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4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人算不如天算。

  钟行云的计谋当然失败了!

  少了一个李伟峰,还是有别人顶替。

  只因凡事都有所谓的骨牌效应——

  不知是因为叶唯的异性缘突然变好,还是由于传出董事长的儿子出来角逐男朋友宝座,于是那些暗恋她的人一一浮上台面,送花、邀约络绎不绝。

  搞得钟行云一听闻此消息,天天浸在醋桶中,也不再想看别的女人一眼,更把所有约会全都推掉,还差点无心公司工作,这一切都是为了叶唯。

  一桩桩破坏当然不可能,他没那闲工夫,也觉得多此一举。

  不过能避免就尽量阻止,能阻止的就绝不客气,反正他钟行云有的是时间和耐性。

  虽然这些阻止追求者的举动有点小人。

  鬼鬼祟祟的在下班时间守在“欣龙”外,一旦见到有人上前对叶唯示好,他便跳出来,眼神凶恶得仿佛想在对方身上瞪出一个洞,无所不用其极的赶跑示爱者,甚至做出把花丢到垃圾筒、把礼物扔给流浪狗等等夸张举动。

  不然便是跑到她的公寓处守株待兔,只要遇到心怀不轨的男子——即便是因为听到传闻而好奇她的容貌,或者根本不敢逾矩、羞于启齿,只敢递张小纸条的害羞男,他也当场抢过纸条撕烂。

  钟行云根本不在乎这样会不会损害他的形象,一定要破坏殆尽才肯罢休。

  总之他就是看每个接近叶唯的男人不顺眼,就算是问路的人也一样!

  没想到这日叶唯居然主动找他出来,让钟行云有些窃喜。

  “你是要找我忏悔的吗?”他帅气一笑。

  这自大的男人!

  叶唯真想拿锅子敲醒他,最起码让他不要那么恶心。

  “钟先生,麻烦你不要那么鸡婆好吗?”她冷冷的提醒。

  别说他连连跑来破坏的举止,居然还对那些追求者比照李伟峰之前的例子,乱放谣言?!说她曾是他最亲密的爱人,他们的关系如何亲昵等等,藉以吓阻他们。

  搞得现在公司谣言四起,人人不敢接近她,连董事长都亲自来询问她了哩!

  这人也未免太无聊了!他不要面子,她还要呢!她真搞不懂他。

  “No、No,此言差矣,我不是鸡婆,是帮你过滤人选。”他才不承认哩。

  “请问你,你有什么权利帮我过滤人选?”硬压下怒气,她耐着性子问。

  “为什么没有?”

  忍住想拿餐厅的椅子砸他的念头,她再度说明。“我知道你一定又会搬出什么曾是夫妻的话,但就算以前有过什么关系,再好再亲密,在我们选择切断以前接连的那条线时,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。”

  “没有以前,怎么会有现在?”她想跟他撇清的说法让钟行云很不是滋味。

  她头一次发现他那么卢。

  “离了婚后本来就互不相干,我有权利接受其它人的追求,你可以阻止一个,但不能阻止全部,反正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。”她不得不说重话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要告诉我,你有喜欢的男人了?”他有些不悦。

  叶唯本来想否认,继而想想,这也是一劳永逸的方法。

  “对,所以你不要再来骚扰我。”

  “谁?”他眯起眼。

  她不自觉吞了口口水,不过仍鼓起勇气。“李伟峰。”

  他想了一下才知道她说的是谁。

  “那个二愣子?我记得你并不喜欢他,不要为了敷衍我而说谎。”他才不信。

  “我没说我不喜欢他,事实上,他可以给我安全感,不必担心他会出轨,我相信他会好好疼我,不像你把任何一个女人都当情人,只要是漂亮的女人都想沾染一手。”她没发现自己在讲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充满着酸味。“这答案你满意吗?”

  “当然不满意,人心隔肚皮,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在把你弄到手之后,又抛弃你?”

  要她说,他根本就是“为了反对而反对”,找理由来堵她的话。

  “不要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一样低级好吗?”

  “什么跟我一样?我又没有那么下流,我才不会做那种无耻的事。”他哇哇大叫。他花心归花心,才不会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就算跟美女分手也是平和落幕。

  “你有没有那么下流跟我无关,不必特地说给我听。”

  “我那么关心你,为什么你就不能反过来同等对待?”他真的快被气疯。

  “奇怪,就说跟你没有瓜葛,是你自己脸皮厚爱鸡婆,还要别人报答。”这什么怪论调?她没想到他现在竟变得如此青番,看来三年的时间真的改变了他。

  “你……”钟行云觉得自己快得内伤。“你真是不可爱,不可理喻。”

  到底谁来打醒他啊?他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呢?

  吸气吐气,吸气吐气,叶唯要控制自己以防这里发生命案。

  “我就是这么不可爱、不可理喻,所以麻烦你去找可爱、可理喻的对象,不要再来纠缠我!”她边说火气边上逸,想也没想的就将桌上的白开水喂给他的脸。

  看看他能不能清醒一点,讲点人话?

  *

  其实她根本不想跟他吵的。

  叶唯回到家后就有点后悔了。

  为什么,他们总是这样呢?

  明明,是那么有缘再度重逢,为何总是要针锋相对?

  难道“时间”真的是抹去他们之间甜蜜气氛的杀手吗?

  还是她把他们以前的回忆储存得太美好,所以现在破灭了?

  心思杂乱无从厘清,但她也知道,不能再去深究、再去在意了!

  因为,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瓜葛……

  倏地,手机铃声响起,她皱眉。

  是李伟峰。

  也许是拿他当挡箭牌有些过意不去,她改变主意接起他的电话。

  “是、是小唯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结巴的声音。

  不然还会是别人吗?说他呆,还真的呆呆的。

  “是。”刁难人向来不是她的兴趣。“李先生有什么事吗?”

  之所以还是称呼他“李先生”,是不想让他胡思乱想,她不想耽误他的青春。

  察觉电话那头沉默了下,叶唯装作没发觉他的落寞,她不想将鸡婆用错地方。

  “也没什么事啦!”幸好他很快就振作起来。“只是想以朋友的立场,对你说些话而已……”语气听来有明显的犹豫。“不过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就是……”

  “请说。”她没那闲工夫让他一直在那边重复“该不该说”。

  “好吧,那我就直说……”说是直说,其实还是有停顿了几秒钟,然后叶唯听到深吸了一口气的声音,接着是如敲打木鱼般声音传来。“听说‘花花公子型的男人,会利用女人渴望被爱的心理,化身为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,极力地讨好她们,了解她们的需要而投其所好,给予她们很多承诺,让她们得到宠爱与亲密的感觉。一旦女人被这些甜蜜的温柔团团围住,理智就会被情感所遮蔽,陶醉在爱的微醺中而分不清东南西北。’这些不是我说的,是书上看来的。”

  她很怀疑他根本就是拿了一本书在电话旁边,照本宣科念给她听。

  “所以?”她想知道重点。

  “所以就是……呃……”

  “请直说。”她打断他的迟疑。

  真是,刚还跟钟行云说欣赏李伟峰,但现在却又发现他不干脆的缺点。

  这一来,反倒是钟行云直来直往,不拖泥带水的个性让她还比较欣赏。

  唉,真是的,怎么又把两人拿来相比较?

  “我听说那位钟先生的风评似乎不怎么好,所以想给你一点建言而已……希望你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诱惑……”李伟峰语带歉意。“不好意思,我只是略闻一点传闻,真的不是有意探人隐私……”

  “不要紧,反正这是众所皆知的事。”只是鲜少有人知道他们曾结婚的事。

  “那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跟他已经没有瓜葛,是他自己纠缠着我。”她申明。

  但电话那头以沉默回复。

  “怎么了?”她察觉他的怪异。

  “小唯,我这个人不会做死缠着对方的事,我知道你对我没有感觉,所以我也不想多强求。”这方面他看得很开,也可说是不想叶唯左右为难。“但站在朋友的立场,我只是想跟你说,我感觉……你说这些话……似乎只是想说给自己听……”他愈说愈小声,怕惹怒了她。“当然,只是我的感觉而已,你可以听听就好,不必理会!”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认为?”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但她不明白他为何会那样说。

  也许是深知叶唯的个性,于是李伟峰一鼓作气的说出来。“如果你真的对钟先生没有感觉的话,你的情绪就不会受他影响。”因为父亲曾跟他提过,叶唯这秘书很擅于管理自己的情绪,就算生气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  叶唯无言。

  “我说得不对吗?”他有些慌张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下意识的回答,说真的,她自己也还在厘清。

  李伟峰也不想逼她,只是说出自己心里的话:“如果你对他还有感情的话,我还是会祝福你们的,不过他的风评……”

  叶唯想也知道他未说出口的话是什么。

  就像小雯说的,花花公子很少满足于只拥有一个女人。而这类男人并不可靠,他对女人的评价总是不高,且无法对一个女人真心付出。

  受伤的,会是她自己。

  三年前的事件恐怕会再重演,只是换了别的理由。

  “时间就是这么可怕,不管有形的还是无形的,都会改变……”她自嘲。

  这是不是她自找的?因为她放了手,所以怨不得别人?

  李伟峰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因为他们的事情他并不了解,不敢骤然下定论。

  “假如……我与他,都还维持不变的话,我们能不能像以前一样?”她低喃。

  他不是完全了解她的话,但大概可以捕捉得到一些线索。

  “可惜的是,没有‘假如’,只有‘现实’。”他轻叹。

  其实李伟峰此次打电话的目的是想继续打动她的心,藉由捉住敌方的小辫子而趁机攻进掳获之,既可消灭情敌也可得到佳人——这招式只要是男人都想得到,只差敢与不敢、做与不做而已,因为他实在无法放弃动心的女人!

  但见她那么无措与为难,他却一反常态,化身大哥哥般安慰、安抚着她。

  唉,果然,他心肠太软;而她,则是余情未了。

  “我可以改变……”她冲口而出。一句话道尽女人为爱的痴傻。

  “那,他可以放弃现在的那些吗?”

  她沉默。

  言尽于此,他不再劝说。

  李伟峰知道自己不能再多说,毕竟他不想自己的话影响到她的决定。

  话,只能点到为止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