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2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叶唯从来不知道钟行云的脸皮竟是如此的厚。

  “我再说一次,没预约不能让你见董事长。”她冷冷的说。

  一早到公司上班,却见到钟行云在公司门外等她——在她眼中,那根本就叫“堵”——不知为何,原本的坏心情雪上加霜,再加上他一副痞子样,挡在她面前的举止让她更是一肚子火,说出口的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去。

  钟行云皱着眉打量她,虽然今天她还是一样打扮得令他不敢恭维,但他的注意力不在那上面。“怎么啦?一早脸色就很不好,大姨妈来啦?”他关心的问着。

  叶唯要再次克制自己才不会让怒气爆发。

  “谢谢关心,我只是因为见到某人死皮赖脸又兼‘青番’发作,才会这样。”她淡淡的说着,试图让自己的情绪不被他影响,尽管内心又因为再度重逢而掀起一股滔天巨浪,但在昨天已做好心理建设之后,这次她比较能适应他的出现。

  “你说的人一定不是我对吧?我那么有风度又讲理。”手比七字型搁在下巴,他很不要脸的摆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POSE,还露出洁白的牙齿示人。

  瞧瞧,居然有人如此厚脸皮。

  “很不巧,那人就是你。”叶唯决定不再继续跟他抬杠,免得受内伤。“不好意思,我上班快迟到了,你若要在门口站卫兵请自便。”

  想远离他是一回事,这时间公司的员工已陆陆续续上班,她甚至见到有些认识她或不认识她的员工已经在一旁窃窃私语,而她向来就不喜欢成为注目的焦点。

  怎料他又上前挡住她,还一脸委屈。

  “等等,唯,我等了一个小时,好不容易等到你,你怎么能说走就走?”

  钟行云向来不知拒绝为何物,要不,怎能拥有众多的“粉丝”呢?

  叶唯忽视他喊她名字时的心悸,板起面孔公式化的再度说明:“钟先生,我已经告诉过你,没预约不能见董事长,就算你等再久也没用。”

  “谁说我要见李董事长?我等的是你。”他的答复让她一愕。

  “你等我做什么?”她觉得很莫名其妙。

  钟行云没回答她的话,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“唯,你究竟在生什么气?”

  被这么一说,她蓦地一怔。

  气什么?她究竟在气什么?老实说她也不知道。

  忽然见到他笑得像白痴一样的笑脸,还有容光焕发的俊貌,她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为什么你那么高兴?”她咬牙,觉得他很刺眼。

  “奇怪,法律有规定人不可以高兴吗?”这啥歪理?

  就是不行!她冷眼一瞪。

  没道理两人见面只影响到她,叶唯怎么想都不甘心,只觉气愤难当!

  “谁管你高不高兴,跟我又没关系,我只是觉得你很碍眼。”她突然想到一件事,脸色更差。“还是你想利用我达成见董事长的目的?很抱歉,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,我不可能会帮你做这种事,麻烦你用正常的管道OK?”上次是例外。

  “我又没说要利用你见你们董事长,你想太多了。”他失笑。

  拜托,他好歹也身为钟氏的总经理,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需要这样用尽心机去利用女人吗?好吧,就算不是打着「钟氏”的招牌,他也有所谓的“自尊心”,怎么可能会罔顾大男人的尊严,做出欺骗女人的行为?这实在太有损他的名声!

  再说,女人是用来疼的、呵护的,不是用来耍心机的对象。

  “还是要接近我好探听‘欣龙’的机密?”包含抢钟氏生意的内幕。

  “我觉得你是电视看太多了,这些不必我本人出马。”他钟行云可是懒到极点了耶!除非有必要或好奇,能不动头脑时就摆着不动,更遑论当卧底。

  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,怒气不由得上逸。

  “那你等我究竟要做什么?如果吃饱太闲的话,请去撞豆腐。”

  “唯,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?我们又不是仇人。”他苦笑,还叫他撞豆腐哩?

  “但我们也没多亲密。”她冷冷的说。

  她不懂,真的不懂他的举止,也不懂他为何要再说那些撩拨她内心的话。

  他们的事情,已经是过去式了不是吗?

  “没话说?”察觉他的沉默,她了然。“没话说就代表默认,既然我们是陌生人,那么就以陌生人的方式来相处。如果没事的话,我上班要迟到了……”

  钟行云又再度拦下她,在后者发脾气之前先开口澄清。

  “我是来道歉的,这理由够充裕吗?”他无奈的说着。

  她见到的,只是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他,事实上,昨天他根本也是一团糟。

  开车差点撞上电线杆、安全岛不说,回到家后还频频失神,让脚去撞到桌角,膝盖东瘀青一块西擦伤一道,甚至一反常态,脑中连连浮现她的身影到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,更别说昨晚一整晚失眠的情景……

  之所以刻意掩饰自己的憔悴,是因为他不想让她发现,才故意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——只是他不知道他的举止会让叶唯误会。

  唉,才对弟弟说自己很洒脱,结果一遇到以前的爱人,心里仍是起了波涛。

  甚至,在那一瞬间,他觉得留住她,比见“欣龙”的董事长还要重要!

  明明是惊喜又夹带着高兴,内心还翻涌着前所未有的狂涛,没想到却不知发什么神经,居然会说出那些不经大脑思考的话,把气氛弄僵了!不该是这样啊!

  他怎么会对女人这样呢?尤其是这个对他有着不同意义的女人……

  昨天的他一定是吃错药了!一定是的!

  是自己有错在先,只好拉下脸来赔罪了!

  她一愕,不解他的话。

  “就是……”他突然有些扭捏。“就算经过了三年,你还是依然美丽如昔、温柔大方,集女人的优点在一身……”好吧,他承认他是“俗辣”,昨天发神经的事说不出口,只好把前半段道歉的话自动删除,保留后半段,但纵然如此,也讲得很不自在。

  没想到她听了非但不感到高兴,还觉得很想吐。

  “停!”她冷冷的打断他,丝毫不觉得感动。“我都不知道经过了这些年,你变得越来越会胡扯了!别把你拐女人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。”她冷道。

  瞧他说得如此顺口,不知骗了多少女孩子。

  这一点让她非常的不悦,于是他的甜言蜜语就变成了刺耳的话语。

  钟行云没料到他的赞美在她耳中竟变成拐骗的把戏,怎么想都觉得是种污辱。

  “我是真心诚意,你居然说是拐女人的招式?”他的嘴角隐隐抽搐。

  “难道不是?”她无畏的看着他。

  此时此刻,已经有不少人群聚一旁,谈论声量略大,甚至引来主管级人物的注目——叶唯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公司她一直是冷冰冰的,与人交谈始终生疏冷淡,曾几何时变得如此……歇斯底里?

 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钟行云!

  “亲爱的,你回心转意啦……”瞧见她突然走近他,他满心欢喜,没想到下一秒脚部传来疼痛感。

  “不要再纠缠我!”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他连喊痛的机会都没有,她便已离开他的视线,害他只能对着空气翻白眼,还得承受周遭人们的闲言闲语及嫌恶的眼神——一个女人会对一个男人做这种事,原因已经很明显了,根本不必再猜测什么。

  这女人够狠,还不止踩他一脚呢!连最后那句狠话讲得也很大声。

  很好,这下子他已成了声名狼藉的男人,名声彻底被抹黑……

  “哈哈……”他大笑。

  尽管有人将他当神经病看待,他还是止不住笑声,愈笑愈开心。

  他真的没想到她变了那么多,真的是意外中的意外……

  只不过——

  先别说在她面前频频失常,吃了闭门羹却不打退堂鼓,还在她放话要他试试她嘴巴会不会咬人之际,满脑子居然只想一亲芳泽?!

  哎哎哎,这般失常究竟为什么?

  他似乎愈来愈不了解自己了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