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你不要太过分,我又不是你那堆红粉知己,会被你的甜言蜜语所骗。”叶唯当下的第一反应是发火。

  “这话,怎么有吃醋的意味?”钟行云反倒觉得很高兴。

  “你少往脸上贴金了!”她冷眸一瞪。“总之,我不会被你拐走。”

  他真的愈来愈超过,不只搅乱她的心,还打算支配她的心。门都没有!她不会轻易妥协。

  “我是真心的,我才没有欺骗你。”他哇哇大叫。

  果然,他的人格信用已破产,但这又该怪谁?只能说是他自找的!

  但她还是一副不相信——或者是不愿相信的防备眼神,让他觉得很挫败。

  “你说过去回不来,我说没关系,我们可以创造新回忆,这样也不行吗?”

  也许是因为他凄然的眼神与表情让她心软,她的语气不再冷硬。

  “如果创造的新回忆,却又只是过去的副本呢?”她轻问。

  “这……”他一时语塞。

  “这难道不是二度伤害?好吧,或许你可以,但我……已经疲乏了。”

  离婚后,他根本没受什么影响,还能左拥右抱,这是让她气恼的症结所在。但她却封闭了内心,甚至不敢再触碰感情,只因为过往伤她很深。

  不公平,真的不公平!

  钟行云轻叹。“我很抱歉。”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。

  “不需要说抱歉,我们已经毫无瓜葛了。”她背过身,淡淡的道。

  她想要的,不是他的一句道歉。只是她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?她也不知道。

  之后,是一阵沉默,因为连他也无言。

  她的话已说明白、说绝了,他还能说什么?

  “唯,我是真心的,我从来没想过要欺骗你,现在是,过去当然也是。”他哑着声说,试图想挽回。她不知道她的拒绝真的让他很难受,心像是快裂成一半。

  而她,没有给他任何答复,仍旧背对着他。

  一种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表示。

  “当初如果没有选择结束婚姻,现在的我们会变成怎样?”

  就在钟行云打算放弃的同时,她开口了,语气轻淡无力。

  “这问题我不知道答案,但我可以肯定我不会变成花心大少。”他自大的说。

  一双冷眸瞪了过来,当场泼了他一盆冷水。“那是不可能的,当初还在一起的时候,你跟我出门目光还是会看着别的美眉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他干笑。毕竟男人是视觉动物嘛,这种事知道就好。

  “我想,若是我,我一定不会想变成商场的女强人。”她苦笑,有抹无奈。

  女强人,意谓着不需要依靠旁人,这是她自己所选择的。

  所以现在的她也是一样。

  她不需要男人,不需要感情。

  什么都不需要。

  他的心揪了起来,这三年她究竟把自己逼迫成什么模样?

  他带给她的回忆,真有那么痛?痛得必须以武装来防备?

  “唯,我想告诉你,我当花花公子是为了要忘记你,寻找适合的伴侣。”他低叹。佳人都已放手,是男人就该离开,尽管不是出于自愿,毕竟爱情不该强求。

  “哈!”她忽然一笑。“那现在还对我说要重新追求我?这不是在玩弄我?”都说想忘记她去找别的女人了,还说这样的话,根本就不是真心的。

  岂料,下一秒,她为了他的话怔住。

  “可是事实证明我找不到。”他的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哀伤。“我找遍了世界各处,找遍了所有地方、接触过所有的女人,仍然找不到一个像你一样曾令我疯狂的女人。”反而觉得十分空虚,十分……想念她。

  契合的人,也许世上就只有那么一个。

  错过了,就丧失机会。

  她的心隐隐抽痛,为着他的话。

  钟行云以为将这番真诚、并藏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可以融化她的心,没想到却仍旧无效,她的下一句话还是将他打入地狱。

  “没用的。”她摇首。“我已经铁了心。”

  言语伤人非自愿。

  只因,心被伤得千疮百孔。

  *

  钟行云确认了对叶唯的感情是爱情而不是回忆之后,接下来才是更头痛的事。

  女主角拒绝接受他的追求。

  果然是麻烦一个比一个还多,阻碍一个比一个还大。

  没关系,他钟行云是何角色?愈挫愈勇是他的座右铭!

  然而,众所皆知,所有事的进度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还是一样毫无进展。

  不过再好的性子也会有脾气,况且又连连被拒,于是他又再度找她讲清楚。

  “唯,你真的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?”他垮下脸。

  曾几何时,他这般低声下气,只为了一个女人。

  “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是吗?”叶唯仍是一副冷淡的语气。

  “唉,你真的变了好多,以前你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以前的她,还会被他打动,但现在的她,根本是铁石心肠。

  难道真的因为错过了,所以不能再回到从前,更无法重新开始?

  “人都是会变的,你不也变了?”她无奈一笑。“以前你的耐性是半年,现在呢?”

  根本没有三个月就想放弃了!还说对她是真心的?谁相信!

  “这又不一样。”他当然要为自己澄清。

  “怎么个不一样法?”

  “你自己也知道,以前的你根本不会如此冷硬的拒绝我。”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无赖,硬要死缠着人家不放,他是个男人,也是有尊严的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你也无法抵抗‘改变’?”她的唇角浮起一抹似自嘲又像轻蔑的笑。

  他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,不觉有些微愠。

  “唯,我不懂,为什么你要一直强调‘改变’?人本来就无法抗衡自然界的力量,时间追不回,惟有往前看。有时候改变也未必不好不是吗?”

  也毋须去抗衡,就让时间沉淀所有,改善或改变应该转变的一切。

  “那你可以举出我们之间的改变,有什么变好的例子吗?”

  他一时语塞。

  她已清楚他的答复,苦笑。“也许时间带给我的,就是对爱情的恐惧吧?”

  “为何你一定要如此往负面的地方想?为何你不能用另一个角度想着我们的改变是好事?这改变让我们对爱情更加珍惜不好吗?”他不能认同。

  “你有更加珍惜吗?我看不出来。”她冷冷一笑。

  这……他的嘴角一阵抽搐,而后轻叹。

  “唯,我不是来找你吵架或辩论的。”她的口舌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伶俐?

  “你看,你也受不了我的改变,还谈什么复合?”她苦笑。

  厚!说来说去还不是又绕回原来的地方?

  他的舌粲莲花在此时居然派不上用场?

  钟行云头一次发觉女人那么番,害得他好想破戒敲醒她的头。

  真是自作孽,不可活!

  “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再谈这个问题了,不能单纯的考虑是否复合就好吗?”他投降。

  “我也很想,可是因为现实让我看事情看得更加实际。”

  “……”所以变得那么青番?

  他真搞不懂,执着在无谓的争执上面,有什么意义?

  明明就是很简单的问题,为什么一定要搞得那么复杂?

  “好吧,那换点别的来谈谈。”她似乎也觉得对那话题倦了。

  “……你说。”他已不敢奢望。

  “你应该知道结婚代表什么,而我也只是个平凡的女人。”她觉得这问题有必要说清楚。“以前我不必担心,但现在你的名声、你的所作作为,让我不得不杞人忧天。”

  就像李伟峰说的,一个在女人堆中享受左拥右抱惯了的男人,一个被女人捧上了天、身处在女人天堂的男人,可以放弃一切吗?

  他一听就知道她在说什么。“你怕我婚后不忠诚?”

  “一半一半。我的问题是,你可以放弃那些?”

  真是不诚实的女人,不过他可以想成是她对他还有感情,这让他好过一点。

  “没什么好放弃不了的,只要那座山的宝藏比拥有整座森林更值得。”

  那真情流露的眼眸教她怦然心动。

  明知有可能只是甜言蜜语,但她该死的就是会受那些话的影响。

  “不说话就代表认同啰?”他嘿嘿一笑。“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

  担心的很多,此刻却也无法再刁难。

  她想着,真的是她想太多了吗?他们之间真的可以单纯化吗?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