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所以,我说了,她们只是好哥儿们而已!”

  叹气再叹气,他第一零一次解释。

  结果本来好好的气氛全被破坏了,害得钟行云得花一整天的时间来安抚叶唯。

  而那三宝倒好,丢下一堆不可收拾的残局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。

  “还是很难令人相信。”叶唯仍抱持着怀疑的态度,一脸不信。

  他欲哭无泪。“唯,我跟她们真的没怎么样。说真的,虽然大家都说我风流,但是该有的原则还是会有,没什么感觉的女人我只当她们是哥儿们。”

  “不要跟我说全部的女人你都当成是哥儿们。”她冷冷一瞪。

  哇哩!他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“唯!”他上前环住她的身子,几近撒娇。“我承认过去我的确太花心,来者不拒,可是那也只限于过去啊!现在的我只专心在一个人身上,除了她,我谁都不要。”其语气之真诚、其眼神之诚恳,就只差没发誓给她听。

  叶唯其实听了内心有些感动,再加上今天那三个美女并没有和他做出什么逾矩的事——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在场。可是仍是不想让他那么好过。

  “但是过去的风流史你也不能抹灭,万一她们一一找上门来呢?”

  不能不做此设想,要是发生这些事,那她根本应付她们就应付不完。

  “我可以当成你是吃醋吗?”他还有心情开玩笑。

  “你可以把它想成是我决定跟你在一起的最后评估。”她瞪了他一眼。

  唉唉唉,真是不可爱的女人!害他高兴了好几下。

  “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,我会在事前就一一处理好。”他叹。“若是有万一,我也绝对会挡在你面前,不会让硫酸泼到你脸上。”

  “又不是在跟你计较什么硫酸不硫酸的。”拜托,他是电视看太多哦?

  “唯~~”他“ㄋㄞ”道:“相信我,我现在只爱你一个人,其它的女人在我眼中都只是一堆草,根本看不上眼的。”他只差没举手对天发誓。

  “我看这些草还是有高不高级之分。”纵使被哄得心花朵朵开,叶唯嘴上仍不饶他。

  他垮下脸。“唯,这个笑话不好笑耶!”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快哭了!

  叶唯倏地噗哧一笑。

  曾几何时,见到钟行云如此吃瘪的表情?难怪她会想捉弄他。

  她觉得现在的他比较好玩,过去的他太严谨,让人感觉有段距离。

  “好啦,暂时相信你。”她语带保留的说着。

  这句话比中乐透还让钟行云开心。

  “我就知道我的小唯唯最好了!来,亲一个!”他当真亲了她的脸颊一下。

  “你真的变得好恶心。”她笑骂。

  “恶心也是为你恶心啊!”他才不觉得丢脸,反而乐在其中。

  也许改变之后让两人都不一样了,但这改变也未必不好。

  以另一种模式相爱,其实也还不赖!

  *

  人逢喜事精神爽,复合后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。

  加上好不容易将棘手的事情给解决了,当然更加高兴。

  也许是一个人孤独久了,在花丛中也腻了,又看到身旁的朋友个个出双入对,钟行云开始觉得两个人的生活也不错,他当然也萌生了想永远跟她在一起的念头。

  有了婚姻的束缚虽然很不自在,可是相对的却能带来成长及担当。

  况且,他知道他不再是一个人之后,做任何事情都会先考虑到另一半。

  于是,他又再度跟叶唯提起再结婚的事情,没想到她的反应不如预期欣喜。

  “可以……再晚一点吗?”她显得有些犹豫。

  “为什么?”他不明白,明明都情投意合,而且两人也曾结过婚不是吗?

  再说,结婚后是男方的重担比较大,他都可以承受了,身为女强人的她为何没办法?

  “我还没有心理准备。”她闪烁其词。

  “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吗?你放心,我不会强迫你一定要辞掉工作,专心当家庭主妇的。”

  “不全然是……”她避开了他的视线。

  钟行云直觉一定有什么内幕,也许跟他们当年之所以会离婚、她之所以会选择离开他也有关系,但她不开口,他也没办法得知,只好暂时先不提。

  “好吧,反正还不急,我们慢慢来。”他温柔的说道。

  她给他一个微笑,但那笑容有些逞强。

  她很不快乐,他知道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难不成他们的复合让她很有压力?

  钟行云想想好像是自从他跟她提出结婚的事之后,她就变得闷闷不乐起来。

  有的时候,跟他在一起时,甚至还会恍神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“唯,你有心事?”

  终于,在一天两人一同在叶唯家吃外送便当当晚餐时,他忍不住询问。

  “哪有,你想太多了!”她给他一个微笑。

  “不要骗我。”他一点也不相信。“三年前你也是这样,当时的我就是被你安抚过去,才没去发觉你的异状,后来才会让你离开我。”所以他不会再重蹈覆辙。

  她叹了口气。“真的没事,也许只是我庸人自扰罢了!”

  他皱眉,觉得很受伤。“你还是选择不说?我真的让人那么不能相信?”

  “你不要误会,单纯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她连忙解释。

  换他叹了口气。

  “唯,夫妻还分什么你我?无论有什么困难,应该都要提出来,一起解决。”

  “是这样没错……”她还是显得十分犹豫。

  “如果今天换成是你,看到我这样闷闷不乐,你问我我也不肯跟你说,你会有什么感想?”他换了另一种方式,语气带点无奈。

  她想了想,有些愧疚的低首。“我很抱歉。”

  如果是她,她当然也会不好受,那是一种觉得不被信任的受伤感。

  “唯,我不是要让你愧疚,只是希望你将心比心,了解我现在的感受,嗯?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“那,现在可以说了吧?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面对。”钟行云给她信心。

  内心涌起温暖,她的心口发烫,为着他的话。

  “就是……”忽然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是叶唯的手机。

  她犹豫的接了起来,随即低低的交代了几声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见到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,待她挂断电话后询问。

  “我爸妈要来。”

  *

  随着叶父叶母的到来,叶唯的小公寓里显得特别热闹。

  叶氏夫妻皆年近六十,但并不是叶唯的亲生父母,而是她的养父母。

  只不过,周遭的气氛不见温馨,反倒还有一丝火药味。

  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威严的叶父一见到钟行云,马上脸色一变。

  “小唯,你们……”叶母也显得忧心忡忡。

  叶唯知道迟早都得让她的父母知道,是以她也不想再逃避。

  “我们又在一起了!”她低叹。

  至于钟行云当然对叶唯的态度不是很满意。

  “我们在一起是好事啊!是值得庆祝的事。”他笑得很开心。“正好爸妈您们来,先让您们知道高兴。”他当然曾和叶唯的父母相处过,对他们的印象还不错。

  叶唯暗暗以手肘推他,以眼神示意他安静;但钟行云还是不明所以。

  “高兴?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?”叶父生气,身旁的叶母缓和气氛。

  “不要这样,有什么事慢慢说,给女儿面子。”叶母低劝。

  这一来叶父才稍微平息怒火,不过仍是不给钟行云好脸色看。

  “是不是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?”钟行云好歹也会察言观色。

  他的这句话让叶父叶母觉得奇怪。

  “小唯,你没让他知道?”叶母皱眉询问。

  他们都以为钟行云明明知道过去的难堪,还故意装作一无所知,刻意讽刺。

  叶唯摇摇头,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  “有什么事是我该知道的?”钟行云这才发现事有蹊跷。

  “你本来就应该知道!根本不应该让我女儿承担……”叶父冲口一说。

  “老伴,别生气!”叶母出面阻止。“不要那么冲动,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钟行云一头雾水,但他也察觉事情不简单。“唯,到底什么事?”

  叶唯叹了口气,反正该来的总是会来,逃避不了。

  “爸、妈,让我自己跟他说就好。”她脸上有着不退缩的勇气。

  这让叶父叶母很是惊讶,本来放女儿一个人来北部很担心,没想到经过这些年来的磨练,女儿变得独立自主又坚强,脱去以往怯懦的那一面,表现得让人信赖。

  痛苦虽然教人难受,但它所带来的正面效应,是成熟与面对的勇气。

  也许,发生了那件事,也算是件好事吧?

  让女儿知道自己欠缺的是什么,三年后再来补齐,未尝不好?

  纵使,那是多么令人不愉快,多么令人感叹的事,但也是带来成长的方法。

  “好吧,你们的事你们自己解决。”叶父深深叹口气,不再插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