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恶夫太狂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恶夫太狂 第1章(1)
  目录 下一页
  仲夏周末午后,万道金色阳光自湛蓝天空泄洒而下,将桃园机场映得灿烂耀眼,随着来自世界各国的班机降落,一波波的车潮,相继涌出机场。

  接到远自俄罗斯归来的主子,外型气派尊贵的黑色劳斯莱斯房车,随着车潮缓速离开机场,沉静行驶在高速公路北上车道。

  通过数个收费站,房车下五股交流道,驶进台北市区。

  车窗外,人声、车声、喇叭声;窗内,安静无声,只偶尔听闻一声资料纸张被翻页的沙响。

  隔绝窗外喧嚣吵杂的噪音,稳坐于后座的男人,气质尊贵,容颜冷俊,一双森寒黑眸正专注看着手中财务报表。

  翻看至最后一张报表,男人接过一旁随行秘书递来的钢笔,在报表上签下龙飞凤舞的名字──爱新觉罗.曜日。

  身为清朝皇裔后代,自小即接受严厉之家族教育的他,言行举止间皆散发出一股皇家特有的贵族气息。

  自美国学成归来后,他即在家族长老的安排下,正式进入家族集团领导中心,成为爱新觉罗企业集团中最年轻的执行长。

  心思缜密、作风强悍的他,对集团事业有着极大野心,才进入集团三年时间,就以强势的领导方式,在国际间打响爱新觉罗集团的知名度。

  但,只是打响集团名声还不够,他的终极目标是要爱新觉罗集团晋升为世界十大集团之一,要「爱新觉罗」这个东方姓氏,永立于世界高峰之顶。

  将已签过名字的文件递回给随身秘书,爱新觉罗.曜日再次接过秘书递来的一份份文件,再签下一次次的名字。

  「执行长,还有这一份。」收好上司递回的文件,随身秘书方克云又递出一份资料到他手上。

  入耳的「执行长」三字,教曜日批阅的笔顿了下,继而讽扬唇角。

  要不是父亲生前一再叮嘱他,要为家族大业着想,千万别与堂兄怀贤争夺总裁宝座,今天的他,早已登上集团总裁的皇位,哪容得下那个男人占据爱新觉罗家族的事业。

  毕竟,爱新觉罗集团的实权,早已落入他掌中,也只有他才是爱新觉罗集团实至名归的总裁,而对他来说,怀贤不过是个受他操纵的傀儡总裁。

  简言之,只要他愿意、只要他想,他随时都能把爱新觉罗.怀贤拉下总裁位置,夺回原就该属于能者所有的总裁宝座。

  只是,怀贤才登位不久,为避免他们堂兄弟阋墙等负面消息传出,进而影响股市震荡,所以此时他必须耐心等待,再伺机行动。

  冷眼浏览过文件内容,爱新觉罗.曜日快速签下名字,丢回给秘书。

  「执行长,还有这一份……」身为执行长的秘书,方克云善用上司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才接回资料,马上又送出另一份签呈。

  看一眼签呈内容,爱新觉罗.曜日脸色立刻变得紧绷。

  「这是他的工作!」拒签,他冷颜推回给克云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「不在其位、不谋其事」,他自己更是清楚,所以,纵使他已大权在握,也仍还记得要在外人面前,为怀贤做足表面功夫。

  可,怀贤却好像一点也不怕被外人发现他的无能,总是毫不客气地把工作推给他,然后轻松的到处游山玩水。

  「总裁度假去了。」

  「他又跟那个女人去度假了!?」黑眸微瞇,他尾音高扬。

  「是。」克云说得好小心,「听江秘书说,总裁认为这项活动是你所提议的,所以,理该由你全程负责……」

  「是吗?既然这样,那集团所有的重要工程,包括这次的莫斯科造镇计画,也都是我一手主导,那他要不要马上退位,把总裁的位置让给我!?」

  「听江秘书说,总裁曾经告诉过她,只要你准备好了,他随时都可以退位。」克云小心回道。

  「他!?」那个温文又该死的男人,把他一心想坐上的宝座,当成沼气毒窟,还唯恐避之不及!怒视窗外景物,爱新觉罗.曜日愤哼一声。

  哼!他是喜欢集团总裁的宝座,是喜欢操纵他人,但是他更喜欢势均力敌的对手,更喜欢与对手斗智、斗狠,然后,再欣赏手下败将的狼狈与凄惨。

  曾经,怀贤与四个番国男人,都是他所中意的敌手,可,自从怀贤身边出现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后,一切就变了样。

  那个女人让怀贤成了「只爱美人、不爱江山」的温莎公爵化身,而他相当厌恶这种不战而胜的感觉。

  因为,那让他感觉胜之不武,让他完全感受不到一丝一毫击败阵前敌将的成就与快感!

  「江秘书还说,总裁这次出门度假前,特别交代她要转告你,在他度假的这段时间里,你最好不要有任何行动……」

  「哼!原来他也会怕。」

  「不是,总裁他不是怕,他只是担心会赶不回来配合你,演一出兄弟阋墙的戏码,为传播媒体制造一点有趣的话题。」克云低头闷声笑。

  「够了!」怒扯回签呈,曜日强忍住心中怒火,紧抿薄唇,紧握手中笔,像发泄般用力、使劲地签下苍然有劲的名字。

  「拿走!」掷出钢笔与签呈,他撇过头拒绝再签任何公文。

  怒火未熄,爱新觉罗.曜日透过暗色车窗,冷视窗外一切景物。

  他就不明白那个看起来顶多可称为清秀的女人,到底有什么大优点,值得怀贤甘心为她放弃手中权势,还陪她四处游玩。

  再说,以他们爱新觉罗家族的名望,以及无法估算的财富权势,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所有?

  哼,真是够愚蠢!

  无法平抚胸口闷气,再想起怀贤此刻正怀抱女人逍遥度假,自己却连周末假期都还得为公事出门开会、应酬,爱新觉罗.曜日心中怒火狂乱飞窜……

  霍地,怒视窗外的森冷寒眸,顿然一怔,怒火全熄。

  那意外掠过眼前的影像,教他愕瞠双眼。

  随着房车的持续前进,曜日猛转头,望向后方疾速倒退的影像。

  「停车!」

  为他开车多年的司机,被吓一跳,连忙缓下车速并靠向路边,煞住。

  房车一停,爱新觉罗.曜日急手推门,下车。

  「执行长,你在生总裁的气吗?」他希望不是,但机率不大。

  近来上司对总裁的所作所为,已日趋不满。

  「执行长,其实……」方克云忙跟下车,想缓和上司对总裁的不满情绪。

  然,听不进克云的劝合言语,也无视行经身边男女对他太过俊美容颜的紧盯注视,与对他身分的猜测,爱新觉罗.曜日怔视前方不远处的美丽女子。

  身形纤细窈窕的她,身穿一袭裸肩丝质华丽黑衣,轻举双手,优雅舞动手中的及地银色长纱……

  「她是谁?」

  「谁?」突来的询问,教方克云愣住。发现上司眸光异常炽热,方克云即循着他的视线望去。

  才转头,方克云立即看见紧抓住上司目光的焦点──一幅悬挂于大楼帷幕外的巨型广告看板。

  长久以来,这块区域一直是资讯、科技产品广告的领地,不过,此刻已被伊莎朵拉现代舞团一幅既简洁、又醒目的宣传广告所取代。

  白底看板上,除标有伊莎朵拉舞团、演出时间表,及雷集团、龙集团与铁世集团主协办等字样外,还有一名教人惊艳、似在风中漫舞的美丽女子。

  看看广告中的女子,再回头看向依然对她紧盯凝视的上司,方克云万分庆幸自己有个艺文界的女友。

  「她是风漫舞,是伊莎朵拉现代舞团的首席舞者,这阵子他们舞团的新闻炒得很热,听说他们门票才开放订购,就已经……」

  霍抬手,他制止方克云未说完的话。

  「什么时候可以拿到她的资料?」异常的心跳节奏,教爱新觉罗.曜日缓缓紧握住身侧十指。

  「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马上请人收集。」

  「我要与她个人有关的所有资料,晚上就传给我。」就像是被下了魔咒,爱新觉罗.曜日无法将视线自她身上移开。

  他从不想这样紧盯着一个女人看,但他无法不看她。

  因为,他从未见过像她这般冷丽,又能强烈撼动他心魂的绝色女子……

  深呼吸一口气,曜日缓缓调适自己太过震惊且激动的心,可当他再对上她的眼,他的心依然激动不已。

  她美丽、她优雅,她……她简直就是上天特地为他所挑选的人生伴侣!

  「是。」藏住惊讶,方克云拿出随身手机,立即联络相关管道。

  然,才切断与对方的通话,曜日即又下达另一道命令。

  「替我订一张今晚七点的票。」他要见她。

  「今天晚上七点?」曜日的反常,教克云感到意外。他想起既定的行程安排,「执行长,你晚上七点要参加王少东的婚宴。」

  「推掉它。」凝看她清亮冷瞳,他热血沸腾,一抹光芒划亮他的眼。

  「但之后八点,你还要到撒皇饭店为王总裁祝寿。」

  听见不顺心意的回复,爱新觉罗.曜日倏旋过身,冷眼逼视方克云。

  「执、执行长?」方克云被盯得忙后退一步。

  「那就等到他死的那一天,我再去替他上一炷香。」方克云的啰嗦,惹怒了他,「这样,可以了吗?方秘书。」

  「可、可以。」咽下喉中口水,克云勉强笑答。

  「还有其他问题?」

  「有……」克云想告诉他伊莎朵拉舞团门票,早已被抢购一空的事。

  但,他知道说了也没用,因为他家主子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理由,因此不管是用抢的,还是用偷的,他都得为主子变出一张门票。

  「没有。」克云摇头道。

  「很好。」得到满意的回答,爱新觉罗.曜日回过身,再一次将所有注意力,投注到广告看板上的冷丽容颜。

  看不见路人的注视,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,曜日昂扬俊首,傲立东区街头,出神地望着她。

  「执行长,你四点与陈总裁……」眼看预定的会议就要迟到,上司却还对着广告上的风漫舞露出诡异的笑,方克云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  「执行长,这次的会议很重要,攸关集团的利益。」

  然,不管方克云说了些什么,爱新觉罗.曜日全数给予忽视、略过。

  因为此时、此刻,在他的眼中,在他的心中,就只有她一人。

  从不认为这个世界上,会有她如此完美的女人存在,但是今天……他意外遇见了。

  看着广告看板上飞跃旋舞的纤细身影,看着她冰寒如星的黑瞳,看着她勾勒完美的诱人红唇,一道强烈而又无法忽视的占有欲,顿时盈满他心胸。

  他要她!

  美丽动人的她,注定是他的,是他爱新觉罗.曜日一人的!

  *

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