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5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钟氏集团,总经理室

  “听说,你最近被当成无赖啦?”

  闷笑伴随着开门声,自一名女子口中逸出,调侃意味百分百。

  对这不请自来的一位……不!是两位客人,钟行云只能翻翻白眼。

  “这种事情消息不必那么灵通好吗?”他苦笑,对着好友与其妻子轻叹。

  瞧这对贤伉俪眸中有着看好戏的成分,这下子他真的笑不出来了!

  怎么觉得角色对调了?想当初他还去揶揄东方隼和江千黛哩,而今却彻底反过来了。

  果然,真有现世报这回事。

  “被当成无赖总比被倒会来得好。”

  难得的,一向沉默寡言的东方隼居然说起笑话来了,天要下红雨不成?

  “唉,果真是近墨者黑……”钟行云大大摇头,一副惋惜的模样。

  “什么近墨者黑?”江千黛插腰,可不认同。“这叫恩爱的证明。”

  瞧,也不修饰一下,还甜蜜得手牵手,真是恶心巴啦!

  “随便你们、随便你们!”钟行云挥手,突然觉得这一对贤伉丽很是刺眼。

  这不想辩解的诡异行径自然引来两人的好奇。

  “他脑子好像真的烧坏了,怎么办?公司不会被搞垮吧?”基于好友的情分,江千黛理所当然要关心一下,她皱着眉询问丈夫。

  没料到,回答的居然是当事者本人。

  “我是真的有点问题,明明很想念她、明明再见到她很高兴,却为什么总是说出违心之论?”他低喃。

  看来后悔的不只是叶唯,连钟行云也一样。只能说,两个人都是傻子。

  “隼,看来他真的需要送医检查了!”

  “可能太晚了,似乎已病入膏盲了。”

  “我想也是,那会不会没救了?”

  “念在好友一场,送上一束菊花也算仁至义尽。”

  眼见他们愈讲愈离谱,当事者不得不出声阻止。

  “喂喂,我说你们夫唱妇随也太旁若无人了吧?”钟行云翻白眼,好心的提醒这对夫妻,这里是他的地盘。“我还活着好吗?不要当我已经蒙主宠召。”瞧瞧,这算是好友吗?是损友吧!

  还说他呢,东方隼自己才失常哩!

  印象中的东方隼,始终都是一副冰冷、寡言的模样。现下这“热情”的态度还真是头一遭,让钟行云有些不适应。

  难道,真的是因为岁月的关系?人为什么一定要“变”?

  “你确定你还活着?”江千黛坏笑。“不是魂都被某人吸去了?”

  “别再挖苦我了,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。”钟行云举白旗投降了!

  两个欺负一个,唉,他真可怜。

  “好啦,才不要生出钟行云第二代哩,我要做好胎教。”她温柔的摸摸肚子。

  吃惊的反倒是钟行云。“黛黛有了啊?”

  “二个多月了。”东方隼眸带柔光,轻抚着妻子未隆起的腹部。“幸好母子都状况良好。”他当初也很担心妻子的身体不适合怀孕,但有了医师的保证,让他安心不少!不过仍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——一个准爸爸的神经质症状。

  结果继江千黛传出孕事之后,连梁冰心和东方蓉以及蓝悠悠也争相来报喜。

  这下子东方家真的是一片喜气洋洋,明年等着迎接四个小BABY。

  “那真是好消息。”钟行云诚心的说:“恭喜、恭喜!党黛要注意身体。”之前在他面前昏倒的情景他可是心有余悸,相信东方隼更是永难忘怀。

  “我知道。不然你以为我们是专程来落井下石的啊?”她失笑。

  拜托,她才没那么无聊,不过还是会忍不住揶揄一番就是。

  “唉!”岂料钟行云却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在叹什么气?”东方隼额际青筋隐隐若现。

  “不是在叹你们啦!”他连忙澄清,随后一脸灰心。“我在叹我的命运。”

  “左拥右抱,我看不出你的命运需要用叹气来下注解。”江千黛没好气。这人也太不知足了吧?

  “你们怎么确定,那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?”他无奈一笑。

  说真的,游戏花丛这么多年,他的确擅于掌握女性的心理,处世圆滑,交际应酬更是如鱼得水,但表面上的光鲜并不代表一切。

  每当夜深人静,一股空虚与彷徨就会浮现在他脑中,让他兴起很深的惆怅。

  ,不过江千黛不但不安慰他,反倒觉得是钟行云活该。

  “你真的很奇怪耶,若不是你想要的生活,你何必去让它变成‘你的生活’?别跟我说是因为你不擅于拒绝,我才不信哩!”花心就花心,还找借口?真是!

  “隼,你家太座是不是最近在长牙齿?”钟行云极其无奈的望着东方隼,眼神中还有着同情。

  “不好意思,她只会针对恶犬。”那厢冷冷的堵回去。

  意思是说他作恶多端,一切都是自找的。

  他最近是招谁惹谁啦?果然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。“好啦,我承认,我自己也有错,不应该把这些都归咎于外在因素。”钟行云叹息。

  “本来就是,遇到事情不该去埋怨,而是要想办法改善。”她提醒。

  “黛黛,我怎么觉得你还没当妈妈,就已经很有当妈妈的架式了?”他苦笑。“我遇到的问题如果有这么容易改善的话,我就不会那么苦恼了!”

  “能解决的叫问题,不能解决的已成事实。你的只是问题,又不是已成定局,所以还是有解决的方式,何必叹气呢?”江千黛不以为然。

  钟行云的事她已从东方隼那里听来不少。

  “可是这问题很难解决,绝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。”他甚至开始觉得后悔。

  如果三年前他不要那么轻易放手的话,如果三年前他可以再坚持一点的话,是不是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?不会有这令人无力的状态。

  但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。;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小虫叫蝜蝂,天生很喜欢背东西,只要遇到喜欢的小东西总是设法背在身上当作纪念。而且它的背上有黏性,所以背的东西不容易掉下来,就算被人清除,也会一再重复同样的动作。”江千党突然说出这个例子。

  “我认为人根本就是蝜蝂,独揽许多吃不消的杂物,却仍硬撑着想往上爬,就算失足摔落也是预想中的事,根本怪不了任何人……”

  “是是是,黛黛大师说得对。”他连忙阻止她继续开班授课,一脸无奈。奇怪了,他怎么也觉得她变了,变得很喜欢碎碎念?难不成人真的是一直都在改变?

  “你听得懂就好,省得我得再多费一番唇舌。”拜托,说教也会累耶!

  钟行云马上装作一副“幡然醒悟”的模样,要不耳朵就惨了!

  东方隼给了好友一个“习惯就好”的眼神,继续当旁观者,不打扰妻子的“开导”。

  “好吧,不要说我们冷血,把你的问题说出来,大家集思广益。”江千黛很热血的提议。

  只是热血到让钟行云有点怕怕的,有种“没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”的念头。虽然他不想麻烦他们,不过他知道自己若再不说出来,下场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于是他只好大致交代一下前因后果,并把他与叶唯相处的情况一五一十说出。

  “你们听听,我只是基于曾是夫妻,想劝劝她,没想到她非但不领情,还不识好歹的反咬我一口?再说,就算不是夫妻也可以是朋友,她老是想跟我撇清关系,让我觉得这女人真是狗咬吕洞宾。”钟行云抱怨,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。

  岂料江千黛不但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附和、帮他出气,反倒贼贼一笑。

  “他好像又发春了耶!隼,你说呢?”

  “很正常,他一年四季都是春天。”

  “不过这一个春天似乎发了两次。”

  “喂喂,你们够了没?”钟行云不得不再次打断两人的相声表演。

  什么报喜?这两人根本就是来看他笑话的。

  江千黛轻笑。“好啦,我可不想得到什么现世报。我说,钟大少,你还不快去追回她?若被别人追走你就欲哭无泪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这钟大少还真是少根筋,真是呆呆呆哪!

  “你根本就是在吃醋、在嫉妒,依我看,你又爱上你前妻了!”她宣布答案。

  钟行云没有想象中的吃惊,感觉很平静,也许是潜意识中早已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“是吗?不过我有时候会觉得,是因为我放不开那段回忆的关系。”他也分不清楚了。

  他一直觉得人生很无趣,喜爱挖掘新鲜的事,所以他以为对她穷追不舍也是这样的处世态度所致,只是因为爱凑热闹,只是因为好奇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罢了。

  后来他想了想,还有一个因素,而这因素应该也占了很大的分量。但他却希望不是这个因素,他不愿自己深陷在往事中,而把这种情绪错认为爱情。

  江千黛叹息。

  “有时候我们舍不得一个人,也许只是因为生活里还有对方的消息和痕迹,触景生情便一发不可收拾。不过我相信所有的不舍都可以靠时间和空间的距离疗愈。只是啊,距离能淡化记忆,却无法使人彻底忘记,因为有些东西是不管空间距离或时间长短,永远都会在心里的角落存留一辈子成为回忆,而这回忆无论经过多久,再度开启时心里依然会翻涌起一阵惊涛骇浪。”

  “这就是真爱。”东方隼握住妻子的手,眸带柔光。

  钟行云没说什么,但他们知道他认同了她的话。

  也许结婚是一时冲动,但感觉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若非深深爱过,若非心灵契合,怎么可能会想牵手走过下半辈子?

  他一直是依凭着自己的感觉做事,那时爱上她、向她求婚也是一样。

  “虽然人都会变,但你要先确定你对她的感情究竟是爱情,还是回忆?”她说道。

  这个没人帮得了他,他知道。

  “可是她说她有喜欢的人。”虽然,他根本一点都不相信。

  “死会都可以活标了,这不是重点。”她没好气。

  “如果对她有情的话,就不该错过她。”东方隼开口,只因不想好友遗憾。

  虽然到最后仍没解决他的问题,不过钟行云却觉得心情好多了!

  也许找个人抒发一下,胜过自己闷在心里。

  等等。钟行云突然瞪着这两个人。

  “我说,隼,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班?”

  他忽然想起了东方隼是个工作狂的事,现在会出现在这边太不寻常了吧?

  就算有喜事,也不必专程跑来公司找他,还利用上班时间?

  “放心,明天绝对不会下红雨,你去告白也不会失败。”江千黛拍拍他的肩。

  ”……”这是哪门子安慰法?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