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3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为什么?我不是千金小姐又出身孤儿院,长相也不特别漂亮,为什么你还肯为我付出那么多?”她不明白,也不愿相信。

  他既多金又俊逸,更是杰出的商业鉅子之子——

  他不懂,他所有的一切全是她遥不可及的幻想。

  她和他无论是身分或地位都如云泥殊途,为什么他还愿意等候她?

  他的唇瓣抿成一弯好看的上勾弧形。

  “如果我坚持未来的妻子,必须是一个足以和我相匹配的人的话,那么我就不可能出现在你面前。”他的嗓音低沉且富磁性。“也许我喜欢你天真烂漫、带点迷糊的个性,也许我喜欢你率真坦白,却又不失童心的迷人特质,也或许我是看上你无论做什么事,都秉持着一股冲力的傻劲……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,你懂吗?”

  “不,我不懂!”她拚命摇头。

  说不感动是假的。

  她知道他对她的好,也清楚他对她的用心,半年来如一日,只是……

  “我知道你喜爱自由,不愿受拘束。但你相信我,嫁给我之后我会疼惜你,但不会限制你;我会呵护你,但不会束缚你。以后我就是你的方向盘,跟着我你永远不怕会迷路。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好好爱你,直到永远!”

  顾不得在公园求婚显得非常不浪漫,心急的他取出口袋中的戒指,单膝落地,深情地注视着她,等待她的首肯。

  她只能愣愣地看着他,无法成言。

  他不知道,她显露于外的特质有些并不是真实的。

  他不知道,她一直装作对什么事都不在乎,其实是因为她害怕付出。

  从小她就非常向往家人,非常非常渴望家庭的温暖!

  每每见着温馨美满的和乐气氛,她就不由自主地心酸。

  然而此刻不正是拥有这一切的机会吗?她到底还在犹豫什么?

  回首过去的日子,注视着那双深情的眼眸,她的心动摇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清清喉咙。“你愿意给我一个家吗?”

  回答她话的是拥住她身子的举止,还有他脸上开心的笑容。

  “愿意!如果你希望,我会给你全世界最好的家,还有一堆小萝卜头。”他将戒指套入她的手指后,绽出欢颜。

 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,但她知道他会疼惜她,直到永远。

  *

  结婚是否就是幸福的开始?她不知道。

  他与她,会在一起是一个巧合。

  那个巧合非常戏剧性:在一次喜宴中,她被朋友找去代班当服务生,不小心弄倒一杯鸡尾酒在他身上,从此,让两人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而后恋爱,终至走上婚姻这条路。

  有太多疑问环绕在她身边,离婚后三年来,她一直充满了问号。

  当初她为什么会结婚?又为什么会离婚?

  是因为两人的个性,还是因为周遭的一切?

  难道果真如世人所说的:“因为误会而结合,因为了解而分开”?

  叶唯愈想愈头痛,索性不再去探索,逼自己尽快沉入梦乡。

  反正无论如何,他们已经离婚了,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,想再多都无益。

  但,为什么?她还是耿耿于怀……

  *

  何谓花花公子?

  依字面解释,自然就是流连花丛,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。

  会成为花花公子,当然外貌条件一定有其过人之处,还必须有钱。花花公子型的男人是很危险的,他对女人的评价总是不高,而且无法专一对女人付出真心;但众所皆知,愈是危险有魅力的男人,女人却愈是想掳获。

  不为什么,就只是因为他们懂得哄女人,给予女人想要的满足感与虚荣心。

  “行云哥,你干嘛拖我来这种地方?”

  PUB内,被硬拖来的东方翔不满的对着身旁的男子抱怨,语气中还有些无奈。

  “怎么?有了老婆就不敢来这种地方了?”钟行云嗤笑。

  自然,钟行云这外型亮眼的男人一出现,立刻引来许多经验老到的蝴蝶群们虎视眈眈,争先恐后的上前钓鱼,不过都让钟行云巧妙的回拒。

  不为什么,他只是心情很闷,想找人陪他喝酒而已,今天不打算采花蜜。

  花花公子也有花花公子的倦怠期。

  东方翔翻白眼。“没老婆前我也不爱来好吗?”

  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?感觉每个人都是逢场作戏,既然不是真心,又何必浪费时间?

  “翔弟,你觉得她们是看上我的人,还是看上我的钱?”他突然问了一句。

  东方翔虽然不解他的话,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:“都有吧!不过我觉得后者居多。”

  不是居多,是非常非常多吧!钟行云自己也知道。

  想着的同时,又有一位辣妹趋前搭讪,条件之优秀、身材之火辣,足以登上《花花公子》杂志的封面女郎,但出乎东方翔意料的,钟行云仍是拒绝了!

  看着辣妹负气离开,东方翔除了无奈还是无奈。

  “行云哥,我真的不懂,你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要把妹吗?为什么……”他以下巴指了指方才的情景,选择较委婉的词来表达。“呃,要放过猎物?”

  这种举止太异常,而且还不只一次,东方翔眼角余光瞄了下被钟行云拒绝过的女人们……突然觉得背脊窜上一股冷寒,连忙将视线调开,装作视而不见。

  呜,妈呀,又不关他的事!他很正常,绝对不是GAY好吗?

  他好想赶快离开此地。

  “猎人无心于猎物,就算猎物再高级也无用。”钟行云头头是道的说着。

  还搞诗人那一套哩?东方翔简直想翻白眼了!

  “行云哥我还有事……”东方翔正打算不管三七二十一、顾不得失礼的举止,远离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人之际,没想到对方竟又丢来难题?害他想落跑也不成。

  “翔弟,你对我有什么观感?”

  “怎么会这么问?”东方翔头皮一阵发麻,小心翼翼反问,观察对方的态度。

  “没什么,就只是想听听认识许久的朋友的真心话。”钟行云耸肩。

  开朗活泼的东方翔不擅于迂回那套,这钟行云是知道的。

  “我觉得你很好,是一个年轻有为、风流倜傥、俊帅无俦……”

  “停停停!”他失笑。“翔弟,你什么时候学会阿谀谄媚的?”拜托!

  而且从男人口中听到这种赞美,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巴啦!

  “就在刚刚……”东方翔咕哝,迎上他不解的眼光,连忙打哈哈。“哈,没有啦!悠悠教我有时候也要学会圆融的人际关系咩,呵呵……”悠悠是他老婆,是一个言情小说家,他从她身上学会不少,夫妻就是这样,教学相长。

  钟行云摇头失笑。“没想到你也变了……”他喃喃自语。

  今天的钟行云实在是反常到极点,连连耍忧郁。

  “翔弟,你觉得我变了吗?”他又突然天外飞来一笔。

  东方翔悠悠叹了口气,决定开始学会“认命”这两个字怎么写。

  反正他就是有话要问他就对了!

  真是的,早点说出来不就好了?非得搞出诡异气氛之后,才要道出重点。

  其实钟行云平时虽然不正经,也不至于像今天这般失常。而这般失常,让向来富有正义感的东方翔无法丢下他一走了之。

  “变?变的定义在哪里?是由自己界定,还是由旁人决定?”

  看似很玄,但其实再简单不过。

  “这么说也对,有时候旁人觉得你变了,但事实上自己并不觉得。”他苦笑。

  东方翔点头。“价值是人界定的,态度是人评定的,难道不是吗?”

  “这点我很认同。”就像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变,可是叶唯却说他们都变了!

  真的变了吗?是“感觉”,还是“事实”?

  哈,现在就连他也搞不清楚了!

  “若要说变了……嗯,行云哥,我记得你以前并不是这样,怎么会想当一名花花公子?”东方翔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“毕竟立志当花花公子,实在很特别……”

  喜欢纵横花丛的男人其实本身个性也有点问题,利用众家美女的示爱,突显自己男人的身价——会不会是因为往事伤人,他想在短时间之内找回自尊心,才会这样?

  “唉,没办法,我上辈子风流帐欠太多了!”钟行云摊手,恢复原样。

  东方翔突然觉得好想吐。果然,他觉得是自己想太多。

  “真的好难懂,因为风流帐欠太多,所以要一一偿还?”没人会相信吧?

  “小孩子惦惦,不懂就算了!”钟行云挥手。

  “是你自己要问我的……”东方翔觉得很无辜,不过他知道钟行云已经没了谈话的兴致,遂乖乖闭嘴,自顾自的喝着酒,认识这样的人,就得自认倒霉。

  钟行云一边喝着酒一边陷入沉思中。

  撇去那让人不解的问题,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放着正事不做,一再去找她。

  其实说他们变了,却又有很多东西维持不变,无论多久……

  难道,只要曾经相爱,不论过了多久,还是一样有吸引对方的因子存在?

  不得不承认,询问她为何讨厌他只是一个幌子,重点是他想再见她一面——

  她又不是他的菜,为什么会再度迷上她?!

  啊啊啊!他中邪了不成!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