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3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哈啰,小唯,你怎么了?”

  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,唤回了叶唯的魂,她这才清醒过来。
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连忙低首,装作忙碌地吃着自己的中餐,她打哈哈。

  中午休息时间,她向来习惯跟好友袁宁雯一同在公司餐厅用餐,也只有在这时候她才能真正放松自己,远离八卦与是非,享受片刻宁静。

  “少来,一定有问题。”袁宁雯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?“是朋友就说。”

  又来了,老是拿这点来威胁她,叶唯一脸无奈。

  “只是不了解某人的作法。”偏偏她就是吃这套,乖乖从实招出。

  “这某人,应该就是早上那匹钟恶狼吧?”袁宁雯笑得很奸。

  叶唯失笑。“没错。”钟恶狼?真服了她!

  听了早上“精采”的实况转播,加上散播谣言者加油添醋的揣测,早已有好几种不同的说法,在“欣龙”传开,再加上当事者又不澄清,于是那些谣言就更加夸张,比风速还快的经由口耳相传,搞得整间公司一团乌烟瘴气。

  “你也知道本人不信外传的那一套,说吧?到底又怎么了?”袁宁雯早知道人性如此,因此不理会什么“当第三者”、“自己倒贴”等等传闻,直接询问本人比较快——其实会有这些传言,还不就是因为钟行云的关系。

  可能是因为钟行云太有名,又或者是曾跟“欣龙”的女职员有过什么关系,因此在第一时间里,很多人知道那匹狼是谁,想当然耳,依钟行云俊帅的面貌,与叶唯“老古板”的外在,自是差上好几截,于是丑化叶唯的传言便甚嚣尘上。

  这就是人性。

  叶唯苦笑。“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找我做什么。”

  这是真的,也是她会失神的原因。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。

  “那你就好心的顺便帮他冠了个色狼之名?”袁宁雯好笑道。

  “这没什么不好,他本来就很风流,让他更‘实至名归’不好吗?”她耸肩。

  若真要叶唯说,她才不在意,这人是恶有恶报。

  早上的“脚叠脚”还算很好了,有的女人发起狠来,是当场烙下五爪印,赏对方一个锅贴吃。不过她不是那么不顾男人面子的女人,再说钟行云也没做出太过分的举止,于是只有小小的惩罚一下,希望给他一些警愓,让他知道她不是好惹的。

  “噗!咳咳……”正吃了一口饭的袁宁雯喷笑而出,差点噎到。

  旁人不了解叶唯,都以为她古板又无趣,只有袁宁雯知道,其实她很孩子气,会做出一些幼稚的报复举止,也许人啊,内心都有一个童心未泯的影子吧?

  “还好吧?小心一点。”叶唯皱眉,连忙关心。

  袁宁雯挥挥手表示没事。“我真服了你,该不会你精神恍惚,就是在想该怎么报复吧?”

  “怎么可能,我又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做。”叶唯无奈一笑。

  哦?不是想报复?那只有一个可能了……

  袁宁雯左看右看,突然像发现什么似的“哦”了声。“小唯,你怪怪的耶!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的心在浮动了!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怎么可能。

  “如果没有,你怎么会自从遇见他之后就连连失常呢?”

  “那是你的错觉。”叶唯仍是极力否认。

  真是不诚实哪!

  “你以为没有,但旁人看得很清楚。”袁宁雯轻叹。“若你不在意他,又何必管他来找你做什么?何必为了他而失神?何必理会他这个人?”

  好友的话敲醒了她,她无语。

  这无语的举止,让袁宁雯似乎有了个底。

  只能说,往事不会因事过境迁就烟消云散,总会有一点痕迹留在当事人心里。

  激起的涟漪大小,全凭当事人执着的程度以及付出感情的深浅。

  “小唯,如果是以前我没话说,可是人是会变的,你瞧瞧现在的他声名狼藉,也不知道他来找你是不是想利用你。”袁宁雯觉得有必要劝劝她。

  “也许因为他成了花花公子之后,异性缘变得更好,因此你又再度被他吸引,毕竟这类的人也是有点手腕的,但美国咨询家詹姆士.奇格说过,花花公子很少满足于只拥有一个女人,他会不断接触各种女人,愈是难以捉摸的女人,愈能满足他的征服感。所以,你要认清事实,现在的他跟以前的他,是不一样的人,可别将两人重叠了!”袁宁雯叹了口气。“唉,如果你真的再次受了他的撩拨,那么希望你要好好想清楚,别再重蹈覆辙了!”

  叶唯也知道名声代表一个人的品性,而品性却又关乎众人对此人的观感。

  他的名声不好,连带的大众对他的评语自然也不好。

  虽然叶唯知道以前的他并不是这么糟,要不她也不会看上他,但好友的话也不无道理。人是会变的,就像现在的她已变成这副让男人看了倒胃口的模样,也变成了跟以前需要人陪伴的脆弱女子大相迳庭的女强人,其它还有很多很多……

  而他,也变了很多,变得毒舌又厚脸皮,还对爱情不忠诚、爱拈花惹草——变得让她一度很疑惑,他真的是曾相识、相恋的人吗?

  三年的时间,他们没有任何的交集;三年的时间,他们各自改变了自己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,缘分的线,早已在三年前便被他们切断了?

  错过了三年,等于错过了可以复合的所有契机,一切得重头开始,包含重新认识以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、现在却有如陌生人的彼此?

  她真的只是因为身为花花公子的他拥有诱惑女人的手腕,因而深受吸引?

  还是因为“过去”的缘故?甚至是……因为还存有感情……

  想起他们分开的原因,叶唯瞬间清醒。
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!”她的眸中有着坚定的信心。

  那些原因,无论过了多久都不会消失。

  就算再度重逢,又有何意义?

  要看清事实才对。

  *

  搞什么?!

  钟行云不只到公司堵她,居然还堵到她租赁的公寓来了。

  “我真的不懂,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

  当叶唯拖着一身的疲累回家时,却在公寓大门瞥见那抹熟悉的身影,当下一把火窜起,但碍于形象及身体的疲惫,就见她硬压着怒气,冷冷的询问他。

  平静了几天,还以为他已经放弃了,没想到却又给她更大的“惊喜”?!

  他怎么找到这里她已经不想理会,这不是重点,她只想要搞懂他的目的。

  三番两次来搅乱她的心,饶是脾气再好的人,都无法忍受吧?

  钟行云早就知道自己的出现会让她不开心,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。

  曾经,他们是那么的亲匿,怎么现在变得像仇人?

  “我只是想跟你说些话而已。”他用着皮皮的语气说着。

  “有什么话好说?”她不懂。

  “唯,你一定要如此对我吗?”他有些无奈。“我不是道过歉了?”他从不知道这小妮子这么会记恨,不过只是一次的失言,她却像永远不再理会他的模样。

  她的心倏然一紧。“这是两回事,我才不懂你为什么一直缠着我。”她冷道。

  但她最搞不懂的是自己的反应:几天没见到他,竟觉得很不踏实。可是一见到他,就又一肚子火,这到底是什么心态?

  就是这矛盾的心态让她变得不像自己,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可恶的男人!

  所以她只能故意佯装冷漠来面对他,并且……伪装自己。

  “唯,你这话说重了!就算我们离了婚,也一样曾是夫妻,既然曾是夫妻,也算是朋友,来找朋友叙叙旧,这也不行吗?”他们曾结过婚这件事,鲜少人知道。

  钟行云的话让她想遗忘的事又恢复记忆。

  “我已经忘了这件事。”撇过头不看他,她淡淡的说。

  “你忘了我可没忘。”他又恢复嘻皮笑脸的模样。

  “就算是好了,你大老远来这边,只是要提醒我,我们曾是夫妻这件事?”

  要她说,她才不信。无事不登三宝殿,他的个性她再了解不过。

  “那也是目的之一,但并不是重点。”

  “那重点在哪?”她不耐的问。

  他虽察觉她的口气不好,但还是耐着性子以对。

  “我只想来问你,为什么那么讨厌我?我记得那时我们是和平协议离婚的,也说过彼此还是朋友,如果是因为之前见面时有过不愉快,我已经道过歉了!”唉,同样的话到底要他说几次?为什么他开始觉得这个女人很番?

  叶唯一时哑口无言。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因为她也在寻找答案。

  “这重要吗?”她背过身。“无论如何,都已经过去了。”

  她很明显在回避他的问题,这让他有些不满。

  “唯,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。”他指的是她逃避的事。

  “那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不是吗?”

  仅仅一句话堵了回去,换钟行云沉默了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因为我们都变了,所以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?”即使以前再恩爱,现在变成这样的僵硬局面,也是因为时间的关系?怨不得别人?

  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  钟行云当然不满意这答复,可是又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  “所以我们当不成朋友?”不知为何,这让他很想抓狂。

  “我没有这么说。”她觉得他很奇怪,为什么一直把话题绕在这上头。“我只是想说,因为错过了,因为我们各自放手了,所以再也回不到以前。”

  “我还是不懂。”他考虑撞一下墙,看会不会让自己清醒一点。说真的,他自认聪明,对女孩子心理也很了解,但此刻他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、说什么。

  她终于正视他,凄苦一笑。“连我自己都不懂了,你又怎么会懂呢?”

  而后,离开他的视线,作为话题的结束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