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再为你思想起

yyh99永盈会网站
关灯
护眼
字体:
再为你思想起 第2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董事长有个会议,半个小时后才有空,请钟总经理先到会客室稍待片刻。”

  电梯内,叶唯完全公式化又镇定的口吻,与先前的态度判若两人。

  钟行云对她的转变没说什么,倒是真的很讶异她的近况。

  “我都不知道你是‘欣龙’董事长的秘书。”他没想到她竟变成女强人。

  “只是好运。”她依然淡道,心里却自嘲一笑。

  你怎么可能会关心我?把美眉的时间都不够了,还看起来满面春风——而这就是她最气不过的事!为什么往事没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?还一副波澜未兴的模样?

  “你太谦虚了,谁不知道‘欣龙’很难进去,董事长又不好相处。”

  她一愕。刚刚才想着他的冷漠,现在却又察觉他的关心?

  “真的只是好运。”恢复原样,她淡然的说着,不想让他的反应影响到自己。

  他皱眉,似乎有点不喜欢她现在冷淡的样子,毕竟他们曾经那么亲匿。

  “好吧,就算是好运,但……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?”他打量着,简直快昏倒。

  这是什么打扮?老土到爆!脸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,她当自己是八十岁的老姑婆?还穿着「耸”到极点的黑色鞋子,拜托,她以为她是哪一年代的人?!

  真的令他不敢恭维,好想眼不见为净。

  “什么鬼样子?我自己怎么不知道。”双眼眯起,叶唯好脾气的询问,没发现额上的青筋隐隐抽动着,拿着资料的手不禁握成拳头状。

  “以前的你虽然是男人婆,但还是很可爱的男人婆,现在的你怎么越来越像男人了?男性贺尔蒙打太多了是不是?想当男人也不是这样吧?”他丝毫不客气的批评。“还有这什么打扮?经期失调造成的后遗症?还是更年期提早报到?”

  钟行云每说一句话,她的青筋就多了一条,等他说完,她的脸也变得铁青。

  吸气吐气、吸气吐气,万一在电梯内犯下命案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“我说。”她缓缓开口,唇角带笑,但笑容却没传到眼神里,看来十分可怖,“你才是女人的口水吃太多,变成不男不女了哩。”

  他说她没女人味就算了,还说她更年期提早报到?!

  若非她修养很好,早就狠狠的赏他一顿排头吃。

  钟行云对她的说辞完全不苟同,认为根本就损及他男性的自尊。

  “你的眼镜是不是该换掉了?你不觉得我变得更帅了?”他厚脸皮的自捧。

  叶唯上上下下仔细的梭巡好几次,在钟行云得意的神色下,声音冷淡,毫不留情的缓缓吐出话。“我只看到你的鱼尾纹比三年前更多了。”。

  “要我说,你自己还不是一样,至少变老二十岁。”他不客气的回敬。

  她忍着发飙的冲动,微微一笑,不过仔细一看唇角有丝抽搐。

  “那叫成长,总比某人一直不成熟的跟女人搞出花边新闻来得好吧?”

  “哟,几年不见,你的嘴居然变得如此尖锐?”他真是惊讶大过惊喜。

  “它还会咬人哩,你要不要试一试?”她挑衅的看着他。

  就这样你来我往,火药味不减反增。

  “你做什么?不是要去会客室?”

  正想再不落人后回敬的当下,钟行云讶异的看她在电梯到达十八楼时,又按下一楼的按钮。于是电梯门再度关上,电梯由原本的上升变为下降。

  “你不只鱼尾纹变多、心智变得更不成熟,连脑袋也退化了。”她摇头叹息。

  “你、说、什、么?”他咬牙。

  偏偏叶唯一直吊他胃口,不再吐出半个字。

  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任由电梯一路下降,他的耐性也逐渐消失中,终于忍不住再问起。他真的搞不懂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,吃饱太闲?还是童心未泯?

  “我改变主意了,应该公私分明,按照规定,请钟经理预约,改天再过来。”

  在电梯到达一楼时,她不客气的将他推出去,在门关上之际微笑挥手。

  *

  什么嘛!

  叶唯在轰走钟行云之后,奇檬子非常非常的不好。

  几年不见,这人不只更加花心,连嘴巴也变得很贱!

  害得她不知不觉间就与他针锋相对起来,真是……

  这次的相遇是巧合,她本想洒脱、镇定以对,没想到他的话让她频频失控。

  什么男性贺尔蒙打太多?什么经期失调所造成的后遗症?

  要她说,他才神经有问题哩!莫名其妙的一个男人……

  “小唯!”

  正要回自己的办公室,没想到背后被人拍了一记,让她吓了一跳。

  “原来是小雯。”看向来人,叶唯拍拍胸口,吐了口气。

  袁宁雯是总经理的秘书,算是她工作上的前辈,也是她的好友,两人已相识十多年。

  叶唯会进“欣龙”是经由袁宁雯的介绍,小叶唯二岁的她个性开朗活泼、平易近人,为人不拘小节、非常随和。众所皆知,身为高阶主管的秘书,亮眼的外貌是必备的条件,所以没有男友的袁宁雯在公司异性缘绝佳。

  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我在你背后叫了好久你都没听到。”袁宁雯皱眉。经过她身边被当空气就算了,在后面一直叫也叫不回魂,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拍醒她了!

  “有吗?”叶唯怎么一点都不知道。“可能是想事情想得太专注了!”她叹。

  “一定不是公事对吧?”袁宁雯贼笑。

  在公事上叶唯一向从容不迫,不管面对什么突如其来的困难及麻烦,也都能镇定处理,无法撼动她一丝一毫——自然是长期训练而来的——因此她才能胜任董事长秘书这一职位。

  这是许多不了解叶唯的人所不知道的,他们都认为她是靠裙带关系进来,再不就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——当然,某些时候是人们被嫉妒心蒙蔽,而做出自以为是的判断。

  “还不就是遇到一只可恶的蟑螂!”叶唯轻叹,老实招了。

  “哟,真不简单,我还以为只有某人才能让你失控,没想到又出现一只?”

  在袁宁雯好奇的表情之下,叶唯再度叹了口气。

  “唉,让你知道也没关系。”她放弃挣扎。“是同一个人。”

  当时的那段往事,袁宁雯是知情的,而当年分手时也庆幸有袁宁雯的陪伴及安抚,她才得以走过那难熬的岁月,但如今的偶遇,却又让她的心再度掀起波涛。

  “钟行云?”袁宁雯皱眉。“怎么那么巧?”

  叶唯这才将事情的始末告诉她,她一听,连连摇头。

  “这下你就算要避也避不开,只能面对了,唉!不过我很好奇……你刚的表情不是惊讶而是生气耶!”袁宁雯察觉不对劲之处。“他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失控?”

  既然当时是在很平静的状态之下分开,再度重逢也不该如此火爆吧?

  想到这个又是一肚子火,叶唯自然忍不住跟好友倾诉。

  “他不只人变得更花心,连嘴巴也很毒……”她将刚才发生的事详细说明,愈说愈火大。“当然,我不可能让他太得意,所以将他轰出去了,哼!”现在想想,那么对他还算客气,应该叫警卫放看门狗去咬他个几下才对,臭男人!

  “你们……真是另类的重逢……”袁宁雯瞪大双眼,边听边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她记得他们两人以前的相处模式根本不像这样充满火药味,短短的三年会改变一个……不,是两个人那么多吗?这怎么看都像是冤家死对头才会出现的戏码呀!他们确定以前是一对?还是说她所看到、所记得的,都是假象?

  “是他太过分,怪不得我!”她还是怒气未平。

  “啧啧,你要庆幸第一个是遇到我,要不然明天就又不知要传什么谣言了!”袁宁雯打趣的说着:“瞧瞧,在公司素有‘冷面女’之称的你破功了!嗯……你现在的脸让大家看到一定会很吃惊。”说着说着,还特地拿了面小镜子给叶唯看。

  叶唯一看,还当真见到一个扭曲着脸的可怕女人,连她都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小雯,谢谢你的提醒。”她苦笑,整整面容,总算有些平静下来。

  “不必客气,这是好友该做的。不过,小唯,我很担心。”

  好友突然蹦出的这句话让叶唯疑惑。“担心什么?”

  “公私分明一向是你的原则,怎么只是遇见他就让你破了例?”

  叶唯想想,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与疑惑。

  别说她训练有素的表情掉了漆,这里是公司,她身为一位秘书,等于是上司的帮手,怎么可以因为私人的情感而做出这种近乎幼稚的举止?

  “唉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。”她悠悠叹了口气。

  “没那么严重啦!”袁宁雯拍拍她的肩膀,给她打气,有些后悔刚刚说的话。“我有时候也觉得你太压抑自己了,放轻松一点,你瞧你,都未老先衰了!”

  “你的安慰也未免太写实了吧?”她苦笑。

  “好嘛,下次抽象一点。”

  两人笑了出来,在笑声中叶唯觉得自己心情已轻松了不少。

  果然,朋友是生活不可或缺的调剂品哪!

  “放松,小姐,凡事别太自责嘿!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她对好友一笑,心暖烘烘的。

  “好了,摸鱼摸够了,再不工作皮就得绷紧一点啦!”袁宁雯佯装害怕。

  叶唯这才发现她竟也跟着一块偷懒,真是不可思议!

  不过算了,就像好友说的,放轻松,并没有那么严重。

  “不管怎么说,小雯,真的很谢谢你。”

  “别客气!”袁宁雯挥挥手,要好友别再道谢。“我只想说,希望他的再度出现,并没有搅乱你的心,唉!”她很怕好友努力多年的成果,会因为这男人的出现而功亏一篑,毕竟那时她陪叶唯走出来,怎么会不清楚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呢?

  面对好友意味深长的话,叶唯只是一笑置之。“不会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不会就好,毕竟我很担心你,不希望你再度受伤害。”袁宁雯再度叹了口气之后,挥挥手离开了。

  待好友走后,叶唯只是站在原地,脸上浮现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  真的没有被搅乱吗?她问着自己。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