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忽地,一道刺痛自他颊上隐隐传来。抬起手,他触上痛处。

  转眼看着沾于指腹上的红血,他黑眼幽沉。

  她的突击成功。带刺的玫瑰,不仅扫划过他宛如雕刻般的俊冷脸孔,还在他右颊上留下一道殷红记号。

  冷扬厉眸,他冷冷凝进她惊慌、意外的瞳。

  「是你逼我的!」意识到自己真的划伤了他的脸,风漫舞眼色微惊,但她一点也不后悔。

  「我已经说过要送妳回去,妳还不满意?」冷厉俊颜教人畏惧。

  「是不满意,因为──我也已经说过,不、需、要!」依然挣脱不开他的箝制,漫舞气愤朝他尖声叫道。

  「快放开我!」紧握长指,风漫舞紧抿着唇,瞪瞠丽瞳。

  「放开妳?」他冷笑,「在妳用花砸我之前,或许还有这个可能性,但是现在,妳应该知道,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,走!」

  加重劲道扣住她手腕,他大步而行。

  他已经作下决定的事,就绝不准他人再有任何异议。

  即使是身为当事人的她,也不准!

  来到停于路边的黑色保时捷前,他拉开前座车门,看她──

  「进去。」他命令道。

  「不可能!」一手扳住车门,风漫舞愤声加以拒绝。

  对,是不可能。因为她从不是一个会任人操弄的玩偶,她有生命、有自我意识,更有自我的个性。

  除非她愿意,否则,任谁也不能勉强她做不喜欢,也不愿意做的事!

  只是,她真的太不了解爱新觉罗.曜日的为人,也太过低估他的执行力了……

  「那,就别怪我了。」薄唇一扬,他低敛异光闪烁的眼,松开她的手。

  「你──」右手腕重获自由,漫舞不想再与他周旋下去。

  转了转被他扣出一道红痕的手腕,她旋过身,想走。

  但,一记来自身后不轻不重的力道,准确击中她身子的一点,教她黑瞳蓦瞠,脑海一空,无力地向后倒下。

  失去意识前,她怔望着及时扶住她的曜日。

  看着他被划出一道血痕的冷颜,忽露笑意,她顿然明白──爱新觉罗.曜日蓄意……攻击她。

  *

  那一晚与爱新觉罗.曜日发生争执,与后来莫名被他弄昏,并在他车中醒来的事,至今仍深深困扰着风漫舞。

  她担心财大势大的爱新觉罗.曜日,会因为她的不服从而牵怒伊莎朵拉舞团跟她养父的公司。

  她不希望他是这样恶劣的一个人,但是那晚的他,看起来就是,教她这几天过得有些提心吊胆,就怕他会突然出现又找她麻烦。

  这天一早,正在厨房帮风父做早餐的漫舞,端着刚煎好的蛋到饭厅放下,就看到他正走进饭厅。

  「爸,早安。」带着笑容,她走上前。

  「早。」慈祥的风父,和蔼点头。

  白手起家的风文青,年近六十岁,发色泛白,喜穿唐衫的他,长得一副慈眉善目样,待人也亲切行礼,是商场上的老好人。

  虽然,他只是一间中型企业的负责人,但因为他品德高尚,且为人十分正直清廉,又经常参与慈善活动,长久以来,一直为政商界人士所敬重。

  只是近年来,他的健康情况不甚理想,为此,漫舞相当忧心。

  「早点我已经准备好了,可以吃了。」拉开餐椅,她搀扶风父坐下。

  「丫头,妳还真当我是病人啊?」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,风父摇头笑。

  「小心点、注意点总是好。」她微笑道。

  「妳也真是的,林医师就说我没事了,妳还一直把我当病人看待。」

  「爸,我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妳担心我的健康,但是,妳看我现在这样子不是挺好的吗?再说,我每天出门晨跑,可不是跑好玩的。」

  「那明天让我陪你一起跑,好不好?」

  「去去去!」风父一听,瞪眼,「妳一个年轻女孩子,跟着我一个老头子跑做什么?」

  「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人出门晨跑,你的身子……」

  「好了、好了,先吃饭吧,我饿了。」不想再谈自己的健康问题,风父打断她的话,转开话题。

  「嗯。」漫舞快步转身进厨房,和管家王嫂一块端出早点。

  看着桌上的清粥小菜,风父端起碗一口口的吃着,而一旁也坐下用餐的漫舞却直看着他。她担心风父会吃不惯今天的早点。

  「爸,林医师昨晚打电话来问你的情况,他说你这阵子最好是吃清淡点的食物,所以我今天就……」

  「就准备的很清淡,可是又怕我不喜欢,吃不下。」喝进一口清粥,他笑眼望她。这个女儿心里想什么,他光看她的眼睛,都可以猜出十之八九。

  「嗯。」她好为难。她知道父亲一直有偏食的习惯。

  「那妳尽管放心吧,只要是妳准备的,我全都吃得下。」漫舞的厨艺可是远近驰名的,再难吃无味的营养餐,到了她手中就成了山珍海味。

  看漫舞脸上有了笑容,风父满意地直点着头。

  这个领养来的女儿,真的很窝心,也很孝顺,一点也不输给他那些老友、邻居的女儿,让他在外人面前相当的骄傲。

  「对了,丫头,妳能睡就多睡点吧,我看妳最近好像睡得不是很好。」

  风父盯着她的眼,摇起了头,「妳看看妳,就快要有黑眼圈了。」

  「这──」漫舞愣了下。近来因为那个男人的关系,她确实睡得不怎么好,只是,她没想到养父注意到了。

  回想起那晚的事,风漫舞拧了眉。虽然那晚他打昏她时,没有真的弄痛她,也真的直接送她回家,并没有对她做出任何不轨的事。

  可是,她就是无法把那天发生的一切忘怀,也无法控制心底深处因他而产生的惊惧与不安全感。

  他的气势太惊人,他的眼神太危险,尤其当时的她,还被他逼得做出以往从未做过的事──当众尖声叫骂,甚至还用花束攻击人。

  那时候的她,根本就不是她所认识的自己,面她……害怕那样的自己。

  因为在他出现前,她对周身的一切,都可以淡然看待,可那一晚,他却让她变成另一个人……

  「丫头,妳在想什么?」发现她神游他方,风父出声叫唤。他发现自从爱新觉罗.曜日那晚送她回来后,她整个人就不对劲了。

  这几天,他一直等着漫舞主动告诉他,她与爱新觉罗.曜日的事,想知道他们两人是不是正在交往,但是漫舞却什么也不愿说。

  「没什么。」风漫舞藉低头喝粥,避过风父眼里的探询,笑言道:「只是在想,就算有黑眼圈,也不会怎样,我还是我啊。」

  「哪不会怎样?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女儿不养,改养猫熊了。」风父一边用早点,一边忍不住地叨念着。

  「爸!」风漫舞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「妳要是再这样下去,我担心妳真会嫁不出去,到时候,我可就得养妳一辈子了。」风父故意道,「那我会很吃亏的。」

  「要不你把公司结束,换我养你,好不好?」她笑说道。这几年来,她所存的钱已经够他们父女俩生活了。

  「哎,这风氏可是我的一生心血,要我就这么结束它,怎么成呢?不可以、不可以,说什么也不可以!」风父忙摇头。

  「可是林医师说你的身子,已经不适合再这么劳累,要你多休息。」

  「嗯哼,他是医师,当然会这么说了,妳别听他说的那些鬼话,我身子可好得很呢。」

  「爸──」她眼底有着忧虑。

  「啊,时间不早,我该出门了!」风父故意看腕表一眼,起身。

  知道风父又是故意避谈有关他健康的话题,漫舞颇感无奈,只能跟着风父起身走出饭厅。

  绕进书房,她拿出他的公事包交给司机。

  「对了,妳这几天不是休假吗?打算做些什么?」风父突然回头问。

  「练舞、看电视、听音乐,然后,就等你下班,陪你吃饭、聊天、看电视啰。」想了下,她排除外出逛街的计画。

  「怎么不出去走走呢?」

  「这──」她无言。因为她想把可能再见到那个男人的机率,降至最低。

  「天天闷在家里总是不好……嗯,还是跟我到公司去走走好了,顺便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流程。」

  漫舞顿了下,随即笑点头。

  「是。」她差点就忘了,以后她必须为养父挑起风氏担子的事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