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1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当晚六点三十分未到,国家剧院的门外,已聚集无数前来观赏伊莎朵拉现代舞团表演的观众。

  为求大胆与创新,伊莎朵拉舞团这次选定的舞码,是由义大利歌剧名作曲家普契尼所创作,及其学生阿法诺谱完终曲的歌剧巨作「杜兰朵公主」。

  因为杜兰朵的角色相当吃重,可说是唯一的主角,身为舞团资深要角的张杏萦极力争取,但最后却落到原属意「柳儿」一角的风漫舞身上。

  舞团老板与经理,及总监给予两位的回复是──温柔多情的「柳儿」角色,比较适合有一张甜美容颜的杏萦。

  至于风漫舞,则因为本身气质与剧中杜兰朵相彷,故不作第二人选想,就此,拍板定案。

  站在舞台后方,舞台总监兼导演林克汉情绪紧绷,手抓帘幕。

  「漫舞!?」紧盯台前舞者,他朝后呼喊。

  闻声,一抹纤细,轻步巧移行至他身后。

  三秒钟过去没听到回应,林克汉焦急回头,再次出声喊人──

  「漫……」愕见静立身边的女子,林克汉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肌肤白皙晶莹剔透的美丽女子,唇似红菱,鼻梁秀挺,一双黑瞳就似深夜寒星般清亮、冰冷,予人一种冷漠高贵的距离感。

  她就是伊莎朵拉舞团的首席舞者──风漫舞,也是今晚的主角杜兰朵。

  因为父母早逝,风漫舞自小就被风氏企业董事长风青文领养,也在风青文的全力支持下,到国外学舞念书,并在短短几年内闯出一片天空。

  她知道今天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知名舞团的首席舞者,除了自己的努力外,全部都要归功于风青文对她的关爱与栽培。

  想起改变她一生的风父,漫舞心中顿时溢满了对他的感恩与感激……

  「漫舞……」惊艳于她的美丽与冷傲,也震慑于她无形间所流露出的贵族气质,林克汉顿时看傻了眼。她根本就是古代公主杜兰朵的完美化身。

  「是。」一句冷淡自她红唇间轻逸而出。梳着公主头、戴着精致的皇冠发饰,风漫舞身裹华丽舞衣,扬眼看向林克汉。

  看着表情冷漠的她,林克汉的心跳明显加速。

  打从第一眼看到她,他就喜欢上她了,原本以为可以借着工作之便,进而与她认识交往,但是相处数年之久,她只当他是朋友、同事。

  「总监?」林克汉的倾慕眼光,教她轻蹙柳眉。

  「啊?咳!」发觉自己失态,克汉红着脸,忙以一声轻咳掩饰,「就快轮到妳上场,准备就位。」

  看他一眼,风漫舞轻敛黑瞳,抬手撩过颊侧发丝,转身站到预备位置。

  「漫舞。」舞团李经理悄悄走到她身后。

  闻声转眸,她微扬柳眉。经理不该在这时候,打扰她的情绪。

  「爱新觉罗集团妳知道吧?」

  回过头,看着台前舞动开场的同伴,她点头。

  「那他们执行长爱新觉罗.曜日,妳也听过吧?」

  随着一曲音乐响起,她细数节拍,再点头,脸色微变。

  听说,那个男人与集团总裁爱新觉罗.怀贤比起来,更像是个独裁君主。

  听说,那个男人自恃豪门背景,性格骄傲、尊贵,还自以为是,一直都瞧不起女人,是个奉行沙文主义的大男人。

  听说,那个男人对女人很无情,尤其是他不爱的、不喜欢的、厌恶的。

  也听说,有太多的傻女人为他自杀,但他始终不为所动,最后,她们不是死了,就是进了精神疗养院。

  还听说,有太多的笨女人,为能留住他而故意怀孕,可后来不是死在手术台上,就是一样被送进精神疗养院……

  会知道这些传闻,并不是她对他特别感兴趣,而是舞团里就有不少他的爱慕者,教她不时可以听见与他相关的讯息。

  只是,她不明白,在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一个无情男人之后,她们为何还能继续爱慕他、崇拜他?

  难道,她们不怕恶梦降临?不担心哪天自己真成了社会新闻的主角?

  「我告诉你,他今天来了!」理着大光头的李经理,兴奋低声喊。

  那又如何?今晚的贵宾席里,并不是只有他一人。

  「他就坐在那里,妳看到了没有?我给他最好的位置!」经理得意指向曜日所在位置。

  风漫舞表情冷淡,清冷黑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轻瞟过去。

  然,见到一向只在新闻媒体上出现的俊傲男人,风漫舞眸光微怔。

  她总算有点明白那些喜欢在他身边打转的女人,在明知道他的骄傲与无情后,为何仍执意想得到他的垂怜与真心,甚至,不惜以生命做赌注。

  现实生活中的他,看起来远比新闻媒体争相报导的他,还要冷俊尊贵、出色耀眼!

  就像现在,他也只是像其他男人一般的坐着,但是,那自他身上所强释出的尊贵气息与威冷气势,硬是把他身边的其他男人都比了下去。

  「我告诉妳,他的秘书还说,只要安排他今晚坐上特别席,日后,他们爱新觉罗集团,就会全力支持我们舞团的一切活动。」光头经理说得眉开眼笑。

  嘿,一个特别席座,就可以换来爱新觉罗集团的支持,不管怎么算,都嘛是他们伊莎朵拉占便宜,嘿嘿嘿……李经理摀嘴,暗自窃笑。

  「经理,你打扰我了。」她拧眉。

  「呃……」没料到风漫舞会这么不给他面子,经理傻笑着,「呵,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,那我们等会再聊好了,呵呵呵……」

  看着经理尴尬离开的背影,风漫舞调回视线,凝看前方华丽舞台。

  「漫舞,预备!」位于另一边的林克汉,声音响起。

  敛下卷翘的眼睫,合上清亮的瞳,漫舞以心倾听着回荡于空的旋律,静待飞跃进场的节奏响起。

  十秒钟过去,一阵属于她的旋律,自剧院舞台四周流泄而下。

  蓦张清亮双眸,风漫舞骤扬手中银纱,傲扬冷丽容颜,以优雅的舞姿,翩然舞进众人的视线……

  *

  看着舞台上尽情舞动四肢的她,爱新觉罗.曜日全身紧绷,情绪激动。

  他紧紧地、紧紧地扳住座椅手把!

  他为她绝美的舞姿所迷惑,为她冷瞳里的淡漠与傲气所折服。

  她的一举一动,都牵引着全场观众的情绪,同时也牵引着他一向冷硬、狂妄的心与情。

  随着曲目与场景的变化,当悠扬旋律渐转激昂,全然融入杜兰朵情绪的风漫舞,激情舞动四肢。

  看着她一回旋,一抬眸,一飞跃,台下观众心弦紧扣,几乎忘了呼吸。

  即使曲终幕落,众人仍难以回神地瞠大双眼,惊望遮去她身影的帘幕。

  顿时,观众满座的国家剧院,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莫名寂静。突地──

  啪、啪、啪……一声声清脆掌声,自贵宾席中响起。

  是他。

  剎那间,众人陆续回魂,脸上有着明显的满足与激动──

  哗地一声,阵阵激动掌声、尖叫声,不停地在剧院每个角落激昂响起。

  「真是太棒了!」

  「她是唯一的杜兰朵公主!」

  待幕帘一完全落下,因旋舞而微声喘息的漫舞,转身就想回后台休息。

  可是才走至舞台边,站在一旁的李经理,却突然出手拦她。

  「去、去、去!去谢幕!」他一把就将她再推回舞台。

  但,他太大力了。

  「啊!?经理你──」顿失重心,漫舞脸色微变,往后跌去。

  一不小心被推到帘前,她及时旋转,化解差点当场摔下舞台的窘况。

  无法立即走人,风漫舞站稳身子,扬起丽颜,面对台下观众。

  听着群众对风漫舞的赞美,看着突然出现在帘幕前的美丽红颜,曜日强抑住澎湃情绪,率先起身给予她最热烈的掌声。

  他没想到她的舞,竟然跳得这么好,还将杜兰朵因爱情而产生的心理变化,表现得如此完美。

  她的表现,实在是太叫他意外了!拍着手、看着她,爱新觉罗.曜日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渴望,是越来越强烈了。

  意外对上爱新觉罗.曜日太过精亮的黑眼,风漫舞黑瞳微扬,神情冷淡。

  但,当她看见他率先起身为她拍手鼓掌时,她眸光一怔,红唇讶启。

  整场表现能让全场观众满意到起身鼓掌,对任何一位舞者来说,都是一项无上的光荣,更是对表演者的一种赞美与鼓励。

  而他,正给予她这样的一份荣耀与骄傲。看着跟随他之后,群立而起的全场观众,风漫舞的心,受到相当大的震撼。

  他喜欢她的舞蹈?满意她的表现?问句缓缓飘进漫舞的眼。

  她是满意自己今晚的一切表现,但他不是一般的观众,他是向来就瞧不起女人、鄙视女人的爱新觉罗.曜日。

  那么今晚,他为何能如此大方表示满意她的表现?甚至是公开赞美她的舞蹈实力?

  看着他黑亮精明的眼,看着他的冷俊酷颜,漫舞深呼吸一口气,平抚自己因他而微乱的心绪。

  她不是十七、八岁的小女生,不会因为他莫名的示好举动,就改变她对他的想法,更不会因此认为自己有那个「荣幸」,可以成为他的女友或嫁给他。

  刻意略过他的紧盯凝视,不看他眼中的异样光采,风漫舞傲仰容颜,就如一古代高贵公主,欠身、垂眸,气态高雅地朝台下观众行宫廷礼。

  然,抬首,旋身之际,再次对上曜日极具侵略性的眼,她眸光轻瞟,红唇冷勾,冰瞳里净是一片嘲讽。

  然,那讥嘲的眼神、高傲的冷笑,在在都像极了众人心目中的杜兰朵。

  将一切当成是她退场前,对杜兰朵公主性情的最后诠释,满场观众的情绪再度被祧动,也再次为她热烈鼓掌、高声呼喊──

  「杜兰朵公主!」

  「她是杜兰朵!再也没有人,可以像她这般完美诠释『杜兰朵公主』的冰冷与骄傲,她是我们的杜兰朵!」

  顿时,震天响的掌声、欢呼声,再一次撼动国家剧院的每个角落。

  拍着手、鼓着掌,爱新觉罗.曜日强行缓下一再因她而疾速跃动的心跳。

  他明白她退场前的那一眼嘲讽、那一抹冷笑,全是冲着他而来,但他不介意,甚至他得意、满意。

  然,听着全场观众对她的疯狂尖叫,听着他们嘶声喊出对她的崇拜与爱慕,他俊颜紧绷。

  拒听此起彼落、久久不停的欢声叫喊,爱新觉罗.曜日紧握双拳,盯看着她离场的倩影,坚决而肯定的告诉自己──

  她不是任何人的,她是他的──是只属于他一人的杜兰朵公主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