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下午三点,是风父的开会时间,原想跟去开会的漫舞,被要求在办公室里学看财务报表。

  坐在风父的办公室里,漫舞翻开会计交给她的报表。

  十分钟很快的过去,但她还在看第一页资料。

  二十分钟后,她动手翻到第二页。

  喀地一声,有人推门进入,漫舞应该要发现,但她看报表看得太认真了,连有人走到办公桌前,又转向一旁沙发坐下,都没有发现。

  咘咕、咘咕、咘咕、咘咕。四点了,报时的布谷鸟,出来绕场一周,顺便叫四声。

  此时,她的报表才看到第六页,而后面还有五页的报表等着她看、等着她了解那些数据所代表的意义。

  漫舞很想再继续看下去,但是,刚刚才看过的数据,已经在她脑海里乱成一团,教她感到泄气。

  毕竟不是自己的专业,满满几页财务数据报表,让她看得倍感吃力。

  「好难……」眨了眨眼,她抬手轻揉眉间。

  听到她的喃喃自语,坐于沙发上的爱新觉罗.曜日起身,浓眉一蹙,即跨步来到她桌前。

  「不会的地方可以问我,我教妳。」他愿意尽弃前嫌,宽恕她那晚的无礼,原谅她的行为,与她重新开始。

  乍闻入耳的熟悉嗓音,风漫舞震住。倏抬头,她愕眼看向桌前的他。

  她看见他脸上原有的伤痕,已经完全好了,没有留下任何疤痕。

  「看我看得这么入迷?」勾起她的下颔,他凝笑对上她的眼。让她冷静个几天果然有用。

  「你、你在做什么!?」丽眸一瞠,漫舞愤而挥开他的手,怒声问: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!?」

  「妳说呢?」她的问题教他唇角一扬,敛下疾速掠过眼底的异光。

  当然是为了与风父打好关系。在方克云对她所收集到的资料里,他看出一个事实,也明白一件事,那就是──

  如果他想得到她,那,他就得从她养父风青文身上下手。

  正好,风氏企业一直与爱新觉罗集团旗下的银行有业务往来,他可以好好利用这层关系。

  至于该怎么利用,那就得看她的态度了……对上风漫舞警戒的瞳,曜日寡薄的唇忽勾起一抹诡笑。

  「当然是来找妳父亲。」风父是他掌控她的唯一棋子。

  「你跟风氏有合作关系?」看着他太过深沉的眼,风漫舞直言问道。

  「很意外吗?」

  「你该不会公私不分吧?」她不希望他找养父的麻烦。

  「妳说呢?」曜日将问题抛回给她。

  「你!?哼!」别过头,她不想再理会他,想将他当成透明人,然后继续看自己的报表。

  「如果你敢在合作上耍手段,我不会放过你的!」

  「问题是在商场上不耍点手段,妳要大伙怎么生存?难不成,妳以为每个商人都跟妳父亲一样刚正不阿?」

  「如果我父亲可以,你们当然也可以!」

  「我们当然也可以?呵!」他讽笑,「妳可以再天真一点没关系。」

  「我再天真,也不关你的事!」他的嘲笑,教她气愤。虽然每个人行事作为不尽相同,但既然她父亲可以,其他人当然也可以。

  「只会耍手段,算什么正人君子!」

  「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是个正人君子。」燃起一根烟,抽一口,爱新觉罗.曜日有趣的望着她。

  他没想到性情倔傲的她,竟有如此可爱、天真的想法,有趣、有趣!

  「妳真是一只误闯丛林的小白兔。」不闹性子的她,真的可爱多了。曜日如是想着。

  可,对风漫舞来说,感觉完全不同。

  话不投机半句多,风漫舞站起身,表情冷漠,作势请他出去。

  「很抱歉,我父亲目前还在开会,得请你暂时离开这里,到会客室里等候。」漫舞想按内线通知江秘书,「等一下江秘书会带你过去。」

  「不必那么麻烦,我可以在这里等他,顺便教妳一些为商之道。」叼着烟,他伸手抽出被她压住的财务报表。

  「谁要你教了!?」

  「我愿意教妳,是看得起妳,不让我教,是妳的损失。」瞟她一限,他看着手中资料。

  才一眼,曜日就发现她刚刚看了四、五十分钟之久的报表,竟然才看到第六页而已。

  「这种简单的月报,妳需要看这么久时间?」他略显诧异地看她。

  「不要你管!」风漫舞脸色涨红。

  不要他管?他就偏要管!曜日冷笑。

  「还说……好难?」他故意道。

  「你!?」漫舞气红脸,急伸手想抢回资料,「那是我们公司的报表,你不能看,还给我!」

  一个优雅旋身,曜日轻松避开她伸来的手。

  「放心吧,我对你们风氏目前还没什么兴趣,暂时是不会动它。」他一边说,一边快速翻阅报表,将之全部浏览过一遍。

  才几分钟,他已快速消耗完脑子里的数据,将资料递还给她。

  「说吧,哪里不懂?」

  「不必你多事!」抓紧资料,漫舞怒眼瞪他,「你马上给我出──」

  突地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。

  「曜日先生?」风父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他,颇感惊讶。

  曜日闻声转身,带着温和笑容,热络上前。

  「风叔叔,喊我曜日就可以了,多加个先生,感觉真的太生疏了。」

  「呵,这怎好呢?」见曜日对他如此尊敬、友善,风父相当满意。

  「怎会不好?就这么决定了。」

  「好好好……对了,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?我听方秘书说,这几天你为了俄罗斯的造镇计画,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而且还得抽空南下高雄参加度假村的开幕酒会。」

  「最近是忙了一点,所以也没时间在高雄多做停留,一剪完彩,我就搭专机赶回来……啊,瞧我,差点都忘记它了。」

  走至茶几前,他拿起自高雄带回来的当地名产,送到风父面前。

  「风叔叔,这是送你的,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好礼,但也是我的一点小心意。」

  「哎,这不是──」看到纸袋上的店名,风父惊喜。

  「上次见面时,我曾听你说过高雄这间『简单小屋』做的芙蓉蛋塔很好吃,就顺道替你带了三盒回来。」

  「呵,怎好意思让你破费呢?」喜吃甜点的风父,笑容满面,「还一次就买了三盒,呵呵呵……」

  见风父笑得开心,曜日笑得更是开心,就像是全无心机一样。

  但,天知道,他就是太清楚风父的为人与喜好,所以才特地挑他喜欢的小糕点送他。因为与其花大钱送大礼,还不见得能讨他老人家欢心,那他还不如花点小钱投其所好。

  瞧,也不过是几盒便宜蛋塔而已,就让他乐得合不拢嘴了。

  「只是一点小钱而已,你就当是做晚辈的孝敬长辈吧,可别不收啊!」

  「好好好,我收、我收,呵。」

  「对了,店员告诉我这蛋塔可以冷藏保存三天,冰凉凉的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,口感也挺不错的,你可以试试。」

  「呵,那我可得试试。」才几句话,风父的心已被他拢络。

  自袋里取出一盒蛋塔,风父笑着把其余两盒递给旁边脸色不佳的漫舞。

  「漫舞,妳先替我拿一盒去给江秘书他们,另外一盒就放到茶水间的小冰箱里冰着,快去快回,我们等妳一块吃蛋塔。」

  「是。」见曜日用三盒蛋塔,就把养父给收买,漫舞紧抿唇不多话,拿着两盒蛋塔转身离开办公室。

  「曜日,坐啊,别一直站着。」风父眉眼直笑地唤他坐下。

  当风漫舞端着泡好的咖啡走进办公室,就见风父与曜日正愉快的畅谈着。

  走到两人身边,她放下泡得香浓的咖啡,为两人掀开蛋塔盒盖。

  「来来来,你吃看看,这家店的甜糕跟点心,真的很不错……」风父热情的招呼着。

  「是。」拿起一个蛋塔,他咬下一口。

  「怎样?还不错吧?」风父一边吃,一边问,「喜欢吗?」

  「嗯,是真的很不错。」曜日笑点头,继而看向有心忽视他存在的风漫舞,「就可惜当时我没什么时间多做停留,要不然,我还可以请店员多介绍几样好吃的甜点,好带回来给你尝尝。」

  「没关系、没关系,我知道你有这份心就好了,呵呵呵……」风父一听心中大乐,「对了,我听说这家店是御世集团的总裁夫人开的。」

  「我也听过。」看着一旁拧眉的她,曜日唇角一扬,刻意再道,「本来我想趁这次南下机会,正式上门拜访的,但实在是腾不出时间,只好作罢。」

  才简短几句话,又听得风父心花怒放。

  可,见两人越聊越愉快,漫舞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。

  「漫舞,妳怎么了?今天怎么特别安静?」风父终于发现她的不对劲。

  「没……」

  「我想可能是那份报表的关系吧。」曜日故意当着风父的面,说出刚才的事,并对未经同意就翻阅风氏报表的事,表达歉意。

  「你以为说一句道歉就可以了?」漫舞冷哼道,「那可是我们风氏公司的机密文件,你……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