日所产生的争执,也略过自己被他一拍就莫名昏倒的事。

  听完漫舞对当晚情况的概述,风父心中怒火是消了,但两道白眉又紧拢。

  他今天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阵子,爱新觉罗.曜日会经常在他与爱新银行王总的会谈中出现,甚至,还答应在贷款上给予风氏更好的优惠利率。

  他可以肯定,这一切,全是因为漫舞的关系。

  端起碗,拿起筷子,风父继续用着晚餐,一边略有所思地看着她。

  「爸?」风父的反应,教她感到不解。

  「也难怪他会生气。」喝了口汤,他开了口。

  「爸?」

  「妳不知道他是因为对妳有好感,所以才坚持送妳回家的吗?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「妳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,居然还拿花当武器打他,妳啊……」对漫舞的率性而为,风父猛摇头。

  「这种事情妳可以客气的告诉他嘛!何必把场面弄僵呢?」

  「我早已经说过不要他送了,是他自己不听的,怎能怪我?」漫舞没料到父亲竟会替他说话。

  「问题是,他不是普通的平凡男人,而是一个大集团的执行长,将来也很有可能会接手爱新觉罗集团总裁的位置,他哪会接受妳的拒绝?」

  「我──」

  「妳呀,真是糊涂!」

  「爸!?」她不满叫道。

  「妳这个倔性子要是再不改改,总有一天会吃亏受苦的。」看着美丽的女儿,风父又再一次摇头。

  「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担心妳真会一辈子嫁不出去,到时,我就真的得养妳一辈子了……」

  「那好啊,我就继续赖在家里让你养。」毫不在意地,她轻哼一声,拿过风父已空了的碗,为他再添一碗饭。

  「不肖女!」接过她递来的饭碗,风父老眼一瞪,笑骂道,「妳就不会自己去找喜欢的吗?凭妳的条件,还怕找不到男人娶妳啊?」

  「是真的有人想娶我,可是,他们没一个人像你。」赖到风父身边,她轻轻笑着。她希望自己未来的丈夫,就像养父这般温和、善良,又好相处。

  「嗯哼,知道妳爸我的好了?不再嫌我啰嗦爱催妳结婚了?」

  「对,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,最最最慈祥,也最最最正直的父亲。」带着盈盈笑意,漫舞一边说,一边夹了块红烧豆腐进他的碗里。

  「就会对我说好听话,也不见妳这么对过那些想追妳的男人。」风父满脸笑容的咬下一口豆腐。

  「谁让他们都不是你,而且,爸,你也知道的,他们根本不是真心喜欢我这个人。」她不想承认,但这是事实。

  「这──」看着拥有美丽脸孔的女儿,风父霎时无言。

  他知道漫舞交过几任男友,但通常不到一个月时间,就以分手为收场。

  因为她发现他们喜欢的只是她的外表,而不是她这个人。

  「他们会追求我,是因为我长得好看;会喜欢跟我在一起,也是因为长得好看的我,可以让他们在朋友或外人面前有面子。」漫舞无奈道。

  风父又无语了。因为,他也曾经在一场朋友的宴会上,听到几位世侄这样私下讨论过她。

  「他们对我不是真心的。」她撇着红唇。

  美丽,对她来说,其实是一种无形的负担。而她猜测爱新觉罗.曜日,应该也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接近她。但是,她不会给他机会的。

  「算了,过去的事,就别再提了,爸相信总有一天,妳一定会遇见一个真心喜欢妳,又欣赏妳性子的真命天子。」

  「嗯。」绽着笑颜,她附和风父的话。

  只是,她真有可能会遇上这么一个喜欢她,又喜欢她性子的真命天子?

  指他吗?莫名晃进脑海的爱新觉罗.曜日,教风漫舞蓦然一笑,轻摇头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