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这一夜,风漫舞与所有舞者,因为现场太热情的掌声,一再上场谢幕达十次之多,创下舞团历年来的最高记录。

  当一切都结束,做完这一季最后一场表演的风漫舞,松卸下紧绷许久的心情,快步走出后台想前往停车场。

  突然,她止住前进的步子。

  看着前方倚墙而立的爱新觉罗.曜日,风漫舞讶异于他的出现。

  为与她正式见一面,爱新觉罗.曜日拿着方克云塞给他的玫瑰花束,等在后台出口的转角处。

  背抵墙柱,他叼着烟,左手插放裤袋,右手轻摇着朝下垂放的花束,静待她的出现。

  他没像今天这样等过一个女人,更没送过花给哪个女人。

  但,他愿意为她破例,因为她值得。

  想着脑海里的冷丽红颜,想着她等会心中会有的感动,爱新觉罗.曜日煞是得意地勾起寡薄的唇。一转头,他看见停在不远处的风漫舞。

  抬手拿下叼于嘴角的烟,曜日刻意带着极具男人魅力的笑容,步近她。

  「漫舞。」

  「漫舞?对不起,我跟你有这么熟吗?」太过温柔又亲昵的呼唤,让风漫舞冷冷一笑。

  「妳……」太过明显的讥讽语气,教曜日眼色微变,冷颜道:「妳可能对我不熟悉,不过,我可以为妳介绍一下自己。」

  「不必了,曜日先生。」遮去眼中傲意,漫舞敛眸轻笑,出声打断他未出口的话,「你的名声与名气,我早已经如雷贯耳。」

  捕捉到她不时闪过黑瞳的傲意与冷意,曜日挑扬浓眉。

  她明显的排拒态度,在无形中加深了他想得到她,与驯服她的决心。

  「是吗?」笑容重回他脸上,「妳今晚的表现非常好,辛苦了。」

  「哪里,谢谢。」别过头,她拒看他迷人的微笑。

  「这花送妳。」他递出手中玫瑰花束。

  回过头,漫舞拧眉,看他。

  久久之后,她伸手接过花束。只是一束花,也只是一名观众对舞者的心意,她没理由不收下。

  当然,更重要的是,她没必要惹他,为自己找麻烦。看一眼行过身边,对他与她行注目礼的同事,风漫舞撇扬唇角。

  否则,万一她拒收他送的花一事,传进老板或经理耳里,只怕他们又要去向她养父告状,说她得罪大人物,又给舞团惹麻烦了。

  到时养父知道了,肯定又要为她的倔性子担心,而她不希望他老人家再为她的事担心。

  她今天所拥有的一切,全是养父给她的,她怎能再让他为她担心呢?

  「谢谢你。」她看了眼腕表,「对不起,时间很晚了,我该回家了。」

  「我的车就停在外面,我送妳回去。」

  「谢谢,但不必,再见。」不想与他有任何牵扯,漫舞明白拒绝。

  捧着大花束,风漫舞头也不回地越过他面前,往出口方向走去。

  看着突然离去的身影,曜日愣住。

  他知道自己应该生气,但,他却意外地笑了起来。

  因为她的态度与种种反应,就跟下午他所见到的「她」给他的感觉是一个样,而他就欣赏这样的她。

  看腻了那些只会对他唯唯诺诺的女人,也看烦了那些为嫁给他而使尽手段的女人,风漫舞的真性情,让他满意极了。

  他就是要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,一个能配得上他的优质女人。

  「那么我请妳吃消夜。」曜日几个跨步,走在她身边。

  止住步子,漫舞冷下丽颜,仰颜直视他的眼。

  「曜日先生,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,如果你没其他的事情可忙,那我建议你马上回家去休息。」

  「妳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,实在不该把你宝贵的时间,浪费在我身上。」

  虽然她的言词听似客气,但曜日听出她对他占用到她时间的不满。

  「如果可以,请容我就此告退,可以吗?曜日先生。」她的语调,客气中带着一丝冷嘲。

  褪丢脸上温和笑容,曜日冷眼看她。

  她的话,教人听了相当不顺耳,但如果她以为这样做,他就会恼羞成怒转身走,那她就大错特错了。

  她可是他一眼就看上的女人,绝不可能因为她几句不顺耳的话就放弃,更何况她条件好,绝对有骄傲的特权。

  看来日后在可能的范围内,他得尽量包容、宽恕漫舞对他的无礼冒犯了。

  至于,她的拒绝?抱歉,并不在他可接受的范围里。

  抽完最后一口烟,爱新觉罗.曜日弃掷烟蒂,霍出手紧扣住她右手腕。

  他突来的举动,教漫舞一惊。

  「你想做什么?」

  「时间太晚了,我送妳回去。」扣住她的手腕,他迈步前行。

  「谢谢,但真的不必。」忍住心中不满,漫舞一边试着抽回被他扣住的手,一边冷静说着。

  「我说要送,就要送,走。」他用力将她扯上前。

  「哎,你!?」漫舞无法相信,他竟如此专制的强迫她要跟他走,「我有开车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!」

  「叫妳走就走,那么多话做什么!?」全然不顾她个人意愿,爱新觉罗.曜日硬是拉着她走出后台出口,看得不远处的围观团员个个目瞪口呆。

  「爱新觉罗.曜日!」敌不过他强而有劲的力道,一路被拖着向前走的漫舞,顿时气红了脸。

  「我允许妳称呼我为曜日。」他给她特权。

  「我不需要你的允许,我跟你也不熟,现在,我只要你放开我的手!」

  「安静一点,大家都在看了。」发现风漫舞并不是故作姿态,而是真的拒绝他,曜日薄唇一勾,对她的欣赏不觉又多加了几分。

  不过,就算他再欣赏、再喜欢她,也不代表他就会任由她继续以如此高傲的姿态对待他。

  笑眼凝进她因怒焰而闪闪发亮的黑瞳,曜日是越看越满意。

  「怕大家看,就不要做出这种流氓恶霸的行径,放手!」她气声叫道。

  「妳说什么!?」转看依然不放弃挣扎的风漫舞,曜日脸色有些难看,甚全有些恼羞成怒。

  「妳搞不清楚状况,是不是!?」曜日狠眼瞪她。

  他今天愿意亲自送她回去,是她前辈子修来的福气,其他女人想求都求不到了,她竟还在这儿跟他使性子?

  甚至当着他人的面,直言指控他是流氓、是恶霸!?真是太不知好歹了!

  「搞不清状况的人,是你!」自有记忆以来,她还没遇过像他这种不懂尊重他人的男人!

  「你到底放不放手!?」见他仍不为所动,漫舞气到了极点,怒以手中花束为武器,一扬手就狠狠挥向他。

  出乎意料朝他袭击而来的花束,教曜日黑眼一凛。

  他知道只要转过头,他就能避开,但,面对突袭与敌人,他从不闪避。

  再说,他也不信,风漫舞真敢拿花砸他,他认为她只是做做样子。

  但──啪、刷!美丽花束瞬间重重击上他俊美厉颜。

  顿时,花飞、枝散、绿叶落……

  看着坠落一地的玫瑰枝叶,爱新觉罗.曜日瞠愕的眸光,渐转冰冷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