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你最近成了名人了哪,叶小姐。”

  偷得浮生半日闲,袁宁雯与叶唯逮着机会在休息室里偷懒休息。

  “别说了,这种日子又不好过。”叶唯苦着一张脸。

  她知道好友说的是什么,近日来钟行云连连在午饭时间让她做出“反常”的举止,害得现在大家议论纷纷说她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着,对她指指点点,当然其中不乏有人猜测她交了男朋友,不过都被她一一否认了!

  她不是交了“男朋友”,而是多了“老公”。

  拜托!她当初不想让钟行云来公司的原因,就是不要让他搅乱她的生活。

  现下还不是一样?甚至更惨了!

  “偶尔出名也不错,享受一下众人的注目。”袁宁雯话中颇有看戏的成分。

  “奇怪,你那么想出名啊?那还不简单,跟李先生凑成一对就好了。”叶唯贼笑。她在知道李伟峰转移注意力之后并不生气,反倒还对这一对乐见其成。

  偏偏袁宁雯不知是尚未开窍还是郎有情妹无意,所以到现在仍没进展。

  “拜托,我们之间又没什么,就只是朋友而已,你想太多了!”她翻白眼。

  “恐怕是你想太少了,小姐!”叶唯窃笑。

  “不跟你说了!”她挥挥手,而后一脸不怀好意的笑。“快从实招来吧!”

  不愧是多年的朋友,叶唯当然知道袁宁雯在说什么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。”叶唯叹了口气,一五一十的招出。也许,会诚实告诉好友,是想找个人倾诉吧!最近的她真的需要跟其它人说说话。

  “可是我听到的版本不是这样!”袁宁雯贼贼一笑。“听说有人在讲电话的时候,眉开眼笑、好不高兴,还连连做出反常的举动,这又代表什么?”

  还是瞒不过好友,叶唯只好将最近几天的情形说给她听。

  “小唯,你在烦恼什么?”袁宁雯听了,只问了这一句。

  叶唯愣了愣。

  “你不是决定给他、给自己一个机会,那么你现在的烦恼岂不是多余的吗?”

  “可是,说是跟以前一样,可是却又多了不一样的因素…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”她有些慌了!经过袁宁雯的安抚之后,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“小唯,不要慌!”袁宁雯柔声安抚。“你只是担心一旦你们恢复到以前的生活,你会再度深陷其中,可是事实上,你们之间经过这些年,早就变了!而这些变化会让你害怕,怕再度复合的你们其实只是陷入回忆中而无法自拔。”

  “没错,小雯你真了解我。”叶唯苦笑。有知己的感觉真好。

  “不是我了解你,而是你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!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

  袁宁雯点点头。

  也许有时候旁观者才看得最清楚,能把当事者绕不出来的迷雾吹散。

  “可不是吗?你何必想得那么复杂?你就只要想着一个问题就好了。”

  叶唯不解,有那么简单吗?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不必管过去如何,你只要想着,现在的你想跟现在的钟行云在一起吗?这样就好。”

  她想了想,似乎有点想通了。

  袁宁雯说道:“你一直强调你们两个人如何变了,但事实上,人是不可能不变的,就算是夫妻,长年相处在一起,受对方影响的同时不也会改变自己?所以,与其被拘束在‘变’与‘不变’之中,倒不如把这两个扰乱人心的东西丢弃,就回归事情的根本,单纯的想着这个人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,这样就好了不是吗?”

  “当初的你,会跟钟行云在一起,不也只是因为这样?”袁宁雯又补了句。

  叶唯好像有点懂了。

  当初的她,之所以选择钟行云,不就是他能带给她温暖,像一个家的感觉?

  她可曾去考虑这个人如何?

  人没有十全十美的,当时的他固然优秀,可相对的也有不少缺点。

  “变”与“不变”,真的那么重要?叶唯自问。

  “小唯,我问你,我们认识的这十多年来,你觉得我有变吗?应该有吧?”

  叶唯老实的点头。“从生涩的少女变为成熟的女人,这是一种成长的过程。”

  袁宁雯之前国中时期还曾经学坏了呢!到最后是发觉自己太堕落才又慢慢走回正途。其实她与袁宁雯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好的,她们之间也曾经历过磨合期,是磨合了之后渐渐的了解彼此相处的模式,进而发展出一套独特的默契。

  “那就对了,那么我们有因此而形同陌路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叶唯回答,似乎已能了解好友的比喻。

  “所以啰,改变了是坏事吗?不见得吧?再说,如果你们改变了,却帮助彼此的感情更上一层楼,就如同有些分手的情侣在了解彼此欠缺的条件之后,再度复合后反而更加甜蜜谨慎,这不啻是件好事?”

  袁宁雯的话让她无法反驳,事实上改变之后的钟行云,对她来说也很有魅力。

  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做?”她像攀得浮木般求援。

  袁宁雯给她一个笑容。“何不顺着感觉、顺着命运走?也许结果不一定是坏的啊!”

  *

  星期一到星期五好办,反正叶唯要上班,和钟行云相处的时间比较少,顶多就是中午他打通电话,晚上下班两人吃顿晚饭之类的。

  但星期六、日这休假的两天又该如何?她不认为他会放过这最后两天时间。

  果不其然,钟大少在星期五的晚上,已叫她腾出周末的时间。

  “你这两天要做什么?”她防备一问。

  “瞧你紧张得,我又不会吃了你!”钟行云无奈的说。

  “难说,现在的你人格已经破产。”

  “拜托,你别以偏概全好不好?”他好想哭。

  这也是所谓的月晕效应——对一个人进行评价时,往往会因对他的某一品质特征的强烈、清晰的感知,而掩盖了其它方面的特质。

  所以现在的叶嘥看钟行云,不离负面的印象,错!根本就是没一处好的吧?

  叶唯还是一副不相信的眼神,让他举双手投降。

  “别忘了我答应你的条件,我可不会乱来。”他再三保证。

  想起这五天来他都很规矩,她只好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。

  “好吧,一旦你有什么异常行为出现,别忘了我随时可以喊卡。”她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是是是!”他无奈一笑。“那,请问唯夫人,这两天的行程可以让在下安排吗?喂,你那是什么眼神?难不成你有更好的提议让这两天过得丰富点?”钟行云翻白眼。

  叶唯这才想到自己这三年来极力当个女强人,处处皆以公事为主,根本就没有什么休闲娱乐,更遑论获知现在外头正流行什么、哪儿好玩等等。

  这个由她的外表及处事就看得出来了,实在也不必他去探听。

  “算了,本小姐有成人之美,让给你决定。”她一脸宽宏大量,并暗暗决定若钟行云笑出来或不给她面子的吐槽,她绝不让他好过!

  “多谢多谢!”纵使在心里闷笑到快抽筋,钟大少也要表现得很感激。“为了感谢唯夫人的成全,关于明天的行程,我们进行户外活动,不知唯夫人赞同否?”

  “我不喜欢到人挤人的地方。”她皱眉。

  “当然,我也很讨厌,所以那种地方自然不列入考虑,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出来,不必不好意思。”他也很民主,不会强迫她一定要如何如何。

  她想了想。“暂时没了,反正你先把行程列出来,我再看看。”

  “没问题,那我明早就会将行程表给你,不过暂时只有星期六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解。

  “看星期六玩得如何再来规画星期日,这样才不会白费力气。乙

  “也是。”说得很有道理,叶唯无法反驳。

  “那我就当你认同、没别的意见啰?”他不放心的询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她点头。事实上也懒得再反驳什么。

  当然,叶唯没发现钟行云眼里狡黠的光芒。

  钟大少是何等角色?最后一天当然要好好的把握!

  *

  在公寓门口等待,叶唯的心情非常紧张,两手紧紧的交握着。

  她深吸口气,试图平复快跳出来的心脏。

  当年去“欣龙”应征也没那么紧张,怎么才小小的一件事就让她昨晚失眠?

  她失笑。不知是紧张今天的约会,还是……

  终于,她见到钟行云了!

  一如以往的俊逸模样,带着自信非凡的气势与帅气笑容向她走过来,她屏息。

  “这位美女,你在等朋友吗?”他露出洁白的牙齿,并摆出自认帅气的姿势。

  她愕住。

  “请问你是否有空?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喝杯咖啡?”他不死心,继续说着,并不时的使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眼神勾引着叶唯,势必要这女人被他迷倒。

  她的唇角隐隐抽动,交握着的手隐约可见颤抖及青筋。

  “放心,哥哥不是坏人,只是想请你喝杯咖啡……”

  吸气吐气,再吸气再吐气,以防脑血管突然爆裂,只见叶唯冷冷的打断:“你这个超级大色魔!”她拿着小皮包的手就这么挥过去,正中目标。

  “哎哟……”被打到整个脸,他疼得哀号了声,但来不及再去细想喊痛,连忙拉住叶唯欲转身离开的手,急急的叫道:“唯,我开个小玩笑而已,你不要那么生气嘛。”

  哪知道这小妮子连玩笑也开不得,还这么狠的拿皮包砸他的脸?!

  叶唯这才有些平静下来,但她才不道歉。“活该!谁教你爱玩。”哼哼!

  “呜!”他垮下脸。“我是看你那么紧张,想缓和一下气氛而已嘛!”

  谁知道她突然发飙……哦!幸好她拿的是小皮包,要是铁锤之类的他就完了!

  “少来!明明就是色,还找什么借口。”她才不相信。

  “色也是因为眼前的美女太美了,才会忍不住搭讪嘛!”他哇哇大叫。

  说真的,他初见到叶唯的时候,真的有种惊为天人的心动感觉,瞧她今天精心打扮的模样——乳白色前开襟、开扣假两件设计的连身及膝蕾丝蛋糕裙,并加上一件湖绿色针织衫小外套,松紧剪裁修饰上半身曲线,展现一股清新的女人味;脚下穿着一双缀有蝴蝶结的浅蓝色凉鞋,而且脸上还上了淡淡的妆及涂上水嫩欲滴的唇蜜。

  整个人活脱脱就是仙女下凡嘛!跟先前的形象完全南辕北辙!

  叶唯脸红。

  明明知道他很会讲甜言蜜语,伹还是让地高兴了一下。

  “哪有那么夸张!我只是想说这件衣服买了不穿也是浪费。”她口是心非。

  重视这次的约会就明说嘛,还找借口?钟行云突然觉得她很可爱。

  虽然她变了,可是还是有过去的影子,让他无法自拔。

  “真的很美,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,就是被你清灵的气质吸引。”

  就像光良的“第一次”一样——

  感觉你属于我,感觉你的眼眸,第一次就决定,绝不会错。

  第一眼他便决定要追求她,想与她厮守一辈子。

  随着他的话,叶唯似乎也忆起他追求她的过程,内心溢满无以言喻的感受。

  是甜?是苦?是酸?是涩?

  她突然觉得,好怀念那段时光……

  “不管如何,唯,我很高兴。”他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手。“谢谢你还肯给我机会,我真的很希望能回到从前。”与你牵手一辈子——这句话在心里说。

  “别说这些有压力的话好吗?”她避开了他灼热的视线。

  佳人的不接受及犹豫不决让他有些沮丧。

  没关系!他告诉自己慢慢来。

  反正还有两天的时间,他还有机会的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