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5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蘑菇定律”——当上几天“蘑菇”能够消除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,让人们更加接近现实,看问题也更加实际。

  简言之,这原本指在工作上对待新人的一种管理方法。众所皆知,在新环境的新人一定会遭受排斥、或因为工作能力还未受肯定,而被晾在一旁,这还不打紧,新人的工作经验不足,还会无端被批评、指责等等,甚至也得不到器重。

  如此一来便能贯彻“幻灭是成长的开始”这句话。

  而现在,此定律也可以套用到钟行云身上。

  虽然人都会变,但你要先确定你对她的感情究竟是爱情,还是回忆?

  江千黛说得比唱得好听,事实证明:叶唯现在看到他像看到蟑螂般恨不得一脚踩扁,怎么可能会有让他证实、确认的机会?

  也因此,他已不再存有梦幻的念头,将事情看得非常实际——实际到很想哭!

  好吧,就算有机会确认好了,那到底要怎么确认是爱情还是回忆?

  钟行云觉得自己似乎遭遇了一个超级麻烦的问题。

  他可以周旋在十来个美女之间而游刃有余,却对这种“证明题”感到很头痛。

  结论就是——近一个星期以来,完全没进展。

  实在是可悲哪!

  搞得他心情郁闷,根本无心工作,索性又把钟凌云拉回来,反正他们兄弟俩现在一样惨,所以他老弟也别想自己一个人轻松。

  于是不顾钟凌云哇哇大叫,钟行云又将公司丢还给弟弟,自己逍遥几日去。

  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!亲弟弟算什么?照样推进火坑。

  其实最近几天晚上,他都在叶唯的公寓附近徘徊,不过却都没遇到她。害得他心情更郁闷了!

  也许是来得太早或太晚,也或许缘分就是这样,不该让彼此相遇的时候,就算近在咫尺也总碰不到,这不是神奇,只是上天注定好了。

  直到现在,他还是陷在对她究竟是“爱情”,还是“回忆”的迷惘当中。

  抑或是,他在爱情中寻找回忆,在回忆中寻找爱情?

  愈想愈烦、愈想愈乱,明明是那么好解的问题却搞得如此复杂,真是……烦!

  将烟蒂丢在脚下踩熄,第N次没见到想见的人,钟行云决定打道回府。

  只不过是一个女人,竟让他将已戒掉多年的习惯又重新拾起,他一阵苦笑。

  报应啊!

  忽然,他见到不远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拉拉扯扯,一看就知道有不良企图。

  由于现场灯光昏暗,四周又人烟稀少,眼看就要得逞——

  呿!又一匹狼!

  不过这不关他的事,烦自己的事就够了,实在没什么心思再去理会别人的事。钟行云正打算去告知公寓管理员,准备闪人之际,蓦地愕住。

  那不是……那不是……可恶!

  妈的!他当场三步并两步快速冲过去,展现大力士投胎的神力以及被运动选手附身的状态,以跑百米的速度到达现场,纠住男人的领子就是一阵狂揍。

  “敢欺负我的女人,我让你绝子绝孙……”

  *

  “明明就不是打架的料,何必如此逞强?”

  叶唯叹气,无奈的看着躺在她家沙发上、全身挂彩且正哀号的男子。

  幸好后来公寓值班的警卫赶过来解危,要不现下他可不只有轻伤那么简单。

  真是……让她不知道该做何感想!笨蛋一枚!

  “呵呵……”钟行云干笑,脸上有抹可疑的暗红,他哪知对方学过跆拳道。

  事实证明:没有本事就不要逞强,不然下场会很凄惨。

  他曾笑东方翔笨,打肿脸充胖子想英雄救美,他自己还不是一样?

  果然,男人的天敌是女人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

  “我还以为当了花花公子之后会有点本事,没想到还是有很多地方没变。”她没好气的抱怨,想生气也没办法。“别动,你的伤需要擦药。”她拿出医药箱。

  “能让唯替我擦药,再痛也值得。”他不忘耍嘴皮子。

  偏偏叶唯就是无法“下手”用力报复,唉!毕竟他是为了她而受伤的。

  “这次是例外。”她冷道,不过擦药的手力道却放柔了许多。

  钟行云就这么享受着她温柔的服务,虽然伤口很疼,心却很暖。

  “一个女孩子家,以后不要那么晚回来,也不要让不熟的人接送。”虽然明知自己多嘴,他还是不得不叮咛,天知道当他看到她胸前衬衫钮扣被扯开之后,抓狂得很想砍人。

  叶唯没有回话,只是默默的进行手上的工作,因为她知道这次的确是她不好。

  她承认,她会接受公司同事的追求,是因为想要快点找到让自己动心的人,好早点忘掉该留在回忆中的人,一方面也是要阻隔钟行云继续纠缠,却没想到……

  果然,她的想法太天真了!

  人心隔肚皮,这次是很好的教训。

  但说真的,周旋在不同男人之间,她也觉得很累。

  真不知道钟行云为什么那么喜欢左拥右抱,还能应付自如。

  “真好,现在好像回到我们以前的生活……”他突然满意的轻叹了声。

  岂料叶唯神色一变,原本仔细涂药的手也随便乱挥几下。

  “好了,药擦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!”她用力盖上医药箱的盒子。

  又来了!他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说变就变!

  “唯,你一定要这么无情吗?”他真的不懂。

  经过刚才的事,他想得很清楚了。

  他还爱着她,要不然不会见到她被轻薄就像发了狂一样。而刚才的气氛,让他想起以前在一起的生活,更加令他确信自己想再度拥有她。

  说真的,游戏花丛那么久了也够了,他也想找个终点站好好休息,不再离去。

  曾经,他错过了,现在,他想再度寻回。

  “我才想问你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她才不懂他哩。

  她不相信这一次只是巧合,搞不好他根本就是算准时机好来英雄救美的。

  三番两次搅乱她的心,他到底有什么企图?

  是为了报复?还是只是因为无聊?

  “你以为我吃饱撑着没事做?”他皱眉,只因他在她眼里解读到她的误会。

  “难道不是?”她也不想跟他打哑谜,有什么话就摊开来说。

  拜托!钟行云真是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

  他虽然是花心大少,可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好吗?他才没那么无聊……慢着!

 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大笑出声。

  是了,他没跟她说清楚。

  虽然他是现在才开窍,但他的确还没向她表明他的用意,才会让她误会。

  “你要是疯了请去找医生,我这里没有设备治疗你。”她冷冷的说。

  “我是疯了,不过是为你而疯的。”他不怒反笑,岂知佳人不领情。

  “不要以为你说些甜言蜜语我就会被你骗去,那对我没用。”

  钟行云知道这女人现在防备心很强,不好应付。没关系,他有的是耐性,决定慢慢跟她耗。

  人生嘛,乐趣要凭自己找,幸福要靠自己把握。

  “这不是甜言蜜语,我说的是真的,你不信就算了!”他耸肩摊手。

  她的心跳忽然失了序,为了他的话。

  “我真的不懂,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说真的,她也很累。

  钟行云本想直截了当的说出来,不过想了想,还是决定慢慢来。

  女人有时候得先哄一哄。

  “我只是想要你先平静一下,听听我的话。”

  “有遗言快点交代。”她仍冷淡的回应,明确表示“快点说完快滚”的意图。

  钟行云对她的反应并不生气,他慢条斯理的继续说出想说的话。“如果我们没有再度相遇,人生仍旧没有交集点,我也不会再度对你燃起热情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的缘分还没结束?”她皱眉。

  “要说结束,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,但若说还没结束,是因为三年后能再续前缘。”说真的,他很感激老天给他这个机会,让他再次遇见她。

  “我真的不懂你的用意。”她摇头。

  说得很玄,这男人是想当哲学家?

  他只是笑了笑。

  她肯听,他就有机会。

  “既然你说因为错过了,因为我们各自放手了,所以再也回不到以前,那么,我们何必要回到从前?人要看眼前的现在,不是局限在过去。”

  “是没错……”她一时也想不到话反驳。

  “不如我们来创造新的回忆吧!重新认识彼此,再给彼此一个机会。”

  “我不明白。”她的神情开始不复镇定而有丝慌乱。

  与其说不懂,倒不如说叶唯是不想相信。

  “你是聪明人,自己知道,何必再问?”他很确信她听得懂,只是不想承认。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?”

  好吧,既然她还是坚持不说出口,坚持掩耳盗铃的话,那么由他说也一样。

  “不管你有没有喜欢的人,我决定要重新追求你。”他的眸中有势在必得的决心。

  反正最近大家都疯了,不在乎多他一个吧?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