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8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结果一整天下来,钟行云带她尝遍各处有名的美食。

  这些美食当然都是电视、报章杂志报导过而令她垂涎三尺的食物,像是:基隆的鼎边趖、甜不辣、刈包,苗栗的柑风茶、酸柑茶、文旦柚茶,彰化北斗的肉圆、酥糖等等,总之再远他也开车去,丝毫不在乎耗费的油钱比所吃的东西还贵,只为了想让她尝到好吃的美食——当然,全都是男方付费,女方只要人到就好。

  在要去下一个目标之前,叶唯不得不先暂时喊卡。

  “你是打算把我喂胖是不是?”她很是无奈,偏又抗拒不了美食的诱惑。

  “当然,你太瘦了,我看了都好心疼。”他如是说,让她心一悸。

  今天的他不知是反常还是原本就是这样,像此刻这种令她心动的对话及时常表现出的贴心行为比比皆是,不是很绅士的在用餐过程中频频注意她的需求,为她添菜添汤添饮料,怕她烫着的替她将热汤吹凉;怕路途太远而在路上不断询问是否需要停下来让她去化妆室?要不就是说些会搅乱她心的话,教她一整天总是心跳如擂鼓……

  他真的是真心的吗?还是在玩弄她?她好想问个清楚。

  说真的,有时候她分辨不清他的话是玩笑还是真话。

  是故意撩拨她的心,还是只是把美眉的手段?

  但,无论是哪个,都让她深受影响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他发觉她的异状,皱眉询问。

  “没事。”像是要避开他的关心,她顾左右而言他。“我们不是要再去吃有名的蚵仔煎吗?那还不快……”她急急的率先要走到停车的地方,却没发现路旁有辆车,车内后座有名小孩没注意到行人而打算开门下车。

  “小心!”眼尖的他喊道,急忙奔过去——

  碰!

  “哎哟!”

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  结果小孩子当然还是打开车门了,不过受害者变成了钟行云。

  他急急以自己的身体去护住叶唯,替她挡下被车门“扫”到的危险。

  那一刻,钟行云心里直想着——他是不是去沾到东方翔的衰运了啊?

  *

  福与祸相倚,祸来的同时,也代表着福的到来。

  好吧好吧,受这种伤真是值得,虽然得挨皮肉之痛。

  手上吊着三角巾,躺在叶唯家的床上,钟行云唇角带着贼贼的笑意。

  他没想到居然会演变成这地步,让他得以如愿躺在佳人的床上。

  当时他被打开车门的强劲力道波及,被撞到的下场就是右手瘀青加扭伤,虽然痛得几乎飙泪,不过他是男人,怎么可以那么没用,于是便强忍着疼痛先安抚已经吓傻了的叶唯,很镇定的带着叶唯就医——当然他也顺便检查。

  而后愧疚的佳人得知他的右手伤得挺严重,得休息个两、三天,又知道他现在自己一个人住,于是自然肩负起照顾他的责任,毕竟是她害他受伤的。

  “还疼吗?”叶唯端着热腾腾的稀饭及几盘小菜进房,脸上满是歉意。

  “不疼!只要你没事,我就不疼了!”钟行云嘻皮笑脸。

  都这节骨眼了,他还这般吊儿郎当?她实在是又好气又无奈。

  “可是害你变成这样行动不方便……”

  瞥见她又出现很愧疚的表情,他连忙打断她的话。“不要紧,偶尔用用左手也不错啊,这样才会平衡嘛!”他仍是一脸笑意。

  “是啊,你乖乖躺在床上也好,省得又想去哪泡美眉。”她没好气。

  “哎哟,空气中怎么会有醋味呢?”他突然疑惑。

  “少来!谁会吃你的醋,哼!”她才不承认。

  钟行云可不是省油的灯,只见他贼贼的笑。“唯,不要不承认,你明明对我还有感情不是吗?”

  他可没忘记当时叶唯直落泪的反应,让路人有种她才是伤患的错觉。

  叶唯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,但她拒绝承认。“我只是被吓傻了。”

  才不是为了担心他而哭,绝对不是!

  又口是心非?没关系,钟行云才不担心,他还有时间。

  “我饿了,你煮了什么?”直到闻到味道,才发觉又饿了。

  “我熬了稀饭和炒了几盘菜,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。”她的脸上有抹赧色。

  本想端给他自己吃,而后才想到他的手不方便,于是改喂他吃。

  钟行云有些受宠若惊,他心满意足的接过她的心意,还吃了好几口!

  “你怎么了?”她不解的看着他忽然捣住嘴的动作。

  困难的吞下口中的食物,他脸色发青的说道:“唯,我突然很想要先洗个澡,你不介意我先占用浴室吧?”

  “可是你还没吃完。”她不解。

  “那个……等我洗完再出来吃,你先去看电视好吗?”

  叶唯虽然很不解,但既然他都那么说了,她也就不再坚持。

  “好吧,那……”她本想说要不要帮忙,而后脸红。

  她暗咬舌头,真后悔自己会有那念头,拜托!

  “我自己来就好了!”虽然真的很可惜,但没办法,只能拒绝佳人的好意。“我可能会用很久,你就多看一会儿电视,乖!”到后面根本就是咬牙了!

  待叶唯终于离开房间后,有一抹身影以跑百米的速度冲进浴室。

  随后,就是一连串的哀号声响起——

  钟行云终于想起为什么当初会想离开她。

  他的肚子好痛……

  怎么过了几年,她的厨艺还是一样没变,一样足以让人拉到虚脱、拉到高兴。

  改天真的要好好的看看她到底是怎么煮的?

  *

  夜色美,灯光佳,但气氛……不太好。

  虽然是一个睡床上一个打地铺,但这却足以令某人兴奋。

  只不过,有一双极其含恨的双眸,直视着床上的佳人,心里怨啊怨的。

  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侧躺在床上的叶唯小心翼翼的开口,脸上满是歉疚。

  “不好……”钟行云虚弱的回答,脸上可见其苍白。

  虚弱?没错,拉了一整晚,整个人根本就是呈现将驾鹤西归的模样。

  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提早去西方极乐世界念佛了哩!

  这些当然叶唯都知道,是以她才会放心的让他跟她同睡一间房。

  只不过,她对他感到很抱歉!害得他变成现在这模样,惨状是雪上加霜。

  “那……该怎么办?”她的声音有着浓浓的歉意,都怪自己只想着要煮饭给他吃,倒没意识到自己这三年来厨艺根本没什么长进……

  “怎么办?”他故意想了想,吊她胃口。“你让我亲一下就好……哇!”迎面飞来一颗枕头,速度之快让他反应不及,当场正中目标,盖住他的脸。

  “还有力气耍嘴皮子,代表你根本就没事。”她一点也不客气。

  他把枕头移开,苦笑。“开开玩笑也不行啊?”谋杀亲夫耶,这女人!

  “要开玩笑去找别人。”她冷瞪。

  “真的吗?那我去亲别的女人你也不会介意啰?”他故意这么说。

  “你敢!”瞧瞧,这会儿又化身为妒妇了!

  女人哪,真是口是心非的最佳代言人。

  “当然不敢……嗯,好痛……”他突然抱住自己受伤的手哀号。

  她吓了一跳,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。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

  “你刚刚好像打到我的伤处……更加严重了……”他将头埋在棉被中,显得很痛苦的模样,吓得叶唯急急忙忙奔下床,跑到他身边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  她真后悔自己干嘛那么冲动,忘记他受了伤,还把枕头丢过去。

  “嗯……”他仍把头埋在棉被中。

  “真的很痛吗?”她还是很紧张。“那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?”说着说着就要穿上外套打算往外去,没想到一只手蓦地拉住她。

  “哦!”

  “哦!”

 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一个是叶唯重心不稳跌进钟行云胸膛的吃惊声,另一个当然就是……本来并不痛,却尝到后果变成“真实”的钟大少了!

  “好痛……”被这么一撞,让钟行云疼得直想落泪。果然还是不可自作孽哪!

  “你还好吧?!”叶唯回过神后听到他的声音紧张的问,没意识到自己在他怀中,而两人正以极其暧昧的姿势缠在一块——这当然是钟行云的计谋。

  “不好!真的好痛!”这话没有作假的成分,他现在真的好想哭。

  “我送你去医院……呃,你放开我……”她这才意识到两人身体相贴的情况,涨红了脸。

  “不要!”他搂得更紧。“不放!已经放过一次了,这一次再也不放!”痛死就算了!他只想确定她在他怀中的真实感,而不是回忆中的那种空虚。

  她蓦地一僵。

  “放走你的那一年,多少个夜晚,我多么渴望你还在我身边,但我却只能靠着回忆走下去。”他苦笑。“而到后来根本就是麻木了!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?我不否认,但时间也让我变得更深入去思考爱情到底是什么?只是镜花水月吗?所以我努力想去找。”

  他的话中带点凄凉语调,让她的心揪了起来。

  分开并非只有她受影响,他也一样不好过。

  她以工作来麻痹自己,那他是如何度过?

  “可是事实证明我找不到。”他的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哀伤。“我找遍了世界各处,找遍了所有地方、接触过所有的女人,仍然找不到一个像你一样曾令我疯狂的女人。”

  他是不是在虚拟中寻找现实?他曾说过的话教她很心痛。

  “云……”她张口欲言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突然,她感觉他的胸膛起伏,而后低沉富有磁性却带点凄然哀伤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先是平缓单调的节奏,而后略带激动高昂的情绪,教她的心狠狠的揪痛。

  他突然唱起歌,声音似是压抑着什么。“看着被你,退回的信,烧成了灰烬,一字一泪,灰飞烟灭,我才肯相信,在我们已经僵持的心里,用同样的决心,做不同的决定……这样也好,我的远行,回程就放弃,一站一站,带着伤心,一路走下去,让异乡我不熟悉的言语,说他们的悲喜,而我再也不必参与……”

  随着那哀愁的旋律,仿佛道尽了他这三年来一直无法释怀的事。

  叶唯知道这首歌,这是张宇唱的“消息”。

  钟行云的歌声很好听,可却有着浓浓的哀愁,可见这首歌的意境带给他多大的震撼。

  叶唯还来不及细想及感受,就见他平缓的歌声转为激昂的声调,胸膛起伏的程度也很明显的跟先前不同,不难想象他心里是多么的激动。

  “如果说再见,是你最后的消息,为何我怎么想也想不起,你当时的表情,你当时的心情,有没有一点痕迹可寻,如果说再见,是你唯一的消息,我仿佛可以预见我自己,越往远处飞去,你越在我心里,而我却是你不要的回忆……”

  唱到后面,他的声音几近嘶吼,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教她泪盈于睫。

  “越往远处飞去,你越在我心里,而我却是你不要的回忆……”他又低低重复一次。

  “不要再唱了……”她心好痛,开口阻止。

  他如她所愿停止了歌声,可是却停止不了心中的狂潮。

  “唯,我每次听这首歌,总是一直想着你的一颦一笑、你的一切,包含你狠下心来转头离开的身影。”他声音喑哑。“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我还不够努力、是不是我不够了解你、是不是我不足以成为你心里的支柱?才会让你离开我。”

  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她摇头,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“那到底为什么?因为我不想勉强你,所以只好笑笑的放你走。”他低叹。

  和平分手?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不舍。

  可是再不舍又有什么用,留得住人又留不住心,只留住躯壳有何用。

  叶唯哑口。这该教她怎么说?

  “唉,难道我现在的努力还是不够?”他灰心的说着。

  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她急急说出口,而后瞪大眼。

  “唯,我爱你。”没预警的,他吻了她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